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决定给郭阳打电话,说清现状,然后说明她即将要做的事情。

    毕竟郭阳是周家的女婿,事关周家的亲属,沈晓曼自然要征求下郭阳的意见。

    沈晓曼还没有打,郭阳的电话就进来了。

    沈晓曼没有离开会议室,当着赵晓强所有人的面接起了电话:“是我,郭阳。”

    沈晓曼对郭阳直呼其名,赵晓强等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传言不虚,沈晓曼和幕后大老板关系匪浅。

    “晓曼,我有个事跟你讨论下。”

    郭阳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晓曼就叹了口气,轻轻道:“还是我先说吧,有些问题必须要马上解决了……”

    沈晓曼就当着众人的面开始给郭阳简单讲了讲艾丙钢铁面临的管理困境和周定川等人在背后的利益阴谋。

    郭阳那边沉默了一阵,才道:“晓曼,当初我们约定得很清楚,这种管理上的问题,你不该找我说。这是你总裁的权限之内的事情。我之前讲过,我们做事,以企业的整体利益为第一出发点,不能因私废公。”

    “按照你的思路和想法去做,不要说一个周家的远房亲戚,就是涉及小冰的父亲,我们也不能无原则无底线让步。”

    “这种人得寸进尺,不能太宽容了。”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就明白了,我以前总想着顾及下周家和周董的面子,但现在看来,我们越是讲人情,他们就越加蠢蠢欲动。”

    沈晓曼说话间冰冷的目光也从会议室里坐着的一些人身上掠过,即便是现在这些留下的管理人员,也未必就跟艾丙一条心,她是心知肚明。

    这一次,所有人都盯着她,如果不能处理妥当周定川这件事,日后企业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谓艾丙钢铁,就是顶着艾丙两个字而已。

    郭阳又跟沈晓曼谈了谈并购深城光明超市的事。沈晓曼这才起身离开了会议室,在会议室外跟郭阳往深处谈了谈。

    实际上,沈晓曼并不是太赞同艾丙集团现如今到处铺摊子,因为不光是资金的问题,还有管理的问题,人才的问题,等等。旗下企业越来越多,但管理人才却越来越缺,在南方省设立分公司的战略思路没有问题,可问题的关键是谁来负责南方省的业务呢?

    对此,郭阳只说了两个字:“挖人!”

    沈晓曼忍不住笑了起来:“郭阳,我们的想法越来越不谋而合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正准备去京城一趟,通过猎头公司帮集团从各大企业挖一批现成的人才进来。”

    郭阳也笑:“我们两个要是思路分歧,以后还怎么共事?晓曼,你尽快来深城一趟吧,我们面谈!”

    沈晓曼嗯了一声:“我马上去,但我得先把艾丙钢铁的事解决好。”

    沈晓曼回到会议室,缓缓坐下。

    她的神色冷漠,环视众人淡淡道:“诸位,拜托你们给不经公司允许就离职的几个中层干部,尤其是财务经理和技术部经理说一声,转达我的态度,我只给一天的时间,如果他们能在今天下午下班前回公司来,把账目和资料补充完善,我们就好聚好散。”

    “如果逾期不来,那么,我就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沈晓曼缓缓起身来凝望着赵晓强,一字一顿道:“赵总,记住,明天一早,以公司的名义报警,请警方和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封存公司所有的资料账目,周定川等人侵占公司资产,挪用项目资金,有重大违规违法行为!”

    沈晓曼一言既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不要说周定川等人不是真干净,就算是干净,公司名义报警,请执法机关介入调查,没有毛病也能查出毛病来。

    ……

    对于沈晓曼的最后通牒,周定川等人无动于衷。周定川觉得沈晓曼不过是狐假虎威吓唬人,他根本就不怕郭阳会真正翻脸,他可是周家的人,他要是出了问题,周定南脸上能好看?

