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兰的顾虑没有错。

    这种项目绝非是单纯投资的问题。不是说郭阳拉到了高兰这种实力很强的大投资商,就能做成这种项目。

    而高兰,也显然不会轻易同意跟郭阳合作。

    原因很简单,这种大城建项目必须要由政府来推动,做出整体规划,然后协调城建、规划、园林、绿化、公用事业、交通等诸多部门牵头,对项目进行整体审核,才有可能立项成功。

    光有钱是不行的。

    郭阳笑了笑,他知道高兰的顾虑,这样的综合项目系统工程不是那么容易能谈成的。

    必须要得到地方政府不折不扣的支持。

    但对于郭阳来说,艾丙集团要想得到深城市政府或者光明区政府的鼎力支持,去跟政府部门谈的时候,又必须要有一个先决条件:强力资本支撑,要让政府相信你这并不是纸上谈兵,企业有实力做这件事。只有政府相信开发商有实力,才会不遗余力地予以推动,这是相辅相成的。

    所以郭阳找上了高兰。高兰基金实力雄厚,在南方省内有口皆碑。如果艾丙集团有高兰基金作为合作者,这事成功的概率会很高。

    有了思路,有了资本,有了具体落实的目标和计划,有了可以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和促进城市环境优化的美丽前景,政府才会正视和认可。

    “高总,正如你担心的那样,我想做的这个城市综合体项目必须要得到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和政策投入。我已经让我们集团的沈总裁出面去联系光明区政府有关部门了,只有政府认可,这个项目才能被立项。但只要立项成功,我们将来就可以逐步来建设完成。”

    “高总在深城人脉广泛,政府方面想必也能说得上话。我今天找高总谈的目的就在于此了,如果高总认可我的思路,那么我们就可以联手去做,艾丙集团和高兰基金捆绑起来去跟光明区政府接触,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高兰忍不住轻笑一声:“郭董真是打的好算盘,不但想让我出钱,还要让我帮你打通政府的环节,你难道就不怕我撇开你们自己单干吗?”

    郭阳哈哈大笑:“我相信高总不会这么做。我们是战略合作伙伴,艾丙集团本身也是高总自己的企业,我们看重的事相互之间合作的长远性,不是短期内的蝇头小利。再者,高总是做投资的,擅长的是资本运作,至于做实体企业,搞商业地产开发,这并不是高总的强项,而且高总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消耗在实体产业上,有我们艾丙集团作为建设开发平台,将来一旦项目落在实处,是三方共赢的结果啊!”

    高兰笑了,点了点头。

    她的确对做实业不感兴趣,也不是她擅长的领域。她做的是投资,投资需要回报,仅此而已。

    “郭董,我这边投入这么大,将来的利益方面……”高兰果然是精明的商人,首先考虑的是己方的根本利益。无利可图的事情,哪怕她再欣赏郭阳,都不可能去做。

    “我看重的是长远,是艾丙集团在南方市场打开局面的战略意图贯彻落地,而高总看重的无非是经济利益,那么,我们其实是很容易达成共识的。”郭阳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我们双方组建合资公司作为平台承载这个城市综合体项目,由我方控股,占据主导地位,因为高总那边不做实业,具体的企业管理和项目运作估计也不是强项,这一点,高总没有意见吧?”

    高兰微微一笑:“这当然没有问题。但建设资金大部分要由我方来筹措投入,可控股权还是掌握在郭总手里,将来的利益分成方面,我们岂不是吃亏大了?”

    “高总这边的确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表面上看、短期来看,你们也的确没有占什么便宜,但不要忘记了,这个城市综合体是一个长期获益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需要长期管理投入的过程,时间越久,我方承担的管理成本就越大,而高总的基金公司却坐地收钱,利润会逐年递增,这怎么看都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郭阳举起酒杯,向高兰邀饮。

    高兰妩媚的脸色泛起一丝红晕,她咯咯娇笑着端起红酒杯,与郭阳碰了碰,眼角却有意无意掠过一丝媚态。

    因为挺胸抬头的瞬间,她胀鼓鼓的风情险些脱颖而出,那一抹旖旎的弧度,看得郭阳眼眸中闪过异样,赶紧挪过了眼神去,不敢再看。

    高兰的笑声更加暧昧:“郭董真会说话呀。明明是自己占了便宜,还指鹿为马,非要说我占了你的便宜,这算不算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啊?”

