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没有说到底,但郭阳也明白她的意思。

    事情是明摆在桌面上的。

    尽管郭阳是周家的女婿,但艾丙集团与蓝星集团毕竟是两家截然不同的企业,本来是蓝星集团的人,突然整个公司都被艾丙集团接管,至少在心理上在个人感情上,蓝星钢铁的现有经营管理团队接受不了。

    难免就对沈晓曼和她的团队有些排斥。这种排斥几乎是潜意识里就有的。

    而且,他们还有很深的某种担忧。

    艾丙入主之后,会不会剥夺了他们的管理权,换上艾丙集团自己的人。

    尤其是沈晓曼作风强悍,一望可知就是女强人。这更加剧了原先蓝星钢铁团队的担忧和焦虑感。

    还有一个关键的一点不能不提。

    项目建设特别是蓝星钢铁这种投资大的工业项目建设,中间利益藤蔓很长。掌握这家企业的是蓝星集团副总裁、周定南的堂弟周定川,这个团队几乎都是周定川的人马,基于既得利益维护,他们肯定不能跟沈晓曼的人一条心。

    所以,别看沈晓曼只在蓝星钢铁呆了一天,就感觉不太对劲。

    根据郭阳和周家的协议以及郭阳的承诺,原先蓝星钢铁周家派出的团队维持不变。同时也考虑到郭阳的面子,沈晓曼并没有动这个团队的心思。

    但来了一天,沈晓曼就意识到,如果不动这个团队,艾丙集团日后接管蓝星钢铁就是一句空话。

    因此,就算是今天晚上郭阳不给她打电话,她也会打。有些事,她必须要跟郭阳讲清楚。

    “郭阳,先抛开你跟周家的关系不说。但站在我们企业的立场上看,我们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并购了这家企业,总不能失控。而且,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来看,他们内部的管理其实有点混乱,财物账目上不清不楚,任由这样下去,企业非垮不行。”

    “晓曼,该管必须要管啊,加强管理,尤其是财务管理。但在技术上和业务管理上,我们毕竟对这个行业不太懂,还是要倚仗蓝星的团队,我感觉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你有没有真正了解过蓝星集团?”沈晓曼突然问道。

    郭阳一怔:“这倒是没有太深入了解,不过……”

    沈晓曼轻叹一声:“你老丈人肯定没有问题啊,但你要知道,蓝星集团说白了就是一家家族企业,他们的高管和很多中层管理都是周家的各种亲戚。比如说蓝星钢铁的总经理周定川,就是周定南的堂弟,这人呢……我感觉很不好!”

    郭阳沉默了下去。

    沈晓曼说得没有错。对于周定川这个人,他的印象同样不佳。只是看在老丈人的面上,有些事不能做得太绝。

    “晓曼,你的意思呢?”

    “蓝星的管理团队可以保持不动,但周定川这个人必须不能用了。他是蓝星集团副总裁,再担任我们艾丙全资子公司的总经理,不合适。况且,这个团队都是他的人马,受他的掌控,他留在蓝星钢铁,我们艾丙的管理就是一句空话。”沈晓曼果断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郭阳沉默了一阵。

    旋即,他毅然道:“晓曼,那就动他!你去找找周家,同时任命我们自己的总经理,不过,你有合适的人选吗?这样的人必须要懂业务,不光是会管理啊!”

    沈晓曼轻笑一声:“不瞒你说,我准备从北方钢铁公司这家国有企业挖一个中层干部,这人姓赵,四十出头,业务精通,比周定川强之百倍。”

    郭阳笑了:“晓曼,既然你都考虑好了,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不要担心会得罪周家,企业是我们艾丙的,必须要有我们的人掌控,这一点,天经地义!”

    郭阳的信任和尊重让沈晓曼听得心头暖洋洋地,她咯咯娇笑起来:“你提前给老丈人打个电话说一下吧,别到时候,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郭阳摇摇头:“不用了。这家企业现在叫艾丙钢铁,是我们艾丙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总经理人选必须要由我们这边任命,不需要跟周家通气。我想,周家会通情达理的。”

    ……

    第二天一早,郭阳带着林美美四个人按时来到南方晨报大厦,找安娜报到。安娜也没有多说半句话,径自将郭阳五个人分给了自己的五个下属,要求从今天开始,郭阳五人分别跟随南方晨报的五名记者开始跑新闻。

    林美美几个人有点不高兴了,这哪里是来南方晨报学习锻炼,分明是将他们当成实习生来使唤。但来都来了,事已至此,也只能听从这边的管理了,否则灰头灰脸得回去,怎么跟报社交代?

