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炒做型庄家恶庄,黑庄为了牟取暴利,坑蒙拐骗、巧取豪夺、手段之巧妙、手法之凶悍,无所不用其极。从埋头吸筹,凶猛洗盘,到一路拉高,最终拼命出货,市场景象惨烈无比。

    郭阳和沈晓曼面面相对,都从对方眼眸中读到了凝重和警觉。

    现在的问题是暂时无法断定艾丙商城是偶然遭遇了恶庄操控,还是有意的阴谋注入。如果是后者的话,针对的就不仅仅是上市公司和股价了。

    如果是偶然性遭遇恶庄,那么,单纯是股价的波动,郭阳觉得问题不是太大可怕就怕股价的**控只是表象,真正深层次的阴谋正在悄然间布局完成。

    郭阳抬头望着沈晓曼:“晓曼,你跟家里沟通一下,一定要沉住气,不能自乱阵脚。至于调度资金入市托底,可以做相应的准备,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能把资金无限制投入股市,因为这样很容易就把我们集团本身拖垮。看看明天的情况,如果还是封跌停,我看可以以上市公司的名义提请证监会或者证交所交涉一下,股价异常波动,看看到底是什么庄家在里面兴风作浪。”

    沈晓曼点点头:“你呢?”

    郭阳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我去找经济时报的这位姓宋的记者谈谈或许是我们无意中得罪了媒体的朋友,也说不定。”

    沈晓曼撇撇嘴:“他写这种不良报道,我们可以告他!”

    郭阳摇摇头:“舆论监督,正常正常。我只是想要跟他接触一下,看看他提到的这位艾丙集团高管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是记者的杜撰倒也罢了,我还是担心我们内部有鬼……”

    郭阳的眸光变得冷漠起来。

    艾丙集团高管中除了沈晓曼和郭琳琳两口子之外,还有四个副总裁。其中两个是跟随创业起家的班底,忠诚度应该不会有问题,剩余的两个,都是新晋从其他大企业跳槽过来的,如果有问题,就是两人其中之一了。

    当然,报道中提及的所谓艾丙集团高管,也极有可能是艾丙集团下属某企业中的高管,或者是中层人员。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必须要查清清楚,我估摸着应该是有内鬼。因为报道中涉及的一些情况和基本数据,记者编是编不出来的。”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以公司的名义跟经济是报社官方交涉一下吧?”

    郭阳摇头:“没有必要。这篇报道虽然带有一定的误导倾向性,但也谈不上说是虚假不实报道,我们不能因为别人对我们写批评报道,就去干扰舆论监督……”

    沈晓曼忍不住轻笑一声:“得,别给我灌输这种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了,可不能因为你是干媒体的,所以就偏袒记者……反正这一次就算了,如果下一次还出这种报道,我一定要跟他们官方交涉交涉!”

    ……

    郭阳离开沈晓曼下榻的酒店,返回南方晨报社,还没进新闻业务大厅,就听到安娜尖锐凌厉的声音回荡着,话语攻击的对象仿佛是黄萍。

    郭阳皱了皱眉,大步走了过去。

    黄萍脸色涨红,站在安娜的办公室隔断门口,嘴角抽搐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

    安娜声色俱厉站在那里,扬手指着黄萍指指点点声音越来越大:“你到底懂不懂业务啊?懂不懂啊?!!这就是你们北方晨报的水平?四五百字的小稿子,竟然有三四个错别字,你到底是吃什么的?见报以后才发现,扣了新闻部整体的分值,影响到我们大家的收入,你高兴了?!”

    “不负责任,缺乏基本的素养!”

    二十七八岁的安娜居高临下怒不可遏,三十多岁的黄萍像是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一样,被训斥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不少南方晨报的记者都凑过来看热闹,围在一旁议论纷纷。

    郭阳站在人群后面听着旁人的议论声,大概也了解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原来是黄萍昨天的稿子见报后被发现了三个错别字,按照南方晨报的规定,这是要扣新闻部整体分值的,影响到了新闻部所有人的考评。

    自然是黄萍没有仔细校对的责任。说起来,这也算是黄萍不适应南方晨报体制的缘故。因为在北方晨报,记者的新闻稿写完报审,校对有专门的校对员,出现错别字也与记者无关。黄萍习惯了这种体制,到了南方晨报这边,从写稿、审稿和校对上版都由记者一人完成,忙中出错并不奇怪。

    但这事也没有那么严重,安娜终归还是借题发挥,将一腔愤怒和不满都发泄到了黄萍身上。

    张洁回来跟安娜说明了郭阳不肯帮忙的态度,丈夫盛涛又从李大斌那里吃了闭门羹,这让安娜越想越不爽。正好黄萍出了错,安娜就借势发作起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位年轻的新闻部主任训斥,作为黄萍来说,颜面荡然无存,心中的憋屈和惭愧一起翻卷起来,情绪几近崩溃。

    郭阳心里怒起,黄萍纵然有错,但再有错,也不能当众训斥况且,他们并不是南方晨报的人,临时在这里学习挂职,安娜这样做,无异于践踏和羞辱他们整个团队!

