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龚皱了皱眉。

    处理记者不是问题,实际上,现在南方晨报已经把涉事记者给停职处理了,下一步,解除劳动合同是必然的。

    但公开道歉,可不仅仅是道歉的意味,还关乎着南方晨报的形象,说白了,更关乎老龚这帮报社领导班子成员的政绩,关乎着年底的组织考核。一旦公开道歉,就意味着他们的政绩履历上出现了不可磨灭的污点。

    所以,任何的代价老龚都愿意承受,唯有这公开道歉接受不了。

    私下里的道歉不成问题,甚至经济方面的赔偿都可以商量,只有这公开的道歉,对老龚来说很难接受。

    但反过来说,周薇也很倔强,也不肯让步,没有公开道歉,她是必然要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尊严的。

    老龚嘿嘿干笑两声:“周小姐,这事我们必须道歉,毕竟我们的记者犯错在先。其实不要说道歉了,就是我老龚率报社领导班子一起给您鞠个躬都没有问题,只是……”

    “在报上登报公开道歉,实在是负面影响太大……还请周小姐多少给个面子,今后我们可以保证,在我们的报纸宣传方面,给予周小姐足够的补偿。”

    周薇娇媚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漠。

    她淡淡一笑道:“龚社长,其实这不是我揪住不放,实在是你们的虚假报道给我造成了太大的困扰,这两天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我的不少影迷和歌迷都因此伤心失望,说实话,这无论是对我个人还是对鼎文传媒公司,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周薇笑容转冷:“如果贵报连公开道歉都不肯,请问我的声誉如何挽回?”

    周薇的态度显得很坚决。

    她坚决的态度让老龚和东方静等人有点难堪。老龚望向了唐根水,唐根水无奈地耸耸肩,他必须尊重周薇的意见,因为周薇不是普通的艺人,她是当红一线明星,如果在这种事上都没有自主权,显然是无法交代过去的。

    郭阳在一旁暗暗摇头。在他看来,这事可大可小,关键还是看周薇如何对待。其实所谓名誉受损,也没有那么大的负面影响,娱乐圈是非多、八卦多,读者也未必就太当真了。

    可既然周薇揪住不放,南方晨报就必须公开道歉。如果不道歉,双方产生官司诉讼,估计影响会更坏。

    因为周薇不让步,现场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沉闷起来。

    郭阳笑了笑,插话道:“龚社长,周小姐,我看不如这样说实话,出现这种虚假不实报道,对周小姐的名誉以及公众形象确实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公开道歉如果有难度,可以变通一下,采取另外一种挽回负面影响的方式。”

    周薇撇了撇嘴,无动于衷。

    老龚叹了口气:“郭董有话请讲,反正只要有利于我们报社和周小姐之间消除误会,什么都好说!”

    郭阳笑了笑:“今天郭老板和周小姐来南方晨报社参观考察,我看明天晨报可以在头版刊发一条重磅新闻,报道一下今天的事,报道中可以加大一下对于周小姐本人的宣传力度。”

    “另外,根据我的了解,周小姐文采斐然,出版过一本散文集,还是全国作协的会员,不如在南方晨报给周小姐开一个文化随笔类的专栏,聘请周小姐为本报特邀专栏作家。”

    “如此一来,虽然晨报没有发表公开道歉信,但实际行动已经澄清了虚假信息,维护了周小姐的声誉。”

    老龚眼前一亮,猛然一拍手:“好主意!周小姐,你意下如何?”

    周薇眼眸中光彩叠生,忍不住扫了郭阳一眼。

    南方晨报毕竟是南方大报,它的头版头条,不是周薇一个娱乐明星能上的,一般都是政商大人物的专属阵地。南方晨报如果能在头版头条刊发一则关于周薇的正面新闻,产生的宣传价值很大。

    而且,业余时间写点东西是周薇的爱好。能在南方晨报开个文化专栏,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这个郭阳竟然这么了解自己……周薇清澈的目光在郭阳身上略一停留,然后却是借故推脱道:“专栏?我可没有多少时间写东西……再说我文笔拙劣,写出来的东西难入法眼,还是别让人笑话了!”

    周薇这种话茬其实已经算是松口了。

    老龚向东方静使了一个眼色,东方静赶紧笑吟吟地上前挽起周薇的胳膊来,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也不知道东方静说了什么,反正周薇面带浓烈的笑容,老龚这才如释重负,知道这事算是解决了。

    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南方晨报社马上安排了一场签约仪式。老龚这个社长亲自出面,给周薇发放了特邀专栏作家的聘书,在文化版给周薇开专栏,每周一稿。另外,还聘请唐根水为南方晨报社文化顾问。

    郭阳轻描淡写地就为南方晨报化解了一场棘手的难题。这让老龚非常高兴,加上考虑到郭阳的真实身份,老龚当即决定,临时召集党委会,专门给郭阳下了一个红头文件,任命郭阳为南方晨报社新闻部副主任挂职,同时聘任为南方晨报社首席记者。

