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定南面向孟建民:“孟市长,各位领导,给市里添麻烦,不是我周某人的意愿。今天这个事,对于我个人来说,也很突然。因为今天赵董找上我,突然提出要撤资,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又出现了围堵工地的事件。”

    “我认为,不管我们双方出现了什么合作上的问题,但有一个起码的底线和原则应该共同遵守:那就是不能破坏项目建设,说得不好听一点,这个项目虽然是我们蓝星集团主导建设的,但对于本市来说,也是支持和拉动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

    “天成公司可以放弃与我们蓝星集团的合作,这没有问题,哪怕是无缘无故的提出毁约,我们也可以接受,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但破坏项目就是很没有必要的,要知道,这样一来,影响到的不仅仅是我们蓝星集团,还是有地方经济发展!”

    周定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三没好气地打断了:“不要在我面前唱什么高调!我就只问你一句话,什么时候退返我们的投资?只要你表个态,给个时间表,我的人马上就撤!否则,那就真的是对不住了!”

    不管谁对谁错,赵三的态度真的是太嚣张了。

    你随意围堵工地大门、破坏项目建设,这是违法行为,可当着政府官员的面,他却是这么肆无忌惮,横行霸道!这让很多官员脸色都变得不好看起来。

    周定南也怒了:“赵董,如果你这样蛮不讲理,无视法纪的话,那么,我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你们爱怎么就怎么吧?不就是堵门吗?继续堵吧!大不了,这个项目我们放弃!不就是几个亿的损失嘛,我们蓝星集团不要了!”

    “你们天成信托公司背景雄厚,我们蓝星集团招惹不起,但我们惹不起躲得起!”

    周定南怒形于色,声调极高:“孟市长,情况就是这样,诸位领导也都看到了,反正我们蓝星集团就是这么个态度,至于市里怎么处理,我们都接着!”

    周定南的声音很大,就连在马路对面的郭阳都听得一清二楚。郭阳很少见到周定南发这么大的火,表现这么激烈。

    其实不要说郭阳了,就是周冰,都是第一次见父亲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试图择人而噬。

    其实这也不能怪周定南。只能说是赵三太过分,一而再、再而三地触及到了周定南和周家的底线。既然无法忍,那就不忍了。既然不能退让,那就不退了。

    赵家又如何?大不了蓝星集团不要了,变现为现金,也足够一家人富贵安逸一辈子了。

    周定南骨子里的一股血性,年轻的时候有过,随着年岁渐长,就统统隐藏在内心深处。可今天赵三的连番挑衅,直接将他沉默了多年的血性给激发出来了。

    赵三面带冷笑,冷视着周定南,他认为周定南是再放狠话,他料定周定南和周家最终一定会妥协,所以他有恃无恐。

    周定南怒起,拂袖而去。

    周冰一看父亲走了,也紧随其后。

    现场撂下孟建民一群官员面面相觑,无可奈何。项目停工,损失最大的自然是蓝星集团,但如果蓝星集团真的放弃、真的不在乎,孟建民还真不知道怎么来办了。

    孟建民有些无奈地扭头望向了越来越跋扈嚣张的赵三,轻轻勉强笑道:“赵董,这事最终还是需要市里协调解决的,一味使用过激手段不好。我觉得,贵公司还是冷静一下,先把人撤回去,我们回头再协调你们双方坐下来商量,如何?”

    孟建民觉得很棘手了。

    周家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了市里,作为分管市领导,他必须要面对。如果赵三还是坚持乱来,为了形象和官方的权威,他必须要使用强制手段了。

    但使用强制手段就不得不跟赵家敌对。

    一想起这个,孟建民就心里非常恼火,周家还真是孟家命中注定的魔星,儿子孟天祥的事还没有来得及秋后算账,如今又冒出来一桩大麻烦。

    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孟建民,看孟建民如何处置。包括站在马路对面的郭阳。也包括孟建民的这些下属,市建委这些主管部门的负责人。

    无论如何,任由违法堵门破坏项目建设,如果孟建民什么都不做,将来肯定会落人话柄。就是传到市里两位党政主要领导那里,也肯定说不过去。

    孟建民进退两难,他脸上的笑容更加勉强:“赵董,先把人撤了吧,这样影响不好,这会让市里很难做。”