    “安主任,黄大姐犯了错,按照你们的规章制度应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没有必要得理不饶人。”郭阳是北方晨报团队的领队,这种时候不能熟视无睹。郭阳分开人群,走进去,站在了黄萍的身上。

    受了莫大羞辱和委屈的黄萍见郭阳进来,仿佛见到了亲人一眼,眼圈一红,差点哭出声来。

    安娜看到郭阳,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我看你们这些人就是缺乏基本的素质,在我们这里挂职,直接影响我们整体工作绩效,我会马上跟社里反映,从今天开始,我们新闻部不接受你们,哪个部门愿意要你们就去哪个部门!”

    郭阳勃然大怒。他这才意识到安娜居然是借题发挥,黄萍不过是她发泄怨愤的牺牲品。早上的时候态度还很热情谦卑,如今又变得如此冷漠尖刻,这种女人一日三变,并不是性格上的缺陷,而是骨子里的小人。

    至于安娜为什么会这样,郭阳心知肚明。大概是因为他不肯帮她老公牵线搭桥引进鼎文传媒南方分公司业务的缘故吧。

    真是无耻的小人啊!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无耻的女人。

    表现得这么明显和毫无涵养,还口口声声指责别人缺乏素质因为安娜的存在,直接拉低了郭阳对南方晨报人员的整体印象。

    “我们来你们报社学习,是两家报社交流的结果。我们在新闻部挂职,是你们报社领导安排。黄大姐出了错,按照规章制度处理就是了,你这样借题发挥无理取闹恶言伤人,真是让我见识了南方晨报人的素质!”郭阳冷冷道:“黄大姐,你先回去休息!这种不尊重人的地方,我们不呆也罢!”

    欧洋从人群后走进来,拉着哽咽出声的黄萍走去。

    安娜脸色铁青,冷视着郭阳:“既然不愿意呆,那你们最好滚!”

    郭阳大声冷笑:“我们走不走,不是你能说了算的。我这就去找你们报社领导问一问,你就能代表南方晨报社的胸怀和素质吗?”

    说话间,东方静分开人群走了进来,东方静脸色有点不好看,其实前因后果她刚才基本上也了解清楚了:“吵吵什么?怎么回事?”

    安娜将手里捏着的报纸递给东方静:“东方总,您看这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基本素质,一个小稿子,里面都有这么多的错别字,可见责任心是多么淡漠!就这样,还不服从部门管理!”

    东方静嘴角一抽,她心里很烦,不知道安娜为什么这么点事就开始上纲上线借题发挥,但无论如何,当众训斥北方晨报的人,太不妥当了。

    但在表面上,东方静还真不能不给安娜几分面子,因为她日后还要掌控新闻部,若是跟安娜这个部门负责人撕破脸皮,不利于长远。

    “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小郭主任,回去跟你们的同志说一声,以后加强一下责任心,避免出现类似问题就是了。安主任,你也没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毕竟是外来的同志,他们不熟悉我们的业务流程,出现错误也可以理解。”东方静准备和稀泥了。

    安娜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东方静出面了,她的火气也发得差不多了,准备借坡下驴,也顺便给分管领导一个面子。

    但郭阳的心情本来就很糟糕,加上安娜的无理取闹,心底的怒气滋生起来,哪有那么容易就熄灭的。

    他淡淡道:“东方总,我承认,我们的人出了错。但出了错,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就是了,凭什么恶言相加这么不尊重人?”

    “口口声声说我们不负责任,我们没有基本素质那么,我想请教东方总,这就是南方晨报作为大报的风度和素质吗?”郭阳冷视着安娜,一字一顿道:“我们是来贵报学习锻炼的,但不是来受人羞辱的!我今天也撂下一句话,如果她不当众道歉,我们这一次的学习挂职就到此为止吧,我会跟报社沟通,从明天开始终止跟你们的合作!”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