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沉默了下去。

    她知道,郭阳之所以找她来谈,主要是因为尊重她的意见。否则,郭阳是艾丙的大老板,他做出的任何决策她作为职业经理人就只能执行落实。

    她也知道郭阳和周家的关系,以及周冰在郭阳心目中的位置。周家有难,郭阳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管。哪怕是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郭阳也一定会果断出手相助的。

    拿出十个亿来去并购蓝星集团,沈晓曼觉得太不靠谱。十几个亿的大资金投入进去,却只能给蓝星集团填窟窿,这笔账太不合算了。

    但郭阳随后提出来的并购蓝星钢铁的计划,沈晓曼冷静下来想了想,倒是觉得还可以试试。

    最大的难题是,艾丙集团是做投资的企业,涉足的实业无非是商贸,真正要做钢铁这种重工业,跨度实在是太大了,沈晓曼没有半点信心。

    但郭阳说得也有道理,周家有现成的成熟的技术与管理团队,并购过来,直接可以运营了。考虑到周家和郭阳的亲密关系,周家的人应该不会存在太大的问题。

    郭阳保持着沉默,他在等待沈晓曼的决定。

    他认为现在的艾丙集团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艾丙了,属于共同创业和打拼的现有团队,包括沈晓曼和高兰基金。

    他虽然要帮周家,但毕竟是个人的私事,因私废公的事儿他是尽量避免去做的。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苦笑道:“郭阳,并购蓝星钢铁也不是不可行,但是,跨度实在是太大,我有点信心不足!我们这种投资管理型企业去做重工业企业,会不会……”

    郭阳笑了:“晓曼,不管什么企业,管理都是一样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并购蓝星钢铁或许看不到太大的利益,但放眼长远,我们旗下有钢铁企业,再能运作上市,资产会因此扩大到一个超乎我们想象的程度。而且,这也算是我们立足在地方,得到地方政府支持扶持的重要根基吧。”

    说实话,并购蓝星钢铁,对郭阳来说,也是一种企业发展战略上的临时调整。他从一开始就没想到要涉足重工业实业,以第三产业和资本运作为主,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郭阳,这些我都明白。但是,并购可以,有两条原则必须要确定下来:第一,我们必须百分百并购蓝星钢铁的股权,不管蓝星集团投资多大,我们只能出到十个亿的价格,毕竟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算是倾其所有了。”

    “第二,蓝星集团今后不能再参与蓝星钢铁的运营管理,你们虽然是一家人,但事归事,我希望你能跟周家说清楚。至于我这边,我会跟高兰谈一谈,听听对方的意见,毕竟人家也是我们的股东,我们做出这种重大投资决定,必须要开股东会和董事会形成决议。”

    郭阳点点头:“可以。你出面联系高兰,听听对方的意见,我回头去跟周家谈。”

    沈晓曼轻叹一口气,她突然探手过来抓住郭阳的手来,俏脸上微微红霞攀升:“郭阳,谢谢你这么看重我的感受,艾丙现在也是我的所有了,我希望我们能一起走下去……”

    郭阳目光清澈,他缓缓探手也覆盖在沈晓曼柔弱无骨的小手上:“晓曼,艾丙不是我一个人的,属于我们。我想,只要我们之间保持基本的坦诚和信任,我们一定能够走下去,走到……最终的尽头!”

    沈晓曼霞飞双颊:“嗯……”

    省城薛家。

    书房。

    薛老独自静坐,面前的红木茶几上摆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

    薛老闭目养神,心念电闪。

    老人虽然在女儿面前斩钉截铁表示不会出手帮周家渡过难关,因为薛老和薛家出手就意味着要跟赵家兵刃相见,也因为这件事从深层次的原因来分析还是周家自己出了问题,不过是被赵三抓住软肋加以利用罢了。

    但周家毕竟是薛春兰的夫家。老爷子嘴上说不管,但心里其实是颇为挂念的。他私下让薛光耀了解了一下实情,但薛光耀的回复让他更加坚定了薛家不能出面的念头。

    老人心思不属,他突然想起了郭阳。

    周家出了这种事,作为女婿的郭阳应该不会袖手旁观。以郭阳超强的个人能力,以艾丙集团如今的影响力和社会资源,郭阳出手帮周家渡过难关应该比薛家出面更合适。

    一念及此,薛老就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然后霍然起身,出了书房。薛光耀夫妻和薛春兰正在客厅小声谈话,见老爷子出来,就都礼貌性地站起身来。

