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南方晨报体制与北方晨报截然不同的缘故了。

    高层固然还是同样的高层,在国内现行政体下,都是组织部门管理的官员。但在运行管理模式上,南方晨报赋予了中层部门尤其是业务部门更宽泛更大的权限职责,整个南方晨报的运行中枢在中层而不是高层,所以从绝对权力来说,东方静远不如安娜。

    而且,新闻部是南方晨报最大也是最核心最重要的业务部门,作为如此部门的主管,安娜在报社的地位和影响力一点都不亚于东方静。

    林美美一屁股坐在郭阳公寓室内的沙发上,撅嘴皱眉道:“郭阳,你到底怎么得罪了那娘们了?今天早上我们四个赶过去,她理都不理,说暂时没有岗位给我们实习锻炼,竟然让我们先在深城到处玩一玩再说!直接就把我们给轰回来了!”

    黄萍站在那里轻轻道:“郭主任,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人家不安排我们实习岗位,我们也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你是不是找找东方静说一下?”

    欧洋则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说大家着什么急啊,不就是让我们休息一天嘛,那我们就休息呗。我看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实习的,我承认,他们的运行体制是比我们先进,但弊端也很明显,要我说,他们的新闻审核制度太随意了,很多新闻不经把关就放出来,这要是在我们北方省,很容易酿成政治事故!”

    郭阳知道欧洋说得也是大实话。

    同样的体制和模式,在深城这座改革前沿大都市合适,适合南方晨报的运行,但搬回去套入北方晨报的管理,就会产生南橘北枳效应,水土不服。因为两者所处的大环境截然不同。

    郭阳沉吟了一下,“我看大家就先休息两天,过两天再去找她,无论如何她也要安排我们实习岗位至于我跟她的冲突,其实也没有个人恩怨,大家不要担心!”

    “好吧,那我们就出去逛逛大城市!”林美美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人,怎么能窝在出租屋呆一整天,她很快就撺掇黄萍几个人外出,四个人就相约出去深城一日游,郭阳没有阻拦。

    北方晨报实习团队被安娜“使绊子”冷在一边的事儿,自然瞒不住东方静。但东方静一方面没有太在意,另一方面也很难真正去干预安娜的业务日常管理,因为她即便过问,安娜也会有各种各样义正辞严的理由予以搪塞啊。

    北方省,C市。

    艾丙钢铁公司。

    周定南以为自己经过严肃表态,周定川撤回来,艾丙集团更换了总经理,假以时日,定然能掌控住这家企业的局面。沈晓曼也基本上这么想的。

    管理层,她只能换总经理一人,其他管理团队还是维持现状。

    但无论是周定南还是沈晓曼都忽视了既得利益让渡的艰难,也没有想到周定川及其心腹在钢铁项目上的渗透之深和利益之大。

    周定川表面上痛痛快快地辞去钢铁公司总经理职务,撤回蓝星集团总部,但背地里却煽动他的一干心腹集体辞职,对艾丙集团和沈晓曼形成了最后的逼宫架势。

    午后,沈晓曼带着她亲手选聘的艾丙钢铁总经理赵晓强来公司上任。赵晓强是大型国企北方钢铁的中层干部,经过了国企二十年的锤炼,无论是管理还是技术都相当过硬,如果不是沈晓曼开出了天价高薪,赵晓强未必有辞职的勇气。

    毕竟,这个年月,从旱涝保收有身份有地位的大国企跳槽到民营企业,意味着巨大的风险。

    当然,薪酬只是一方面。赵晓强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他看重的不仅仅是艾丙给予的高薪,还有艾丙未来所能给予的平台。在北方钢铁,他基本上就到了天花板,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而作为中层干部,他在北方钢铁的自主权非常有限。

    但在艾丙集团就不一样了,他可以掌控艾丙钢铁的运营管理,有一个广阔的平台发挥才智。而且,他对艾丙集团做了大量细致的调查了解,认定艾丙集团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

    沈晓曼亲自送赵晓强到任,足见艾丙集团对他的重视。

    但原本说定的上任大会却形同虚设,会议室里只坐着两三个形单影只的中层干部面面相觑。沈晓曼心里一紧,脸色阴沉下去:“怎么回事?管理层呢?两个副总呢?”

