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晨报的办公地点是市中心繁华地段的一栋三十层高的高楼。尽管与周遭遍地都是的摩天大楼相比,晨报大厦也不算太起眼,但对于林美美四个人来说,已经是大开眼界了。

    这就是一种气势。

    一种让林美美等人自惭形秽,自觉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的自惭形秽。

    郭阳走进去,在大堂与保安交涉,掏出了自己等人的介绍信,然后按照赵国庆给的联系方式,用手机拨通了南方晨报副总编东方静的电话。

    东方静操着一口流利的标准普通话,听闻北方晨报老同学赵国庆派出来学习挂职锻炼的人来了,东方静赶紧一个电话打给了新闻部主任安娜:“小安,我让你接的人呢?今天北方晨报的人过来,你安排人去机场接没有?”

    东方静其实心里有点不爽了。

    她虽然是南方晨报的副总编,但分管业务,她交代下去,安娜竟然没有去接,这总让她感觉在老同学赵国庆面前丢了几分面子。

    安娜故作愕然旋即连声道歉道:“不好意思啊,东方总,我真是忙乱头了,竟然把这事给忘了!您别着急啊,我马上开车过去接人,马上去!”

    安娜嘴上说着马上去,其实手里还在翻看自己的杂志。

    东方静哦了一声:“算了,不用接了,他们自己打车过来了,这样,你下去接一下,一会在会议室,我跟他们见个面,然后就安置在你们新闻部学习锻炼吧,为期半年。你也帮他们找个住处,安顿下来。”

    说完,东方静就挂了电话。

    安娜撂下电话听筒,脸色就有点不好看。她认为是北方晨报来的这些人找东方静告她的黑状了,否则东方静怎么知道她没有派人去接呢?

    安娜把目光望向了自己隔壁隔断的下属记者张洁,本想让张洁下去带人上来,突然转念又一想,觉得北方一家小报社来的几个小人物,没有必要太惯毛病,就冲张洁淡淡道:“张洁,北方晨报的人来了,你给下头保安打个电话,让他们自己到十五楼找我报到!”

    张洁嗯了一声,就低头给楼下保安打了电话下去。

    保安自然是如实传达上头的意思。

    郭阳真是有点生气了。这不是怠慢不怠慢的问题,他们毕竟是另外一家报社来的人,单位有大小,但尊严体面不能丢啊,这南方晨报的人也忒傲慢了,竟然连基本的礼仪都缺失了。

    但郭阳自然不会表现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他总不能因为赌气就带着林美美四个人原路返回去。

    郭阳五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走进电梯,直接去了十五楼。出了电梯之后,郭阳环视周遭宽阔敞亮的业务大厅,一个个的隔断后人头攒动,都是低头忙碌的身影。

    一个二十多岁身材瘦削肤色略有点黝黑眉目清秀的女孩戴着胸牌脚步轻盈地走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郭阳五人几眼,这才轻笑道:“你们是从北方省来的吗?请跟我来!”

    女孩正是张洁。南方晨报新闻部记者。

    南方晨报的体制与北方晨报截然不同,人家采取的是上下垂直管理采编合一的体制,编辑同时又是记者,谁采写的稿子谁编辑,编辑好之后,由统稿编辑上版,效率很高。

    所以,作为南方晨报的业务部门,新闻部是最大也是人数最多的部门,差不多有近百人。这包括分散在南方省各地市记者站的采编人员。

    张洁将郭阳五人带进了新闻部的会客室,就掉头走了,连杯水都没有让。尽管室内就有饮水机,但郭阳几个人毕竟新来的客人,总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张罗给自己。

    从二点多一直等到了三点多,等了一个小时。但还是没有人来接洽。

    林美美几个人沉不住气了,有点烦躁,不断催促郭阳给东方静打电话。

    郭阳神色阴沉。

    他没想到刚来南方晨报的第一天就这么不顺,莫名其妙就被人家冷落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下马威。

    你说你大报社不假,但你东方静工作忙,没时间见人,安排个中层出来碰个面,先把我们几个人安顿下来不为过吧?

    但郭阳知道这个电话不能打,目前情况不明,一旦打了电话,估计他们在南方晨报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一直到四点半的时候,会客室的门才开了,进来一个三十出头个头高挑五官精致的优雅少妇来,这女人走路昂首挺胸,目光强悍,郭阳本以为是东方静,却听对方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安娜,是南方晨报新闻部的主任,你们几个就是从北方晨报来的吧?”

