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城。南方晨报。

    下午两点多钟,张洁就带着郭阳返回了报社,回到新闻部的业务大厅,郭阳发现大多数的记者都已经返回,只是这家南方大报的工作流程与北方晨报迥异,所有的记者在返回报社之前就已经将自己采写的稿子上传回来。

    换言之,张洁的人还没有回来,她写的关于绿大米的稿子就已经到了主任安娜的案头上。

    而安娜一天的工作任务就是审稿和调度。当然,这么多的稿子要是让她一个人审核,累死她也完不成任务,她手下还有两个副主任和一个审核小组,相当于新闻部内设的一个小部门。

    对于绿大米的事情,很显然南方晨报内部已经得到了商家很到位的商业渗透,除了正式的广告投入之外,还有像张洁这种软文刊发的支出,估计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郭阳知道自己反对也没用,除了得罪人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郭阳只能保持沉默。

    他们一行来南方晨报是学习取经的,不是来跟人家拧着干的。这种商业资本与新闻的利益交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尤其是在经济发达城市就更明显,郭阳心知肚明。

    但张洁关于绿大米的稿子竟然被安娜排到了二版头条的位置,而且,整个二版上还不止张洁这一篇稿子,还有其他两名记者采写的不同形式的形象软文,有对绿大米营销公司老板某某人的专访,还有一篇所谓对市场的深入调查。总而言之一句话,二版居然变成了绿大米的专版。另外两条不起眼的社会新闻隐藏在角落里,估计不会有人关注。

    张洁拿到小样,顺手就扔给了郭阳:“郭主任,帮我校对一下,我出去办点事。”

    郭阳审视着整个版面,眉头紧皱。张洁三人对于绿大米不遗余力的吹捧和虚假宣传,在他看来已经触及了新闻底线。

    软文当然要有,这是纸媒创收的重要渠道。但是,这种涉及食品安全的宣传文章,起码要遵从基本的红线吧?这样误导消费者,枉顾公共安全,真的是太离谱了。

    他正在犹豫不决,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南方晨报副总编辑东方静从走廊那头缓缓走过来,她一眼看到了正在伏案看小样的郭阳,就笑了笑走过来道:“小郭同志,怎么样,你们还适应吗?我刚才跟你们赵社长通了一个电话,他跟我讲啊,说你的业务能力很强,希望能在我们这里得到更好更全面的锻炼!”

    郭阳心念一闪,他终归还是绕不过自己心理这一关,决定不管有用还是没有用,还是要给南方晨报方面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来。

    郭阳起身来笑道:“东方总,我刚跟张记者采访回来,帮她校对下版面小样!”

    南方晨报采取的是谁写的稿子谁负责到底的管理模式,从初稿一直到最后的校对审稿定稿,都有记者本人完成,明确细化责任,极大提高工作效率。与之相比,北方晨报还采取专职校对集中统一审稿的方式显得很落后了。

    东方静笑:“挺好,你们开始先跟着到处跑跑,适应一下我们的工作节奏,我过几天再根据情况帮你调整一下实习岗位!”

    东方静这意思是说先让郭阳等人从基层记者跑新闻做起,慢慢再给他调整到相应的新闻管理岗位上,这也是赵国庆跟东方静商定的要把郭阳进行多岗位锻炼的培养计划。

    郭阳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指了指桌上的明天将要见报的南方晨报二版小样:“东方总,有个事不知道我该不该说。”

    东方静眉头一挑:“有事就讲,没关系。”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东方总,关于绿大米的事,我有些不同意见。”

    东方静讶然:“怎么了?最近深城市面上非常流行这种高科技竹香米,我家里也在吃呢……”

    郭阳苦笑一声:“东方总,这种所谓绿色纯天然的竹香米实际上是用化工原料染出来的,原材料就是普通的东北大米,长期服用对人体有害,我建议我们报纸在宣传力度上是不是适当控制一下?”

    东方静皱了皱眉:“小郭同志,这话可不能乱讲啊。根据我的了解,这家企业可是有部委颁发的市场准入和科学院的专利项目证明,经过了有关部门的检验论证,这是填补我国食品门类的重要研究课题。”

    郭阳沉声道:“东方总,其实在我们北方省已经曝光了这种绿大米的骗局……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有食品检验检疫部门的市场准入证明,更不可能有所谓科学院的项目论证,迟早要被消费者识破,到时候一旦食品监管部门对它进行曝光,我们报纸会变得很被动。”

    东方静哪里能信郭阳的话,就算是信,她也不能轻易做出决定。因为商家在南方晨报投入了太大的广告费用,这关乎着南方晨报的经济利益,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呢?