    这算是老龚对郭阳的某种示好和回报吧。

    别看只是一个临时挂职的文件和首席记者的聘书,但对于郭阳来说其实不但是一种认可,还是非常重要的任职履历。回到北方晨报后,这将是郭阳继续往报社高层走的重要组织筹码。

    傍晚时分,东方静召集新闻部所有人员开会,林林总总一百多号记者,整个新闻业务大厅人满为患。安娜的脸色非常难堪,青红不定。

    郭阳神色平静,静静地站在安娜一边。

    一百多南方晨报记者面色狐疑地紧盯着郭阳和安娜,有不少人更是在后面窃窃私语。

    张洁面色更是很复杂,她站在人群的第一排,目光一直在郭阳身上来回逡巡。

    东方静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大家静一静,现在宣布报社党委会的决定。”

    “经研究,根据工作需要,报社党委会决定,任命郭阳同志为新闻部副主任挂职,郭阳同志在我们报社学习挂职期间,参与新闻部的业务管理,协助安娜同志开展工作。同时,聘任郭阳同志为南方晨报社首席记者,享受我们报社首席记者津贴。”

    大厅里沉默了几分钟,旋即是潮水般热烈的掌声。安娜面色生硬,难堪地也鼓着掌,只是动作有点勉强。

    如果说郭阳的真实身份给了她一记耳光,报社对于郭阳的任命和聘任为首席记者,无疑又再次给了她狠狠的一记耳光,让她无地自容难堪到了极点。

    林美美黄萍欧洋四人兴奋地鼓掌,几乎欢呼出声来。

    对于林美美等人来说,这简直就是打了翻身仗,那个扬眉吐气啊,爽快劲就不用提了。

    “郭阳同志,给大家说几句吧。”东方静笑了笑,拍了拍郭阳的肩膀。

    郭阳笑了笑,大声道:“感谢南方晨报社党委和领导对我及我们北方晨报社四位同事的信任。我们一定在有限的学习挂职时间内尽职尽责,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实话说,我们是来报社学习取经的,南方晨报社先进的管理体制,科学规范的业务模式,给了我们极大的启发,这几天,我们感触很深。回去之后,我们一定把在南方晨报学到的东西在北方晨报进行落实推广,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北方晨报能与南方晨报比肩……”

    如果是在此之前,郭阳说这种话,肯定会引起安娜和南方晨报这些人的鄙夷和嘲弄,但此时此刻此地,郭阳说得这么自然,就没有人心生异议。

    当然,这只是面子上的客套话,没有必要较真。体制已经决定了北方晨报的高度和发展,如果体制不变,北方晨报想要达到南方晨报的层次,是绝对不可能的。

    东方静又望向了安娜:“安主任,你讲两句。”

    安娜脸色涨红,勉强一笑:“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坚决拥护和服从报社党委的决定,也希望以后能和郭主任一起配合工作。就这样吧。”

    ……

    北方省省城,薛家。

    薛春兰回了娘家,与老爷子和二哥薛光耀一家共进晚餐。吃饭的当口,尽管丈夫周定南再三叮嘱她不要提及郭阳名下艾丙集团所属上市公司股价被人恶意操纵、并怀疑是赵家赵三所为的事儿,可薛春兰还是忍不住跟老爷子及二哥薛光耀抱怨了几声。

    老爷子脸色一紧,没有吭声。

    薛光耀皱了皱眉:“春兰,这种话可不能乱讲,你们有证据吗?”

    “二哥,要说直接的证据肯定是没有,不过,这也不是空穴来风。赵家名下的信托公司在赵三手里掌握着,他有能力也有动机联络一些金融资本恶意操纵艾丙商城的股价,况且……”

    薛春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老给打断了:“好了,春兰你不用讲了。不要说你们没有直接的证据,就算是有,家里也不能插手这件事。企业和企业的博弈,哪怕是真刀真枪的干,也只能靠你们自己!”

    薛春兰有些失望:“爸爸,这赵家是不是也太过分了啊?他们刚给蓝星设了一个坑,现在又拿我们家女婿的企业下手,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啊!”

    薛老脸色阴沉,冷冷道:“人家怎么做,我们管不了,我们管好自己就成!春兰,告诉郭阳那小子,我不管他怎么应对,反正不能当了孬种!人家用资本手段打压,你们不知道反击?哪怕是这家企业不要了,也不能丢了我们薛家的面子!”

    薛老的声音中透出了一抹怒气。

    老爷子真的生气了。

    如果这事真的是赵家赵三所为,这说明赵家根本就没有把薛家放在眼里。往常的情分一扫而空,如今还要当仇人?老爷子心念电闪,怒冲冲起身离开了餐厅,返回了自己的书房,关起门不出。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