    安娜的话谈不上热情,当然也谈不上冷淡。不过从她的话里话外,郭阳能听得出她的傲气和骄矜。

    大报社的业务中层,在这座经济特区城市,也算是事业有成的精英人士了。安娜面对郭阳这么几个她眼里的从小地方来的土包子,有点傲气也是在所难免。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起身笑道:“安主任,我叫郭阳,这是我的几位同事……我们来南方晨报,是为了学习锻炼的,请您安排我们的工作吧!”

    安娜审视的目光从郭阳身上掠过,淡淡道:“工作先不急,你们先安顿下来再说吧。你们再等等,一会东方总过来见你们一面,我让人帮你们找个住处”

    说到这里,安娜顿了顿,又道:“不过,我们报社周边的房子房租比较贵,你们的经费有保证吗?”

    郭阳笑了笑:“还可以吧,麻烦安主任帮我们从附近租一套房,三居室就可以了,我们五个人,住一套房子。”

    要依着郭阳,肯定会从周边的酒店包一间房。但他是不在乎花费,可林美美几个人承受不了啊,报社给的经费有限,他必须要考虑她们四个人的经济压力。

    郭阳已经想好了,租一套三居室,林美美四个人住。他自己就近找间公寓住下来,不占用报社的经费开支。倒也不是不想跟林美美四人合租,只是他平时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情,有外人在不太方便。

    这一趟出来,租房费用报社承担。往返差旅费报社承担。日常饮食报社每人一天二十块钱的补助。对北方晨报来说,这算是比较高的待遇了,但在深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实在是不够开销的。

    安娜哦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扭头就出了会客室。

    ……

    东方静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多了。东方静跟赵国庆年纪仿佛,四十出头,体态丰腴气质高雅,她的人倒是很温和没有半点架子,她在会客室里跟郭阳五个人简单说了几句客气话,就把郭阳等人扔给了安娜。

    虽然东方静说让安娜晚上安排个饭局给郭阳几个人接风洗尘,但安娜明显没有半点动静。东方静还说要让安娜安排人帮郭阳五人安顿下来,但安娜只是扔给了郭阳一张出租房房东的电话名片,草草嘱咐了他们几句,要求他们明天上午十点前来报社找她报道,就不再管了。

    林美美四个人怨气冲天,却无法当面发作。

    郭阳沉着脸,带着林美美四人拖着行李离开南方晨报大厦,站在大厦门口拨通了房东的电话,又按照名片上的地址,穿过两条马路,进了要租房的这个小区。

    房子倒是不错,三室两厅,一百多平,很宽敞。装修也不错,地上还铺着木地板。只是一月两千的租金让林美美四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月的房租比她们的工资还高啊。

    林美美四人被怠慢被冷落的怨气很快因为房子的问题而消散,她们各自找了自己喜欢的房间彭春和欧洋两人一间,男人嘛总是要吃点亏、有点风度,林美美和黄萍则一人一间,客厅卫生间厨房公用,皆大欢喜。

    至于郭阳,则继续拖着行李去了小区外的一家星级酒店鹏城大酒店,长包了一间房,先交了一个月的订金。

    折腾完,又洗了一个澡,已经是晚上八点。

    林美美的电话打了过来:“郭阳,吃饭没有?我们几个要出去逛逛吃点东西,一起吧?”

    郭阳苦笑一声摇摇头:“算了,你们去吧,我有点累,想睡觉了。”

    林美美也没有坚持。

    郭阳穿着睡衣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透过落地窗凝望着繁华的深城夜景,华灯初上,灯红酒绿,这座节奏紧张的城市哪怕是到了夜间都没有放缓半点。

    尽管很累,但郭阳却没有半点睡意。

    来南方晨报学习锻炼,并不在他的规划之中。但来都来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还是那句话,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现在信息通畅,远在南方他也照样遥控艾丙集团的发展。

    想了想,郭阳拨通了沈晓曼的电话。

    “郭阳,你到了深城吗?”

    “嗯,我刚住下。”

    沈晓曼抱怨了一声:“你倒是跑到南方沿海大城市逍遥自在去了,我在家里可忙得焦头烂额。我今天带着几个人去了蓝星钢铁,郭阳啊,我感觉你跟周家虽然不是外人,但……我看我们接管起来,实际上也有一定的难度。”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