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三在返回省城的路上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他没想到这点事竟然还直接惊动了薛老和自家老头,不要说他没想到,就是郭阳、周定南一家都没有想到,薛老会直接为了这点事,不顾体面,冒着跟赵家闹翻的危险,亲自出马了。

    但结果却还是不尽人意。

    虽然赵三安排堵门的人撤了,留下一地狼藉,但却不代表他就此罢手了。赵三的人同时向市里有关部门举报了蓝星集团这个项目的诸多问题和缺项,比如手续不全,比如环保治理不够,比如某些地方违规建设等等。

    关于这个投资巨大的精细化工项目,项目大的手续是办理了。但按照一般的项目建设潜规则,很多事很多局部的细节手续都是在项目建设过程中逐步完善的,一边建设一边补办,这就让赵三抓住了把柄。

    潜规则就是潜规则,没有人捅破便罢,一旦被人捅破,作为职能部门就不能不管,尤其是赵三还是靠着上层路线压下来的。

    赵三的人还没走,土地局、环保局、规划局、市建委、市化工机械局等有关部门的工作组检查组先后开进了厂区中,开始对照检查。

    毕竟手续存在缺项,所以几家职能部门陆续开具了停工执法通知,要求蓝星集团就地整改。

    这还不算,天成信托公司还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蓝星集团退还他们的投资款项,承担他们的投资损失。

    甚至还有人向检察院举报蓝星集团存在商业贿赂行为。

    蓝星集团在省城的房地产项目也基本如是。

    一时间,蓝星集团和周家面临的麻烦是铺天盖地。这让很多人背地里议论纷纷,觉得周家得罪的人能量太大,估计这么折腾下去,周家这个商业巨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赵三摆出了一幅不整垮周家就誓不罢休的坚决态度。

    市委书记蒋雪峰皱着眉头在办公室听完了孟建民的情况汇报,扭头望向了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市长马平山,道:“马市长,赵家这小子有点太过分了,他这是铁了心非要把周家这两个项目给折腾垮了啊。”

    马平山有点无奈:“真搞不懂赵家到底要做什么?赵三能撤人不再堵门,看起来是薛家出面协调了。但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赵三还要有后续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呢?”

    “他现在站在了理上,揪住不放了,想要对付周家,我看这回,周家很难扛得住啊。真是开眼了,这小子竟然有这么狠的手段和这么深的城府?”

    蒋雪峰深吸了一口气:“算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我们还是别管那么多了,先静观其变吧,看看薛家会不会有接下来的动作。老马,告诉有关部门,凡事都要讲规则讲法律,我们帮理不帮人,免得日后生出是非来。”

    蒋雪峰的话有点意味深长的味道。

    马平山心领神会,到了这个份上,不管薛家和赵家要怎么兵刃相见,但作为市里来说,必须要做得没有半点瑕疵。否则,将来事情闹大,制度上和程序上的缺陷,会导致他和蒋雪峰很难看。

    赵三要想要闹就让他闹吧,但只要他站在理上,市里该支持还是要支持。但周家毕竟是市里重要的民营企业,纳税大户,把周家整垮了对市里不利,所以有些事情还需要有关部门随机应变。

    简而言之一句话,紧答应慢动弹吧。

    周家。

    周定南脸色阴沉,望着女儿女婿怒声道:“小冰,小郭,赵家这小子真的是太过分了,这是非要跟我们周家不死不休啊!”

    周冰愤怒道:“爸爸,不要怕他!不是闹嘛,就让他闹!大不了,我们这两个项目放弃了,他还能拿我们怎么样?!”

    郭阳摆了摆手:“我不明白的是,不是外公都亲自出面找了赵家老爷子吗?怎么赵三还是这么嚣张?难道……”

    郭阳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爸爸,小冰,我觉得这事不简单,如果没有赵家的允许,赵三绝对不敢公开这么干!”