    坐在会议室里的三个人分别是综合办的副主任孙小林、供销部副经理巩亚楠、技术中心副主任段杰。

    孙小林脸色尴尬复杂,他起身走过去,将手头上一份密密麻麻摁满了手印的辞职信递给了沈晓曼:“沈总,胡总、孟总和公司所有9个部室的负责人全部提出辞职,这是他们的辞职信。”

    沈晓兰脸色骤变,嘴角一抽。

    赵晓强在一旁也是眉头紧蹙,一言不发。

    若是整个管理团队都集体辞职,他一个光杆司令,是什么都干不了的。

    沈晓曼马上就意识到是周定川在背后作祟。她也明白,这将是艾丙集团接管艾丙钢铁的第一道坎,如果逾越不了,这家企业就要一蹶不振。

    她是何等心胸城府之人,也马上就因此举一反三,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看起来,周定川的蓝星团队在钢铁项目上附着的利益蛋糕,不想轻易放弃啊。

    沈晓曼定了定神,尽量舒缓着自己愤怒的心绪:“孙主任,他们的人在哪?已经离岗了?”

    孙小林苦笑:“离岗倒也还没有,他们都在周总办公室那边,帮周总收拾东西呢。”

    沈晓曼眸光中一丝冷漠一闪而逝,她知道现在这节骨眼上不仅钢铁公司的全体员工都在盯着自己,就是赵晓强也在盯着,这事如果处理不好,艾丙接管钢铁公司就是一句空话。

    沈晓曼的第一念头是给周定南打电话质问,但旋即一想,这不可能是周定南在背后操控,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找上周定南,让周家和郭阳的关系因此产生裂痕。

    沈晓曼平静一笑:“孙主任,带我和赵总过去看看大家,问问大家到底是什么想法。”

    ……

    周定川的办公室在钢铁公司行政楼的左侧,是一间很大装修很豪华的办公司,以至于赵晓强跟在沈晓曼背后走进来时多少有点看得目瞪口呆的样子。

    这直接颠覆了赵晓强对于民营企业的印象。

    民营企业也会花钱这么没有节制,在个人办公条件上这么奢侈无度?

    两个副总和9个联名辞职的中层负责人都在周定川的办公室内,周定川和这些人谈笑生风,见沈晓曼突然闯进来,脸上的笑容就瞬间敛去。

    周定川定了定神,面带谦和的微笑起身来道:“沈总怎么过来了?是不是催我走哟?您看,我这不正在收拾东西给新总经理腾办公室的嘛,也顺便跟大家告别辞行。”

    “沈总可能不太了解我们对于这家企业的感情,这个项目从无到有,是我和在座的这些人没日没夜干出来的,这么突然要离开,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呵呵!”

    周定川故作感慨。

    沈晓曼心里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周总对企业的感情,可以理解。只是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周总这一次要带着所有的管理团队一起离职呢?”

    周定川故作愕然:“沈总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

    沈晓曼面色冷了下去,她挥了挥手里的辞职信:“两位副总、9个中层,统统给我写了辞职信,周总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周定川皱了皱眉环视众人道:“大家怎么回事?我走,是因为集团行为,我是蓝星集团的高层,现在企业归艾丙集团所有,我这个蓝星集团派过来的总经理离任属于正常的人事调动,你们跟着瞎搀和什么?”

    周定南一脸的无辜状,看得沈晓曼暗暗冷笑。

    副总胡栋站出来大声道:“周总,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都是蓝星集团的人,既然新公司连周总都容不下,我们还留下干什么?我们要一起跟着周总回蓝星,反正这里也没有我们容身的地方了。”

    其他一些中层也情绪激烈地纷纷附和。

    周定川嘴角噙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料定艾丙集团很难一下子找到一整个管理团队,一旦整个团队集体辞职,这家钢铁公司就垮了。况且,这家公司在技术上的很多机密和图纸,都掌握在他们手里,留给沈晓曼的就只能是一个空壳。

    当然,周定川最终的目的只是要挟,不是跟沈晓曼闹翻,同时也是给蓝星的周定南施加压力。他和他的这些人早就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怎么能心甘情愿地放弃这么大的利益。

    所以,周定川假意对众人进行劝说,而众人的反弹就更强烈,办公室里吵吵嚷嚷乱成了一锅粥。

    周定川之所以如此铤而走险,说白了还是因为艾丙和蓝星的亲密关系,他自认为是周家的亲属,也算是郭阳的长辈,无论如何,郭阳还能六亲不认?

    若是大家撕破了脸皮,就两败俱伤吧。

    周定川有恃无恐。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