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西餐厅里拼红酒

    安娜终于控制不住恼羞成怒了。

    这是郭阳最看不起安娜的地方。

    讲斯文就是讲斯文,大家都是体面人,哪怕是虚伪的斯文,也应该从头至尾坚持到底;那么,反过来说,耍无赖就是耍无赖,既然耍无赖那也不必把无赖行径披上一层斯文的外衣。

    这就很搞笑了。

    这就是披着斯文和体面的流氓主义行径。

    如果安娜和盛涛只是与林美美针锋相对,互为“言语上的攻击”,郭阳也懒得掺和。但安娜恼羞成怒之后,披着斯文和体面的流氓主义心态陡然而生,竟然对林美美展开了吃果果的人身攻击:“林美美,你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高雅场所,红酒西餐讲体面讲文明,不是泼妇骂街的菜市场!”

    安娜竟然说出这种很缺乏素养的话来,这让林夕听得眉头一皱。

    被安娜当众谩骂为“没有见过世面的小泼妇”,林美美也呆了呆。尤其是安娜这番话的声音拔高了几度,周遭几桌衣冠楚楚的客人都惊讶地抬头来望向了这边,林美美自觉有些难堪,就楞在了当场。

    林美美嘴角哆嗦着,郭阳探手抓住她的胳膊,扯了扯,向她投过平静的一瞥。林美美咬了咬牙,低下头去。

    郭阳神色淡然,抬头望着有些气急败坏正在调整心绪的安娜,冷冷道:“安主任,你说得没错,这种体面的场合,需要讲文明,不能变成骂街的泼妇。不过,红酒西餐固然体面,但骨子里的体面却不是用喝几杯红酒就能装出来的尤其是喝着高档红酒,却说着廉价汽水的脏话,更加让人觉得可耻。”

    安娜大怒:“你说什么?”

    “我说啊,我们不能喝着高档红酒,却有廉价汽水的粗俗,安主任是堂堂南方省级大报新闻中心主任,难道还听不明白我的话吗?”郭阳撇了撇嘴,突然笑了起来,举起红酒杯晃了晃小啜了一口。

    “这酒真不错,真正地道的法国陈酿。”郭阳又扭头冲林夕笑。

    笑容平静而温和。

    “你……!”安娜霍然站起,情态激动。盛涛一看周遭食客都在看热闹,感觉有些丢人现眼,赶紧抓住安娜,又拉下坐定。

    盛涛向老婆使了一个眼色,突然轻笑一声,也举杯向郭阳邀饮道:“小郭主任的品味不错,竟然还尝得出好孬来。没错,这是地道法国纯进口的十年陈酿,价格不菲,估计你们平时也没有机会喝,多喝点吧!”

    郭阳撇了撇嘴:“哦哦,很贵吗?”

    盛涛笑:“一瓶顶你一个月工资吧?你们总不至于一月工资买一瓶酒喝,来,再干一杯!”

    林夕在一旁虽然面带微笑,但还是为盛涛这种貌似温和实际上充满了轻蔑羞辱居高临下的姿态略有不满,今天安娜和盛涛两口子的表现,渐渐有颠覆她心中固有印象的迹象。

    安娜和盛涛这两口子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尖刻和势利了?

    就算是这瓶红酒真的很贵,一瓶酒顶人家郭阳一个月工资,你也没有必要说出口来让别人难堪。这简直可以说是有失教养了。

    郭阳面不改色,哦了一声,似乎没有听得出盛涛口中的各种嘲弄和讥讽,却也是举杯一饮而尽。

    这一瓶红酒让郭阳和盛涛连番干杯,早就见了底。林夕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吩咐服务生再起一瓶。

    盛涛似笑非笑:“小郭主任,你们今天有福了,林夕大老板请客,我看你可以敞开来喝!”

    盛涛这话就有点故意挑衅的味道了。

    就在林夕和林美美以为郭阳肯定会按捺不住反弹起来的时候,郭阳却云淡风轻地点点头,微笑着回应:“我看可以,今天可以不醉不归了!这么好的酒,一瓶怎么能够?服务生,来几瓶,我们喝不完可以带走!”

    郭阳的话让林美美和林夕等人听得一呆:盛涛本来就是挑衅,你怎么能上他的当,说出这种没有品位的话来?

    还打包带走?盛涛和安娜嘴角噙着轻蔑的冷笑,坐直了身子。

    却又听郭阳扭头向林夕微笑道:“林总,我看盛主任也是性情中人,我们一见投缘,今天就多喝几杯,没问题吧?”

    郭阳眼眸清澈,林夕望着郭阳,微微笑了笑:“大家都是一见投缘,我也陪你们多喝几杯!”

    说着,林夕也举杯一饮而尽。

    林夕有一种预感,虽然安娜和盛涛还是居高临下,但节奏明显被郭阳掌控住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被几瓶价格不菲的红酒给打倒?林夕不信。

    “我看不如这样,今天的饭还是林总请客,至于红酒,不如让盛主任做东吧?没问题吧,盛主任?”

