因此,高兰心知肚明,跟郭阳的合作和长期相处,建立在少说多做、适当装糊涂的基础上。

    她这么做,郭阳一定会默默领情。

    可如果她捅破了这一层窗户纸,无疑会让两人相处难堪。而因此她做得再多,郭阳也不会领情,反而会产生更深的疏离隔阂。

    所以,高兰也没有任何迟疑,当着郭阳的面,就又拨通了深城市一位副市长的电话。

    高兰是深城知名的投资商,业内名声显赫的港商,这几年趁着国内改革开放的东风在大陆发展,已经在深城站稳了脚跟。她这样层次的港商,自然与深城政府方面的领导交往甚密。

    当然,关键还是因为高兰背后的资本实力,让政府方面能信得过。

    同样的项目,哪怕前景非常光明,但换成另外的人去谈,深官方也一定不会认可。

    高兰在谈笑生风间就搞定了一个大项目。当然,这位副市长只是同意牵牵线,介绍光明区人民政府的区长何广胜出面跟艾丙集团具体谈项目的运作。

    高兰挂了电话笑了起来:“郭阳,由上头领导牵线,光明区的区长出面具体谈,这个项目基本上就算是成了一半。当然,具体怎么谈,如何促成这个项目,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努力哟。”

    郭阳诚心地笑:“多谢高总帮忙啊!非常感谢!”

    “谢什么?我们难道不是一家人吗?”高兰咯咯娇笑着:“你以后也别这么见外,一口一个高总多生分,喊我兰姐或者高姐都成!”

    郭阳犹疑了一下,知道自己若是见外,肯定会引起高兰的不快,这个女人虽然有些妖媚,但对自己终归没有恶意,没有必要因为一个称呼跟对方交恶。

    郭阳也是一个当机立断的人,不会拖泥带水,他当即微微一笑,自自然然地道:“那就多谢兰姐了,以后我们这个项目还是要你出面多多跟政府方面交涉哟,你可不能放手不管!”

    高兰眼眸中闪过一丝欣喜,她旋即大笑:“你这个人真是不吃亏,叫我一声姐,又把我套了进去光明区区长何广胜这个人雷厉风行,是我所见过的内地官员中的改革干将,他需要耀眼的政绩升官,只要你们能把这个项目的前景说清楚,引起他的热情,一切就都好办了。”

    “不过呢,这个人有些刻板,做事一丝不苟。不喜欢歪门邪道,你们在跟他接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一点!”高兰意味深长地轻轻道。

    现在是经济时代,改革开放的浪潮滚滚向前,商人跟政府官员接触,难免会有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但不是所有人都吃这一套的,高兰是在暗示郭阳不要弄巧成拙。面对何广胜这种人,只要投其所好就行了,歪门邪道只能适得其反。

    因为项目合作谈成,郭阳和高兰难免就又多喝了几杯。到散场的时候,高兰就有点双腿发软媚眼如酥了。她挽着郭阳的胳膊走出馆子来,在等自己车来接的几分钟当口中,她咯咯娇笑着伏在郭阳的耳边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儿,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无非是些略略有些挑逗的酒话。

    好在高兰的专车很快就来了,郭阳扶着高兰上了车,如释重负。

    他深吸了一口气,正要拦辆出租车返回自己下榻的酒店,突然见一侧的路灯下有个清秀身影凝视着自己,居然是沈晓曼。

    “晓曼?你怎么来了?”

    沈晓曼冷笑一声:“怎么,看到我很奇怪吗?是不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好事啊?我说郭阳,你到底是来项目合作的还是来跟这女人谈情说爱的?啧啧,才两天的功夫,就一口一个兰姐喊着,这是不是……”

    沈晓曼的话充满着尖刻的气息,又充斥着浓烈的醋意。

    其实沈晓曼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尖刻和暴躁。

    她本来是想赶过来跟郭阳一起跟高兰谈谈项目的事,结果正撞见了郭阳扶着高兰状若亲密出门来的一幕,高兰那媚态和两人之间过于亲密的称谓,让她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郭阳一怔,旋即苦笑:“晓曼,你误会了,我和高兰……”

    沈晓曼呸了一声:“都兰姐兰姐的喊上了,还说什么?我听说这女人私生活非常混乱,你可是想也混进去当入幕之宾吗?”

