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薛老扫了女儿一眼,“春兰,这是你们企业自己管理上的事情,我管不了。你告诉周定南,自己想办法解决吧,这事薛家不会插手,也不能插手!”

    “如果过不了这一关,你们这家企业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薛老扬长而去。

    薛老的貌似冷漠无情的态度,让薛春兰心里更加绝望。

    薛光耀在一旁叹息一声:“春兰啊,你也不用想太多,你们的企业从无到有发展壮大起来,经历过多少沟沟坎坎了,这点事算什么?”

    薛春兰咬着嘴唇:“二哥,老周从来不在我面前诉苦,但这一次,我能感觉到他的无奈和慌乱。这一次,恐怕是我们周家的一道坎了,如果过不去,那可能就……”

    薛光耀皱了皱眉:“不就是十个亿的贷款吗?蓝星集团家大业大,号称资产过近百亿,这点资金还筹措不起来?”

    薛光耀说的这就是外行话了。

    总资产近百亿,是指各种有形无形的资产合并起来,并不是指的现金量。当然,如果蓝星集团变卖企业和资产,也不是拿不出十个亿来,但因此被大抽血,蓝星集团就彻底垮了。

    薛光耀见妹妹脸色苍白,忍不住又心软起来:“好了,春兰,你们先想想办法,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在出面找找你们市里的蒋书记,让市里帮着协调一下吧!”

    ……

    薛光耀提到这个事儿的时候,马市长正出面约谈三家银行的负责人,周定南和郭阳也在座。

    但无论马市长如何代表市委市政府表态,要求银行方面顾全大局,但银行的态度还是很坚决,不肯让步。

    周定南忍不住怒声道:“诸位,我们蓝星集团与各大银行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的信誉和口碑大家都很清楚,我们什么时候赖过银行的帐了?我有必要提醒大家一句,这笔贷款是你们主动找上我们要求放贷的,现在我们的项目即将投产运营,你们就趁火打劫,这不是恶意敲诈是什么?”

    建行分行的行长周大宽心平气和地笑了笑:“周董,您也不必动怒,我们银行呢做出这种决定是经过了科学评估的,你们现在的资金状况和资产经营状况,没有通过我们银行的风险评估,所以……也请周董谅解我们,我们银行本身必须要防范风险,这是省行和央行对我们的要求!”

    其他两家银行的负责人也纷纷开口附和。

    周定南暴怒:“你们真是……我告诉你们,把蓝星集团搞垮了,你们也同样拿不到一分钱,收不回贷款本息!”

    周大宽笑了:“周董,你们蓝星集团总资产近百亿,清偿我们这几个亿的贷款不是小意思啊?不要说这种狠话,如果到期不能清偿,我们肯定会走司法程序!”

    一场约谈就这么谈崩,马平山都控制不住。

    三家银行的负责人匆匆而去,周定南和郭阳也无奈离开。

    返回周家的路上,周定南近乎咬牙切齿道:“不行的话,我们就跟他们鱼死网破了!拖着不管,让他们走司法程序好了,不就是诉讼吗?这一来一去还有时间,我就不信公司过不了这一关!”

    郭阳苦笑不语。

    这种诉讼,蓝星集团必输无疑啊。就是拖,也拖不了多久,反而会让蓝星集团名誉扫地。

    郭阳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对于如何帮周家渡过这场危机,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但一直没有拿定主意。

    犹豫了一下,他轻轻道:“爸爸,蓝星集团现在尽力能筹措出多少资金来?”

    周定南沉默了一下,“一两个亿是撑死了,毕竟这两年,我们连续上马大项目,资金都被投入到项目中,再加上精细化工和省城的那个地产项目也占了大量的资金……”

    郭阳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已经对蓝星集团目前的困境过多考量了,但还是为现状感到无奈。

    他真的是很无奈。

    这种投入巨大回收周期长的工业项目,两三年内连续投入上马好几个,周定南这是昏了头吗?做实体产业,也不是这个玩法啊!盲目扩张,无视资金链的风险调控,这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

    这根本就不能怨赵三啊,完全是周家自己经营战略出现问题。

    ……

    郭阳把周定南送回家,自己开车直奔省城。

    他有想法,但必须要跟沈晓曼紧急碰头磋商一下,看看是否可行。

    沈晓曼刚应付走了一批媒体记者,才刚要喘口气回住处休息,突然接到郭阳电话有点意外:“郭阳,你来省城了?”

