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丙集团副总裁季大斌脚步匆匆走出公司大门,正准备走向停车场,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男声:“老季,等等我!”

    季大斌停下脚步,扭头一看,是上任刚几个月的集团副总裁杨晓。

    杨晓之前是省城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销售经理,不久前被沈晓曼挖过来担任艾丙集团的销售副总裁。

    艾丙集团总裁是董事沈晓曼,还有七个副总裁。

    郭琳琳是董事投资副总裁兼财务总监。

    姚泽楷是董事行政副总裁,兼任艾丙文化公司总裁。

    皇甫明是主管艾丙商贸的副总裁,兼任艾丙购物执行总裁和上市公司艾丙商城的总裁。

    李海洋是主管电子商务的副总裁,兼任电子商务公司总裁。

    剩下的就是季大斌和杨晓了。一个分管物流公司,一个分管销售。还有一个高兰基金方面派来的副总裁彭雪丽,不过刚挂着名,没有来到任。彭雪丽本人是高兰的表妹,此刻还在英国读经济硕士学位。

    季大斌笑了笑:“杨总回家吗?”

    杨晓点点头:“是啊,我回家。老季,你说今天的临时董事会上,是不是情况有点反常啊,沈总竟然跟高总当面顶牛闹了一个底朝天……”

    季大斌下意识地游目四顾,见左右无人这才压低声音道:“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不过,刚才想了想也属于正常。这些港商啊,精明着呢,唯利是图,她一看我们企业目前面临这么大的问题,想要撤资也不难理解……”

    杨晓叹了口气:“真是飞来横祸!你说我们好好的一家上市公司,势头正好,不知道被哪些恶庄给瞄上,竟然调动这么大的资金来操纵我们的股价,我看来势汹汹,不太妙啊!”

    季大斌嘴角一抽:“谁知道呢,不过,我感觉他们瞄上的似乎不是上市公司的股价,而是……”

    季大斌欲言又止,摇摇头,向杨晓挥挥手:“老杨,不扯了,我还要回去接媳妇,回头见了!”

    杨晓呆了呆,郁闷地跺了跺脚,也扬长而去。

    他的确是有点郁闷。他放弃在大型国企的工作,来到艾丙,是下了不小的决心的,本来是看重艾丙的前景光明发展势头很猛,但不成想,没来几个月就遇上这种重大危机,一个搞不好,整个集团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要不是遇上这种重大危机,今天的临时董事会也不可能扩大到他们几个非董事的副总裁的层面。会上开了半截,沈晓曼提出高兰基金作为股东,理应也承担一部分救市托底的成本,但被高兰生生拒绝。

    沈晓曼怒不可遏,就当面与高兰吵了起来,两个女人吵得很凶,当场撕破了脸皮。

    傍晚时分。

    省城海昇大酒店。某包厢。

    郭阳坐在主位上,向高兰笑着道:“高总,劳烦你大老远从深城跑过来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啊!”

    高兰坐在郭阳的左侧贵宾位置上,她抿嘴轻笑:“郭董你太见外了,我们可是一家人哟。公司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我作为股东和副董事长,怎么能坐视不管?”

    沈晓曼笑吟吟地站起身来,举杯邀饮道:“高总,今天会上我们虽然是为了演戏,但话语之间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啊!”

    高兰大笑:“你这个沈晓曼,嘴皮子确实厉害!你这三言五语,就把我给噎了一个死死的,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沈晓曼俏脸微红:“迫不得已,还请高总莫怪啊!”

    高兰笑着摇摇头:“哪里的话,我们是为了抓鬼。不过,沈总,恕我直言啊,这几个副总裁里边,琳琳两口子肯定没有问题,皇甫和李海洋是跟随你们创业的老人,应该不会有问题。嫌疑最大的我看就是季大斌和杨晓这两个人了。”

    郭琳琳在一旁笑:“高总,季大斌是沈总的老同学,应该不会有问题。”

    高兰哦了一声,“这么说起来,就是杨晓这个人有嫌疑了。也难怪,他刚来我们企业没几个月,谈不上什么忠诚度,以后对于高管,我们还是要考验一段时间才行!”

    沈晓曼也笑着附和。

    郭阳嘴角一抽,沈晓曼她们几乎把嫌疑人锁定了杨晓的身上。但在他心里,却觉得季大斌背叛的可能性更大。

    因为季大斌这个人唯利是图,利益至上。郭阳对他的人品并不认可。季大斌一则是沈晓曼的同学,二则是过去人民商场的中层干部,在艾丙集团收购人民商场的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看在这个份上,郭阳还是同意了沈晓曼关于季大斌出任集团副总裁的提名。

    “现在提这个还为时过早。我们明后天看看吧,如果消息泄露出去,或者说是经济时报那边再发类似的负面报道,我们基本上就可以断定几个副总裁里面出了内鬼。至于是谁,就基本上心里有数了。”郭阳笑了笑:“我敬高总一杯!”

