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定南的脸色难看到死。

    周冰愤然起身:“爸爸,这种人就是无赖和流氓,他就是要继续跟我们合作,我们也不能忍受下去了……不就是撤资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已经了解过我们的财务状况,不行的话,就让他们撤资就是!”

    “实在不行的话……”

    周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定南叹息一声打断了:“小冰,你以为他要的是钱吗?他这是威胁我们就范呢。不要说这个钱我们不能给,就是我们给了,他也会得寸进尺,提出更过分的要求来!”

    “那就付诸法律手段!”周冰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臭流氓,不要脸!”

    周定南再叹息:“赵家在省里权势冲天,比你外公家都要不好惹……因为赵家老头现在还在任上,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毕竟还挂着领导职务,得罪了赵三,我们周家这个麻烦大了!”

    周冰羞愤得涨红了脸:“爸爸,那怎么办?难道您要我迎合一个臭流氓吗?”

    周定南苦笑:“小冰,这怎么成?我只是跟你讲讲问题的严重性。我现在拿不准的是,这是赵三一个人的行为,还是赵家的意思。如果是赵三自己无理取闹倒也不必理会,但如果背后站着赵家,那就不得不重视起来了。我看不如这样,先当做什么事都没有,该怎么还怎么,且看赵三有什么下一步的举动。”

    但周定南的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周定南随手接起,听了两句话,脸色就黑了下来。

    周冰不安地问:“爸爸,怎么了?出事了?”

    周定南愤然拍案而起:“赵三真正是无耻,我没想到,一个世家子弟,竟然向街头流氓一样任性,他竟然已经安排人用推土机和垃圾堵住了我们精细化工项目的工地大门,任何人不允许进出!”

    “我想,省城的情况估计也不会乐观了。赵三这个人,真的是流氓透顶,无耻之尤!”

    图穷匕见了!!!

    周冰心内一惊。

    “爸爸,要不要喊阳阳来一起商量一下?”周冰在危难关键时刻,第一个想起的还是自己的男人,这是她心理上的倚靠。

    周定南神色凝重地点点头:“也好,小冰,你跟郭阳通个电话,讲讲这事,看看他有什么处置问题的办法没有,他一向很有想法,也许他会帮我们渡过难关。”

    ……

    郭阳开车来到了蓝星集团精细化工在东郊的工地现场。

    实际上,这个项目已经基本成型,一号厂房建起,二号厂房正在施工,整个厂区都建起围墙,初步具备了工厂的状态了。但此时此刻,一百多号人围堵在厂区门口,进出工地的大门被两台推土机和黑压压的一大堆建筑垃圾给堵死。

    还打着一条横幅,上书“蓝星集团破坏合作我方强烈要求撤资”。

    人声鼎沸,看热闹围观的人不计其数。

    路边上,还停着两辆警车。

    警方得到消息,因为害怕出事,就派人赶了过来维持秩序。但赵三背景强悍,就算是警方也不敢轻易驱逐他的人,所以就变成了这种局面。

    郭阳站在马路对面凝望着眼前乱糟糟的一切,神色凝重。

    他过去并不知道周冰和周家关乎赵三和赵家引起的苦恼。今天从始至终了解清楚,他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至少是非常棘手的。

    像赵三这样的人,不出手便罢,一出手必然就是狠手。

    而且,郭阳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惊动市里。精细化工项目是市里的大项目,双方合作者都是举足轻重的企业,无论是蓝星集团还是赵三的天成信托,都来头不小,有关部门肯定非常重视。

    郭阳静静站在这里,作为围观群众的一员,心念电闪。一时间,他也拿不出什么处置的好办法来。

    跟赵三硬来没有必要,也犯不上。

    但示弱和让步,更是万万不能。

    因为赵三要的不是经济利益,而是无耻的念头。想起赵三对周冰的觊觎窥伺,郭阳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会对其他男人垂涎自己的女人而无动于衷,郭阳自然也是概莫能外。

    那么,怎么办?