    但让周定川没有想到的是,沈晓曼第二天一早不但以公司的名义报警,还举报周定川等人渎职和侵占公司资产。

    艾丙钢铁毕竟是市里重大的工业项目,全市上下都在关注,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辐射反应。对于艾丙公司的举报,市里有关部门没有怠慢,在报经市里分管领导同意后,市局经侦支队和市工商税务审计等执法部门的调查组声势浩大地开进艾丙钢铁。

    所有人都知道沈晓曼竟然是动真格的了。

    因为艾丙钢铁公司内部大多数管理人员都来自蓝星集团,与周家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之前都觉得沈晓曼不过是虚张声势,见下了狠手段,这才慌了神。

    周定川在蓝星集团的办公室。

    他的心腹,原蓝星钢铁财务经理周萍是他的侄女,也与周定南沾亲带故。技术经理周勇也是他的晚辈,是周定南老家一个村的乡亲。

    周萍和周勇凑在周定川的办公室,神色慌张惶恐:“叔,咋办啊,没想到沈晓曼那娘们来真格的了,这要是真查下去,我们……”

    周勇急急道:“叔,让董事长出面说说吧,姓沈的这个女人真是欺人太甚了,她还真能六亲不认?”

    周定川脸色铁青:“你们慌什么慌?有什么好慌的?我们清清白白,没有做亏心事,怕什么鬼叫门?”

    周萍撅了噘嘴心说叔啊叔,你这是嘴巴硬啊,你让我做的那些假账,你这两年从这个项目上捞的钱,还少了嘛?

    这个时候嘴硬,不是害人害己啊。

    周定川眉头紧蹙,实际上他也不是不想不去找周定南,但周定南的态度实在是让他……

    就在这时,周定川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踹开,周定南脸色阴沉走了进来。

    周萍周勇吓了一跳,赶紧诚惶诚恐地起身来低下头不敢吭声。

    周定川定了定神,起身来笑:“董事长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周定南脸色阴沉似水,盯着周定川良久不语。

    周定南也是刚刚得到消息。

    一开始周定南还有点生气,认为沈晓曼做得太过分,一点面子都不给周家留。但妻子薛春兰一句话点醒了他:“老周,你想想看,如果不是周定川做得太过分,郭阳那边能做到这一步?”

    “沈晓曼只是郭阳聘请的总经理,这种事没有郭阳点头,艾丙不会撕破脸皮的。”

    “你用的你们周家这些人,我平时真是懒得说,因为一说你就敏感就反弹,好像是我多么看不起你们老周家的人一样。但是你平心静气地想想,周定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太贪婪了,他就是一条蛀虫啊,再这样下去,迟早要把我们周家挖空!”

    “企业交接,所有的中层管理团队集体辞职,账目混乱,资料缺失,留给艾丙一个烂摊子,这不是周定川在背后捣的鬼?”

    如果是平时,薛春兰说这番话,周定南肯定会反弹。但这个节骨眼上,他其实心里有数,不到万不得已,艾丙是不会这么做的。

    周定川这个人心性贪婪,他也不是不了解。只是他觉得水至清则无鱼,再说他不用自己的亲戚还能用谁?无论如何,周定川也是他的堂弟,对周定川的贪婪他过去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薛春兰幽幽一叹:“老周,昨天晚上小郭给我打了电话,说了说这事。艾丙方面没有办法,如果不动真格的,就掌控不住局面,你希望钢铁公司那边乱起来?”

    “你可知道周定川从钢铁项目上贪了多少吗?根据艾丙初步掌握的情况看,他贪婪到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基建施工、技术设备、甚至是招工引进,他都能设置门槛,收受回扣,挪用公款,不择手段捞取自己的好处,小郭说了,没有一百万也差不多了!”

    妻子的话让周定南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他心里,周定川贪归贪,不过是小打小闹,他也不在乎周定川手伸得长一点,但仅仅在钢铁项目上数额就这么巨大,让他无法接受。

    “春兰,这话不能乱说,有证据吗?”

    “你要证据很简单啊,让警方和工商税务审计去查查就成了,我估计问题会更严重。”薛春兰柳眉一挑:“老周,我建议这事你就别管了,自作孽不可活,正好趁机警告一下蓝星那些打着你旗号又所谓姓周的乱七八糟的亲戚,别把蓝星当成自家的银行提款机了!”

    ……

    “董事长,姓沈的这女人太狠毒了,她这是典型的卸磨杀驴啊,不知道郭董事长那边知情不,我看你出面找找小郭吧?她这不是坑我,是坑害我们蓝星集团啊!”周定川沉声道。

    周萍和周勇目光热切地望着周定南,只要周定南出面,肯定能摆平这事。

    那边的大老板就是周定南的女婿,这还不是老丈人一句话的事儿?

    但周定南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周定川、周萍周勇三个人目瞪口呆,如堕冰窖。

    完了,彻底完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