    因为莫名的醋意和嫉妒如狂,沈晓曼这话说得过头了。

    郭阳脸色一变,勃然大怒:“晓曼,你过了啊!”

    郭阳怒冲冲拂袖而走。

    沈晓曼跟他的关系再好,说出这种话,也是郭阳不能容忍的。

    ……

    回到酒店,郭阳的怒气渐渐也就消了。尤其是意识到沈晓曼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样,他就更加心平气和了。

    对于沈晓曼,郭阳的情感其实是蛮复杂的。她不仅仅是他这一世的合作者,还是他上一生发生过感情纠葛险些走入婚姻殿堂的女孩,如果不是他忘不了周冰,两人说不准真会结婚生子。

    晚上十一点多,郭阳出了门,去楼下沈晓曼的房间敲了敲门,无人应门。他迟疑了一下,又拨通了沈晓曼的手机,还是没有人接听。

    郭阳皱了皱眉,知道沈晓曼没有回酒店。都这么晚了,在深城这样一个陌生的大都市,他难免有些担心她。

    郭阳在酒店门口焦躁地等候着,终于在凌晨时分看到了从出租车上晃荡着身子走下来的沈晓曼,她喝得酩酊大醉。

    郭阳急忙走上去搀扶住了她。

    “臭流氓,滚开!”沈晓曼一把推开他,尖声叫了起来。

    酒店服务生和保安旋即冲了过来,郭阳尴尬地亮出自己的房卡,解释道:“这是我朋友,她喝多了,我扶她回房!”

    酒店的人认识郭阳,毕竟郭阳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多日了。

    而且能住得起这家酒店的人,一般都非富即贵。

    酒店保安目露迟疑之色,还是没有阻拦,只是跟在郭阳后面,一路见他搀扶着口中嘟嘟囔囔身形扭动的沈晓曼上了楼,又见他掏出沈晓曼的房卡来开了门,这才离去。

    郭阳好不容易才把已经醉成一锅粥的沈晓曼扶上床安顿好,刚要离开,突然又见伊人躺在床上歇斯底里地恸哭起来。

    郭阳心中不忍,又坐下来轻声安慰着她。

    沈晓曼其实是酒醉心不醉,她知道是郭阳。否则她就是醉酒,也不会允许一个陌生男人进入她的房间。她借着酒意扑在郭阳身上,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有这么天大的委屈,或许是多时的情感积淀在酒醉后被触发起来。

    她放纵地在郭阳怀中扭动着娇柔的身子。郭阳心中那点封锁隐藏的情分都被她一点点勾动起来,一时间泛滥成灾。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间隙铺洒下来,沈晓曼蜷缩着身子俏脸通红却是半点也不敢动弹。她已经醒来好久了,一夜的放纵让她多少有些慵懒无力。身边躺着的犹自沉睡着的郭阳,让她心跳如鼓。

    郭阳实际上也醒了。

    只是他一直在闭目假寐,因为感觉非常尴尬,无法面对身边的女人。

    他不是什么道德上的伪君子柳下惠,如果是普通的女人,逢场作戏一场也没什么好难堪的,可这毕竟是沈晓曼,前世的情人今生的合作者,两人之间揭破了这最后的一层窗户纸,今后该如何心平气和地相处呢?

    可该面对的终归还是要面对。

    郭阳轻叹一声,主动去扳过沈晓曼略有些僵硬的身子,柔声道:“晓曼!”

    沈晓曼面色绯红,声音若蚊子叫:“嗯!”