    郭阳站在路边想起了周冰跟自己讲过的话,关于赵家的背景来历。

    在层次上,赵家和薛家大抵相当。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赵家老头退居二线,还没有完全退下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已经是无法仰望的豪门了。不要说得罪了,就是触碰都触碰不到。

    郭阳对赵家没有半点了解。但他思前想后,觉得这事八成是赵三一个人的行为,与赵家整体无关。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如还是从赵三身上下手。

    而且,郭阳觉得周家的底牌还在于薛家,在这种极有可能与赵家这种家族对抗博弈的关键时刻,这种底牌该借用还是要借用一下了。

    不多时,两辆黑色的轿车飞驰而至,郭阳一看就是政府的公车。果然,从车上跳下来两个干部模样的人,打开后面一辆车的车门,从车上下来一个面色威严的中年男子,郭阳吃了一惊,竟然是孟天祥的父亲,市委常委、副市长孟建民。

    他皱了皱眉,猛地想起孟建民分管工业,市里的重点项目出了问题,他出面也属于正常。

    孟建民站在人群外围看了看,沉着脸让秘书给市建委等有关部门一把手打了电话,同时也让通知蓝星集团的人,迅速赶过来开一个现场协调会。

    郭阳就站在马路对面没有离开,他静观其变。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孟建民极有可能要偏袒向赵三。无论是基于孟家对周家的嫌隙,还是基于孟家对省城赵家的攀附,孟建民都有理由倒向赵三。

    半小时后。

    市里有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蓝星集团的周定南和周冰父女,还有天成信托的赵三,都赶到了现场。

    周冰在回头的瞬间发现了郭阳,郭阳向她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声张。周冰这才心里安定平静下来,她回头来望着一脸冷笑狂傲之色的赵三,嘴角掠过一丝愤怒。

    孟建民转头望着赵三,面上挂着温和的笑容:“赵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双方合作的这个项目一直是市里备案的重点项目,怎么好端端地就闹起了分家?”

    赵三撇了撇嘴,“孟市长,事情是这样。因为我方感觉到蓝星集团没有合作诚意,我们双方失去了合作的基础,所以就提出撤资。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蓝星集团可以再另外找合作伙伴嘛,这其实很正常。”

    周冰忍不住插话道:“赵董,就算是我们合作破裂,你们要撤资,但也不至于安排人这样围堵工地现场吧?你们这种做法,不但非常恶劣,还违法!”

    赵三冷笑:“这不是我安排的,这是我下属员工自发的义愤行为!你们必须要尽快返回我们的投资款,否则我拿什么给这些员工发工资?如果我这边发不了工资奖金,他们是不是还要来找你们闹?”

    周冰气得嘴角哆嗦起来。赵三这种当着政府领导都蛮不讲理的态度,让她无语。

    你跟流氓还怎么讲理?

    孟建民在一旁听了,脸色也有点难看。

    其实今天的这种情况,对孟建民来说也很突然。赵三在闹事之前,也没有给他打招呼。别看他官居常委副市长,但在赵三眼里,孟建民根本不算什么,没有太把他放在眼里。

    孟建民本心里是希望借机打压一下周家的。但周家主导的这个项目是市里的重点项目,他是分管市领导,这关乎着他的政绩,所以这个项目不能出问题。

    孟建民勉强一笑:“赵董,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想,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嘛。至于这种过激行为,我看还是赶紧让你们的人退回去,先谈,请你放心,我这个分管副市长还在这里,一定能保证你们天成公司的利益!”

    赵三云淡风轻地耸了耸肩:“那就在这里谈呗。什么时候谈妥了,我们的人自然也就撤了。”

    赵三没有给孟建民这个常委副市长面子,他的这番流氓般随意嚣张的话,让周遭一些市里的官员听得脸色一变,孟建民更是脸色阴沉下来。

    他再有攀附赵家的想法,但赵三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不给他面子,他也有点承受不住。

    但孟建民终归还是压住了火去。因为省城的赵家实在是不好惹,一旦惹上,那就是甩不掉的大麻烦,对于孟建民这种极看重政治前途的人来说,几乎就是致命的灾难。

    实事求是地讲,孟建民这个人对经济利益不是太看重,他为官这么多年,在伸手上自控得很严,他最看重的是仕途前程。为了能快速升迁,他会不择手段。但同样也是为了保证个人前途,他也舍弃了很多经济利益。

    他把个人的官帽看得比金钱重要。

    孟建民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如此,赵董,周董,你们双方就在这里谈一谈,到底有什么矛盾和想法,都可以说出来,由市里协调解决!”

    周定南一直保持着异样的沉默,但到了这个份上,他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