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兰终于还是在第二天上午给郭阳打了电话。就连郭阳都没有想到,高兰基金的态度很明确,答应了郭阳的要求,愿意溢价十倍的价格并购艾丙集团30%的股权,作价人民币三亿元。

    沈晓曼非常兴奋。

    因为这笔资金进来,直接就盘活满足了艾丙集团后续电子商务项目和地产项目的全部所需。这样的结果,比沈晓曼预想中的好太多了。

    “郭阳,你是怎么跟她谈的?高兰这种精明算计的女人,竟然能让这么大的步?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啊?”

    郭阳笑了:“我只是测算进了我们企业未来五年发展的成长性和潜力空间,她要是想参与进来,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必须要按照我们的游戏规则来玩,否则,就不跟她玩嘛!”

    沈晓曼也笑了:“还是你会谈!要是我跟她谈的话,估计没有这么大的蛋糕!对了,郭阳,我们公开这条消息吧。高兰基金是国际知名的风投,这会直接作为利好消息,推动北方商城的股价再往上走一波!”

    “先缓一缓,等更名完了之后再放消息。另外,我们最好是抓紧时间把电子商务这一块先做起来,先把艾丙网运转起来,至于地产项目,可以往后放一放!”郭阳轻轻道:“准备得怎么样了?如果条件成熟了,我们就在省城举行一场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国内第二家电商平台艾丙网上线!”

    沈晓曼点了点头:“基本上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随时可以上线。基础性技术性的东西,早就配套完成,正在内部测试,经过这么近一个月的测试,运行质量还不错。郭阳,说实话,我感觉艾丙网才是我们真正实现企业腾飞的重头戏,我感觉我们可以改变一个时代!”

    沈晓曼的声音非常振奋。

    郭阳笑了笑:“也不是那么夸张,不过,未来电商平台肯定是大的发展趋势,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走在了行业的前头,我们会引领这个行业,未来大有文章可做!”

    “那就这么定了,下周一,2月18日,我们艾丙网正式上线!你这个董事长,要亲自坐镇新闻发布会啊。”沈晓曼咯咯娇笑起来:“估计你上了新闻节目,就再也瞒不住了,也估计你这个小记者以后就做不成了。不瞒你说,现在就有很多媒体的财经记者对你非常感兴趣,天天来公司打探消息,要给你做专访呢!”

    郭阳摇摇头:“我就算了吧,由你这个总裁出面主持新闻发布会,就足矣。起码就目前来说,我这个小记者还是要继续干下去,晓曼,我有我的想法,我还是想在纸媒行业实现我的一些理想抱负,对未来我有很多规划,如果达不到目的,我是不会放弃的!”

    沈晓曼撇撇嘴:“那也随你。不过,你就是再瞒,也瞒不了多久了,毕竟随着我们企业越来越大,知名度越来越高,你这个幕后大老板被无数人盯着,早晚会把你挖出来!”

    郭阳神色不变:“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暂时来说,先这样吧。那我们就这么敲定了,你马上组织艾丙网上线运行,我最近报社有些忙,可能就顾不上公司这一头了,拜托了,晓曼!”

    沈晓曼从郭阳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他真诚的关心,心头掠过一股暖流。她轻轻笑了一声:“跟我还这么客气?”

    郭阳沉默了下去,只报以无声的微笑。

    现在他与沈晓曼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融洽和信任,还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支撑着。这让郭阳心底放松,他知道,只要沈晓曼没有异心,以沈晓曼的见识和能力,掌控艾丙集团走向新的发展目标没有半点问题。

    在真正的企业管理上,沈晓曼实际上是比郭阳强的。郭阳胜在战略运作的思路,而沈晓曼主要以经营管理为主。她的经验和手段,她的职业素养和教育背景,是一个现代化大企业导入科学规范管理和法人治理结构的最大筹码。

    郭阳和沈晓曼讨论确定艾丙网上线的时候,赵三怒气冲冲闯入了蓝星集团,准备跟周家父女摊牌了。

    蓝星集团会议室,周定南脸色阴沉,周冰神色平静,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在父女眼前,赵三身后站着两个随员,气势汹汹,声音不善:“周董,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们也不用假惺惺了,总而言之一句话,你们到底还想不想继续合作下去了?如果不想,我们天成信托马上就撤资离开,我们一拍两散!”

