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定南凝望着周定川,神色冷漠,他的声音如此冰冷:“定川,你可知道过去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所作所为一清二楚,却为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原因很简单。你我都姓周,算是没出五服的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血脉关系是无法否认的。所以我周定南创下了一番事业,我首先想起来的就是老家的姓周的亲戚。我希望能给大家一个机会,能让大家一起发家致富,过上好日子,不要让人家瞧不起我们姓周的,这是我的初衷。”

    “所以,蓝星集团这些年进了很多周家的人。不管我愿意还是不愿意,都进来不少人。这些人当中,包括你周定川在内,到底有多少是能对企业发展有好处的,多少人是浑水摸鱼,多少人是居心叵测,我一目了然。”

    “但我都保持着沉默。不是我周定南傻,而是我念旧情。但是,你们却把我的念旧情当成了一种软肋,得寸进尺了……”

    周定川脸色变了,他反驳道:“董事长,我们可没有你说的这样,我们是一家人,都在尽心尽力地帮你守着这份家业!”

    周定南勃然色变,怒吼道:“周定川,你给我闭嘴!你还有脸说帮我守着这份家业?这些年,你们这些蛀虫从蓝星捞了多少利益去,以为我是瞎子和聋子吗?”

    周定南从来没有对周家的族人如此疾言厉色,他突然变脸,看得周萍周勇两个后辈毛骨悚然,知道大事不妙。

    “我本来不愿意跟你一般见识。但是你太过分了。对蓝星,对我们周家,你竟然没有半点知恩图报的意思,你真是狼子野心啊!”

    “艾丙为什么出资并购钢铁公司?是为了帮我们蓝星集团走出困境,那么,艾丙是谁的公司?是我们家女婿的企业,股权有我们家小冰的一半!可你竟敢在背后使坏捣乱,不择手段!”

    “不要狡辩!周定川,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老老实实交代在钢铁项目上贪污侵占公款的问题,我一切可以既往不咎,让艾丙那边不再追究!若是你仍然执迷不悟,那就公事公办!”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来蓝星上班了。你的副总裁职务,从现在开始罢免。还有你带进蓝星集团的那些人,统统给我带走,一个都不留!”

    周定南神色冷漠:“不要跟我玩花招,周定川,你跟了我二十多年,应该知道我的手段!若是你敢继续在背后搞小动作,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这些年从蓝星捞的,我统统都让你吐出来!”

    “我能给你的东西,可以一样样收回!”周定南冷漠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荡着,等周定川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定南已经扬长而去。

    周定川站在那里,面容惨淡。

    他万万没想到,周定南竟然怒发冲冠彻底翻脸。其实周定南说的没错,周家能给他的东西,都可以一样样收回。

    周定川心神大乱,无比惶恐,失去了周定南的庇护,他狗屁都不是。他双腿发软,站不稳脚跟,一头栽倒在地。

    周萍和周勇却早早就慌不迭地逃离了他的办公室,周定南如此震怒,这两个年轻人怎敢再跟周定川发生半点瓜葛。

    但周定南此刻已经下定了决心。周家族人和老家的乡亲中,除了真正对企业有用的人,那些吃闲饭的、居心不良的、滥竽充数的统统清理出去。至于周定川这种混到高位挖周家墙根的蛀虫,更不会再纵容,坚决驱逐。

    安娜有个闺蜜名叫林夕,是深城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主营电子产品,比如手机啊移动终端音乐播放器之类。深城这种电子贸易公司多如牛毛,但真正做大做强的并不多,林夕的晨曦电子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占据了南方省和北方大部分省份电子产品市场的三成以上,实力很强,是深城排的上号的知名女企业家。

    林夕最近新开业了一家大型的电子商城,以电子产品为主,兼营家电。

    因为商城刚开业,需要宣传。林夕就找上了安娜,希望与南方晨报合作,为她的晨曦商城做一个系列的宣传推广。

    对于安娜来说,真所谓是雪中送炭了。

    她老公盛涛因为绿大米事件被停职待岗,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盛涛能拉来一笔重大业务,无疑是他东山再起的契机。

    所以安娜非常看重这次跟闺蜜林夕的合作。

    林夕设宴请客,安娜为了确保合作成功,还专门放低身段主动去邀请了东方静。南方晨报是市场化的媒体,广告业务非常重要,林夕又是深城知名企业家,东方静也熟悉,自然没有排斥。

    下午出门赴宴的时候,东方静和安娜两口子在南晨大厦门口迎面遇上了郭阳和林美美。东方静笑着打招呼:“小郭,晚上有时间没有,如果没事,就跟我和安主任一起去吃个饭,有个业务客户请客!”

    对于东方静来说,邀请郭阳和林美美,一则是顺口而为,二则是为了反客为主,不想让安娜占据主导地位。林夕虽然是安娜的闺蜜,但谈合作,那就是晨报的客户,晨报的客户请客,她这个副总编辑就是当仁不让的主导,她想要喊谁就喊谁,安娜越不喜欢谁,她就越反其道而行之。

    安娜皱了皱眉,大为不满。

    但此刻不是她跟东方静拧着干的时机,该忍的还得忍。

    郭阳扫了一眼安娜和盛涛,就婉言谢绝道:“东方总,我们就不去了吧?这种场合,我们去也不合适,改天我们几个请东方总和安主任吃个饭吧!”

    东方静淡淡笑道:“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报社的客户宴请,正常。正好我们这边人数有点单薄,你们俩过来一起吧安主任,你说是不是?”

    安娜勉强一笑:“是啊,小郭主任,一起吧,反正是报社的客户,也是我的朋友,没有外人!”