    安娜和盛涛皱了皱眉,盛涛冷视着郭阳,淡淡道:“我请你喝几瓶红酒倒也也没什么……”

    郭阳打了个哈哈:“谢谢盛主任如此盛情,郭某记在心里了!”

    说完,郭阳又举杯向盛涛:“盛主任,我们再干一杯!”

    ……

    郭阳越俎代庖,一连要了三瓶红酒。一开始盛涛还冷嘲热讽陪着干杯,到后来就实在是不胜酒力,撑不下去了。

    这已经不是一个价格问题,而变成了酒量问题。

    在西餐厅里拼红酒,而且还是价格昂贵的高档法国进口窖藏红酒,光是红酒的消费金额已经破万人民币,说实话,有些尴尬和另类,这一桌的动静自然引起了餐厅方面的关注。

    领班通报了经理,经理又把消息传到了恰好在餐厅楼上招待客人的后台大老板那里。很少公开露面的餐厅女老板有些好奇,就站在二楼通往一楼的楼梯拐角处打量着郭阳这边的一桌五位客人。

    女老板的目光望过去,正好是郭阳回头来招呼女服务生上酒的当口,两人目光相接,都微微有些愕然。

    竟然是高兰?!郭阳定了定神,旋即目光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

    高兰站在楼梯口处有些惊讶,郭阳来深城她并不知情,郭阳来她名下的高档西餐厅吃饭她更是想不到。不过,既然郭阳没有跟她打招呼,她也不至于要上前去打扰。

    她想了想,唤过服务生嘱咐了几句。

    清秀可爱的女服务生抱着一瓶红酒走过来,林美美的神色有点尴尬。她向郭阳投过暗示的一瞥,郭阳却没有理会。林美美心下发急,她刚才借故去卫生间的当口问了问,她们这一桌的消费已经破万,哪怕是人家林夕请客,人家也不在乎这点钱,这样总也不太好。

    林美美不知道郭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总不至于真为了让盛涛买单而故意这么做吧,这有点太低级,况且有林夕在场,怎么说也不会让盛涛花钱付账的。

    女服务生彬彬有礼地微笑道:“您好,先生,因为您点的红酒我们餐厅存量有限,我们根据您的口感又帮您选择了另外一款红酒,同样是法国窖藏红酒,请您品尝!”

    盛涛如释重负,借故摆摆手道:“既然没有了就不喝了,换酒也不好。好了好了,我看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就是让林夕破费了。”

    尽管盛涛还是想讥讽郭阳两句,但实在是酒量撑不住,再喝下去,他连居高临下的架子都端不住了。

    郭阳摆摆手:“还没有尽兴啊,盛主任,您也知道,我们小城市来的,平时也没机会喝这么好的酒,今儿个怎么着也得一醉方休才行!你是不是担心酒钱啊?不要紧,我可以请你!”

    林夕笑而不语,目光闪烁不定。她也拿不准郭阳到底意欲何为,利用付账这点“关节”让盛涛难堪,根本就站不住脚,她在岂能让盛涛付账呢?

    盛涛估计也心知肚明,所以才没把郭阳的酒话当回事儿。

    林夕觉得有点意思了。

    她决心看戏看到底,看看郭阳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林夕笑着招呼服务生:“酒留下吧。盛涛,今天机会难得,大家都是朋友,再喝点尽尽兴也好!”

    盛涛头皮发炸,他真的不是害怕付账的问题,因为林夕在他就没把郭阳的话放在心上,但酒量确实撑不住了。眼看对面的郭阳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他早已面色涨红,有了七八成的酒意,再喝下去,非出丑不可。

    况且,品质越好的红酒,后劲就越大。他现在已经到了出门要见风倒的程度。

    服务生倒酒,盛涛摇摇头:“不成,不能喝了,再喝要醉!”

    郭阳笑吟吟地插话道:“不至于吧,盛主任,这么点酒就醉了?一开始盛主任不是夸自己酒量南方晨报第一人吗?我们可是说好了啊,我代表北方晨报,你代表南方晨报,关乎两家报社的形象,可不能随便说不行啊?!”

    安娜冷笑:“在这种高档餐厅拼酒,亏你想得出来,你要想喝酒,去外边的大排档喝去!”

    郭阳无视了安娜的话,径自又笑道:“盛主任是不是心疼酒钱啊,没关系,我们可以AA制,实在不行,我请你也没问题!”

    郭阳这话一出口,林夕就恍然大悟,她总算明白,郭阳的确是想要用这种低级的灌酒手段将盛涛灌倒,而且一步步设套让盛涛自己往里跳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是非要把体面人盛涛宰一顿然后踩一脚了。

    盛涛一股气往上冲:“笑话,你既然非要喝,我就陪你!”

    扯到钱的问题上,作为体面人和上流社会人,盛涛就只能硬扛着不能怂包,否则前面的装一股脑都变成了笑话。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