    东方静很快就失去了跟郭阳继续讨论绿大米的兴趣,她笑了笑,拍了拍郭阳的肩膀:“小郭啊,食品监管不是我们一家媒体能做的,既然它们大量上市,说明是经过了市场准入的,就算是日后曝光有问题,也是有关部门失职,跟我们没关系!”

    “再说了,这种绿大米的口感确实不错,我每天都在吃,可是有亲身体会。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是化工原料浸染出来的,那么,大家每天淘洗怎么会发现不了?消费者也不是傻瓜,不好的东西怎么会花高价去买呢?”

    郭阳心里暗叹,国内的消费者要是真的都很具有消费理性,就不至于市场上各种忽悠和骗局按下葫芦浮起瓢了。

    但这种事,他只要说到了,就算是尽到了心。至于南方晨报听不听,那是对方的事情。

    郭阳叹息着坐了下去,却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脸色阴沉的安娜和张洁就站在他的面前。

    很显然,郭阳和东方静的对话都落入了安娜和张洁的耳朵。

    在郭阳眼里,他这是基于新闻良知的提建议,但在安娜心里,这就是肆无忌惮的背后告黑状、使坏搞小动作。

    安娜怒斥道:“郭阳,你什么意思?你在东方总面前胡说八道什么?你凭什么说绿大米就是一场骗局?你才刚来一天,你知道什么?你有什么证据?”

    张洁也是怒形于色:“郭阳,你怎么能这样?你有意见当面跟我说就行了,怎么背后在东方总面前告黑状?”

    郭阳定了定神:“安主任,张记者,我只是实事求是,提出问题和建议,至于你们听不听,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证据拿出来!没有证据,你凭什么在背后乱嚼舌根?”安娜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度,大厅中很多记者都抬头来望向了这边。

    安娜的反应过于激烈,这出乎了郭阳的意料。后来郭阳才知道,绿大米的广告项目,是安娜新婚丈夫南方晨报广告部副主任盛涛拉来的,这不仅关乎着盛涛的广告收入提成,还关乎着盛涛的工作业绩,是他转正当广告部主任的关键。

    “安主任,像这样的商业宣传推广,是不是应该有食品安全部门和工商部门的相应检验检疫证书作为依据呢?过去,我们北方省曾经曝光过这种绿大米的事情,从头至尾就是一场骗局!你也不对冲我发火,我完全是一番好心和善意,如果你们执意不听,那就继续宣传好了,与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就算是泥土人还有三分火性,何况是心高气傲的郭阳。

    郭阳不卑不亢的反驳,让安娜更盛怒:“闭嘴!再叽叽歪歪胡说八道,就滚回你们北方去!”

    郭阳眉头一皱,他目光冰冷地扫了安娜一眼,霍然起身,大步行去。他是来南方晨报学习取经的,但不是来这里受气的,这娘们脾气如此暴戾,性格如此乖张,听不见半点不同意见去,郭阳也懒得再理会她。

    郭阳扬长而去,身后传来安娜尖细嘶哑的怒吼声:“滚蛋吧!”

    ……

    郭阳跟安娜闹崩的事儿很快就传到了林美美四个人那里,也直接影响到了她们四个人的实习。

    郭阳没有想到,安娜的心性竟然如此狭隘,竟然因为昨天的事迁怒于整个北方晨报的学习团队,她竟然全部停了林美美四人的实习岗位。

    郭阳料自己会被安娜“停职”,但确实没想到会殃及林美美她们。

    能不能在南方晨报实习锻炼,对于郭阳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安娜如此,他正好趁机考察一下深城的市场,跟沈晓曼确定在南方省设立艾丙集团分公司的事儿。但安娜如此公报私仇,单方面终止了北方晨报与南方晨报的业务交流合作活动,直接触怒了郭阳。

    而且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南方晨报一个中层干部,权力和权限居然这么大。

    这次两家报社的交流学习活动,是赵国庆和东方静牵头主导,东方静无论如何都是南方晨报的副总编辑,安娜竟然连东方静的面子都不顾,确实超乎郭阳的想象。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