    “别那么客气!”安娜这话说出口来的时候,心里都不知道有多别扭了。

    郭阳犹豫了一下,只能勉强答应下来。毕竟东方静亲自开口邀请,如果他拒绝,对方肯定不高兴。

    林夕请客的地方在深城市中心高档的五星级酒店鹏城饭店,这是一家港商独资的酒店,餐饮住宿娱乐一条龙,餐饮以英式西餐为主。

    林夕一袭紫色曳地晚礼裙,挽着高高的发髻,略施脂粉,眉目如画,气度雍容。她与安娜年纪相仿,但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难以相提并论,想想也正常,一个是一家报社的中层干部,一个是掌控一家大公司身家亿万的女强人,气场都不一样。

    见安娜带着东方静几个人走来,林夕娇媚的脸蛋上笑容绽放,迎下了餐厅的台阶:“东方总!安娜!”

    林夕热情地跟东方静握手寒暄,东方静侧过身去,指了指郭阳和林美美,笑道:“林总,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北方晨报来我们报社挂职锻炼的郭阳,北方晨报的新闻中心副主任、首席记者,这位是林记者。”

    林夕微微一怔,她请的是东方静和安娜盛涛两口子,没想到东方静竟然带来了北方省来的两个外地记者,但她也没有太在意,只是微微打量了郭阳一眼,然后笑吟吟地主动伸出手去:“欢迎你郭主任、林记者!”

    林夕落落大方,气质优雅,给郭阳和林美美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郭阳也笑了笑,跟林夕握握手算是礼仪。

    这种场合,无非就是应酬。林夕是商人,在商言商,她看重的终归还是自己的商业利益,只要东方静答应促成这次合作,在林夕看来就达到了目的,至于郭阳和林美美两个人,本来就是可有可无,她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进了餐厅之后,郭阳得体的举止和不俗的谈吐,同样给林夕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东方静半途有事接了个电话,回来向林夕歉意道:“林总,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急事,先走了,我们改天再聚!业务合作的事,你跟安娜继续谈就是!”

    东方静显然是有急事,打了个招呼就抓起包匆匆而去,林夕起身相送。

    东方静这么走了,安娜和盛涛明显就放松了很多。安娜亲亲热热地扯着林夕喝酒聊天,三人谈得不亦乐乎,活生生把郭阳和林美美两人给晾在了一旁。

    郭阳几次三番起身告辞,都被林夕温柔优雅地拦住。安娜就有点不耐烦了:“林夕,小郭主任既然有事就让他先走呗!”

    林夕却温柔地笑:“大家认识了都是朋友,工作再忙,还能连吃顿饭聊聊天的时间都没有了?我还有些事想要咨询下郭主任和林记者呢。”

    郭阳扫了安娜和盛涛一眼,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他心里清楚,安娜之所以看他碍眼,主要是因为她和盛涛要跟林夕谈谈个人利益上的事情,他在场很不方便。

    一个涉及金额几十万的合同,肯定有盛涛和安娜个人的回扣在内,这其实已经算是纸媒广告行业的某种潜规则了。尤其是在南方市场化深入的媒体行业。

    他不想扯这些是非,东方静走了他也想走,原因就在于此。

    但在场面上,无论是他还是安娜,都还不至于要在林夕面前失礼和失态:“林总真是太客气了,其实我又不懂企业管理,林总这么大的企业老板向我咨询什么事呢?”

    “郭主任,我们公司的市场其实也不完全是在南方和深城,尤其是最近两年,我们已经开始在北方在你们北方省各大城市铺设经营网点了,我上个月刚从你们北方省回来,在你们省城开了一家分公司。郭主任是干媒体的,我们晨曦电子的发展,离不开媒体朋友的大力支持啊!”林夕笑吟吟地举杯向郭阳邀饮:“我敬郭主任一杯,将来如果有需要郭主任帮忙的,还请多多支持啊!”

    林夕开始将话题转到北方市场上,与郭阳和林美美谈得不亦乐乎。

    安娜和盛涛迅速交换了一个恼火的眼神,盛涛突然开口道:“据我所知,小郭主任你们家的报纸发行量只有几万份吧?市场只是在本市之内,离开了C市,就没什么影响力了。恕我直言,林夕啊,你要做广告和品牌推广,还是找找大型媒体,北方晨报这种地方小媒体作用其实不是很大。”

    林美美柳眉一簇,忍不住反驳道:“盛主任,你也不要瞧不起我们小媒体,没错,我们发行量是小,而且也是地方媒体,但我们正在摸索市场化的改革,下一步,我们的市场会向全省拓展,将来的发展和市场容量,不会亚于你们南方晨报的。”

    盛涛不屑一顾地瞥了林美美一眼:“是吗?你们有对外扩张的发行权限吗?根据我对你们北方媒体的了解,你们只有省一级的传媒才具有全省发行的权限,地方小媒体注定就是地方小媒体哟!”

    林美美本来就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主儿,对于盛涛的嘲讽她按捺不住冷笑回击道:“盛主任,话可不能这么说,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你也不要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安娜讥笑起来:“小林记者,事实就是事实,这是回避不了的现实!”

    安娜和盛涛两口子一唱一和与林美美打起了嘴仗。郭阳坐在一旁面色沉默,林夕却是面带玩味的微笑也不动声色地旁观着,她这才意识到安娜两口子和郭阳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要论斗嘴,林美美可不会输给任何人。

    哪怕是安娜和盛涛两口子一起上阵,哪怕是强词夺理,林美美都丝毫不怯场,也不会输给谁。这大概就是林美美最大的性格特征了,骨子里带点小市民泼妇般的无赖性情,讲歪理本就是她的强项,安娜和盛涛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眼看安娜和盛涛在不动声色的交锋中渐渐败下阵来,郭阳忍不住心头暗笑。

    林夕也忍不住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出声来,毕竟安娜是她的闺蜜,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