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又跟沈晓曼谈了谈应对股价异动的事儿,这才离去。他还没回到住处,林美美就打了电话过来,声音有些发急:“郭阳,我们怎么办?明天真的要回去吗?我们这才来了几天,就跟南方晨报这么不欢而散,回去会不会让领导骂啊?”

    林美美跟着其他的南晨记者出去采访,回来之后才听说郭阳为了黄萍的事跟安娜彻底撕破脸皮,闹僵了。

    郭阳淡淡道:“林美美,你着什么急啊?这样吧,你们先休息两天,过几天看情况再说!实习的事,由我去跟南方晨报交涉,你们统统不用管!对了,黄大姐的情况咋样了?情绪稳定下来没有?”

    林美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郭阳,这回我支持你!安娜太过分了,黄姐又不是出了什么大错,不就是几个错别字嘛,她非要借题发挥?!当着这么多的人训斥人,一点都不尊重人!太过分了,没见过这么傲慢无礼的女人!”

    “黄姐回来就哭个不停,我劝了半天呢。说起来我们在南方晨报一直就被安娜打压排挤,要不然我们回去算了,在这边受这种窝囊气,不值得!”

    郭阳叹了口气:“林美美,再劝劝黄大姐吧,跟安娜这种女人生气不值得!这样,你们几个这两天在深城好好玩一玩,费用我来出!”

    林美美立即欢喜起来:“你说话算话啊?你是有钱人,请我们玩玩也正常!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就出去玩,所有的花销统统记在你的账上!”

    郭阳笑了:“当然,我请客!你们出去转转,好不容易来南方一趟,好歹也是全国最大的改革开放城市,有很多地方值得看的!”

    跟林美美挂了电话之后,郭阳回到房间,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想了想,就拨通了周定南和唐根水的电话。

    郭阳有很强烈的预感,这一次艾丙集团为了渡过这场危机,恐怕需要不小的资金量来托底,但艾丙集团自己出资进入市场救市,风险太大,郭阳估摸着想找蓝星集团和鼎文传媒帮帮忙。

    蓝星集团和鼎文传媒旗下都有自己的投资公司,一些闲置的资金都在二级市场上流动。真到了不得不救市的关键时刻,郭阳想请蓝星投资和鼎文投资的资金救市。

    当然,救市的成本和代价是需要艾丙集团来承担的。

    周定南那边自然没有话说,马上表示支持。就算是唐根水,也非常豪爽痛快地答应下来。过去的郭阳在唐根水心里就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小子”,沾了鼎文的光发家致富,但现在郭阳运作的艾丙集团蒸蒸日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拥有了几十亿的资产,还通过借壳上了市,作为艾丙集团幕后大老板,已经具备了跟他分庭抗礼和称兄道弟的资格。

    唐根水虽然不像有些人一样黑白两道通吃,但干娱乐行业的,消息格外灵通。他跟郭阳通完电话,打了几个电话了解情况,竟然让他摸清了一点门槛。

    郭阳随便出门吃了点东西,傍晚时分又围着酒店溜达了一圈,刚要回去休息,唐根水的电话打了过来:“老弟,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郭阳一怔:“唐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根水意味深长地轻轻道:“你肯定是得罪人了,我刚才听说省里和京里有几家背景不一般的信托基金联合起来瞄上了你们家的股票,我看啊……”

    郭阳心头凝重起来:“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看来,他们针对的不是股价,而是我们艾丙集团本身了。唐兄,到底是什么人,方便说说吗?”

    唐根水笑笑:“不能说,也无法说,因为我没有真凭实据,都是道听途说。不过,老弟,你自己琢磨吧,你到底得罪过什么人,而且这个人还得具备调动几个亿资金的能量……”

    郭阳脸色一沉:“也罢,既然有人背后捅刀子,那么我也只能接招了!”

    唐根水哈哈一笑:“老弟好自为之吧,不过你也不必太紧张,不就是打压股票嘛,最坏的结果,就是你放任不管,让他们自己折腾去!不过呢,这样一来,你们这只股票的壳可能就要被折腾废了,很难摘掉ST的帽子了,搞不好还要被退市。”

    郭阳笑了笑:“多谢唐兄指点,这份人情,我记在心里了!”

