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当然,如此给艾丙集团带来的品牌知名度提升和现实经济利益也是立竿见影的。

    ST艾丙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可以用“黑马纵横”来形容,这已经是第七个涨停板了,照这样下去,股价突破百元大关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一个被列进了退市风险大名单上的ST股票,能有这种耀眼的表现,也算是近年来国内资本市场上罕见的神话传奇了。

    艾丙集团这边风生水起,蓝星集团却是遭遇了组建成立以来的最大滑铁卢。

    蓝星集团最近两年扩张很快。除了跟赵三的天成信托公司合作的两个项目之外,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钢铁项目蓝星钢铁年中投产。

    周定南的野心很大,他要做国内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钢铁冶炼及压延加工,钢铁工业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技术水平要求很高,加上周定南定位很高,蓝星钢铁上马的主体设备1380m3高炉、1080m3高炉、110吨转炉和100吨转炉已达到国内特大型钢铁企业装备水平,80万吨螺纹钢和70万吨高线的装备也号称达到国际上最先进水平。

    钢铁工业项目的投资之大可想而知。光靠蓝星集团本身的资金实力杯水车薪,所以这个项目不但占据了蓝星集团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资金储备,还从各大银行融资总量超过十个亿。

    周定南在本市媒体采访时不止一次谈到,蓝星钢铁高标准设计、高标准建设,一定要建成国内第一流的钢铁企业。

    蓝星钢铁项目同样也是本市最大的工业项目,市政府亲自督办的一百个重点项目之首。

    周定南近乎赌徒一样,将蓝星集团未来十年发展的筹码都压在了蓝星钢铁上。

    周定南做梦都没想到,蓝星钢铁会出问题。

    蓝星钢铁建设施工期超过两年,今年即将投产试运营。但就在三天之前,最大的融资机构建设银行C市分行突然在两亿元的贷款到期后不予展期续贷了,要求蓝星集团在一个月内清偿所有贷款。

    银行贷款是一年年还利息然后续贷展期的,这是常规路数。建行方面突然不予续贷,让周定南和蓝星集团措手不及。

    旋即,其他两家银行也相继提出了类似的要求,不予续贷展期,要求限期清偿贷款。

    十个亿的贷款啊,一时间集中爆发清偿,这足以直接导致蓝星集团资金链断裂,周家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

    郭阳得到消息赶到蓝星集团会议室的时候,周定南正召集集团所有高层成员在商议对策。周冰刚去美国,办理自己的退学事宜,对此毫不知情。

    郭阳推门而进,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坐下来。

    周定南的脸色明显苍白,说话的声音都隐隐在发颤。

    所有蓝星集团高管都保持着异样的沉默,一声不吭。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来面对和解决这样的危机困境,因为在此之前,周定南这些高管分头跟银行的主要负责人斡旋沟通,得到的结果还是非常糟糕。

    三家银行态度坚决。

    而且不再续贷的理由几乎如出一辙:银行认为蓝星集团的资金链存在断裂可能,近年来投资的项目占用过多的流动资金,省城的房地产项目和本市的精细化工项目有烂尾的重大风险,经过评估并报省行批准,这才做出了不予续贷的决定。

    银行的表现让人震怒,但无奈是人家的理由充分,你找不到半点漏洞来。

    而周定南心里无比清楚,这肯定背后还是赵三在作怪。赵三本身就是金融信托领域讨生活,他在北方省金融层面的人脉资源充沛,他极有可能通过省行给市里的分行施加压力,这才导致了这种恶劣的结果。

    周定南非常愤怒,赵三这是要把周家逼上绝境啊!

    周定南环视众人,见所有高管都保持沉默,忍不住怒声咆哮起来:“生死存亡面前,你们都没有半点意见和建议?如何应对?一点办法都没有?那么,集团要你们这些人干什么?”

    周定南愤怒地拍着桌子。桌子砰砰响,他面前的水杯差点被掀翻在地。

    所有高管还是保持沉默。

    这事根本就是无可奈何,赵家的人出面撺掇银行施加压力,除非你在金融行业具备比赵三更大的影响力,才能化解这种危机。否则,你就只能受着。

    这么大的贷款清偿,蓝星集团根本无力承担。这事一个处置不当,蓝星集团就垮了。

    周定南羞怒交加:“散会!都滚吧!”