    ……

    “我上午去见见这位光明区的何区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沈晓曼轻轻道。

    郭阳摇摇头:“晓曼,不要这么急,你先做一个详细的商业计划书来,重点阐述一下这个项目的前景。跟政府官员打交道,必须要投其所好,这个人看重个人政绩和升迁,我们不能光给他画饼,必须要给他一个可以量化和清晰看到的前景!”

    沈晓曼嗯了一声,从身边的包里取出一份计划书来:“我已经做了一个,跟政府的人打交道,怎么能光靠嘴皮子呢?这方面,我比你更有经验!”

    “其实我还是有些担心股市。今天开盘后,本来有触底反弹的迹象,但对方一笔大资金又窜进来打压下去……赵三这个混账东西也实在是太黑了,他这是不计成本非要把我们给套死啊!”

    郭阳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不用管,晓曼,让他搞就是!既然他疯狂了,不惜一切代价,那就让他折腾就是!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能调动多少资金,我估摸着他已经到了最后的底线,这个时候,就看谁先沉不住气了!”

    “他们的目的是想要把我们引进股市托底,然后封死,把我们拖垮。既然如此,我们就没有必要上他这种当,大不了放弃这家上市公司的壳!”

    沈晓曼倒吸了一口气:“你真的要放弃?”

    “到了该壮士断腕的时候,我们不断都不成!当然,现在还不到最恶劣的时候。晓曼,你马上去跟何广胜接触,不惜一切代价,先跟光明区政府坦诚这次项目合作,如果能尽快搞一个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就更好了!”

    “另外,委托我们的律师给经济时报社发一封律师函,状告他们虚假报道,对我们构成了重大影响!”

    沈晓曼柳眉一皱:“郭阳,我们已经跟对方达成了协议,他们刊登辟谣道歉公告,我们不再追究他们的虚假不实报道,可这样一来,显得我们有点出尔反尔啊!”

    郭阳轻笑一声:“虚晃一枪罢了,无非是炒作。先造出声势来,至于商业信誉,呵呵,跟他们这些小人还讲什么信誉?他们既然对我们放黑枪,我们公开反击一下,也无妨。况且,这只是造声势,不是真的要告,闹得声势越大越好!”

    沈晓曼默默地点点头。

    她其实知道郭阳的心思。他不过是想要利用舆论炒作的影响力去触发市场抄底的资本力量,一旦艾丙商城如此股价低谷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再放出艾丙集团即将与光明区政府合作开发城市综合体重大项目的利好消息,市场的反弹可想而知。

    到了那个时候,就看赵三还能调动多少资金来压制了。

    但沈晓曼并不认为散户的反弹力量能扛得动三大世家联手的打压。

    这就是她思维视野的局限了。

    她对资本市场的真正力量了解有限。因为被打压和恶意操纵,ST艾丙的股价已经处在了低谷中的低谷,这样一只股票,实际上已经引起了很多庄家和散户的关注。

    这样的情况下,只需要一个个触发市场力量的契机。

    舆论炒作就是这种触发的契机。

    状告经济时报是第一步。

    如果第一步不起作用,那么,第二步就是放出跟光明区政府合作建设城市综合体大项目的重磅消息。投资总额高达上百亿的项目,要说不引起市场的响应,郭阳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如果前两步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郭阳还有后招。

    在跟赵三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他是不能输的。放弃,那只是他的策略,怎么可能真的放弃?以郭阳的性情而言,他宁可付出惨烈的代价,也不可能让赵三得逞。

    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输。

    他知道自己这场博弈中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不会从薛家得到什么援助。但正因如此,他必须要赢下。

    只要他赢了,赵家等三大家族就会元气大伤。

    而因此,他就会超脱于薛家之上。薛家想要利用艾丙的资本力量,可以,但请你付出相应的诚意和代价。为别人做嫁衣的事情,郭阳不可能做的。

    哪怕薛家是爱人周冰的外祖家。

    这场生死拼杀,关乎着艾丙日后的发展,关乎着郭阳能不能真正确立自己的地位。一旦失败,艾丙就会沦为被薛家操控的赚钱机器。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