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涛硬撑着又喝了一杯红酒。

    但他旋即就真正认识到了没有见过世面乡巴佬郭阳的刁钻之处了

    郭阳竟然趁着林夕去洗手间的当口,摆摆手唤过服务生来:“小姐,我们结账!”

    其实林夕在这家餐厅定点消费是可以挂账的。对于这一点,安娜和盛涛心知肚明,所以对郭阳前面的“挖坑”一点都不在乎。

    清秀的女服务生捏着账单走过来,“您好,哪位结账?”

    郭阳耸耸肩,指了指对面的盛涛:“这位先生!”

    盛涛皱了皱眉,目光阴冷盯着郭阳,一声不吭。

    女服务生将账单放在盛涛跟前,笑:“几位客人本次消费一共一万七千六百三十八元,鉴于您本次的消费金额,我们餐厅可以给您打八折……”

    盛涛的脸都绿了。

    他没想到郭阳的手段这么“低级”和“无耻”,竟然要真的让他结账,试图让他难堪。

    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手段都这么下作!

    安娜怒极,却是没有办法发作,只能摆摆手勉强一笑道:“小姐,你先去忙,一会我们再结账!”

    林美美看得呆了。

    这是郭阳的目的?

    郭阳笑了笑:“小姐,把账单拿过来吧,我来结!”

    郭阳这话一出口,女服务生就把账单从盛涛跟前取了过来,但这一次,盛涛面子上吃不住了,他怒道:“郭阳,你什么意思啊?”

    郭阳眼眸中掠过一丝冷笑。

    他早就吃准了盛涛和安娜的性格,挖坑挖了这么久,如果不让这两人跳进来,怎么可能?

    郭阳故作愕然:“我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我们今天一见投缘,喝了这么多红酒,让林总破费太不好意思了,还是我们自己结账吧。既然盛主任……那我来结!”

    盛涛嘴角激烈地抽搐了一下。他有心为了面子,敞开了大手一挥把帐结了,但一万六七的账单,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也不能说付不起,但为了吃顿饭花这么多钱,多不值啊!

    安娜一把抓住丈夫的手,冷笑起来:“既然小郭主任这么豪爽,主动请我们喝酒,那就谢谢了!”

    在安娜看来,郭阳不过是虚张声势。

    一个小城市来的乡巴佬,怎么可能一掷万金。就是有这个装逼的魄力,也得有装逼的本钱是不是?

    郭阳笑了笑,不动声色地接过账单,扫了一眼,突然眉头一皱为难道:“盛主任,你们深城的消费真是太高了,吃顿饭喝几瓶红酒都能一万多,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盛涛冷笑:“那是你没有见过世面而已,这种餐厅,你点了这种档次的红酒,不要说一万,就是十万都不稀罕!”

    郭阳哦了一声,突然又笑吟吟地把账单推了过去:“是啊,盛主任,我们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这次出来也没带这么多钱,还是您结账吧!”

    盛涛目瞪口呆,他嘴角哆嗦起来。

    他是真没想到,做人能这么“无耻”。郭阳这厮嚷嚷了半天,宁肯不要脸,也要把自己往坑里推。

    林美美在一旁看得是笑容满面。

    她自然知道郭阳不可能付不起账。以郭阳的身家,不要说一两万的酒水钱,就是一两百万,都不在话下。

    他这明摆着就是调戏盛涛和安娜玩的。这小子坏死了。林美美心道。

    你不是要面子吗?你不是上流社会体面人吗?那就付账啊。反正我们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郭阳面带冷笑好整以暇地坐在了那里,抱手在胸,心里可没有半点的思想障碍。

    他最看不起安娜和盛涛这种人了。什么上流社会啊,什么自命不凡啊,真是可笑。能在南方晨报当个中层管理人员,就是贵族了?动辄就在别人面前卖弄这种无聊的优越感,可悲至极。

    你们既然惹上我,那我们就玩到底。

    双方僵持着,其实这个时候林夕已经从卫生间那头走回来了,正好将这一幕落入眼底。

    她心里暗笑,又暗暗摇头。

    客人是她请的,安娜两口子又是她的朋友,她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不过,她心里明白,郭阳挖了这么久的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林夕笑着走回自己的座位,“我来吧,小姐,挂账。”

    安娜真是如释重负,林夕来得太及时了。

    郭阳果然插话道:“那怎么成?不能让林总这么破费!小姐,把账单给我!”

    郭阳又从服务生手里截过账单,从包里掏出一本支票簿来。林夕有些惊讶,这年头能随身带着支票簿的人,显然不是普通人,因为这个年月还不像后世电子支付那么方便,大笔的消费还是要通过现金支票完成的。

    但林夕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却又见郭阳抬头来望着盛涛和安娜:“盛主任,你真不结?你不结,只能我结了!”

