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翌日一早去南方晨报的时候,在新闻业务大厅门口竟然遇上了一脸笑容的安娜。从安娜那眼神表情来看,这显然不是偶遇。

    “郭主任,这么早啊?”安娜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善意,这让郭阳听得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女人突然变得如此前倨后恭,不能不让人怀疑她到底什么居心。

    郭阳还不至于幼稚到那种程度他直觉安娜态度的变化绝不是因为那晚林夕请客的事儿,而是另有所图。

    “安主任早!”郭阳随意跟安娜打着招呼,就往大厅里走,却见安娜笑吟吟地跟了上来。

    “郭主任,最近在报社还适应吗?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跟我说。”安娜又道,这个时候,安娜的心腹记者张洁从走廊的另外一头走了过来:“安主任,今天有什么安排?”

    安娜向张洁使了一个眼色:“这两天也没什么特别的采访活动,张洁啊,我看你不如陪着郭主任到处转转,我看郭主任来我们深城好几天了,应该还没看看这座城市的风景吧?”

    张洁心领神会:“那倒也是,郭主任,走,我陪你出去转转。”

    郭阳皱了皱眉,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安娜表现得如此明显和迫切,摆明了有事相求。但郭阳不知道自己一个外来的人员,能给安娜帮上什么忙。

    郭阳笑了笑,向安娜点点头,也没再客气,就索性跟在张洁的后面走向电梯。

    不远处,林美美与另外一名南方晨报的记者望着郭阳和张洁走去的背影,柳眉一挑,嘴角划过一丝狐疑。

    离开南方晨报大厦,在等出租车的当口,张洁突然扭头望着郭阳笑道:“郭主任,安主任有个事想求你帮忙,不知道成不成?”

    郭阳心道果然来了。他笑了笑,耸耸肩:“啥事啊?我在深城人生地不熟的,能帮安主任什么忙?”

    张洁眨了眨眼:“听说安主任跟鼎文传媒的大老板唐根水挺熟的?”

    郭阳眉头一挑:“谈不上熟,一般朋友吧。”

    郭阳马上就猜出是林美美这个大嘴巴子透露出来的信息。但他认识不认识唐根水,与安娜何干呢?

    张洁笑了:“是这样,鼎文传媒南方分公司刚刚结束跟商报的合同,安主任和盛主任琢磨着呢,想把这个大客户拉到我们晨报来如果郭主任能帮着说几句话,从中牵牵线,我想安主任和盛主任会很感激的。”

    郭阳恍然大悟。原来还是利益驱动。

    说实话,作为鼎文传媒的执行董事和股东,拉鼎文传媒南方分公司这个客户到南方晨报对于郭阳来说,不过是张张嘴打一个电话的事情,轻而易举。

    但郭阳却从来不干涉和干扰鼎文传媒的运营,除了年底分红和必要的董事会议之外,他基本上不在鼎文传媒露面。

    张洁目光热切,紧盯着郭阳。

    这事儿虽然与她无关,但她是安娜的心腹,本身就属于一个利益小团体的成员,安娜和盛涛在报社更进一步,后续也会给她带来进步的空间。

    郭阳心念一闪,笑着摇了摇头:“这事我帮不上忙,真的,不是我不帮,而实在是无能为力,我跟唐根水也就是几面之缘,至于鼎文传媒南方分公司的负责人,我更是不认识……说不上话的,抱歉了!”

    张洁柳眉皱着:“郭主任,安主任轻易不求人的,再说这也算是为了维护报社的整体利益,不看僧面看佛面,帮忙牵牵线吧?”

    郭阳的话张洁不信,她认为郭阳肯定是借故推脱。因为林美美言之凿凿,说郭阳跟唐根水关系很铁,远不像郭阳自己解释的那样是“一般关系”。

    郭阳摇摇头,“张洁,不是我矫情,是我真的帮不了这个忙,能帮的话我肯定会帮,就是不为了安主任,也会为了南方晨报对不对?”

    郭**本不想牵扯鼎文传媒的事。

    见郭阳不留半点活口,坚决推辞,张洁有些不高兴,却是无法当面发作。

    两人并不知道的是,几乎是与此同时,盛涛竟然通过第三方关系联系上了鼎文传媒南方分公司的总经理李大斌。

    鼎文传媒南方分公司的业务量占据了整个公司的半壁以上江山,所以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作为南方分公司负责人的李大斌,在鼎文传媒管理体系中的地位也可想而知。

    李大斌挂着鼎文传媒集团的总裁助理,再进一步就是副总裁,按照现在的业务成绩,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所以李大斌很忙。盛涛一大早就来公司拜见,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排上号。但李大斌只给了他几分钟的时间,还没有等盛涛说清楚来意,不耐烦的李大斌就摁响了召唤秘书的铃声,然后面无表情地向盛涛淡淡道:“具体业务上的事情,请跟我的助理谈,我还约了几个朋友见面,盛主任,就这样吧!”

