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接下来的几天中,省内媒体对于艾丙集团并购蓝星钢铁的事儿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宣传报道,所谓蓝星集团遭遇资金链断裂危机、周家即将破产的各种传闻一扫而空。

    包括北方晨报在内,都对这起资本并购事件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毕竟对于当下一个北方三线城市来说,并购金额超过十个亿,已经算非常庞大的项目了。

    而在省城,随着艾丙集团与人民商场资产重组的尘埃落定,以人民商场原上市公司ST北方更名为ST艾丙为标志,以艾丙集团再次大手笔并购蓝星钢铁为旗帜,加上艾丙集团介入互联网电子商务领域,艾丙集团在北方省已经成为引起省里高层高度关注的重点民营高科技企业集团之一。

    为了处理这些事务,郭阳请了几天的假。

    这天一早,郭阳回到报社上班,两天没来,他一进报社就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几乎所有人都处在了某种精神亢奋状态,无论是记者还是编辑,或三五人聚集在办公室议论纷纷,或一群人凑在一起高谈阔论。

    耳边传来各种声音,郭阳这才恍然大悟。

    进入公元2000年之后的国内媒体,实际上进入了改革的深水期,市场化的改革正在政策的引导下不断推向深入。这一段时间,国内市场上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很多新兴报纸,比如商报和都市报系列。

    党报继续维持舆论垄断地位,但非党报系列的市场报正在大刀阔斧地进行市场化改革。

    在省级媒体的层面,几家行业报整合为专业报,新创办的有北方商报和北方都市报、北方时报,三家省级媒体。而在地市级媒体的层面,以本市来说,今日商报也正在金锣密集的筹建之中。

    体制的变革,市场环境的变化,产生了一系列深远的影响。影响到普通编辑记者的是,跳槽和寻找更高的从业机会变成了可能。

    正在筹建中的商报抛出了橄榄枝。高薪,职位。不少具备条件的编辑记者都在蠢蠢欲动。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进了新闻中心办公室。

    他还没来得及坐下,林美美就嘻嘻笑着凑了过来,胀鼓鼓的胸压在他的办公桌上:“郭阳,你知道不,眼镜张去了商报了,据说对方给了一个副总编的岗位,工资翻了一倍呢。”

    郭阳讶然:“是吗?那还不错啊,老张停职在家,有了新出路也是好事。”

    眼镜张因为老婆的事儿被晨报停职,至今还在家呆着。头上戴了顶绿帽子,以他的心性,就是让他回来复职,他也没有脸再在晨报呆下去了。所以,眼镜张去商报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结局。

    郭阳是由衷地为眼镜张高兴。

    林美美压低声音:“郭阳,我也被邀请了,对方说可以让我干部门副职,工资也涨不少。老张还让我问问你,愿不愿意过去?”

    “你过去的话,商报可以给你一个编委的位置,至少业务部门的负责人是跑不了的。”

    郭阳指了指自己:“我?我在这里挺好的,我还真没想过这事至于你,愿意去就去吧,不过呢,如果没有十足把握,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林美美迟疑了一下:“你不去的话,我也不想去了。”

    郭阳眉头一挑:“林美美,你别介啊,个人前途重要,你可别因为我耽误了个人发展,到时候,我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林美美直勾勾地望着郭阳,突然眼圈发红,跺了跺脚,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跑去。

    郭阳心里轻叹一声。

    说实话,他是不希望林美美去商报的。他比谁都清楚,日后商报的体制比晨报更灵活,但这家报纸是完全市场化的报纸,背景是省商业厅集体改制的北方商业集团,因为完全市场化,所以人员的流动性很大,而且工作压力很大。以普通编辑记者来说,每人都要承担一年几十万的广告创收任务,完不成,工资奖金都要受影响。

    林美美的业务能力不强,社会人脉也基本上是一片空白,过去商报完全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但郭阳又不能直接开口挽留她,只能让她自己做决定。

    至于自己,郭阳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晨报。他的很多思路和想法都要留在晨报才能实现,高薪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浮云。以他现在的身份和身价,他之所以还坚持要躲在幕后干新闻媒体,主要还是为了弥补前世的遗憾。

    一旁的李曙光高声接着电话,声音多少有点兴奋劲。不少正在写稿的记者都扭头望着他,见李曙光站在那里,重重地放下电话,转过身来,环视众人,目露得意之色。

    高嵩皱了皱眉:“李曙光,大家都在工作,你接打电话小点声,不要影响到别人!”

    李曙光哈哈一笑,径自大步走了过来,拍着高嵩的肩膀,却面向郭阳露出挑衅之色。

    “老高啊,不好意思,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归你们管了。我已经同意去商报干总编室主任了,明天就过去报到!我说哥几个,有谁愿意去商报的,可以找我,我跟他们的陆总关系很好,我这里打个包票啊,只要是愿意过去的,收入肯定比晨报更高!”

    李曙光指指点点,自以为有些指点江山的味道,但落在郭阳眼里,其实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

    没错,商报筹建过程中,为了吸引人才,开出了各种优惠条件。但随后不久,这些从各大媒体跳槽到商报的人就开始体会到市场化压力之苦,每年拉广告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完不成广告任务,就拿不到全额的工资奖金。

    李曙光自以为得了一个要害的中层岗位就不得了,实际上商报的体制与晨报和日报截然不同,中层干部的流动很大,能者上庸者下,一切考核无处不在,都与业绩挂钩,你今天还是中层,但明天未必就是。

    以郭阳对李曙光的了解,他这个被挖过去的中层肯定干不了几天。

    但现在,确实有不少人动心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