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事关两大家族的整体利益,不能妄动。特别是这事并未上升到危及薛家根本利益的层面,哪怕是薛老再生气,都不会有下一步的举动。

    望着父亲拂袖而去的背影,薛光耀轻轻凝声道:“春兰,你先别着急,我背后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说着,薛光耀就走到阳台上,掏出手机来拨了几个号码。薛春兰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看着二哥薛光耀在阳台上来回踱步打电话,神态或凝重或恼火。

    半个小时后,薛光耀抻着脸走出阳台来望着薛春兰苦笑一声:“春兰,这事还挺复杂”

    薛春兰冷笑起来:“有什么复杂的,不就是赵家那个小子在背后捣鬼吗?”

    薛光耀叹了口气道:“春兰,你想想看,这事并不简单,因为光靠赵三那小子一人之力,调动不起那么大的资金量来,哪怕是赵家倾力为之,都做不到。”

    薛春兰呆了呆:“二哥,你的意思是……”

    薛光耀凝重地点点头:“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无非是艾丙崛起的势头太猛了,以至于已经威胁到其他几家企业的发展空间,引起了其他几家人的忌惮,所以这才有了这事。表面上看,是赵家的小子在背后串联,实际上”

    薛光耀顿了顿又道:“你的女婿说白了还是我们薛家的人,我们薛家本身,加上你们一个蓝星集团,再有郭阳那小子的艾丙渐成气候,这样下去,我们这边的力量已经开始无形中膨胀,天平出现倾斜和失衡,人家坐不住了啊,你懂我的意思吗?”

    薛春兰沉默了下去。她虽然对政经不是太敏感,但毕竟是出身大家族,这点视野和眼光还是有的。

    她这才醒悟过来。

    这场风波不单纯是针对郭阳来的,是冲着薛家来的。毕竟,薛家的女婿拥有资本集团蓝星,现如今薛家女婿的女婿又创下了艾丙集团,两两相加,薛家所能掌控的资本能量已经在呈几何倍数增长,省里其他几个大家族焉能不越来越充满警惕和忌惮?

    所以这事,就是一种联手打压。

    这才是根源所在。

    不要说薛光耀明白了这一点,薛老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种迹象和苗头。这是薛老一直保持沉默的关键因素。

    “二哥,那怎么办?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对我们下手无动于衷吧?”薛春兰愤愤道。

    薛光耀摇了摇头:“这事不能妄动。老爷子不表态,估计也是心有顾忌。说实话,春兰,这事只能你们自己扛过去了。实在不行的话,就是舍弃一些利益,也不能彻底跟这几家人撕破脸皮。说起来,还是郭阳这小子崛起得势头太猛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人家已经开始怀疑是我们薛家在背后支持了。”

    薛春兰皱眉:“郭阳的企业可是白手起家,奋斗打拼出来的,与我们薛家没有半点关系。”

    薛光耀耸耸肩:“事实如此,但关键是别人并不这么看。春兰,你告诉郭阳,这事能抗就抗,不能抗的话,其实退一步也就是海阔天空了。”

    薛春兰无语,心道你说的简单,这种事怎么能退?退一步就是死路,郭阳的艾丙集团就完了。

    但到了这个份上,薛春兰也意识到事情非常复杂,至少比她想象中的复杂多了,而也不能指望薛家能在这件事上出什么力了。

    郭阳在南方晨报拥有了自己的办公隔断,相对独立,与安娜的办公隔断紧紧相连。因为中间是透明的落地玻璃,所以郭阳在办公隔断内的一举一动安娜看得一清二楚。

    对于安娜的注视,郭阳视若不见。

    他打开电脑开始收看股市行情。ST艾丙还是开盘就跌停,这已经是第六个跌停板了。沈晓曼打过电话来建议启动特别措施,通过与证交所斡旋,以股价异动为由暂时停盘。

    “晓曼,不能停盘。一旦停盘,就坐实了各种市场上对我们不利的传闻,停盘结束之后,下跌更猛,更不是我们能控制住的。”郭阳没有犹豫,直接否了沈晓曼的建议。

    沈晓曼苦笑一声:“那么,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救市托底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多亿的资金,高兰那边也同意支持我们,不如我们直接入市吧!”