    周定南自打知道女儿刚烈姿态之后,就知道会有这么跟赵三翻脸的一天,但还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罢了。

    周定南苦笑一声:“赵董,我实在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们一向合作愉快,如今两个项目都基本成型,你们却要突然在这个时候提出撤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周董不明白?”赵三阴沉的目光投射在周冰身上,旋即一闪而逝:“合作有合作的方法,但看看你们蓝星集团的做派,已经摆出了破坏合作的架势,既然如此,我们就何必再拿资金去支持你们的项目?”

    周冰突然淡然道:“赵董,你倒是说说看,我们到底怎么个做派,影响到我们双方的合作了?”

    赵三一时语塞。

    他总不能说他想纠缠周冰没有达到目的恼羞成怒才想要翻脸要挟的吧。但最近周冰的刚烈果决态度,确实激怒了他,他其实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这么多年了,背靠省城赵家,他还真是没有达不到的目的。

    他身边的女人无数,他想要的女人,没有一个搞不上手。可对于周冰,他的念想越来越重,本来以为周家会为了利益和对于赵家权势的敬畏而低头,结果不成想,周冰竟然主动摆出了宁可玉碎不与瓦全的姿态。

    于是赵三就暴怒了。

    赵三冷笑着:“不说别的,就说我们的高层互访沟通吧,往往是我十天半月都见不上周董和周总,这就是你们跟我们合作的诚意?而且,你们的项目管理公司工作效率太低,管理混乱,我们作为投资者,非常不满意。必须要撤资!”

    周定南故作愕然:“赵董,这话是从何说起呢?我每天都在集团办公,从来没有见赵董来过啊?开玩笑了,赵董是我们蓝星集团最重要的合作方,也是尊贵的客人,我怎么可能冷落怠慢了你呢?”

    赵三嘴角一抽,脸色有些涨红起来,他断然挥了挥手:“废话少说,咱们就明着算一笔账!”

    “你们省城的地产项目,我们占49%的股权,市里的精细化工项目也基本差不多,我们统共投入了接近两个亿,我们也不多要,你们就是把本金和这段时间的资金成本加起来,给个两亿五千万,我们就马上撤离!”

    赵三声色俱厉,声音极大。

    周冰拍案而起,她厉声道:“赵董,这两个项目,你们统共投入1.8个亿,其中现金只有一千万不到,真正的资金都是以项目用地抵押从银行融资所得,并没有真正出资,你现在已撤资为借口,要挟我们退还资金2.5个亿,不但是狮子大开口,也有讹诈的嫌疑!”

    赵三呸了一声:“周小姐,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们的出资比例可是写进了跟你们的合作协议和公司章程中去了,都有工商备案,你想抵赖也抵赖不了。至于我们的资金来源是现金还是银行融资,那是我们的事,你们不要管,只需要全部兑现我们的股权投资,否则我们单方面就会终止合同,而且还会向法院提起诉讼。”

    赵三摆出了一幅流氓嘴脸,他就差说我就是讹诈,你还能那我怎么样?

    周冰怒极。她刚要发作,却被父亲周定南一把抓住了手,捏了捏,示意她不要动气,被故意找茬的赵三牵着鼻子走。

    周定南笑了笑:“赵董,你先别激动,我们双方合作,不仅有合作的共识,还有合作的协议文本,在协议文本上,都约定了我们双方的责任和权益,我想,对于退出,也有相应的约定条款,如果一方无故退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这一点,还请赵董好好考虑一下。”

    周定南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心内也是怒气勃盛。

    赵三真的是太过分了。因为个人的情绪,导致到要破坏项目的合作,这样的人岂能成大事?如果不是因为赵三背后的赵家,周定南不愿意轻易得罪,否则,赵三退就退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要撤资?对不起,合同有约定,不是你想要怎么就怎么。

    但周定南小看了赵三作为大家子弟的傲慢和流氓习气。

    赵三突然放声狂笑起来:“周定南,你少拿合同来威胁我。有合同有协议又能如何?我就是违约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一个月内,退还天成信托的资金投入2.5个亿,否则你们这两个项目也就都不用干了,我们大家一起倒霉!”

    说完,赵三拂袖而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