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带着林美美几个人离开新闻业务大厅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发现安娜站在原地投过来的愤怒与无奈交织的眼神。他心里明白,经此一事,这个心胸狭隘的女人,肯定是记恨上他了。

    东方静利用他们打压安娜,郭阳也乐得接受东方静利用,因为这是双赢的结果。

    至于跟安娜彻底闹翻,郭阳并不是太在意。他们在南方晨报无非是临时学习挂职锻炼,三个月的时间而已,到时候就拍屁股走人,以后天南地北谁认识谁啊,何必介怀。

    出了晨报大厦,林美美凑过来笑道:“郭阳,我们才能够哪里下手?说起来也真是够尴尬的,昨天还对绿大米大肆吹捧,今天又要指责绿大米是一场骗局,这样翻来覆去,报社还有什么公信力啊?”

    黄萍也在一旁笑:“小林,你管那么多干嘛。人家吹捧是因为收了钱的,现在所谓的处理和改弦更张,实际上就是一种姿态要不然,你问问他们,以前收的广告费会不会退回去?”

    欧洋嘿嘿干笑两声:“要依我说,有关部门应该勒令给绿大米进行虚假报道的媒体退还广告费才是,这是非法所得啊,理应上缴国库!”

    郭阳眼看张洁从大厦内部走出来,皱了皱眉,嘘了一声:“好了,都别说怪话了。不管以前怎么样,反正现在是我们的选题我跟大家说啊,一定都要认真来做,我们在这里虽然是临时实习,但也不能浪费时间,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别让人家看不起我们!”

    林美美耸耸肩:“从哪里下手?你有思路没有?”

    郭阳沉吟了下去。

    他心里很清楚,其实现在深城读者希望看到的不是南方晨报矫情的公开道歉,以及为此处理了什么人,而是想要看到对于绿大米事件的后续追踪报道。

    但鉴于明天对此的新闻报道肯定是铺天盖地,加上南方晨报之前的“前科”,要想重新引起读者的关注,必须要找一个绝佳的切入点。

    新闻还是新闻,但由头和切入点很重要。

    郭阳慢慢抬头来望着已经走到他跟前的神色复杂的张洁:“张洁,麻烦你带我们去市里和郊区的几家大型农贸市场转一转吧。”

    张洁讶然:“郭阳,东方总给的任务是追踪绿大米造假后续,你跑农贸市场干什么?”

    郭阳笑了:“我自有考虑,麻烦你带路吧,或者,你给我们说说基本情况,我们自己打车过去也成。”

    张洁皱了皱眉,“算了,我带你们去!”

    其实作为张洁来说,她打心里是不愿意跟郭阳一个人混在一起的,因为这会引起安娜的猜忌。但现在报社的情况错综复杂,东方静亲自坐镇新闻部,主抓新闻采编,如果她这个时候抗拒东方静的工作安排,肯定要撞在东方静的尚方宝剑上变成牺牲品。

    张洁带郭阳一行去了几家挺有名的农贸市场,见郭阳直奔农副产品米粮专区,张洁心头疑惑却没有当面问出口来。

    但时间一长,张洁大概就弄清楚了郭阳的采访思路。他想要曝光的不仅是绿大米,还有市场上存在的一些其他类型的掺假大米,比如剖光打蜡的美容大米,掺加白砂石的伪装大米,添加化工原料的整形大米,等等。

    另外,郭阳还带着几个人跑了一趟深城的技术监督部门和农科所,采访了有关专门和权威人士,请教鉴别各种虚假大米的方法。

    张洁心里有点佩服。

    对于郭阳的新闻敏感,她是暗暗赞赏。

    当下,对于绿大米的各类批评稿明天各大媒体肯定是白遍地都是,南方晨报如果也这样做,虽然没有错,但终归会淹没进同质化的新闻稿海洋中,激不起半点浪花来。

    可郭阳却另辟蹊径,以揭露绿大米骗局为由头,延伸到曝光市场上存在的各类对公共食品安全存在危害的“有毒大米”,顺带连鉴定方法都在报道中详细说明,同时对有关部门的不作为一笔带过,即达到了新闻监督的效果,又不至于引起权力部门的反弹,分寸掌握和尺度掌握得恰到好处。

    不出张洁所料,经东方静亲自签发署名为“本报挂职首席记者郭阳”的从绿大米骗局到公共食品安全的利益链条以及署名为林美美、欧洋、黄萍等四人的有毒大米的泛滥成灾,谁之过?,在第二天的南方晨报刊发之后,社会反响之强烈,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最直接的一个表现就是,当天的南方晨报销量比正常销量增加了一成多,而还不到上午十点,所有销售点的报纸全部售罄。

