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郭阳在蓝星集团的高层会议上大发雷霆,暴露出他作风强悍的一面。大多数蓝星高管都没有想到郭阳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之风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铁腕强势的面孔。

    郭阳拂袖而去。

    周定南深吸了一口气,也缓缓起身来:“这事就这么定了。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也不过是通报一下情况。艾丙集团并购蓝星钢铁的事儿,我会亲自抓。至于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我劝你们不要蠢蠢欲动,试图浑水摸鱼。在现在这种关键时刻,谁要是撞到我的枪口上,对不起,不是我蓝星集团破产关门,就是你收拾东西走人!”

    “在座的你们,有不少跟我是亲属,但请你们记住,你们首先是蓝星集团的高层,其次才是我这个董事长的亲戚。任何人都会有私心,有私心不要紧,但你不能因私废公,这是我周某人的底线了。”

    “我今天把话撂下了,在这种关键时刻,谁要是给蓝星集团抹黑,谁要是在当下给自己找不痛快,谁要是侵占公司利益,那么,一经查实,不管是谁,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该送交法办的依法送交司法处置。”

    周定南冷漠而去。

    周强和周定川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眸中读到了深深的惊惧。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周定南铁了心要查他两个人,他们是逃不掉的。

    哪怕是蓝星集团垮了,周家也还是上流社会的一员。这么多年的财富积累,周家的实力绝非局限在蓝星集团一地。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周定南的心性为人了,一旦触及到了周家的底线,他们这些所谓的周家亲戚屁都不是啊。

    超乎沈晓曼的意料之外,高兰对并购蓝星钢铁的投资建议非常热衷。高兰是现实的经济投资人,她看重的是蓝星钢铁的资产规模和未来上市运作的空间,这种优质的实业资产如果不是因为周家遇到生死存亡的重大危机,十个亿怎么可能能买得到?

    所以,高兰在第一时间回复沈晓曼,并购蓝星钢铁可以尽快推进。至于资金上的问题,高兰承诺,高兰基金在融资上可以出一份力。

    得到了高兰的认可,沈晓曼知道这事很急,她又马不停蹄地跟省城几家银行进行了对接,艾丙集团前景光明,又是当前省政府重点扶持的重点民营企业,银行恨不能放贷下来。

    到了晚间,沈晓曼大体估算了一下,筹措十个亿资金已经不成问题,就拨通了郭阳的电话。

    一开始郭阳并没有接。

    沈晓曼打电话的时候,郭阳正在跟周定南讨论并购蓝星钢铁的事情。虽然是一家人,但毕竟是两家企业,私是私,公是公,该争取的利益和确保的权益还是要谈清楚的。

    思路基本确定下来,郭阳才给沈晓曼回了电话,当着周定南的面。

    实际上,周定南此刻心内还有一丝丝的存疑,他有点不太相信郭阳的艾丙集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措到十个亿的资金出来,艾丙集团最近虽然风生水起,但毕竟组建的时间太短,要说艾丙本身就有这十个亿的流动资金,打死周定南也不信啊。

    “晓曼,情况如何?”

    沈晓曼笑了:“跟你说两个好消息。第一,高兰很爽快,她非常赞同我们并购蓝星钢铁,她对周家的这个项目也有了解,似乎前期也跟周家谈过合作,但被你老丈人拒绝了。第二,银行的融资也搞定了,省里有好几家银行都争着给我们放贷,我估摸着融资七八个亿不成问题。加上我们现有的三个亿,并购蓝星钢铁的资金储备有了。”

    “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老丈人能同意十个亿的价格吗?毕竟,我多少了解了一下,蓝星前期陆陆续续的投入也不止十个亿了。以十个亿的代价卖给我们,他们可是吃了大亏!”

    郭阳笑着耸耸肩:“什么吃亏赚便宜的,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算得那么清楚!”

    郭阳笑着扣掉沈晓曼的电话,扭头望着周定南道:“爸爸,资金搞定了,银行清偿贷款的问题解决了。”

    周定南如释重负。但他还是有些狐疑道:“小郭,你确定没有问题了?”

    郭阳微微一笑:“爸爸,我什么时候撒过谎呢?您明天就可以跟那三家银行谈了,可以按期清偿他们的贷款额度,当然了,如果能拖久一点,对我们也是有利的。”

    “至于市里,我觉得也有必要谈一谈了。”

    周定南愤愤不平道:“在这件事上,市里毫无作为,我们企业间并购交易,与他们何干?”

