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的异想天开的建议引起了几乎所有党委成员的反对,新鲜是新鲜,超前是超前,但奈何他们理解和接受不了。

    倒是赵国庆面露沉吟之色,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郭阳的话给了他全新的启示。赵国庆觉得,即便现在做手机报和电子报的时机还不成熟,但肯定是一个大的发展方向。

    郭阳深邃的目光从几个党委成员的脸上掠过,心头暗暗叹息起来。他说的这些新载体,目前看起来的确不合现实,但信息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最多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电子报和手机报就普及到了全国。

    到了那个时候,大家都有了,晨报再去跟风,其实也就失去了意义和价值。

    郭阳知道即便是支持自己的赵国庆,暂时估计也很难接受自己的提议。想到这里,他索性就闭口不言了,权当什么都没有说。

    会上又讨论了大半个小时,其实什么具体的改革思路也都没有确定下来,最后还是赵国庆乾纲独断,做出了组建一个采编小团队去南方省深市一家国内市场化改革最深入和最成功的都市报南方晨报,挂职学习,为期半年。

    南方晨报的一个业务副总编,是赵国庆的大学同学。

    郭阳估摸着这是赵国庆早就酝酿已久的事情,只不过借着今天的会议提出来罢了。

    赵国庆提议让郭阳带队,蒋琬附和,其他党委成员也都没有反对。会上又提了四个人,除了郭阳之外,两名记者,两名编辑,一共五人。林美美也在其中。

    而且,党委会上也放出风来,说是去南方省参加挂职学习的人,返回报社后要得到重用。这是赵国庆和蒋琬在最后的总结讲话中提到的,而且,党委会还安排蒋琬分别跟这几个人进行组织谈话。

    郭阳心知肚明,这大概是报社高层为了防范和应对今日商报挖人所出的某种对策。跟随他即将去深市参加挂职学习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接到了今日商报的高薪邀请。

    行程订的很急。竟然二天后就要启程。

    郭阳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编办主任田慧泽就将五个人飞往深市的机票订单交给了他。郭阳忍不住苦笑起来:“田主任,这是不是有点太急了,说走就走啊,也不给我们一点准备的时间!”

    田慧泽笑了:“小郭,这可是党委会的决定,你们马上准备一下,下午报社给你们五个人专门召开一个欢送大会,明天一早你们赶往机场,飞去深市!南方晨报那边,赵社长已经亲自出面联系好了,你们到了深市之后,自然会有那边的人接。”

    竟然要为此开一个欢送大会?!郭阳听了,忍不住有点啼笑皆非。这种面子上的形式和尊重,无非还是折射出报社高层对于最近今日商报挖人的某种不安焦虑心态。

    记者林美美。记者彭春。编辑黄萍。编辑欧洋。加上郭阳,五个人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算是北方晨报的年青一代的中坚业务骨干力量。

    看得出来,昨天总编蒋琬的组织谈话和思想工作很有效果,郭阳刚进办公室,就被林美美四个人包围住,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明天飞往深市的事情。

    只有林美美的神色还有点迟疑和举棋不定。

    尽管蒋琬代表报社党委向四个人许了不少诺,但林美美心里其实很明白,这不过都是空头支票,将来是不是兑现,那是将来的事情,可现在今日商报的高薪诱惑就摆在面前。

    只要她点头过去,一个部门副职的待遇,就唾手可得。

    但……林美美眸光闪烁,神色复杂地望着郭阳,欲言又止。

    郭阳心里轻叹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给林美美打打气,人生之路上走错一步就会步步错,他不忍心看着林美美跳进一个坑里。

    “林美美,我说实话,今日商报的待遇现在看来,的确是不错,但我觉得不适合你。”

    林美美压低声音道:“你怎么知道不适合我呢?你啥意思呢?”

    郭阳微微一笑:“不说别的,他们以后拉广告的任务肯定很重,你能保证能帮商报拉到广告?一年几十万的广告任务啊,你能成?如果完不成广告任务,就要从你的工资奖金里扣除,你确定能接受得了?”

    郭阳叹息一声,探手过去拍了拍林美美瘦削的肩膀:“你这次能进入我们五人的大名单,说明领导也注意到了你。我们去南方晨报学习锻炼回来,我个人以为,提拔到中层岗位上,应该问题不大,你相信我,林美美,从长远来看,留下比去商报更适合你啊!”