    这让本来准备看热闹的安娜等人目瞪口呆。

    本来北方晨报来了几个实习的记者,没有在南方晨报内部激起什么波澜来,但经此一个新闻稿,几乎所有的南晨人都记住了郭阳和北方晨报的名字。

    其实文字本身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在浩如烟海的同类项报道中脱颖而出,这种节点和切入点的把握,体现出一个新闻记者超强的职业素养和敏感性。

    南方晨报社长兼党委书记老龚捏着今天的报纸,急匆匆走进东方静的办公室,东方静见一把手进门,自然赶紧站起来问候:“龚社长!”

    老龚扬了扬手里的报纸:“东方啊,这位北方晨报来的郭阳不同凡响,视野很敏锐,思路开阔,你问问他,愿不愿意留下,如果愿意,给他一个新闻部的副主任岗位,我们报社也可以聘任他为首席记者!”

    老龚竟然要挖人,这有点出乎了东方静的意料之外了。

    “龚社长,这……”

    “东方啊,我们是市场化的媒体,今后要想生存,特别需要这种思路开阔型的记者,这是一个人才,留在北方那种小报社,就是埋没人才。你做做工作,如果他愿意留下,我们可以作为人才引进来。”老龚笑了笑,“真是不错,一篇轻描淡写的新闻稿,转移了多少读者的愤怒和视线啊,真是四两拨千斤,不简单!”

    南方晨报有一个人才引进计划。

    以各种优惠的条件,从各行各业和全国各大媒体引进人才加盟。老龚肯为郭阳开这个口子,只能说明对郭阳的欣赏和认可。

    老龚和东方静谈论引进郭阳的时候,郭阳正在距离南方晨报社不远处的一家大型卖场前张望。作为北方晨报实习团队的带头人,郭阳打响了头一炮,接下来的新闻报道任务就交给了林美美四个人。

    其实后续追踪也没什么技术含量了。

    眼前这家大型卖场名为光明商场。郭阳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是原先隶属于深城商业局的一家大集体企业,因为这两年深城引进和新开的合资和跨国资本卖场高达十几家,光明商场因为不适应竞争和运营模式问题,早已举步维艰,经营不下去了。

    昨天郭阳和张洁他们采访回来,眼见光明商场正在关门停业。今天早上郭阳来问了问,因为资不抵债连续亏损和拖欠货款,光明商场正在深城商业局的主导下准备破产清算关门大吉。

    郭阳瞬间就产生了并购的念头。

    把艾丙购物开到南方最前沿的大城市来,以深城为依托辐射南方沿海城市,这是他从一开始就确定的战略思路和整体规划。

    艾丙集团要想在南方立足,第一步涉足百货零售业是一个极佳的起点。

    但现在艾丙集团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问题。

    因为赵三的缘故,郭阳临时将艾丙集团的资金抽调到了艾丙钢铁的并购上,这个时候,估计集团本身已经没有太大的流动资金量了。

    但资金问题同时又不是问题。

    艾丙购物作为艾丙集团的子公司,已经通过借壳上市拥有一家上市公司,这样的项目并购就是二级市场的利好消息,股价还会大涨。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利用银行和股市的钱来完成并购……郭阳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郭阳给沈晓曼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沈晓曼正在给艾丙钢铁的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开会。

    郭阳并不知道,艾丙集团掌控艾丙钢铁公司的进展并不是太顺利。不甘心交出权力和利益让渡的周定川,在一计不成又生恶念,因为财务经理跟随他一并辞职,所以公司的财务账目就是一团混乱,而且明显其中有人捣乱,出现账目缺失。

    更重要的是,技术部经理也在这一次逼宫辞职的名单上,而随之而来的就是部分关键技术图纸的丢失。

    这直接触怒了沈晓曼。

    太过分了。

    赵晓强和所有在座的中层经理人面面相觑,望着脸色铁青的沈晓曼,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来了。

    沈晓曼缓缓站起身来,嘴角微微有些哆嗦。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生气。

    她本来看在周定南的面子上,为了维护郭阳与周家的亲戚关系,对于周定川的出格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看来,周定川不但肆无忌惮,还有故意捣乱的嫌疑。

    当然,沈晓曼心里也很清楚,周定川之所以这么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销毁证据,避免他主持钢铁项目建设期间的各种猫腻暴露出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