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对北方晨报学习小团队的态度一反过去的不友善,变得极为热情。她的前倨后恭让林美美等人颇有点不太适应,就是东方静都有些讶然。

    不过,在东方静看来,这应该是安娜对客人应有的态度,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小林记者,你们的住处离报社有点远,条件不好,租金也高,需要不需要我让张洁帮你们另外找个地方?”安娜笑吟吟地拦住林美美的去路。

    林美美是直性子的人,她实在是难以接受安娜如此反差强烈的态度,她勉强一笑:“挺好的,安主任,还是不换了,挺麻烦。”

    安娜笑:“也好。另外,我正在跟东方总打招呼,我们晨报呢有专门提供给外地年轻记者的单身宿舍,我看能不能协调一下,帮你们争取两间不花钱的公寓,你们大老远从北方省赶过来,经费也紧张,挺不容易的。”

    林美美呆了呆,心道你这娘们热情关心的有点过头了吧?早干嘛去了?她为什么变化这么大……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郭阳……

    林美美想想也是,就心里暗暗冷笑,又与安娜虚与委蛇了几句,就跟着南晨的记者出去采访。

    安娜没有从林美美这里得到有价值的东西,就又借故找上了黄萍和欧洋两人。但这两人对郭阳就更不熟悉和了解了,对于安娜明里暗里的试探,不明就里。

    安娜有点失望,就拨通了林夕的电话。

    “小夕,你干嘛呢?”

    “昨天喝酒有点多,又去KTV唱了歌,一直折腾到后半夜,刚起床,头疼死了……娜娜,找我有事?”林夕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安娜嘴角一抽,心道林夕竟然陪着郭阳去夜总会唱歌?!

    林夕是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她虽然是生意场上的人,应酬少不了,但很少单独跟人去娱乐场所,尤其是并不是太熟悉的陌生男人。但林夕居然一反常态,这么看重郭阳……安娜不信林夕发了花痴,认为这里面定有缘故。

    “小夕,这郭阳到底是什么人啊,你怎么……对他这么看重?”

    林夕咯咯娇笑一声:“娜娜,你这话有点奇怪啊?我认识郭阳还是经你介绍的,你怎么反过来还问我呢?他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应该不是普通人……”

    林夕压低声音道:“娜娜,你知道鹏城饭店的幕后大老板是谁吗?”

    安娜道:“港商啊,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她是港九很有名也很有实力的投资基金高兰基金的执行董事长高兰,名下的产业还有高兰集团,港九最大的高尔夫运营管理商……”林夕的声音越来越复杂:“你可知道鹏城饭店的黑卡到目前为止一共发出去多少张吗?”

    安娜摇摇头:“我怎么知道。”

    “据我所知,一共发出去了36张。蓝城建设的董事局主席宋杰就是其中之一。这不仅是免单的贵宾卡,还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像我和你们报社的龚社长,都没有资格得到高兰签发的黑卡,只给了红色的贵宾打折卡。”

    林夕的话让安娜倒吸了一口凉气。

    蓝城建设的董事局主席宋杰是深城赫赫有名的商界领袖,财富身价不可估量。这种大人物才能持有的鹏城黑卡,郭阳竟然就轻而易举地被赠予,这足以说明了很多问题啊。

    跟林夕通完电话,安娜心里对郭阳的好奇心更强了。

    她在报社等了郭阳一天,也没见郭阳来晨报露面。到了下午三点多,林美美跟在张洁背后进了新闻业务大厅,安娜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去,满脸堆笑道:“小林记者,今天跑了一天,辛苦了吧?今天晚上,我们部门几个骨干聚餐,你也一起来吧!”

