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郭阳跟赵三几个公子哥儿明枪暗箭你来我往斗了几个回合,就借故撤了。赵三以为郭阳是找借口怯场示弱,实际上郭阳是真有事。

    郭阳跟高兰约了晚上一起吃饭谈城市综合体投资的事儿。

    郭阳缓缓起身,神色平静望着赵三、周鹏和魏学习三人淡淡笑了笑道:“赵董,各位,我还约了港商谈事,所以就先告辞了,你们继续聊!”

    郭阳起身就要走。

    赵三眼珠子一转,轻笑一声:“郭老弟,莫非是想要找高兰基金的高兰求援吗?”

    郭阳面色淡然:“赵董,我再次重申一遍,二级市场的股价波动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既然有人看中了我们这个空壳,不惜血本恶意操纵,那么,我就把这个壳送给他们!不就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艾丙集团旗下任何一家公司想要上市都轻而易举,又何必栓死在这一家价值不大的壳公司上呢?”

    “正如赵董判断的那样,我们艾丙集团的资金实力并不是太强,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将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绝对不会在ST艾丙上浪费太多资金,请赵董放心好了。”

    郭阳说得是这般的轻描淡写。这种轻描淡写和无动于衷的反应,让赵三几个人变了脸色。

    赵三皱眉沉吟了一下:“不会吧?郭老弟好不容易才借壳上市,就这么轻轻松松要放弃一家上市公司?以你们公司现在的情况,放弃这家上市公司,可以说会影响根基,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

    郭阳忍不住笑了:“看来赵董对我们这样一家小公司的了解还挺深的,郭某深感荣幸。诚然,我们借壳上市运作得不容易,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ST艾丙的价值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大了,至少,我不可能冒着巨大的资金链断裂风险去救市。市场行为,还是交给市场,同时我也相信证监会,会对那些幕后操纵股价的不法行为进行严惩的。”

    说完,郭阳扬长而去。

    魏学习和周鹏面面相觑,脸色不好看。

    郭阳不在乎的态度让两人心里瞬间变冷。道理很简单,他们在赵三的撺掇下联合起来,筹集大笔资金进入二级市场,冒着被监管部门发现的风险一点点吸筹控盘,目的就是为了逼着郭阳投资救市,从而达到控制st艾丙这家上市公司和打垮艾丙集团的目的。

    这是表层的因素。

    更深层次的因素是,郭阳也好,蓝星也罢,背后都站着省城的薛家。薛家间接或者直接控制两大企业集团,此刻所拥有的资本实力已经大大超越了省城另外三大世家。三大家族联合起来打压艾丙,实际上是冲薛家来的,为了削弱薛家的力量。

    可这一切的关键是郭阳要应招。

    然而到现在为止,他们希望看到的关于郭阳的慌乱和盲目救市行为都没有出现,今晚他们约郭阳见面本是为了炫耀和胁迫就范,结果郭阳表现如此冷淡,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让他们措手不及。

    郭阳的表现若真是如此,他们三家的损失就大了。五六个亿的现金只套了一家ST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还要三家瓜分,这笔账是严重亏损的。

    也达不到打垮艾丙的终极目标。

    郭阳看穿了他们的险恶用心,所以冷漠以对。

    貌似示弱,实际上是强力还击。

    魏学习轻轻苦笑道:“老赵,这小子的表现让人吃惊啊,他要真是放弃,破罐子破摔,我们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周鹏皱眉:“这样一来,我们的损失就大了。不行,我们不能继续往里渗资金了,逐渐回收,止损吧。说句难听的话,这家公司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价值,就是控制权落在我们的手上也没什么鸟用,实体产业还控制在郭阳手里,我们岂不是花了大价钱给这小子捧场吗?”

    赵三沉吟了一下,冷笑起来:“你们别被他忽悠了,我了解这小子,他千辛万苦才实现借壳上市,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他这是咬牙硬抗了!你们不要担心,他迟早要入市托底,只要他进来,我们就关门打狗,让他有来无回!”

    “这样,我们下周最后给他加把火,再动一批资金将股价给他彻底压下去,看看他还能沉得住气不?!”

    赵三咬了咬牙,森然道。

    魏学习眼眸中掠过一丝不满,嘴上却笑了笑:“对,我们应该加一把火,给他来一次狠的,彻底打死,让他没有喘息的机会!”