    “我就在公司对面的咖啡馆,你过来一下,我有个事要跟你商量。”郭阳说完就挂了电话。

    十分钟之后,沈晓曼戴着宽边的墨镜压低了帽檐走了进来,自打变成了社会广泛关注的新闻人物之后,沈晓曼出门都必须要像娱乐圈的明星一样进行伪装了。

    “坐!”郭阳挥了挥手:“我有个事跟你谈!”

    郭阳匆匆将周家面临的状况简单说了一遍,沈晓曼皱了皱眉:“郭阳,按你说的这种状况,其实也不能怪谁,表面上看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但如果不是蓝星集团本身存在风险,也不会导致这种局面。”

    “我倒是没想到,周冰家的公司竟然是这种状况。我说你这位老丈人也是昏了头了,这种项目占用资金这么大,怎么能频繁上呢?上一个,成一个,然后再考虑下一个也不迟嘛!”

    郭阳叹息一声:“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郭阳深深凝望着沈晓曼。沈晓曼是企业管理上的精英,她的思路和视野或许能给周家带来不一样的出路。

    “这事不好办,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筹措资金,清偿贷款。偿还贷款后,再想办法从银行融资,缓解资金难问题。”沈晓曼轻轻道:“不过,蓝星集团现在这种状况,估计筹措资金是很艰难了。”

    郭阳苦笑一声:“那我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蓝星垮掉。我们……”

    郭阳欲言又止。

    艾丙集团虽然是他的企业,但现在又不单纯是他一个人的企业。艾丙集团如今是一个前途光明的大平台,寄予着很多人的理想,包括沈晓曼在内。

    沈晓曼俏脸一变:“郭阳,你可要想清楚,蓝星垮了还有我们艾丙,周家和你毕竟是一家人,有我们在,他们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可要是你为了帮周家把艾丙也拖垮了,我们可就都玩完了!”

    沈晓曼以为郭阳是要把高兰基金投入进来的三亿元现金借给蓝星集团用来清偿银行贷款,这才有这一说。

    郭阳苦笑:“晓曼,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利用我们手头上的现金,再通过银行融资,筹措出十个亿的资金来,我们以此去并购蓝星集团的部分股权,然后把蓝星集团运作上市……这样的法子可行不可行?”

    沈晓曼眉头一挑:“郭阳,我们现在的情况,融资不成问题。但我们投入十几个亿就去为了给蓝星填窟窿,风险太大了,我坚决反对!”

    “况且,蓝星集团资产规模庞大,我们这十个亿进去,顶多并购他们10%左右的股权,凭着这点股权,我们怎么把蓝星运作上市?一旦长期见不到回报,我们的资金压力就会变大,那么,蓝星的问题未必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反过来还把我们艾丙拖垮了!我坚决反对你这样的想法!你太冲动了!你不能因为周家是你的丈人家,就昏了头!”

    沈晓曼的情绪非常激动。

    郭阳叹息着,沉默了下去。

    其实沈晓曼的反弹在他的意料之中,沈晓曼说得很有道理,他的这个想法是太疯狂了一些,也有感情的因素在内。

    沈晓曼紧盯着郭阳:“郭阳,我能理解你帮周家渡过难关的心情,但是我们艾丙集团正处在上升期,目前不能走错半步,只要我们稳扎稳打,用不了五年,我们就能变成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我们不能因为感情冲动,就去拿企业未来的发展冒险!”

    郭阳长叹一声:“晓曼,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我也不能看着周家倒霉……能帮的还是要帮一点的。”

    沈晓曼撅了噘嘴:“你担心什么?周家的公司垮了,还有我们艾丙,你老婆将来也不会吃苦,何必非要把两家都拖垮呢?”

    气氛沉闷下来,两人面对面坐着,沉默无语。

    突然,郭阳心念一闪,脑海中一道电光照耀,他眼前一亮道:“晓曼,你说要是我们筹措十个亿的资金,并购了蓝星钢铁如何?这个钢铁项目高标准建设,设备都是世界一流的,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还有几个月就要投产试运营了,将来的效益肯定不能差……”

    “十个亿的投入,我们至少能拿到蓝星钢铁90%的股权,我们日后完全可以将这家企业运作上市……”

    沈晓曼眨了眨眼:“郭阳,理论上倒是可行,但是风险太大。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做投资的,涉及的实体产业顶多就是商贸,这种钢铁项目,对于我们来说,太陌生了,我们又不懂技术,一个搞不好,就会把我们整个拖入泥潭……”

    “蓝星钢铁有成熟的技术和管理团队,我们进去之后,只需要管好经营团队就好了,其他的经营问题,交给他们去做就好了……反正我们是一家人,也不存在信任风险。”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