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归正传。现在,小郭提出了一个可以让我们蓝星集团走出困境解决资金链断裂风险的建议,我觉得可行,所以召集大家来讨论一下具体的合作细节。”

    周定南话音一转:“艾丙集团准备筹措十个亿的现金进来,并购我们的蓝星钢铁,我们可以用艾丙注入的并购资金来清偿银行贷款,从而彻底消弭我们蓝星集团的流动资金困境……”

    周定南的话刚一说完,在场十几个蓝星高层就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不少人更是暗中松了一口气。

    他们本来以为周家要完了,经此一事,蓝星集团一蹶不振,他们甚至都想好了自己另谋高就的退路。可现在看来,如果周家的女婿郭阳能拿出资金来,周家的困境就不复存在了。

    只要资金瓶颈被打破,蓝星集团还是过去那个势力强悍的蓝星集团,本市民营企业之首的地位牢不可破。

    周强是蓝星集团副总裁,也是周定南的远房堂侄。

    副总裁兼蓝星钢铁总经理周定川则是周定南的亲堂弟,周定南大伯家的三儿子。

    这两人因为与周定南具有亲属关系,所以在蓝星高层中的地位较高。

    周强与周定川悄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眸中看到了某种如释重负。他们都是姓周的,周家安然无恙这意味着他们日后还是可以继续背靠大树好乘凉,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没有问题了。

    周定川向周强使了一个眼色。周强心领神会,定了定神笑道:“董事长,郭董是您的女婿,艾丙集团能拿出资金来帮我们蓝星集团渡过难关,也在情理之中,也是人情之常。不过,我倒是有个别的想法。”

    周定南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周强!有话就说,不必吞吞吐吐!”

    “董事长,蓝星集团和艾丙集团说起来也不是外人,我个人觉得吧,如果艾丙集团资金有富余,其实不如拆借给我们使用,到时候我们过了这一关,连本带息偿还给他们就是了,何必非要拿钱来收购我们的蓝星钢铁公司呢?”

    周强眉梢一挑:“帮我们是人情,附着额外的条件,是不是有些不合人情了啊?”

    郭阳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周定南冷视着周强:“周强,你那意思是说,艾丙集团应该把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无偿借给我们使用了?”

    周强呵呵呵笑:“董事长,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可以支付艾丙集团的资金成本嘛,我想,不低于银行的贷款利息总可以了吧?毕竟我们双方都不是外人嘛,郭董,您说是不是?!”

    周强的话旋即得到了不少人的开口附和。

    周定川这才慢条斯理地开了口:“董事长,各位,蓝星钢铁这个项目,我们已经运作建设了两年多,前前后后投入的资金何止十个亿?况且,这是我们公司旗下最大的工业支柱项目,让人家以十个亿的低价就并购过去,我们这亏可是吃大了。郭董,你该不至于要占周家的便宜吧?”

    周强也插话道:“是啊,郭董,我们在蓝星钢铁公司上投资巨大,这是我们蓝星集团的支柱产业之一,你出十个亿的廉价,就想收购过去,是不是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呢?”

    真是人心险恶啊。

    郭阳心里冷笑起来,周家遇到困境和危机的时候,这些人忙于树倒猢狲散各自奔前程,如今见困境有解决的希望,旋即开始唯利是图,考虑自己的个人利益,无耻到了一个极点。

    不过,这些人都是周定南的亲戚,郭阳也不想跟这些人撕破脸皮,免得伤及丈人的情面。他忍住气,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周定南神色变幻。他其实比谁都明白,为什么堂弟周定川会跟堂侄周强一起跳出来反对郭阳并购蓝星钢铁,因为周定川主抓蓝星钢铁,周强则负责供应采购,像蓝星钢铁这么大的项目,两人从中捞取的油水可想而知。

    一旦蓝星钢铁被艾丙并购过去,两人附着在这个项目上的利益就不复存在了。

    周定南心里怒火滋生,不过,在即将发作的时候,他突然又压制住了各种火气,淡淡道:“十个亿的价格也不低了,你们可是要想清楚,如果艾丙不出这个十个亿,我们这个项目就彻底打了水漂,以我们目前的资金状况来看,我们无论如何也拿不出十个亿的流动资金来清偿银行贷款,除非你们有更好的办法,否则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周定南这是要乾纲独断了。

    但连周定南都没有想到,所谓利益动人心,关乎个人重大利益,周定川的反应实在是过激了:“董事长,我们为了蓝星钢铁这个项目,整个团队呕心沥血,辛辛苦苦运作建设了两年,如今即将投产运营见到成果,就要拱手送给别人,我是坚决反对的!”