    唐根水又打了一个哈哈,这才就挂了电话。他打电话的目的无非是给郭阳提个醒然后示好。既然郭阳表示领情,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郭阳挂了电话,眼前立即浮现出一张阴鸷白皙的年轻面孔来:赵三!唐根水说得没错,郭阳得罪的人中能具备调动大资金能量的也就是赵家的这位三公子了。

    在蓝星集团的事情上,赵三从郭阳这里吃了挂落,不甘心卷土重来也不难理解。其实从一开始郭阳就怀疑过赵三,只是考虑到赵家的身份地位,没料到赵家的孙子竟然心胸如此狭隘,手段下作到近乎无耻的程度。

    如果赵三是幕后的操控之人,郭阳心里很清楚,这趟浑水要想澄清,估计是不容易。赵三是干金融的人,他在信托基金这个小圈子里人脉众多,他私下联络一些资本力量介入二级市场,控制ST艾丙的股价,嫌疑是最大的。

    ……

    一觉醒来已经是红日当头。郭阳起床什么事都没做,先打开了电视机看盘。滚动的股市行情到了ST艾丙的当口,果然不出所料还是直接封了跌停板。

    郭阳脸色阴沉似水,沈晓曼的电话打了过来:“郭阳,你看过今天的经济时报没有?又出了一篇对我们企业的报道,与昨天相比,这是完全的负面新闻,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我们以企业的名义,给经济是报社发一封律师函交涉一下!”

    “我去买一份看看。晓曼,到了这个份上,我们着急也没用,不能自乱阵脚。现在看起来,经济时报的报道跟股市的异动中间是有联系的,人家要搞我们,竟然下了这么大的代价,资本市场和媒体联动,真是出乎我的想象!”

    郭阳起身就出门去买报纸。

    沈晓曼的确是有点发急了:“郭阳,已经连续第三个跌停板了,照这样下去,已经引起了市场的恐慌情绪,估计明天后天还会继续跌停的,我们的股价彻底玩完……”

    “要不要采取措施救市?”

    “先不急。晓曼,你想想看,人家煞费苦心暗中布局了这么久,调动了这么大的资金量,我们盲目救市,肯定是上了他们的当!这是他们布下的陷阱,就等着我们上钩呢!”郭阳嘴角划过一抹冷漠:“顶多就是这个壳,我们放弃,总也不能明知道是陷阱,还要往里跳!”

    郭阳走出酒店,在楼下买了一份今天的经济时报。

    二版头条,一条重磅新闻映入眼帘:“艾丙集团:一匹摇摇欲坠的民企黑马”,且不看内容了,单是这个新闻标题,郭阳就知道没什么好话。

    郭阳沉着脸翻看了报道,一千多字的报道,通篇都在诱导读者,矛头对准了艾丙集团现在并不充裕的现金流和并不稳的根基,批评艾丙集团盲目扩张、盲目投资,资金链随时有崩盘断裂的危险。

    报道中还对艾丙的产业机构和整体架构进行了偷换概念的解读。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佐证艾丙集团这栋商业大厦“一夜暴富”的神话建立在投机取巧的基础上,貌似金碧辉煌其实满目疮痍。

    报道的倾向性非常明显。但报道中采用的一些数据和艾丙集团内部的信息,绝对不是杜撰的。

    郭阳气得嘴角都在颤抖,这显然是有内鬼了。

    而且,从信息的机密成分来判断,这不是普通的内鬼,几乎可以断定是高层管理人员。

    郭阳立即下定了决心,他拨通了沈晓曼的电话:“晓曼,你马上订机票,我们飞回去,一定要揪出这个内鬼!另外,你联系一下高兰,让她也飞过去一趟,我们开一个临时的董事会!”

    “另外,以公司的名义给经济时报发一封正式的公函,要求经济时报撤下这种带有明显倾向性的报道!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一意孤行,非要抹黑我们企业,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他们打这场官司!”

    沈晓曼不敢迟疑,立即定了机票,并安排总部的人给经济时报发质问公函。

    艾丙集团在这种危机时刻,由董事长召集临时董事会是合情合理的,也是必须的。

    当天下午,郭阳、沈晓曼、高兰等五名董事就聚在了艾丙集团位于北方省省城的总部会议室里,开了艾丙集团自组建成立以来第一次的紧急董事会。

    会上到底研究出了如何解决危机的对策,普通的管理人员并不知情。但在随后的艾丙集团中层以上干部会议上,沈晓曼代表董事会主持会议,会又开了一个多小时。

    而且,财务总监郭琳琳还率财务部和投资管理部的人员连夜加班,紧急调度资金,准备应对。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