    高兰旋即媚笑着凑过身去:“我相信郭董的眼光和思路,我们合作的基础没有问题。但是呢,我毕竟不是一个人,我背后还有好几个投资者,我必须要为投资者负责,如果你连我都不能说服……”

    郭阳微微后倾着身子,因为高兰的风情万种已经逼近太甚。他清了清嗓子,“还有一种合作模式。高总的基金公司可以占51%的控股地位,但必须要授权我们来管理,而且项目的命名权也必须掌握在我们手里。同时,贵方还要向我方管理团队支付一定数额的管理费用。”

    高兰眼眸流转,媚态更甚:“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可以考虑。不过,我考虑跟郭董合作,主要还是看重郭董这个人,想要跟郭董交个朋友,利益其实尚在其次了,郭董说是不是这样呢?”

    高兰的眼波妖媚成熟妇人的风情在这柔婉的音乐声中和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更加诱人,她轻柔暧昧的声调在郭阳耳中回荡,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坐直了身子。

    看着郭阳如临大敌非常紧张的样子,高兰忍不住轻笑一声,然后也正襟端坐,面色端宁起来,她掏出手机来向郭阳笑了笑,然后就开始跟别人通话。

    高兰用粤语叽哩哇啦地跟她背后的投资者谈着郭阳提议的这个项目,娇媚的眼神时不时从郭阳的身上和脸上掠过,笑容更浓。

    高兰就这样当着郭阳的面跟她的合作者打了一通电话,基本上就敲定了合作的事情。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这个基金公司的主要投资者还是高兰自己,其他人没有太大的话语权。高兰想要做的事情,其他投资者大多是不会反对的。

    况且,这些年的投资案例证明,高兰很少失败,项目是投一个成一个,为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

    高兰娇笑着向郭阳伸出白皙且保养极好的小手去:“郭董,搞定,怎么样,你要怎么感谢我?”

    郭阳犹豫了一下,还是探手去握住了高兰的手,却被对方牢牢抓住,感觉到对方微凉娇柔的手指在自己掌心滑动着,郭阳面色一阵尴尬。

    “预祝我们合作愉快!”高兰媚笑着旋即松开手去,眼眸中春意盎然。

    郭阳无视了高兰的媚态,微笑道:“多谢高总支持,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做好这个项目,不会让高总的投资白投,用不了两年,我们双方一定会因此实现共赢!”

    高兰娇笑起来:“其实赚钱不赚钱的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能跟郭董长期合作,我相信郭董的艾丙集团将来一定能够一飞冲天,我可是做好了跟你长期合作的思想准备哟!”

    “我可还是艾丙集团的股东郭董,你千万不要忘记了这一点!”高兰脸上的媚态渐渐敛去:“我看重的是艾丙集团本身,只要艾丙能在五年内实现资产翻倍,我的投资就算是成功了!”

    郭阳不由笑了起来,不过,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高兰这个妖冶成熟的狐狸精给耍了一道。

    高兰基金本来就是艾丙集团的股东,艾丙集团任何重大的项目,高兰基金都要按照股权比例出资。也就是说,如果郭阳决定要做深城城市综合体的大项目,高兰迫于投资回报就必须支持。

    女人尤其是美貌的女人果然都不是善茬,诡诈多端。郭阳忍不住苦笑起来,想想也是,像高兰这种熟透了的在生意场上打了十多年滚的女强人,怎么可能会吃半点的亏呢?

    郭阳提议的这个项目,一来是高兰觉得前景光明,可以投资。二来郭阳如果执意要投资,她作为艾丙集团小股东也阻挡不住,为了整体利益,她也只能支持。

    当然,如果不是看重郭阳的个人能力,不是看重艾丙集团的发展潜力,不是对郭阳有浓烈的好感,她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配合支持的决策。

    实际上,高兰一眼就看穿了郭阳的真实意图,这个项目的确是一个符合双方长期战略利益的大项目、好项目,但反过来说,这么大的项目,必须要经过慎重调研决策才能上马,郭阳上这个项目的心态这么着急,无非还是为了反击有些人在资本二级市场上对艾丙的恶意收割。

    但高兰却没有点破这一层窗户纸。

    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心机城府深沉,八面玲珑,知道有些事有些人能各自保留几分神秘感是最好。

    跟郭阳的相处就是这样,如果把对方看得太清楚,对方定然会心生警惕和防范。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