    周强也附和起来:“是啊,董事长,资金上的事情我们可以再想想办法,但蓝星钢铁项目对集团来说非常重要,千万不能拱手让人啊!”

    周定川和周强一唱一和。

    周定南怒极,冷声道:“那么你们说,我们怎么来解决资金问题?只要你们能拿出十个亿的资金来帮公司解决难题,并购的事情就再也不提了!”

    周定川勉强一笑:“董事长,郭董可是您的女婿,我觉得,如果艾丙集团有资金能力,帮帮我们度过难关,也不为过吧?难道郭董这边还能见死不救吗?”

    郭阳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这些人恶心的嘴脸,让他更加恶心。

    他缓缓起身来,环视众人,目光清冷,声音沉凝慑人:“说实话,我没想到,我好心好意提建议帮蓝星解决问题,结果却成了趁火打劫,竟然还有人给我道德上的威胁,说我见死不救?!”

    “你们……”郭阳扬手指着众人,其实手势最后还是落在周强和周定川的头上:“你们说得太轻松了,十个亿的资金,对哪一个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你们却说得这么不费力气,让我拿出来给蓝星来拆解使用!”

    “你们知道十个亿对现在的艾丙集团意味着什么吗?那几乎就是倾其所有了!我们目前的总资产才不过十几个亿,我要拿出十个亿的现金来,还需要利用各种资源从风投和银行融资,对于艾丙来说,是一次重大的选择,一旦选择失败,艾丙就会万劫不复!”

    “你们说得很对,艾丙和蓝星集团不是外人,但终归还是两家企业。况且,艾丙集团现在还有风投股东,我们做任何决策都要征求风投公司的同意。”

    “如果不是因为是一家人,我岂能冒着这么重大的资金风险去做出这种决定?你们以为十个亿的资金是土坷垃吗?说投就投?”郭阳冷笑着,声音骤然拔高:“蓝星集团面临重大危机,可你们这群拿着高薪的高管,有的尸位素餐,有的各怀鬼胎,甚至还有人幕后煽风点火!别以为你们心里那点小算盘我不清楚,你们在患难关头暴露出来的丑恶嘴脸,我一一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

    郭阳怒形于色,转头望向周定南:“爸爸,我看这事不需要讨论了,只要高兰基金那边没有问题,我会马上让沈晓曼代表艾丙集团与蓝星签订并购协议,协议签署后,我们的资金会陆续分批到位!”

    “这一次的资金危机固然事关重大,暴露出蓝星集团在经营战略上的一些问题,但我看,蓝星的问题多了去了,以蓝星现在的资产规模来看,实在是没有必要养着这么多的高管了!十三个副总裁……”

    郭阳冷笑着,目光如刀:“十三个副总裁的经营团队配置,就算是国有企业都没有这种状况。我看裁剪下去一半都照样可以运转啊!”

    周强眼珠子一转,刚要开口反驳两句,却见郭阳猛然一拍桌案,声色俱厉疾呼道:“你给我闭嘴!周强!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周强被郭阳一顿没有留任何情面近乎撕破脸皮的痛斥给斥责得面红耳赤青红不定,哆嗦着嘴角,一句话却是不敢再冒出来了。

    他虽然号称是周定南的堂侄,但郭阳却是周定南的女婿,更重要的是,郭阳本身更有实力,他还是艾丙集团的大老板,无论从哪个方面,郭阳的训斥都让他不敢反弹。

    别看郭阳在蓝星集团是一个外人,但若是郭阳铁了心要将周强从高管团队中清理出去,周定南且不说,周冰肯定要给他几分面子。况且,现在蓝星集团说白了还是要有求于艾丙集团啊。

    周定川脸色铁青,“郭董,你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既然是开会讨论,那还不让我们发表个人意见了?”

    郭阳凝视着周定川,嘴角略过一丝轻蔑:“我咄咄逼人?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懒得再跟你虚与委蛇,让你发表意见是给你面子,但如果你执意不要面子,那么,你的所谓意见和建议都一分不值。”

    “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不给你脸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