    所有人罗列而出。

    会议室内只剩下郭阳和周定南来。

    “赵三这个小畜生真的是太狠了……手段下作,他这是想要把蓝星逼上绝路!”周定南是一个极有涵养和风度的人,很少对某个人恶言相加,他能爆出粗口来,足以证明他此刻心情的慌乱和震怒。

    郭阳沉默着。

    他自然理解周定南此刻的糟糕情绪。

    周家面临生死存亡,周定南自然很难冷静下来。

    这事不用说,肯定是赵三搞鬼。

    但赵三搞鬼是一方面,导致陷于如此困境的原因,还有周定南的决策失误。在郭阳看来,蓝星集团联系上马这种占用大资金的工业项目,完全是败笔中的败笔。

    精细化工项目,钢铁项目,哪一个都是需要大资金投入的产业项目,资金回笼周期相当漫长,这种在传统产能上的盲目扩张是蓝星集团重大的隐患。赵三的幕后操控,不过是扇了一阵阴风罢了,如果不是蓝星集团本身存在重大资金链断裂风险,哪能如此?

    但郭阳心里很清楚,此刻不是跟周定南讨论决策失误的时候。这个时候,必须要拿出办法来,帮周家渡过这场危机,否则周家就完了。

    周定南呼吸急促,望着自己的女婿,眼眸中满是期待之色。

    他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郭阳轻叹一声:“爸爸,市里什么态度?您跟市里谈过没有?”

    周定南烦躁地冷笑一声:“我跟孟建民谈过了,可这位孟副市长除了会打官腔,什么都不想做。”

    “爸爸,蓝星钢铁是市里最大的工业项目,蓝星集团面临资金危机,市里应该不会撒手不管。毕竟,这个项目要是毁了,对市里的影响也很大。我建议您出面去找找蒋书记和马市长,听听这两位主要领导的意见。”

    周定南沉默了下去。

    他其实已经报名约见蒋书记和马市长了,但市委办和市府办反馈的信息却不乐观,都说两位主要领导现在公务繁忙,暂时没有时间约见周定南,让他等一等。

    郭阳扫了一脸焦虑愤怒的周定南一眼,眉头紧促,心念电闪。

    市委。

    市委书记蒋雪峰一脸的震怒,他凝望着市长马平山,沉声道:“真的是太过分了,老马,因为一点个人私怨,就出黑手干扰我们市里的重大工业项目,行为恶劣!”

    马平山叹了一口气:“蒋书记你息怒吧,一来,这个事我们没有半点证据,二来,这完全是银行内部决策行为,我们市里只能协调斡旋,不能干预。”

    马平山心里有句话没有说出口来。

    其实在马平山看来,银行的决定固然有赵三在背后煽风点火的成分,但也不是完全针对周家。人家也是经过科学评估,为了避免和防止自身贷款风险。

    一家银行的决定,直接影响到了其他两家银行。

    所以,这事与赵三有关,又无关。

    赵三的阴险之处在于,他瞄准了银行的忧虑点,经过煽风点火,直接放大了银行的风险防范意识,这才导致了银行作出了不予续贷的决策。

    蒋雪峰沉默了一阵,旋即沉声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蓝星钢铁项目功败垂成,老马,你亲自出面跟三家银行负责人约谈一次,必要的时候,我们市里可以出面做做担保!”

    “有我们市里作为担保,他们银行还担心什么?蓝星集团的实力摆在这里,这个项目只要投产运营,将来的利润可想而知,偿还这点贷款算什么?老马,我们必须要保护市里的大企业,否则任由这些企业垮了,对本市的经济发展冲击太大!”

    马平山嗯了一声:“蒋书记,我已经让市府办约了三家银行的负责人,我今天下午就跟他们见面谈一次,谈谈市里的态度,希望他们能顾全大局,支持本市的经济发展!”

    “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出面找找省行的领导,不过,根据我上午得到的信息,不予续贷的压力是省行传递下来的,做通省行的工作很难。”

    蒋雪峰心烦意乱地摆摆手:“尝试一下吧,告诉这几家银行,最好不要趁火打劫!”

    ……

    正在省城娘家探视薛老的薛春兰从丈夫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脸色变得很难看。尽管丈夫再三叮嘱她不要透露给薛家人,薛春兰还是忍不住跟父亲薛老讲了这事。

    薛春兰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薛老能出面帮周家渡过这次危机困境。但薛老的表现和反应却让她有些失望和绝望。

    薛老沉默了良久,才淡淡道:“春兰,是赵三在背后捣鬼?你们可有证据?这事绝对没有半点可能是赵家老头出面,赵家老头不是那种人!如果是赵三的话,他肯定又没有这个本事!你确定你们周家在经营上不存在问题?”

    薛老不愧是历经沧桑世故之人,一眼就看到了问题的实质。

    薛春兰呆了呆,她对蓝星集团的管理和经营并不了解,她觉得老爷子的话很有道理。赵三固然会在背后捣鬼,但三家大银行突然一起不予续贷,蓝星集团突然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这根本不是赵三能做到的。

    只有蓝星集团本身存在重大风险隐患,才被赵三抓住把柄啊。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