    郭阳本来不打算说这话,因为这是个人的选择,一旦林美美听信了他的话留下,将来混得不好,他还要落埋怨。

    但看林美美如此纠结,他于心不忍。

    反正在郭阳看来,将来他迟早会走上晨报的领导岗位,到时候,哪怕是动点私心,给林美美创造一个起来的机会也算是对得住她了。

    退一万步讲,万一林美美在晨报混不下去了,他的艾丙集团怎么着还没有一个岗位容留林美美发展呢?看在两世朋友和同事的情分上,这点忙对于郭阳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却能直接改变林美美的命运。

    随着身价的提高,随着手里掌握的资源越来越大、越来越多,郭阳时下其实已经具备了改变普通人命运的能力。

    实际上,他已经悄然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比如说妹妹郭琳琳小两口的命运。再别如沈晓曼从艾丙基层员工中提拔到中层乃至高层岗位中的人。

    就算是周冰,也可以列上被郭阳改变命运的大名单之中。

    而这一次,他花费十个亿的资金,大手笔并购蓝星钢铁,实际上也扭转和改变了周家的命运。否则,这道坎,周定南夫妻父女很难跨过去。

    第二天早上九点,郭阳一行五人从省城机场飞往深市。下午一点多,他们就站在了这个共和国最大也是最繁华最开放的经济特区,南部沿海最大的开放城市。

    深市毗邻港九,是国内改革开放的窗口。

    郭阳对深市并不陌生,即便是这一世,这也是第二次来了。但对于林美美四人来说,深市却非常陌生。出了机场,四个人眺望着远端近处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规划整齐星罗密布的环城公路,一股大城市的气息扑面而来。

    已经是四月初,在北方还是春寒料峭,但在深市,温度已经极高了。

    林美美口中嘟囔着脱掉了身上的米黄色风衣,露出其中修身的半截袖T恤来,她乌黑的长发挽在脑后,脸上不施脂粉,倒也别有一番风情万种。

    四个人站在机场口等了大半个小时,也没见到南方晨报来接机的人。而来之前,报社通知,这边是有人接机的。

    林美美扭头望着郭阳皱眉道:“郭阳,到底有没有人接啊?天这么热,我们都站在这里等了好半天了。”

    男记者彭春也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但比郭阳早进晨报两年,他也皱眉抱怨道:“是啊,郭主任,到底有没有人接啊,这南方晨报的人怎么不讲信誉呢?你要早说不接,我们自己打车过去也成嘛。”

    女编辑黄萍是这一行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大姐,三十一岁了,婚后育有一子,孩子才刚五岁,如果不是看重此次出来挂职学习回去的前途,她未必能舍得下孩子出来半年。

    黄萍微微一笑:“你们也别太着急了,再等等吧,听说大城市堵车,说不定接我们的人堵在了半路上。”

    男编辑欧洋则无所谓地躲在一旁抽烟,他的烟瘾很大,出了机场之后,这一路上已经抽了两三根了。

    欧洋甩给郭阳一根烟,又凑过来帮郭阳点上,嘿嘿笑道:“要我说啊,郭主任,不行的话,我们自己打车过去吧。我在飞机上看过地图了,实际上机场离南方晨报也不远,打车吧!不过,等我们抽完这根烟再说!”

    郭阳深吸了一口烟,他有心打个电话,却又觉得没有必要。来不来接,都无所谓,实在不行的话,自己一行人打车过去,主动去报到也没有什么。毕竟,他们是从北方一家小报社来的“小人物”,又没有领导带队,对方是南方省省级的一家都市报,在南部沿海影响力很大,不来接也可以理解。

    实际上,郭阳的猜测基本上靠谱了。

    赵国庆的大学同学东方静在南方晨报任副总编,东方静帮着协调了这次挂职学习,也的确是安排了她分管的新闻部主任安娜派人来机场接,但正如郭阳猜测的那样,一来是他们是从北方省一个小地方来的,安娜看不上,二来他们这一行人没有高层带队,带队的不过是北方一家小报社的一个中层干部,安娜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以至于下午忙起来,安娜就忘记了这茬,忘得一干二净。

    等安娜想起来的时候,郭阳五人已经打车来到了南方晨报报社门口。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