    在昨天之前,安娜还对北方晨报几个人不阴不阳冷漠相待,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热情,让林美美心里多少有点别扭。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安娜主动示好,她总不能不领情。

    于是林美美就答应去参加安娜组织的部门小范围聚餐。她以为安娜连郭阳等人都喊了,结果跟着张洁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安娜就喊了她一个人。

    这让林美美心里生出几分警惕来。

    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但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她总不能半路跑了,太不礼貌。

    郭阳下午一点多去机场接上沈晓曼,直接打车去了光明商场。路上,沈晓曼简单跟郭阳谈了谈艾丙钢铁公司的现状及日后的运营思路。

    因为以公司名义举报,加上这个项目是市里重点项目中的重点,市里非常重视,审计、税务、工商等部门联合工作组进驻,对项目前期的账目和建设情况进行全面的梳理调查。

    凡事都不能较真,一旦较真会出很多问题。

    沈晓曼本来是一种姿态,做给蓝星集团一干人看得,所谓杀鸡骇猴,真正的目的不是搞下周定川,而是为了稳定局面。

    但周定南却亲自给沈晓曼打了电话,周定南在电话里只说了简短的两句话:“沈总,既然要查,那就一查到底,查清查实,不管是涉及到谁,哪怕是天王老子,都要绳之以法!”

    既然周定南是这种坚决的态度,沈晓曼自然就将调查化虚为实。

    问题就出来了。

    在有关部门的执法震慑和沈晓曼的敲打下,财务经理周萍和技术经理周勇先后主动回公司承认交代问题,交出了不少隐藏起来的黑账和小账本。

    问题的严重性让沈晓曼大吃一惊。

    这个周定川胆子太大了,沈晓曼心道,他哪里是周家的亲属,分明就是周家的蛀虫!

    这个项目从立项到建设再到达到投产条件,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周定川这个总经理在工程施工、原材料采购、设备购置、技术图纸等方面伸出了一只黑手,简直就是雁过拔毛,挪用项目建设资金和收受回扣不低于百万元!

    数字触目惊心!

    有关部门的调查组在征求了沈晓曼的意见之后,将初步调查结果移交司法机关,市里成立了专案组,这场调查就升级为职务犯罪调查!

    当天晚上,周定川就被专案组拘留审查!

    周定川被拘的消息不仅震动了钢铁公司,还在蓝星集团内部引起了强烈的大地震!

    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拿周定川开刀,恐怕是周定南决心在蓝星集团内部进行大清洗的一个肇始,事实上,沈晓曼启程赶往深城的时候,周定南正召集了蓝星集团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会议,正式罢免了周定川蓝星集团副总裁的职务,同时表示蓝星集团也将配合执法机关彻查周定南的职务犯罪行为!

    周家那些远房亲属们惶恐万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周家这些人在蓝星集团内部早已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利益小团体,把持着蓝星集团的所有要害部门,如果周定南下了狠心要动,估计没有几个漏网之鱼。

    周定南确实是动了狠心了。

    周定川的疯狂和贪婪直接触及了周定南所能承受的底线。这样一个蛀虫,如果继续纵容下去,会带领一群小蛀虫把蓝星集团挖空吃空败光!

    周定南的本意是给周家的亲属和老家的乡亲一个出头的机会,这算是他作为成功企业家造福桑梓故里的体现,但这群狼一般的人,非但不感恩图报,反而不择手段从蓝星集团啃食,这让周定南失望透顶又愤怒至极。

    周定南决定对蓝星集团内部的周家人进行大清洗,凡是害群之马,统统驱逐出去,不再讲什么情面。

    这才是周定南向周定川下手的关键所在。

    沈晓曼轻笑一声:“郭阳,没想到你这位老丈人下手还是挺狠的,他对周定川就没有留半点余地!”

    郭阳笑了笑:“他就不该把企业搞成家族企业!蓝星集团看起来家大业大,实际上内部腐朽一片,想想周家的那些亲戚和乡亲,屁事干不了一点,养着这么一批闲人和蛀虫,企业迟早要垮啊!我是赞成他拿下周定川,这人我多少知道一点,非常贪婪,人又无耻,留下这种人占据高位,将来必然养虎为患,早下手比晚下手好!”

