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当晚飞抵深城,与唐根水几乎是前后脚到,不同航空公司的航班,却因为唐根水的航班晚点延误差不多时间到了。鼎文传媒南方分公司的李大斌在机场门口迎接大老板,唐根水刚要上车,扭头的当口无意中发现了提着黑色商务公文包急匆匆走出机场来的郭阳,讶然高呼道:“郭阳,郭老弟?!”

    郭阳也有些意外,快步走过去笑道:“唐兄?”

    李大斌在一旁上上下下打量着郭阳,郭阳这一句“唐兄”更是让他吃了一惊。唐根水在业内可是大佬级的人物,能跟他称兄道弟的,人又这么年轻,莫非是京城的那些深不可测的公子哥儿?

    唐根水大笑:“走吧,上我的车。你来深城干嘛?”

    “我在南方晨报学习挂职啊……”郭阳简单把自己带队来南方晨报学习的事儿说了说,唐根水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来深城,是准备打开南方市场的……对了,大斌,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过去跟你说过的,公司的股东郭董,同时也是艾丙集团的郭老板。郭老弟,这是我们公司在南方分公司的负责人,李大斌,业务能力很强,公司在南方的业务,都指望他了。”

    公司有一位神秘执行董事,除唐根水之外的股东。鼎文传媒高层中知道的人不少,当然见过郭阳的人并不多。李大斌自然知道郭阳的名字,闻言大吃一惊,立即恭谨笑道:“您好,郭董,没想到这趟来接唐董,还能遇上您!”

    由不得李大斌不客气。郭阳不但是鼎文传媒的股东,还是艾丙集团的大老板,无论是哪一重身份,都足以让李大斌重视了。

    郭阳笑了笑:“你客气了,我平时也不参与公司管理,我的真正身份不过是北方晨报一个普通记者。”

    李大斌嘴角一抽,心道这么大企业的老板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小记者,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态。或者说,这种心态真的是很难理解,放着自己如日中天的企业不去管,反而浪费时间和精力呆在一家报社,到底是怎么想的。

    郭阳上了唐根水的车,车上,唐根水笑了笑道:“老弟,也算是巧了,今晚南方晨报的社长老龚和一个姓东方的副总编约我吃饭谈事,你也一起凑个热闹吧?”

    郭阳哦了一声,随意婉言谢绝道:“我不去了吧,我还有点事。”

    唐根水撇撇嘴:“咋,现在郭大老板家业大了架子也大了,连跟我一起吃个饭都摆起谱了?”

    郭阳苦笑:“唐兄,你就别故意挖苦我了,我在你面前摆什么谱啊?”

    唐根水哈哈笑:“那就一起,反正你在南方晨报学习,正好也见见他们报社的领导,对你也没什么坏处。”

    郭阳无奈,只能答应下来。如果再拒绝,肯定会引起唐根水的不快,会觉得他矫情。

    唐根水吩咐李大斌开车直奔南方晨报社社长老龚请客的白云鹤大酒店。老龚亲自出面宴请唐根水,无非是因为鼎文传媒和周薇起诉南方晨报的事儿。

    白云鹤大酒店,南方晨报社社长老龚和东方静亲自迎候在门口,以老龚的行政级别和身份地位,能如此以礼相待,算是给足了唐根水面子。

    当然,这也与南方晨报理亏在先有关。

    今天这场宴请,本来就带有赔罪斡旋的意图。

    夜幕低垂,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飞驰过来,老龚向东方静使了一个眼色,东方静会心一笑,主动上前去拉开了车门。

    但车里的人下来,却是郭阳。东方静吃了一惊,根本没想到,呆了呆,差点惊呼出声。好在唐根水随后就下了车,开始与老龚热情寒暄,不亦乐乎。

    老龚扫了郭阳一眼:“唐老板,这位是?”

    唐根水哈哈大笑:“老龚,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兄弟,江北……”

    唐根水的话音未落,郭阳就抢先上前一步,主动伸出手去跟老龚握手:“您好,龚社长,我叫郭阳,是江北晨报来南方晨报学习锻炼的领队……”

    郭阳的名字老龚是知道的。他有些讶然,紧紧握住郭阳的手:“我知道你的名字,上一次关于绿大米的报道非常好!不过,我很意外啊,你竟然是唐老板的小兄弟,这么说,是我们怠慢了。”

    唐根水耸耸肩,根本不顾郭阳的暗示,他心道在这种场合你还装什么装啊,不介绍你的真实身份,你连上桌的资格都没有。

    唐根水径自笑道:“老龚,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这位郭老弟可不仅仅是北方晨报的记者,还是我们江北省新近崛起的艾丙集团的董事长,同时还是我们鼎文传媒公司的股东和执行董事,掌握了我们公司不少个股份哟!”