    周定南心里是有怨气的。

    郭阳苦笑一声:“爸爸,咱可不能赌气。毕竟我们的企业还在市里,离开了市里的政策支持,我们的企业会举步维艰。我想,在这件事上,市里也是有难处的,一方面是赵家在背后,一方面也是省行下来的压力,市里想干预都有心无力。”

    周定南冷哼了一声。

    上午。

    两拨不速之客不请而至,前后脚进了蓝星大厦的会议室。说是各来各的,其实更像是约好了一起来逼宫的。

    首先是三家银行的分管副行长,带队前来蓝星集团催款。距离银行给出的清偿贷款的最后时限还有一个月。其次是赵三带着七八名随员耀武扬威地分乘三辆车开进了蓝星集团,直冲楼上的会议室。

    赵三一见银行的人,立即哈哈大笑起来,分别热情地跟银行的人打招呼,喧宾夺主,把周定南和郭阳这个主人给晾在了一旁。

    周定南神色阴沉愤怒,郭阳则面无表情,静静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对于赵三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不还击便罢,一击必要中!

    与银行的人寒暄客套了好半天,赵三这才阴笑着转过身来将幸灾乐祸的目光投射在周定南和郭阳身上,“周董,可不是我们天成信托落井下石啊,实在是我们这边的资金也很紧张,既然我们双方的合作关系破裂,我们这边的投资必须要收回来,您说是不是呢?”

    周定南冷哼一声:“赵董,咱们要做生意的,可是要讲信誉和诚信啊!你们天成信托跟我们合作,这两个项目,你们可是一分钱的现金都没有投入,不过是利用项目土地进行融资贷款,都是银行的钱投进来。”

    赵三早就料到周定南会有此说,撇了撇嘴道:“银行的钱就不是钱了?也罢,你们尽快把银行的钱还上,这个项目就算是我方撤资了。否则,我们不可能继续承担银行融资的成本!周董,这样算不算是讲信誉和诚信呢?”

    赵三语含机锋和冷嘲热讽:“不过,我听说你们光是在蓝星钢铁这一个项目上就拖欠了银行十个亿的贷款,现在还款的压力很大吧?怎么样?能不能承担得起?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做个中间人,帮你们介绍个买家,把蓝星集团的部分资产变现了如何?”

    周定南耸然一惊脸色阴沉下来,他这才意识到,赵三煞费苦心在背后捣鼓了这么久,原来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先把蓝星逼入绝境,然后把蓝星集团低成本据为己有啊!

    周定南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面色苍白。

    赵三仰天哈哈大笑,那刺耳的笑声在会议室里久久回荡着,在场蓝星集团无论是高管还是员工的脸色都很难看。

    这个姓赵的,真是欺人太甚了!

    就是三家银行的人都觉得有些难堪。

    蓝星集团是他们银行的老客户和优质客户了,其实即便是到现在为止,这三家银行都不认为蓝星集团的贷款将来有太大的危险,只是上头的压力下来,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加上省行对于蓝星集团的风险评估确实没有过关,蓝星集团这两年的对外投资过大、过频,理论上存在重大投资风险。

    三家银行联合逼宫,这一定会将蓝星集团逼入绝境了。这是外界所有人的看法。

    郭阳缓缓起身来,淡淡道:“赵董,你们的事容后再谈,请你放心,既然双方已经解除合作,该蓝星承担的责任一分钱都不会推出去,这点信誉蓝星还是有的!”

    “我们可不像某些人,出尔反尔、言而无信,擅长的都是空手套白狼。”郭阳反唇相讥。

    赵三呸了一声:“我也不跟你计较口舌之利,反正我看的是结果和行动!你说得再漂亮,到时候无力清偿贷款,也是白搭!”

    郭阳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却还是无视了赵三,转身面向三家银行的代表,一字一顿道:“你们可以回去各自等候了,反正现在清偿贷款的期限还不到,到时候,蓝星集团会一分不少地连本带利将贷款清偿干净!从今往后,蓝星集团再不与贵银行发生半点业务往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郭阳的态度斩钉截铁。

    三家银行的人都有点尴尬。

    他们把蓝星集团逼到了这个份上,以后还谈什么合作呢?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