    沈晓曼嗯了一声:“壮士断腕,必然的。不过,如果拿不下这个周定川,钢铁公司这边也很难打开局面。”

    “不说这些了,郭阳,你说的这个光明商场是大集体企业吗?在深城这种地方,竟然还有这种体制的企业存在?”

    深城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任何政策性的实验都在此率先展开。在沈晓曼看来,这种落后的体制性企业,在深城应该被消灭光了才是。

    郭阳笑了笑:“有啊,还不止一家。这家商场是商业局下属一家企业分离出来的,名义上隶属商业局管理,实际上在产权和法律概念上跟政府没有直接的联系,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收购120名小股东的合伙股权,并购模式与当初艾丙购物创立时的模式基本类似。”

    说话间,出租车已经到了光明商场门口。

    郭阳下了车,指了指面前已经关门停业的这栋桶型的四层楼,“他们公司的业务本身基本瘫痪了。资产说白了就是这栋房产。我都了解清楚了,他们有120名大小出资人,原先都是商业局下属国企的职工。”

    沈晓曼望着这栋楼,柳眉一挑:“环境还不错,就是房产本身太陈旧了,我们如果接手的话,需要花不小的资金来进行装修维护。另外,他们当初的出资额是多少?”

    “二百八十万左右吧。五年的时间……涵盖债务,我们大概需要五百万能拿下来。当然,这只是收购股权,还有后续投入,前前后后一千万的资金量应该足够支持艾丙购物第一家门店在深城开张了。”郭阳耸耸肩。

    沈晓曼沉默着测算了一下,摇摇头:“郭阳,我觉得不太合算,而且市场风险太大。我们在内地开一家超市,顶多需要几百万的资金投入,拿一千万来在深城投资门店,是不是有点不靠谱啊?而且你要明白,这种大城市,连锁大卖场尤其是国际品牌的大卖场已经在进入,日后还会更多,我们面临的竞争压力太大,说实话,我们跟人家相比,是没有多少竞争力的。”

    “有一千万,我可以在省城拓展三到五家分店,占领50%以上的省城市场。我们还是先把家门口的市场占了再说吧。”

    郭阳笑了笑:“晓曼,我们在深城开分店,其实形式大于内容,我们不需要它赚钱,只要能维持基本运营就可以了。而且,你看看周围的环境”

    沈晓曼哦了一声,左右四顾,见光明商场这栋黄色的四层楼夹在周遭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显得有点丑陋和突兀,她定了定神,突然醒悟过来,忍不住笑道:“我明白了,郭阳,你是打的房产升值的主意啊。”

    “用不了五年,这个地方就是深城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这样一栋楼产,迟早要被拆迁,就算是不拆迁,资产暴涨的空间无限大。我们现在投资一千万,五年后可能会变成五个亿甚至五十个亿,你信不信?”郭阳眯着眼,脸上满是笑意。

    沈晓曼咯咯娇笑一声:“也不用那么夸张,只要能确保涨个百分之百,这笔生意就可以做了。”

    “那么我们就做,抓紧时间筹措资金,先跟对方谈谈,早点拿下来。深城这边,你有资源吗?”沈晓曼望着郭阳。

    郭阳知道她说的资源是指有关部门的资源人脉。

    在深城这么一个陌生的大城市,收购一家大集体企业,不是光有资金就能行的。

    郭阳沉默了一阵,他突然想起了高兰。高兰虽然是港九人,但一直长期定居深城,在深城更是知名投资商,有人脉资源属于正常。

    高兰是艾丙集团的合伙人股东,她出面协调帮艾丙购物拿下这次并购也不为过。

    只是高兰此刻根本想不到,郭阳经营的触角已经延展到了深城。

    艾丙的地盘一旦拓展到了深城,港九和东南亚市场还远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