    盛涛心里怒不可遏,但面上却满脸堆笑,连连应是。

    盛涛没想到李大斌架子这么大,他好歹也是深城最大媒体南方晨报的广告部负责人,没想到李大斌半点面子都不给。

    早上,郭琳琳来到办公室就打开电脑准备看盘。昨日尾盘突然放量跌停,这种股价异动让她一宿都没睡好。

    刚进办公室坐定一杯茶还没泡好,助理就匆匆送进来一份当天的经济时报,二版上一篇关于艾丙集团和艾丙商城股份有限公司的深度报道映入眼帘,郭琳琳柳眉一簇,心里咯噔一声。

    报道援引了一位所谓艾丙集团内部高管的话说,大概意思就是讲艾丙集团组建成立时间短,急速对外扩张,根基不稳,而企业本身也没有太强的资本实力。尤其是最近拿几个亿的资金并购蓝星钢铁公司之后,艾丙的资金链已经出现严重的问题。

    阴谋!!绝对是阴谋!!!

    这是郭琳琳的第一感觉。

    昨天尾盘的放量跌停与今天的负面报道,肯定是有联系的!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和煽风点火?

    郭琳琳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已经不是她能应对和掌控的事情了。

    一念及此,郭琳琳立即拨通了沈晓曼的电话。

    其实沈晓曼已经从别的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郭琳琳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翻阅着这份全国发行的证券财经类报纸,从头至尾仔仔细细读着那篇报道。

    报道本身没有直接抹黑艾丙集团,但字里行间却是“杀人不用刀”。单纯是一篇报道,其实也无法兴风作浪,问题的关键是,假如背后有人主导,这就是一个阴谋的肇始和开端,最直接的体现就会影响艾丙商城在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

    更重要的是,艾丙商城更名成功,但如今还是ST,股价大幅走低,这会影响到股票年底的摘ST。

    沈晓曼俏脸阴沉,心底凝重。

    她本来是准备去跟光明商场的人谈一谈并购的事情,但突兀出了这事,什么心情都没了。

    沈晓曼看了看表,见马上开盘,就打开了下榻酒店房间内的电视机,果然,不出她之所料,开盘不到一分钟,汹涌的抛盘就直接将ST艾丙封跌停,大盘在飘红,自家股票却逆势而下,显得非常诡异。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拨通了郭阳的电话。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和直觉,这将是艾丙集团自组建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一个处置不当,必将是灾难性的结果。

    ……

    郭阳紧盯着电视屏幕上的股价信息脸色凝重。

    有恶庄!

    郭阳心头愤怒,抬头来望着沈晓曼沉声道:“晓曼,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恶意操纵股价,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有应对措施!”

    沈晓曼点了点头:“我已经让琳琳那边调度资金准备救市了,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明知有人恶意操纵,也无能为力。而且,这篇负面报道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感觉与这次的事件有关。”

    郭阳扫了一眼小茶几上的报纸,冷笑起来:“所谓艾丙集团的高管是谁啊?这如果不是记者造假就是我们中间有了内鬼了。”

    “以我的经验来看,八成是我们内部有人捣鬼了。晓曼,告诉琳琳,家里一切不要自乱阵脚,上市公司的事情就是上市公司的事情,与集团本身无关另外,让人跟经济时报方面联系一下,最好是跟这位记者交流一下,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

    “这家报纸的总部在深城?不行的话,我出面跟他见一面,看看这厮是何方神圣,怎么就瞄上了我们这样一家不起眼的新兴企业?”

    “如果是普通的报道,哪怕是他对我们企业心存不满,都属于正常。毕竟我们的企业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可我担心的是,这篇报道的炮制出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啊。”沈晓曼恼火地起身,“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救市,我们手头上还能调动的资金大概有两三千万的样子,我正准备全部杀进去托一托底!”

    郭阳叹了口气:“先等一等再说吧。几千万的资金进去,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托不住的!不管是谁,他能连续两天把我们的股价封跌停板,资金量不会小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