    ……

    第二天,沈晓曼飞回深城继续谈并购光明商场的事情。郭阳留下坐镇省城,等待结果并安排部署抓鬼行动。

    这一天的经济时报或者其他南方媒体都没有动静。但到了第三天,经济时报突然又刊发了一篇重磅新闻:艾丙集团后续:高兰基金撤资,合作破裂!!!!

    这篇报道的署名还是记者宋林生。

    郭阳坐在自己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凝望着摆在办公桌上的这份当日经济时报,嘴角掠过一抹冷酷。

    他没想到,这名内鬼竟然如此肆无忌惮。

    沈晓曼和高兰本来就是演戏,目的就是为了试探和揪出内鬼。但陷阱是摆在桌面上的,知道这个消息的就是几个董事和非董事的副总裁,屈指可数,一旦泄露,就是高层中有人泄密,肯定要被公司怀疑上可尽管如此,消息还是泄露出去,而且还是直接给了经济时报的宋林生!

    既然你如此肆无忌惮,那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

    郭阳抓起电话就打给了妹夫姚泽楷:“泽楷,召集经营班子会议,我替晓曼开一个总裁办公会。”

    包括郭琳琳和姚泽楷在内,六个现任副总裁坐在会议室里面面相觑。郭阳这个董事长很少出现在公司,更是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今天却突然一反常态,要亲自主持经营班子会议,不能不让除郭琳琳两人之外的几个副总裁心内忐忑不安。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郭阳缓步而入。

    郭琳琳等人纷纷站起身来:“董事长!”

    郭阳脸色沉凝,挥了挥手:“大家坐吧。”

    “公司面临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了。有人联合起来,调动了几个亿的资金,恶意操纵我们的股价,一连四个跌停板,今天还是开盘就直接封了跌停!对方居心叵测,可想而知。”郭阳的声音冰冷有力:“外人的恶意打压,阴谋陷阱,我不想多说了。但是我们内部,竟然出了内鬼。”

    “你们看看今天的这份报纸!”郭阳将手里的报纸推了过去。

    几个副总裁开始传阅报纸,看到宋林生的那篇报道,脸色都有点难看。

    “经济时报连续三篇负面报道,倾向性不言而喻。这明摆着是有人联合媒体,对我们落井下石趁火打劫!”郭阳冷笑一声,环视众人:“所谓我们跟高兰基金闹翻的消息,不过是在董事会上,说白了,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是你们几个!短短一天的时间,远在深城的这位宋林生记者竟然知晓,还援引了所谓艾丙集团某高层人士的话,直接往我们企业身上泼脏水……”

    众人脸色骤变。

    皇甫明、李海洋、季大斌和杨晓,四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苍白。

    在座的,除了老板和老板的妹妹妹夫,就是他们四个外人了。也就是说,老板口中的内鬼,就是他们四人之一。

    “到底是谁?我很愤怒!”郭阳猛然一拍桌案:“我扪心自问,公司没有对不住各位,大家的年薪和福利待遇,在北方省来说,都绝对是首屈一指。就是放到全国,也不低。公司给每一位副总裁都配了车,每月还有各种各样的补贴。我和沈总还考虑要给诸位配售期权,将来让大家跟企业发展一起共同受益。”

    “但是我没想到,竟然还是有人不满足、不知足,不懂感恩,没有半点做人基本的人品!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这是与外人勾结起来,想要把艾丙集团搞垮!”

    “可是我可以告诉你,艾丙集团不会垮!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昧了你的良心!”郭阳站在那里,声色俱厉:“其实是谁,我大概心中有数。我会报警,请警方出面,查明真相!不管是谁,只要让我查出来吃里扒外,那么对不起,我一定会让你记住我郭某人的手段我会直接把你送进监狱!”

    “泽楷,立即安排人给经济时报发律师函,投诉他们的虚假报道!另外,以公司名义起草一份声明,通过各大媒体发布出去,就说艾丙集团运行平稳,与高兰基金合作默契,所谓高兰基金撤资逃离,完全是谣言!”

    “高总今天也会公开接受采访,澄清谣言!”

    郭阳冷漠的目光从杨晓身上掠过,落在了季大斌的身上。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