    薛老面色不变,点了点头:“你们都坐下说话老二,你休假的时间到了吧?该回部队就赶紧回部队,你是参谋长,主抓军事训练,不能擅离职守啊。”

    薛光耀一怔,旋即苦笑点头。

    老爷子让他归队,这意味着老爷子已经下定决心,不让他插手周家的事情。

    薛春兰自然也明白了这一点,虽然她心无怨言,但在神色表情上难免就有些异样和失望。

    薛老扭头望着薛春兰,淡淡道:“春兰,你们企业的事情现在到了一个什么状况?银行还是催要清偿贷款?一共多少钱?”

    薛春兰幽幽一叹:“还不是那样?当初老周为了上蓝星钢铁项目,一共从三家银行融资十个亿,当初谈得很好,都是银行主动上门放贷的,市里也支持,给了不少优惠政策。但没想到银行能说翻脸就翻脸,市里现在也束手无策,拿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了。”

    “真是气死人了,把蓝星搞垮了,对市里对银行有什么好处?我们可是纳税大户!蓝星钢铁更是这两年市里的重点项目之首,这个项目垮了,吃亏的可不仅仅是蓝星集团!”

    “十个亿?”薛老轻笑一声:“天文数字啊!不过,钢铁项目投资大,这也不奇怪了。春兰,如果实在是跟银行谈不拢,我看你们不如想想别的办法。对了,这事郭阳知道没有?”

    薛春兰嗯了一声:“小郭这两天一直在帮老周想办法出对策,但这么大的资金量,他也没有办法,艾丙集团才刚起步,想要拿出十个亿现金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要小看了年轻人的本事啊,春兰!”薛老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向女儿薛春兰投过深深的一瞥。

    薛春兰一怔。

    ……

    郭阳的提议让周定南很是意外。

    他没想到郭阳会想出这种建议来帮周家渡过难关。如果单纯从商业利益的价值上考量,艾丙集团以十个亿的价格全资并购了蓝星钢铁,对于蓝星集团来说非但无利可图,还会产生一定的损失。

    但考虑到现在的现实,郭阳的艾丙集团以十个亿现金注入,不但彻底解决了蓝星集团目前资金链断裂的问题,还直接让蓝星集团摆脱经营困境,可以轻装上阵。

    而周定南也深知,艾丙集团如今虽然蒸蒸日上,但十个亿的大资金也几乎是倾其所有了,郭阳要为之背负上沉重的融资成本,如果不是一家人,如果不是看在女儿周冰的面上,郭阳怎么可能这么做?

    周定南深吸了一口气:“小郭,我需要召集集团高层开会讨论一下,同时还要跟市里打一个招呼。毕竟这个项目事关重大,你们出资并购不是一件小事。”

    郭阳笑了笑:“是啊,爸爸,你们应该开会讨论一下。我就在这里等着。”

    周定南一边打电话召集蓝星集团的高层开会,一边扭头向郭阳笑:“你和我一起参加会议就是,你又不是外人。”

    尽管周定南一直不承认蓝星集团是家族企业,但实际上,在蓝星集团高层团队中,至少有一半是周家的各路亲属。至于公司的中层以及下属企业的经营团队中,周家亲戚的人数就更庞大了。

    周定南召集这场会议,本来的初衷是通报情况和讨论一下并购的细节,结果连周定南都没有想到,人心叵测以至于斯,在听闻郭阳的艾丙集团可以出资十个亿帮周家渡过难关之外,这些人的心态竟然悄然发生了无形的变化。

    周定南环视众人沉声道:“三家银行不予续贷,要求我们尽快清偿所有贷款的事儿,大家想必都已经清楚。最近公司内部也不太稳定,人心慌乱,有不少人甚至在背后造谣生事说,我周某人要破产了,蓝星集团撑不住了,要倒闭了……”

    周定南的声音原本低沉旋即陡然间变得愤怒高亢起来:“公司有难,我们的人非但没有跟公司共患难的意识,反而在背后煽阴风点鬼火……这些人,今后必将从公司彻底清除出去,你们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周定南的话音一落,有几个高层下意识地垂下头去,背后议论纷纷甚至做好了另谋高就准备的人也有在座的这些人。周定南之所以在这种场合下说这种话,肯定也是早就心中了然了。

    如果周家过了这一关,这些在患难中暴露出来的小人,肯定要被他清理出去。毫无疑问。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