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薛家老爷子同时得到的消息还有省城赵家子弟赵三在C市与女婿家蓝星集团闹得各种不愉快的传闻。

    薛老与赵老实际上是昔年的同僚,只是薛老年纪大一些,就早退了下来,而赵老还在二线的岗位上,当然也基本上不坐班了,只是挂着个名而已。

    到了赵老和薛老的这种高位层次,很多事情就变得无比简单。赵家和薛家之所以强大,不在于两位老人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自身的层次摆在这里,辐射下来的很多东西就足够让后人享用一辈子了。

    薛老有些震惊。

    对于赵家的这个孙子赵三,薛老了解不多。但他是了解赵老的,赵三在底下的咄咄逼人,应该不是赵家老头的主意。甚至,赵老可能压根就不知情。

    但薛老还是有点生气。

    因为尽管薛家对周家过去多年都不认可,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这个女婿,但有些事是摆在桌面上的,周家的女主人是薛家的女儿,你赵家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吧?多少照顾下薛家人的面子是不是?

    你赵三把周家逼到了这个份上,完全是不把薛家放在眼里了。

    一念及此,薛老本来想抓起电话找找赵老,后转念又一想,晚辈的事情没有必要扯到老一辈身上去,索性就给次子薛光耀打了电话。

    薛光耀得到老爷子的授命,亲自带人带车赶去了C市。

    薛光耀来的时候,给妹妹薛春兰打了电话,薛春兰一时间有些欢喜,又有点如释重负。薛春兰没有敢因为这事去烦扰父亲,也担心薛家不肯出手关照周家的生意。可二哥薛光耀的出面,就足以说明薛老的姿态和态度了。

    郭阳也是如释重负。

    他之所以让周家按兵不动,一方面是为了给市里施加压力,一方面也是在暗中观察薛家的反应。毕竟,遇上省城赵家这种大世家,还是需要薛家出面来抗衡,否则,单凭以周家的能量,摆不平这事的。

    薛家终于出手了。

    更重要的事,至今,郭阳也有些狐疑,赵三的表现是不是有点太过激了。周家背后有薛家,赵三不可能不知道,但赵三还是这般不择手段,到底意味着什么?

    其实有些事越想多了反而越复杂,本来很简单。赵三的心态就很简单。他认为薛家根本就不承认周家的存在,两家多年来形同陌路,薛老不可能为了周家得罪赵家。

    这就是赵三的狭隘和判断失误之处了。

    薛光耀直接找上了市长马平山。

    没有人知道,薛光耀跟马平山关系很亲密。这是有一定历史渊源的,不足为外人道也。其实马平山早就想过问这茬了,只是顾忌到省城赵家,这才迟迟没有动静。但薛光耀出马了,这意味着薛家的站出来。

    因此,薛光耀从马平山的办公室走后不久,马市长就去了蒋书记的办公室,书记市长关起门商议了好半天,这才直接下了命令,让市委常委、副市长孟建民全权处理蓝星集团精细化工项目的纠纷问题。

    有党政两位主要领导的批示在,孟建民再也坐不住了。

    在孟建民的召集下,赵三和周定南父女终于做到了一间会议室里,孟建民作为调解人。

    赵三深沉傲慢的目光紧盯着跟随在周冰身后走进来的年轻人,沉稳干练,身上发散着一股超乎同龄人的成熟气度。

    赵三眸光闪烁,锋锐尽出。他知道这就是周家的女婿郭阳,一个他过去看不起,现在不得不正视的存在。

    尤其是这两天,艾丙集团风生水起,又是获得风投注入,又是涉足电子商务,引起了各路传媒的追捧,也得到了省里高层的关注。

    根据赵三得到的消息,省里有关部门已经将艾丙集团列为了重点民营企业之一,上了一份大名单。

    别看艾丙集团现在的实力比蓝星集团差得远,但论知名度和众所公认的发展空间,远不是蓝星集团所能比的。

    这也是孟建民第一次见到郭阳。

    孟建民紧盯着这个让儿子孟天祥一蹶不振的年轻人,这个夺了儿子所爱的情敌,目光深沉如刀。

    如果目光能杀人,赵三会把郭阳杀一遍,然后孟建民就会杀第二遍。

    孟建民干咳两声。

    把投往郭阳身上的阴森目光收了回来,转头望向同样目光阴森的赵三身上,轻轻道:“赵董,周董,两位,根据市委市府主要领导的批示精神,由我来召集你们坐下来开一个项目协调会,你们各自有什么想法,不如坦诚相待,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互相敌视,大家说是不是?”