    蓝星投资和高兰投资这两块,沈晓曼紧急协调了一个多亿的资金。但郭阳知道这一个多亿进去,其实杯水车薪。那些人铁了心要打压股价,已经投入了五六个亿的资金,如果艾丙这边救市,只能逼着对方继续加大投入。

    如果这样恶性火拼下去,艾丙这边是撑不住的。

    郭阳沉吟了一下:“救市肯定是要救,但不是现在,再等等吧。对了晓曼,跟光明商场方面的并购谈判进展如何了?”

    沈晓曼点了点头:“进展顺利,我已经跟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达成了共识,我们并购光明商场的股权后将原商场进行整体改造,尽快实现营业。”

    “单纯这家商场本身并购不需要太大的资金,大概有两三千万就足够了。但是,光明区政府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我们能帮助他们就地解决原区商业局下属的一家大集体企业的一百多名下岗职工,我感觉难度很大,几乎不能接受。这么多的人,我们怎么安置?”

    市里没有问题,但区里又提了条件。

    郭阳皱了皱眉:“光明商场有一百多人,再加上这一百多人,那还了得?我们哪有这么多的岗位消化安置?他们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反正区里是这样提的要求。你也知道,这家商场毕竟划归光明区,如果区里给我们设置障碍,我们日后的运营也很艰难。”沈晓曼沉吟了一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放弃这次并购了。”

    郭阳沉默了下去,良久他眼前一亮突然道:“晓曼,你马上去跟光明区政府谈,我们可以接纳消化安置这两百多人,给地方政府分忧解难,但是,我们希望区里能把光明商场周边的那个街心花园和农机公司小院一并划归我们……我有个新的想法。”

    郭阳梳理着自己的心绪,慢慢把他的思路说给沈晓曼听。这其实就是一个城市综合体的概念,后来这种综合体遍地都是,但在2000年的今天,哪怕是在改革最前沿的深城,还属于新生事物。

    商业、办公、居住、旅店、展览、餐饮、会议、文娱和交通等城市生活空间的三项以上进行组合,并在各部分间建立一种相互依存、相互助益的能动关系,从而形成一个多功能、高效率的城市建筑综合体。

    沈晓曼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相当于是建设一座城中城,气魄之宏伟,她想都不敢想。

    “郭阳,你的想法太疯狂了,不要说规划了,这么系统的一个城市建筑群规划,不是我们一家企业能做的。另外,还有投资,我简直不敢想象,这要整体建设下来,到底需要多少资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嘛。”

    郭阳忍不住笑了:“晓曼,所以我们要跟政府合作嘛,由政府出规划,我们出思路和具体建设,而且这种城市综合体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次性建设完成,可以分批分层次建设,成熟一个建设一个,用三到五年的时间,逐渐辐射构建一个功能整体。看起来难度很大,实际上很有可操作性。你去把我们的思路跟政府的领导谈一谈,我想,他们是会感兴趣的。”

    “光明商场周围本来就面临着改建拆迁,政府反正是要做整体规划的,我们上这么一个大型城市综合体,会提升城市层次,也等于是形象工程,更会为政府解决不少难题。资金我们出,他们只需要出规划,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沈晓曼沉默了一阵,“我去谈谈试试,但是资金……我们根本无法拿出这么大的资金来,到时候,一旦政府同意立项,我们可要难看了。”

    “资金问题我来解决,我会找高兰深谈一次,我想,她们会对这种项目感兴趣的。晓曼,尽快谈成,敲定合作思路,然后你大体匡算一下整个城市综合体的投资成本,然后我们跟光明区政府签一个战略合作协议,把消息放出去!”郭阳断然道。

    沈晓曼苦笑:“这当然是一个利好消息,但对二级市场有没有效果,其实还很难说啊。”

    郭阳笑而不语。没有再解释什么。

    普通的利好消息,在赵三幕后那帮人的联手操控下,估计很难形成反击,但一个跟政府长期合作、涉及投资超过百亿的城市综合体项目,国内独一无二的首屈一指的创新性概念,如此特别重大的利好放出去,如果还不能对二级市场产生效果,怎么可能呢?

    至于投资,一百个亿的投资可以分好几期来完成,当务之急,有一个亿的资金,郭阳就可以启动这个规模浩大的城市综合体项目了。况且,高兰基金一定会对这种项目感兴趣,这家基金背后是很多隐匿的华人富豪投资商,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