    郭阳这话一出口,安娜和盛涛面红耳赤,险些暴走。

    林夕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

    “这顿饭吃亏了……一万多,我要去工地上搬多少砖啊!……”郭阳哎了一声,口中小声嘟囔着,伏案写起了支票。他刷地撕下支票来,递给了女服务生。

    尽管是在盛怒羞愤之中,安娜和盛涛还是有点震惊,这郭阳竟然还能开支票付账,似乎也不是那种穷酸乡巴佬啊。

    林夕没有阻拦,她一直还在好奇,决定看看郭阳还要怎么继续表演下去。

    “不好意思,今天是我请客,竟然让郭主任破费了。”

    郭阳笑:“没关系,林总客气了。说好了酒钱我们自己承担的,这不算啥。不过,林总,今天这顿饭可是花了我这个乡巴佬好几年的饭钱啊……”

    林夕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郭主任真是幽默……”

    郭阳耸耸肩,也笑:“早知道玩幽默这么昂贵,我也就不装了……”

    林美美噗嗤一声,强行将头扭过别处。

    安娜和盛涛面色铁青,险些要拂袖而去。

    女服务生笑着走回来,将郭阳的支票还给他,然后道:“您好,郭先生,我们大老板说了,今天的帐她请客,这是我们餐厅的贵宾卡,以后您尽管来消费,用餐一概免单!”

    女服务生将一张制作精美的黑色VIP卡递给郭阳。

    郭阳已经猜出这家餐厅是高兰名下所有,也就不吃惊,不以为意地道了一些谢谢,然后就揣进了口袋。

    林夕吃了一惊。

    这家西餐厅在深城数一数二,是上层人士聚会的主要场所之一。但这种黑色的贵宾卡,餐厅从不轻易发放,据说也就是发了十几个人而已,每一个都是深城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因为这种黑卡是可以免单的,区别于林夕持有的红色贵宾打折卡。

    而餐厅的大老板也是港九著名的投资商,在业内赫赫有名。老板亲自签发黑卡给郭阳,这只能说明郭阳的身份不同凡响。

    安娜和盛涛也不是没见识的人,见状脸色骤变,心里的震惊甚过林夕。

    郭阳却没有太在意。他和高兰是合作伙伴,生意上的往来动辄数千万上亿,这张免单黑卡算什么。

    郭阳笑了笑:“林总,我们走?”

    林夕定了定神,妩媚的脸上笑容更浓:“嗯,郭主任,我看时间还早,这么着吧,我请几位去楼上喝杯咖啡醒醒酒,我们再聊聊,难得这么投缘!”

    林夕是做生意的人,人脉就是资源,也就是利益。她意识到郭阳绝非等闲之辈,结交的念头更强了。一开始她对郭阳只是赞赏,到了现在就是拉近关系了。

    林夕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郭阳身上,尽管她邀请的是所有人,但实际上看重的只有郭阳一个。

    安娜和盛涛面色难看,匆匆婉言谢绝然后离开。两口子今晚感觉像是吃了屎一般不舒服,正事没有谈,反而被郭阳莫名其妙地恶心了一晚上。

    更让安娜憋屈的是,闺蜜林夕竟然没有挽留她。

    出了餐厅,等出租车的当口,盛涛皱眉问安娜:“娜娜,这姓郭的到底什么来头?有点不太对劲啊!不会是北方省来的有背景的世家子弟吧?”

    安娜长出了一口气:“我怎么知道……不过,你说得有可能!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很有背景!”

    盛涛扯了扯老婆的胳膊:“那以后别跟他拧着来了,打听一下他的来头背景,我们犯不上得罪人!”

    安娜扫了丈夫一眼,没再吭声。

    她心念电闪,一直在思索郭阳的来历,至于今晚上因为郭阳所遭受的所谓羞辱,竟然在她心里一扫而空,没有留下半点的痕迹。

    顶多就是有点不舒服罢了。

    她越想越觉得没错,看看东方静对郭阳的态度就明白了。如果郭阳真的是普通的北方晨报来的一个小记者,哪怕是中层干部,在东方静眼里也不算什么。

    但实际上东方静对郭阳并没有高看一眼的态度,这不过是安娜自以为是的意淫而已。

    车来了,盛涛拖着安娜上了车。安娜下意识地回头扫了一眼,见闺蜜林夕竟然笑吟吟地陪着郭阳和林美美出了餐厅,上了她那辆黑色的奔驰车。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