    艾丙集团在南方并不知名。但鼎文传媒的股东和董事,又跟唐根水称兄道弟,这足以说明了郭阳的实力。

    老龚大吃一惊,赶紧深深凝望着郭阳,再次热情地握手。

    东方静更是呆在了当场,没想到北方晨报来的这个郭阳,竟然来头这么大?小记者的身份背后是身家亿万的大老板,这两种职业糅合在一起,惊掉了东方静的眼镜。

    唐根水直接曝光,郭阳有些无语,却也无可奈何。

    老龚和唐根水在前面走,东方静则陪着郭阳随后而行。她神色复杂地盯着郭阳,轻轻道:“郭董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如果不是唐董介绍,我还真以为……”

    郭阳笑了笑:“企业我基本不管,我的主业还是新闻记者。”

    ……

    尽管在宴会上老龚和东方静再三道歉和沟通,也给足了鼎文传媒的面子,但唐根水还是坚持不撒口,他最大的让步是可以撤回鼎文传媒公司层面的起诉,但艺人周薇作为个体的起诉,不能撤。

    唐根水有唐根水的原则。况且,周薇因为南方晨报不负责任的报道,名誉权受损,公众形象也受到影响,如果不通过司法手段加以挽回,吃亏的还不仅仅是周薇本人。

    况且,唐根水最烦这种捕风捉影的八卦报道了,无中生有以讹传讹甚至是造谣生事,艺人也是人,也有自己的私生活,你把人家的私生活过度放大也就罢了,还造谣中伤污蔑,纵然是心理承受力强大的艺人,也是控制不住啊。

    “唐老板,我说咱是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我这里表个态啊,只要你们撤回起诉,我这边可以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给贵公司一个合理的交代。”老龚笑道。

    唐根水耸耸肩:“我已经让步了嘛。我不是说,公司层面的起诉,我可以做主撤回。但艺人自己的起诉,我不能干涉嘛。再说了,这种虚假报道的负面影响多么大?周薇的公众形象因此受到损坏,这会毁了人家的前程,你们知不知道啊?”

    老龚有些无奈:“这事的确是我们把关不严,记者采写报道责任心不强,但唐老板,我们也算是好多年的朋友了,能不能给我老龚一点面子,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好不好?至于负面影响,我们可以连续给周小姐刊登正面报道,消除不良影响,成不成?”

    东方静也赔笑道:“是啊,唐老板,我们有错在先,还请大人有大量,我们今后还要战略合作的嘛。都各自退一步,海阔天空哟!”

    老龚沉吟了一下:“唐老板,能不能跟周小姐讨个人情,我们报社可以私下赔偿她一些经济方面的损失,只要别诉诸法律,什么都好商量!”

    唐根水撇了撇嘴:“老龚,不是钱的问题,是尊严的问题。这样,我过后再跟周薇商量一下,看看她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但不管怎么说,你们首先要处理这个没有半点职业道德的记者,太过分了,污蔑人家女明星的名声,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郭阳在一旁冷眼旁观,知道唐根水是不可能轻易撒口的。因为他大老远从江北赶过来,就是处理此事的。而且周薇是当红巨星,即便是唐根水,也不能不尊重周薇的意见。

    如果周薇铁了心要跟南方晨报打官司,唐根水肯定只能无条件支持。

    唐根水最大的让步就是撤回鼎文传媒自己作为企业的附加起诉了。

    ……

    第二天一早,安娜接到了鼎文传媒大老板唐根水和当红女星周薇下午来报社参观作客的通知。为了表示隆重欢迎,南方晨报甚至在大厦门口打出了一条欢迎横幅,这在南方晨报的历史上,除了政府领导莅临指导,对于企业老板和明星如此,还属于首次。

    郭阳早起先去了经济时报社,与沈晓曼汇合。

    两人一起直接找上了经济时报交涉,这一次,因为沈晓曼和郭阳的身份不同,经济时报社派出了一个副总编出面接待,当然还有当事记者宋林生。

    宋林生的态度还是很强硬。他一口咬定他的报道出于舆论监督,理直气壮,消息来源合理合法真实有效。而很显然,宋林生在报社的地位不低,出面接待的这位副总编顶多就是一个陪衬,谈判的主角完全就是宋某人。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