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已经查清了,经济时报社的社长姓赵,果然也是赵家的人,按辈分,应该是赵老的侄子,赵三的叔叔。

    宋林生态度的强硬,与他们这位赵社长有着莫大的关系。

    郭阳神色渐渐阴冷下去,他缓缓起身,将艾丙集团的正式律师函推了过去:“林总,宋记者,这是我们公司正式的律师函,如果你们不刊登致歉说明,挽回影响,我们将依法维护企业的形象和利益!”

    宋林生撇了撇嘴:“随你们去告!说实话,我们报社这么多年刊登的负面报道多了去了,不服气来找我们理论的企业也多了去了,你们不要以为弄封律师函过来,我们就会让步,这不现实!”

    沈晓曼大怒:“你们这完全就是虚假不实报道,已经对我们的企业形象构成中伤,我们有权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宋林生嗤笑一声:“我的报道真实有效!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来,证明我是虚假报道,我会公开道歉!”

    郭阳冷冷道:“你要什么证据?”

    郭阳将高兰的公开声明推了过去:“这是高兰基金董事长高兰女士的声明,昨天下午,高兰女士还在燕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接受京城媒体的采访,宣布与我们艾丙集团的合作没有出现问题。如果这还不能作为证据,我想,我就只能让高兰女士同时给你们报社发一封律师函了。”

    现在毕竟还不是网络信息时代,尽管高兰在燕京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召开,但因为没有见到京城媒体刊发的报道,宋林生和经济时报的人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本来就是郭阳和高兰联手设的一个坑,宋林生义无反顾地跳了进来,还能怨得了谁?

    宋林生匆匆将高兰的声明看完,脸色骤变。他本来以为自己的消息来源非常可靠,因为是艾丙集团一个副总裁提供的信息,但……高兰的声明不仅有公章还有个人亲笔签名,这肯定不会有假。

    宋林生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将无法收场。

    前面他的报道找不到任何毛病,就算是他有强烈的误导倾向,艾丙集团也拿他没有办法。但昨天的报道却因为直指艾丙和高兰合作破裂,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虚假报道。

    一旦艾丙集团诉诸法律手段,经济时报肯定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郭阳冷笑着:“林总,现在有两条道。第一,贵报马上刊登道歉声明,澄清谣言,严惩采写虚假报道的记者,我们可以既往不咎;第二,你们继续坚持,我们通过司法手段与你们打一场硬碰硬的官司,同时我们会向你们的业务主管部门提起控告……”

    “实话告诉你们,我们企业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会告到你们报社关门为止!我就不信了,你们刊登虚假报道,还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沈晓曼义愤填膺,声色俱厉:“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副总编老林尴尬地笑了笑:“郭董和沈总不要激动,我看这样,我先去跟赵社长汇报,看看报社有什么处理意见,你们先回去,等我电话通知,如何?”

    郭阳淡漠一笑:“我只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如果今天下午五点前还接不到你们的处理结果,你们就等着跟我们对簿公堂吧!”

    “晓曼,我们走!”

    郭阳和沈晓曼扬长而去。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老林皱了皱眉,望着宋林生道:“老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样?你有没有对消息来源进行核实啊?”

    宋林生跺了跺脚,脸色有点发白:“这都是赵社长安排的,爆料人是赵社长推荐的,我哪里知道是假消息啊?”

    ……

    “郭阳,你说他们会让步吗?”在返回的路上,沈晓曼在车上笑着问。

    郭阳大笑:“注定会让步,他们要是不让步,就只能跟我们打官司,他们打不赢的。而且,刊登虚假报道,很容易引发新闻监管,我就不信他们敢冒这个险。”

    沈晓曼点点头:“我估摸着也是这样。他们估计也没想到,我们会给他们挖一个坑。不过,经济时报的负面新闻固然可以告一段落了,但二级市场上的波动,还有赵三的威胁,怕还是会继续下去啊……”

    郭阳立即抓起手机给郭琳琳打了一个电话,问了问股价的情况。开盘的时候,ST艾丙还是封了跌停板,但随后不久,或许是因为高兰声明经媒体发布引起了市场的正面反应,跌停板一度打开,开始上涨,但没过多久,红盘就又被放量抛压给一棒打死,再次封上跌停。

    郭阳愤怒地挂掉了电话:“晓曼,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把我们拖下水了,现在居然到了逆势而行,不计成本了!”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我们是不是可以出手救市了?如果你觉得我们自己出马不合适,可以请蓝星投资出面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郭阳,不能再这么跌下去了,否则就算是托住底,我们也会元气大伤的。”

    郭阳嘴角一抽:“现在已经是元气大伤了。先不着急,既然他们要玩,那么,我们就跟他们玩到底!我倒是要看看,姓赵的到底有多大的资金盘子,可以继续砸下去!”