    孟建民已经知道薛家人出手了,否则蒋书记和马市长不会过问得这么着急,而且力度这么大。

    赵三大咧咧地撇了撇嘴:“我没什么想法,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撤资!总而言之一句话,退还投资款,补偿我们公司的损失,否则什么都不要提!”

    周定南因为有薛家出手,底气更足了:“赵董,我们合作的这两个项目,你们天成信托公司一分现金都没有掏,完全是空手套白狼,利用我们拿到的土地去银行融资,你们还好意思跟我们索要投资款?这都是银行的钱好不好?”

    赵三冷冷一笑:“银行的钱?这是从我们公司名下列支的款项,即便是银行贷款,那也是我们来承担融资成本,你少说废话,赶紧退还投资款补偿我们的损失,咱们还能好说好散!”

    周定南嘴角一抽。他觉得赵三太不可理喻,而且狂妄到一个让人感觉匪夷所思的程度,他懒得跟赵三再扯下去了。

    “既然赵董不讲道理,那么,我们也有不讲道理的办法。我前面说了,大不了这两个项目我们也放弃不做了,要损失,大家一起损失就是!”周定南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漠:“你不是堵门吗?那就继续堵门吧,反正这个项目我也不想再做下去了。”

    赵三还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孟建民急了:“周董,这么大的项目,市里的重点工程,怎么能说停就停呢?不要意气用事嘛。”

    周定南冷笑:“请问孟市长,天成公司违法破坏项目建设,我们蓝星集团光是报警电话都打了无数遍,至今无人问津,您让我们怎么复工?怎么继续施工建设?”

    孟建民长出了一口气,他觉得是不是有必要暗示一下赵三了,薛家的人都出手了,你还这么拧着来,有点不太靠谱啊。

    薛光耀是薛老最看重的儿子,陆军少将,某集团军参谋长,身份何等显赫。老爷子让薛光耀出马办事,足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孟建民瞥了赵三一眼,轻轻道:“其实呢,要依我说,你们双方本是一家人,何必因为一点小误会闹得不愉快呢?省城的赵家和薛家,可是世家通好,今天薛光耀参谋长路过本市,还跟蒋书记和马市长提过你们两家的交情……”

    孟建民这就不是暗示,而是直白了。

    赵三吃了一惊,心道:薛光耀出马了?薛家的人竟然真的肯为周定南说话?不是说薛家不承认周定南这个女婿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薛家人出面自然会影响赵三的态度,但赵三却如今也是箭在弦上很难收手了。他面色变幻,心内斟酌良久,最终还是面带冷笑:“我们赵家和薛家当然是通家之好,但请恕我直言,周家算什么?一个薛家老爷子不承认的女婿罢了!”

    赵三一言既出,不要说周定南父女和郭阳变了脸色,就是孟建民都觉得有点过头了。

    你可以心里这样想,但嘴上不能这样说啊。况且,薛光耀亲自出马,本身就说明了薛家的态度,你赵三是不是真的傻,连这点都判断不出来?你是非铁了心要挑起赵家和薛家的战火,还是背后有赵家老头子撑腰啊?!

    周定南脸色阴沉,周冰霍然起身,愤怒斥责道:“赵三,你不要欺人太甚!”

    周冰气得嘴角都在哆嗦。

    见周冰如此激动,郭阳赶紧起身来抓住她的小手握了握,示意她坐下,不要过于激动。

    然后郭阳凝视着赵三,两人目光相接,碰撞出杀气腾腾的火花来。

    郭阳神色不变,淡淡道:“赵董,人呢,要知道自重和自尊,否则,没有人会尊重你。”

    赵三不屑一顾地冷笑:“你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我是一个普通的人,靠自己的本事吃饭赚钱,养家糊口,不像是某些无能之辈,只能当靠家里庇护圈养的寄生虫了!”郭阳反唇相讥。

    赵三忍不住拍案而起:“放肆!”

    郭阳也冷冷猛拍了一下桌子,声音比赵三的更大:“你才放肆!你不但放肆,还很愚蠢无知!你在这里嚷嚷什么?离开赵家,你算什么玩意儿?无缘无故终止合作,违法围堵工地,按照合同约定,你非但得不到一分钱的补偿,还要赔偿蓝星集团的损失!”

    “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怕一个寄生虫!像你这样的人,离开那棵乘凉的大树,你狗屁都不是!如果不是看在赵家的份上,你连坐在这里跟我们谈的资格都没有!你嚷嚷什么?!”郭阳声色俱厉,口风如刀,一字字一句句将赵三连嘲讽带诛心,堵得其人面色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