    赵三既然开了这个头,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他本来就是通过这种卑劣和过激手段来逼迫周家就范的,现在没有达到目的,撤人是不现实的。

    他似笑非笑地望着孟建民:“孟市长,我们可不是非法堵门,我们是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只要蓝星集团把我们的投资返还,我们马上就撤!至于现在”

    赵三耸耸肩:“这是兄弟们的自发行为,也不是我这个董事长能左右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一百多号人齐声高呼,嚷嚷起来,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孟建民的脸色阴沉。

    郭阳在马路对面都忍不住要暗笑出声来了。孟建民是典型的既想要当逼ao子又想要牌坊的人,既要维护自己的官位权威,又不愿意得罪省城的赵家,反过来说,这怎么可能呢?尤其是在现在的这种局面下。

    赵三仰天冷笑不语。

    孟建民阴沉着脸分开人群,径自上了自己的车,跟秘书冷着脸哼了一声:“回去!”

    孟建民的车竟然就这么走了。

    不少市里的官员有点失望,但市领导都不管,他们又何必多管闲事?谁要闹腾就让他闹腾呗,反正又不影响社会稳定,顶多就是造成一点负面影响。

    只是警方留了部分警力留在现场,维持秩序,避免双方发生冲突。

    郭阳也走了,在车上,他跟周冰通了一个电话。

    “小冰,这事先不着急,冷处理一下。赵三不是要堵门吗?那就让他堵!先置之不理!你放心,你们这个精细化工项目是市里的重点项目,你们项目受阻,市里会受不住的。等着吧,再过两天,估计市里主要领导就会干预下来,到了那个时候,孟建民就是面对也得面对、不面对也得面对。”

    “恩,我知道了,阳阳。我爸爸今天也很生气,这赵三就是流氓习气,太可恨了!我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赵三未必是流氓习气,但他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他肆无忌惮,就是要逼迫我们就范。他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不能让步。先僵持着吧。”郭阳笑了笑:“现在以静制动,比什么都管用!”

    ……

    2月18日。

    省城。北方宾馆。

    艾丙集团在北方宾馆宴会厅举行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的有两项主要议题,一个是艾丙网的正式上线,昭示着艾丙集团正式杀入最早期的国内电子商务市场;第二是艾丙集团宣布与国际知名风投高兰基金实现战略合作,高兰基金以现金三亿元并购了艾丙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变成艾丙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艾丙集团也正式改组为合资股份公司。

    这是两大重磅消息,引来了国内和省内的各路媒体。

    第二天一早见报后,艾丙集团的这两大手笔,旋即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也直接影响到了二级市场的反应,正在走更名程序即将更名成功的ST北方股价再次涨停。

    开盘就直接封了涨停板。

    如果不出意外,至少还会有三五个涨停的延续效应。

    未来只要艾丙购物的整体资产打包装入艾丙集团与人民商场的重组新公司,艾丙集团就进一步提升持股率到80%,对于其名下全资上市公司来说,这无异于当年就可以实现扭亏为盈,报表会非常好看。

    而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上的火爆反应,股价持续上升,又会反过来助推艾丙集团本身资产的水涨船高。

    郭阳当初跟高兰说,未来三五年内,艾丙集团的总资产规模达到十个亿,其实是不夸张的。当然了,现在因为高兰基金的进入,这个过程会进一步缩短。

    只要艾丙集团本身运作上市,企业总资产和整体市值超过百亿指日可待。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郭阳绝对会成为当前国内经济领域的领军人物。其财富地位和影响力,不会亚于后来两位马先生的成就。

    艾丙集团最近在省城折腾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薛家老爷子这种几乎是闭门不出的人,都从报纸上或者老部下老同僚那里得到了相关信息的一鳞半爪。

    老爷子非常高兴。这至少说明,他没有看错郭阳,也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

    他把薛家的年青一代托付给郭阳,思路是对头的。

    郭阳的事业越大,平台越大,薛家的第三代乃至第四代都会确保衣食无忧。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