    唐根水和周薇约定来晨报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安娜和东方静迎候在南方晨报大厦门口。

    郭阳和林美美几个人说说笑笑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走进了南方晨报的院中。眼见郭阳几个人走过来,安娜眉头一皱,上前一步冷笑道:“郭阳,你们来干什么?你们不是嚷嚷着要结束在本报的学习锻炼吗?今天报社有重要客人,你们不要在这里碍事,赶紧走!”

    郭阳轻笑一声,也懒得理会盛气凌人的安娜,竟然直接走到了东方静的边上,与东方静并肩一起站在那里。林美美几个人则若无其事地走进了大厦里头去。

    东方静皱眉瞥了安娜一眼,沉声道:“好了,小安,别闹了!客人马上到!”

    安娜皱眉:“东方总,他们……”

    身后突然传来社长老龚清朗的笑声:“郭老弟,到了啊!”

    郭阳回头向老龚笑笑:“龚社长,我也刚到一会,唐根水他们马上就到!”

    社长老龚这声“郭老弟”听得安娜目瞪口呆,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大脑中一片空白。

    不多时,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开过来,东方静上前一步打开车门,一个明眸皓齿长发披肩衣着华贵的美貌女星下了车,唐根水则从另一头下车。

    ……

    一番寒暄之后,老龚东方静和郭阳陪着唐根水和周薇进了晨报大厦,安娜这才知晓,郭阳竟然是北方省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大老板,同时还是鼎文传媒的股东和董事!

    安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但不要说是她了,就是社长老龚对郭阳的态度都非常热情,好半天,安娜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滔天大错,惹上了一个不该惹也没有必要得罪的大人物!

    到了这个时候,安娜终于明白,为什么郭阳能获得高兰名下那家西餐厅的专属黑卡了,为什么林美美会说郭阳跟唐根水的关系挺熟的这哪里是熟不熟的问题,郭阳本来就是鼎文传媒的老板之一啊!

    想起自己这些日子对郭阳几个人的排挤和态度,想起自己跟郭阳的撕破脸皮,安娜心里冰冷,如堕冰窖。

    记者张洁脸色复杂,扯了扯安娜的胳膊:“安主任,怎么会这样啊?郭阳……”

    安娜脸色僵硬,不知道如何回答张洁的话,只能抬着僵硬的步伐跟随在南方晨报内部参观的唐根水一行人后头,心乱如麻。

    所到之处,所有南方晨报人员目光紧盯着的竟然不是周薇这个大明星和唐根水这个大老板,而是站在唐根水和周薇身边与龚社长谈笑生风的郭阳。

    郭阳的真实身份在南方晨报内部炸锅了!

    谁又能想到,北方晨报来学习的一个小记者,竟然来头这么大,扮猪吃老虎啊!

    就连黄萍和欧洋几个人都有些意外。黄萍扭头望向林美美,声音震惊:“林美美,郭主任竟然是艾丙集团的幕后大老板?还是鼎文传媒的股东?”

    林美美其实也同样吃惊,她只知道郭阳最近发了财又找了一个有钱的未婚妻,却真没想到郭阳在背后的生意做得这么大。但林美美却故意表现得早就知情,以表明她和郭阳关系匪浅,故作轻松道:“反正这小子有钱,以后我们好好宰他一顿!”

    郭阳实际上有点无奈。身份完全曝光,这将给他带来很多不便。

    周薇一直在默默认真打量着郭阳。鼎文传媒有个神秘的股东,周薇知道,但跟眼前的郭阳对上号,却是今天才有的事情。

    东方静笑吟吟地走过来:“唐董,周小姐,这边请,这边是我们的新闻业务大厅……”

    周薇哦了一声,望向了唐根水。唐根水朗声笑着拍了拍老龚的肩膀:“龚社长,你们南方晨报果然是南方第一都市大报,你们的市场占有量应该超过了党报南方日报了吧?”

    老龚傲然点点头:“我们是从日报分出来的,但我们是南方几个省第一家完全市场化的报纸,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在南方几个省份,应该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以上。所以我说唐老板啊,我们双方日后合作的空间很大,本着大局考虑,有些事是不是互相理解一下?”

    老龚旧话重提,唐根水笑而不语,扭头望着周薇。

    周薇沉默了一下,才抬头来轻轻道:“必须公开道歉,处理记者,完了,我可以既往不咎撤诉。”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