    但魏学习心里却决定了,事情到此为止,魏家不会也不可能继续往里投入了。投入巨资,要是有去无回或者得不偿失,魏家也承受不起。

    周鹏却是直接反对:“老赵,不是兄弟不支持你,实在是兄弟有难处。现在我们周家已经投入了一个多亿,半点效益都没有见到,我实在是没法跟家里交代。再说了,我们的资金池也掏空了,我总不能因为这事就毁了周家基金公司的根基吧?”

    赵三皱眉沉声道:“周鹏,你可要想清楚,半途而废的话,你们前期的投入也很容易打水漂。你跟家里说说,说明利害关系,如果让郭阳这个小子继续成长起来,他可是薛家的孙女婿,薛家背后有蓝星和艾丙两大企业,我们其他三家今后可是要看薛家的脸色行事了。”

    周鹏撇了撇嘴,却是沉默着。

    赵三说的当然在理,但理归理,事归事,为了一个虚幻的潜在威胁,就损伤到周家的立足根基,不要说周鹏,就是周家老头都很难轻易下决断。

    三人各怀鬼胎。

    赵三扫了周鹏和魏学习一眼,心里冷笑如风:上了老子的贼船,想要半路里下船,哪有那么容易。这钱,你们两家是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否则我们就一起完蛋!

    这场资本市场的阻击战,对于赵三来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赵家的实力底蕴虽然深厚,但这次也付出重大,如果事败,赵家会因此一蹶不振。

    对于赵三的行为,赵家的最高决策者赵家老头虽然故作不知,却也是一切都在秘密监控之中。

    对于薛家隐隐要崛起为省城大世家之首的迹象,赵家老头很是警觉。只是有些事情他不能出面去做,让自家这个看起来有些鲁莽的孙子借着“个人恩怨”的名义和旗号去做点疯狂的事儿,也算是符合赵家的根本利益。

    其他几家也基本都是这种状况。

    否则,如果没有家主的幕后支持,单凭这些三代青年人,怎么可能调动这么大批量的资金呢?

    赵家、周家和魏家的真正目的绝对不是郭阳一个不起眼的后起之秀,哪怕郭阳的艾丙集团最近再怎么风生水起,都不入这三大世家话事者的法眼,毕竟郭阳的底蕴太浅薄,对他们这种大世家构不成半点威胁。

    但薛家就不同了。

    其他世家有的东西,比如权力资源和人脉,薛家一样都不缺。可一旦让薛家掌控住蓝星集团和艾丙集团这两大资本力量,薛家的实力和底蕴就会骤然暴涨,直至压过其他三大世家。

    这才是赵家、周家和魏家忌惮防范的地方。

    ……

    郭阳和高兰约见的地方就在光明商场的对面,一间名为优蓝海岸的小咖啡厅。郭阳选择这个地方,自然是为了便于跟高兰解释他谋划中的城市综合体项目。

    后世,城市综合体遍地都是。但在此刻,绝对还属于新生事物。对于高兰来说,也是莫名所以,不知道郭阳搞得什么噱头。

    郭阳一点点给高兰解释着城市综合体的概念和具体的思路规划,高兰终归是思路开放视野开阔的港商,接受新鲜事物快,她很快就发现郭阳的想法虽然超前,却绝对是有潜力。这个项目一旦运作起来,对于高兰基金和艾丙集团来说都是实现再次腾飞的重要推动力。

    对于高兰这种层次的投资商来说,她看重的已经不是短期赚多少钱,而是长期能在国内这个庞大的市场上占据更大的份额,获得源源不断的投资收益。

    郭阳城市综合体的项目思路真正吸引住了高兰。高兰这才认定自己先前的选择没有错,她看重郭阳个人的能力和艾丙未来十年的发展空间,事实上,这种选择不是冒险、不是赌博,而是慧眼识珠。

    但这个项目投资巨大这是高兰的第一念头。因为它不是一个孤立的商业地产项目,而是一个由无数个子项目组合罗列起来的系统多维项目,投资额度可想而知。

    “郭董,你想过没有,这样庞大的项目,可不仅是投资的问题,还涉及城市规划、城建布局、土地性质变更、市场定位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是系统工程,需要做周密的调研和市场分析。所以,即便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但一时间,我也没有办法给你一个答复。”高兰轻笑一声,妩媚且风情万种的脸蛋上掠过一抹红晕,望着郭阳,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