    “那就让外公再问问赵家老爷子,看看他们家到底什么意思,我们周家跟赵家无冤无仇,就为了一个赵三,非要闹成生死仇敌?”周冰义愤填膺,就要给已经去了省城娘家的母亲薛春兰打电话。

    被郭阳拉住了。

    郭阳摇摇头:“小冰,不宜再让薛家出面了。这个事情,我们还是自己解决。”

    “我看不如这样,这两个项目暂时停工,该完善手续的完善手续,该拖的就拖。总之,赵三带来的那些麻烦,我们照单全收,不要慌,自乱阵脚才是上了他的当。损失是必然的,但暂时的损失与长远来看,也不算什么。”

    “爸爸,我个人建议,蓝星集团以静制动,不要乱了阵脚。至于薛家,也没有必要再因为这种事牵连进来了,应该避免将周家和赵三的纷争上升到薛家和赵家争斗的层面,这对我们不利。”

    郭阳又握了握周冰的小手:“小冰,你不是要去美国办退学手续嘛,我觉得你还是尽快出去呆一段时间,就当是休假了。”

    周冰柳眉一挑:“阳阳,我为什么要躲出去?我又不怕他!”

    郭阳苦笑:“小冰,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策略。你去美国办事顺便散散心,家里的事情,有爸爸扛着,你放心好了。再说,也没多大点事实事求是地讲,我个人觉得,蓝星集团做到这个程度,其实应该把重心和重点从实体项目转移到资本运作上来了,这次这两个项目暂时搁浅,也未尝就一定是坏事。”

    周定南眸光闪烁:“小郭,你的意思是……我们今后要把重心放在运作上市上?”

    郭阳点点头:“是啊,蓝星集团早就具备了上市的条件,为什么不运作上市呢?”

    周定南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他们上市是为了圈钱,可我们的资金没有问题,上市的意义不大。我对此不太感兴趣。”

    周定南还是一个相对比较传统的人。他认为一个企业家要干事,就必须要干实业,空手套白狼上市圈钱,他认为是歪门邪道,起码不是正道。

    否则,以蓝星集团的条件,早就上市了。

    郭阳叹了口气:“爸爸,上市不仅为了融资,还能介入资本市场。随着改革开放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深入,企业不链接资本市场,是走不远的。”

    周定南还是不以为然,尽管他没有开口反驳郭阳的话。郭阳暗暗摇头,知道周定南的观念根深蒂固,不是他几句话能改变的。

    实际上,后来周家蓝星集团的没落与周定南这个掌舵人的观念闭塞和落后,频频出现决策失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好在如今周冰介入了蓝星集团的管理,下一步必然要接班。郭阳把挽救蓝星集团的希望寄托在自己未婚妻身上了。至于周定南,还是算了吧。

    郭阳知道像周定南这种从底层打拼出来的企业家,一步一个脚印,最相信的还是自己的主观努力,不相信任何前沿和虚拟的东西。这样的人还为数不少。

    省城赵家。

    赵三被赵老爷子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站在赵老的书房里认错了半个小时。但赵老警告和谆谆教导的那些话,他一句都没有往心里去。

    没有人了解赵三此刻真实的疯狂心态。

    他打心眼里瞧不起周定南和周家的蓝星集团,在赵三心里,如果不是有薛家这层关系在,像周家这种层次的存在,就是凡俗间微不足道的蝼蚁,他想要怎么捏把就怎么捏把。

    他对周冰的那点心思其实早就破灭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愤怒和报复。周家竟敢当面跟他赵大少叫板,让他在C市丢尽了面子,他咽不下这口气去。

    因此,赵老干预下来,他的确是立即做出了“整改”按照赵老的要求,撤回封堵人员,但接下来,他后续的小动作又铺天盖地的跟了上去。

    他不怕,就算是赵老再干预下来,他顶多就是一推六二五,统统不认账罢了。

    再说了,他不相信薛家会为了周家跟赵家真正当面锣对面鼓翻脸为仇。

    所以,赵三的疯狂行动让赵老想不到,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赵三回到自己的房间,打了几个电话问了问周家的反应,听闻对方保持着应有的克制和理智,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赵三反倒觉得有些无趣了。

    他的这些手段无非是挑衅。

    他挑衅的目的是为了激怒周定南和周家,然后让周家跳起来跟自己真枪实干斗一场,结果周家却不接招了。

    “周定南竟然这么能忍?”赵三眸光一闪,心道:看来还是老子下的料不够足啊,竟然如此,那就再下点猛料!

    赵三又打了几个电话吩咐下去。

    然后,赵三面色阴沉嘴角噙着冷笑走到卧房之外的天台上点燃了一根烟,强行排解着内心深处汹涌的各种负面情绪、。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