    带郭阳的是新闻部记者张洁。

    郭阳心里有点恼火,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北方晨报的领队,新闻中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这边直接将他打发到了新闻一线岗位上,摆明了还是一种轻视和下马威。

    郭阳五人旋即被打散,各自跟着各自的“老师”分别忙去。郭阳跟在张洁后头,进了南方晨报新闻部的业务大厅,但大厅内却空无一人,与昨天下午来看到的热闹繁忙景象形成鲜明的反差,郭阳有点意外。

    似乎是看出了郭阳的狐疑,也因为郭阳的身份毕竟是北方晨报的中层干部,张洁的态度还蛮客气。她笑了笑道:“郭主任,我们这边与你们那边的体制可能不太一样,我们的记者基本上是不坐班的,一天都在外边跑新闻,遇到新闻线索立即采写,完了通过网络传输回来。”

    “而且,我们这边是没有摄影记者的,基本上新闻记者就兼摄影记者了。还有,我们的专职编辑也很少,新闻记者自己的稿子自己做版,然后由统稿编辑采样,最后报新闻部主任签发。”

    郭阳有些惊讶:“张记者,你们的部门主任就可以签发新闻吗?你们的审稿流程只到部门?值班副总编呢?”

    张洁笑了:“除了重大新闻或者涉及官方的要闻,普通新闻稿是不用领导审核的,只有部门审核这一关。郭主任,你以后就知道了,我们南方晨报的效率还是很高的,部门主任的权限很大,当然承担的责任也很大。”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

    南方晨报的运行体制与北方晨报截然不同,灵活到了一种让他愕然的程度。部门的权限如此之大,难怪安娜这个新闻部主任架子比副总编东方静还要大。

    可想而知,新闻部是一个报社的核心业务部门,既然报社管理体制赋予部门如此高的权力,这意味着安娜上升的空间很大,具体到实质性的权力来说,她在报社的地位远远比普通的副总编要高的。

    “张记者,你们把新闻的采写和编辑审核权力都放在记者和部门了,可万一新闻出现问题……让部门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不太合适吧?”

    “那也没有问题。我们报社还有一个新闻核实部门,对新闻部的工作进行全天候监督。记者采写的稿子传回报社,这个部门会立即启动核实机制,确认无误后才会转回新闻部来由部门走签发审核流程。”张洁笑着耸耸肩:“其实就是打几个电话核实一下新闻线索,一般情况下,我们的记者都会履行基本责任,对新闻线索进行甄别把关。要知道,一旦出现假新闻或者不实报道,涉及记者的惩罚很严重,没有人敢以身试法的。”

    郭阳哦了一声,心里深受启发。

    南方晨报的运行体制非常成熟和灵活,运转高效,难怪这家报社会在南方沿海一带具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接下来他连问都不需要问了,南方晨报的记者收入跟稿件的质量肯定是挂钩联动的,而且不会一成不变,同时因为记者常年在外边跑,得到第一手的新闻线索,这样采写出来的稿子肯定很有时效性,也接地气。

    来自市民身边的鲜活新闻,读者自然就愿意看,市场占有率就高了。

    与南方晨报相比,北方晨报的体制就太落后了。

    审稿流程反锁冗长,效率极低,审稿不是一种责任,而异化成了某种领导的权力。

    新闻采写机制也值得诟病,记者不是坐在家里等待新闻上门,就是靠新闻热线的反馈,真正记者从市场上挖掘回来的新闻屈指可数。

    所以,报纸的内容就僵硬单一、可读性很低。

    张洁简单给郭阳介绍了一下南方晨报的情况,然后就准备出门找新闻。她背起自己的包来,看那包里沉甸甸的样子,应该是装着照相机。她扭头望着郭阳犹豫了一下:“郭主任,你是先留在报社熟悉一下情况,还是跟我出去跑呢?”

    郭阳笑了笑:“我跟张记者出去跑跑,也学习一下。”

    张洁哦了一声,“那我们走吧!”

    张洁带着郭阳在晨报大厦门口坐上了51路公交车,张洁是一个很健谈的人,这一会功夫,她已经跟郭阳混得极熟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