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兰微微笑:“没想到郭董这么年轻,真是超乎我的想象啊。郭董,喝点红酒?”

    郭阳深深凝望着眼前妩媚且风情万种的女子,这个女子成熟中透着几分大气和强悍的气息,一望可知属于那种魄力极强而且强硬果决的女人。

    他摇了摇头:“酒还是算了吧,我晚上还有点事,需要赶一个稿子!”

    高兰明亮的眸子闪了闪。

    她很是狐疑,像郭阳这样身价不菲的人、尤其是青年得志,放着自己的企业不管,却甘心隐藏在幕后当一个不起眼的报社小记者,这样的做派让她想不明白。

    但她知道这是郭阳的隐私,她不宜过问,也不能过问。

    高兰定了定神:“也好,那我们就喝杯咖啡。然后好好谈谈。”

    “我找郭董,主要是为了谈一谈合作。”高兰开门见山,没有拖泥带水。

    郭阳心中有数,也不着急,径自笑着哦了一声:“我听说高总是港九乃至世界上顶尖的投资商,旗下高兰基金在业界更是鼎鼎大名,高总找上我们,让郭某有点受宠若惊啊。”

    高兰笑了:“郭董真是谦虚,您的艾丙集团虽然组建时间不长,但频频大手笔,最近更是因为并购重组一家国有企业而声名大噪,说实话,已经引起了业内的高度关注,我这次来北方省,就是奔你们来的。”

    郭阳笑了:“高总是准备投资我们的企业吗?还是有看好的项目,想要跟我们合作?”

    “有一点需要跟郭董说清楚,我们的基金不做实体产业,不做基础项目,只做股权投资和资本运作。郭董能明白我的意思吗?”高兰笑吟吟地,眼角的媚意更加明显。

    郭阳故作惊讶:“不做实体啊?……我明白高总的意思了,是准备用现金收购我们企业的股权了。但不知道高总是看中了我们旗下哪一家企业呢?”

    高兰嘴角一抿:“郭董,实不相瞒,我们是想收购你们集团本身的股权。”

    郭阳神色肃然地望着高兰:“集团本身的话,不瞒高总说,我从一开始的原则是独资公司,不接受外部股东,完完全全是我个人的企业,还请高总谅解。”

    高兰柳眉一跳:“郭董,现在的年代已经不比从前,你们企业要想做大做强,吸引外部有实力的资本进来是必须的,独资公司的话,很难走出去的,真的。我们基金在资本运作上拥有很强的资源优势,只要我们变成你们企业的股东,我们就能利用我们现有的资源,帮助你们在港岛甚至海外资本市场运作上市,在国内上市也是没有问题的。”

    郭阳笑了笑:“高总可知道我们已经因为对省城人民商场资产重组实现了借壳上市吗?况且,上市的目的是为了圈钱,我们的企业目前来说,说实话,也不缺钱,更没有什么太大的项目需要投资,所以呢,资本运作暂时还不是太迫切……这一点,还请高总谅解。”

    高兰皱了皱眉:“郭董,根据我的了解,你们的流动资金其实是蛮欠缺的,尤其是你们拿出一笔大资金对人民商场进行资产重组之后,资金应该比较紧张了。你们要想进一步发展,离不开资金支持的。”

    “况且,你们借壳上市的是一家子公司,集团本身没有吧?基于长远发展,上市是必然,难道郭董想要错失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吗?”

    “子公司的资金集团可以无条件调拨使用,所以我说我们的资金不成问题。也就是一两个月的事情,下一步,我们的资金会很充裕。”郭阳即便有心跟高兰基金合作,但也不能一开始就放开口子,这是谈判的技巧,也是互相角力的必然。

    高兰没想到郭阳的态度跟沈晓曼大差不差,而且还很坚决。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郭董,你应该明白,企业要做大,必须要资本运作,光靠实体产业,其实是很难与大企业竞争的,至少你们在资金链上与人家差距太大了。这样的差距,只能靠资本运作来弥补,我建议郭董还是慎重考虑一下我的合作提议,我们高兰基金在业内也算是成功的投资商,无论是信誉还是资源,都有口皆碑。郭董,跟我们合作,对你们有利无害啊。”

    郭阳耸耸肩:“高总的基金信誉自然没的说,但是……”

    郭阳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眼角的余光从高兰略有些焦躁的脸上掠过:“既然高总这么有诚意,那么我们可以谈一谈假设,只是假设,如果我们同意拿出一部分股权来交由你们收购,你们会出到一个什么样的价码?”

    见郭阳松了口,高兰眸光微喜:“自然是要根据贵公司的资产和经营状况进行合理评估予以定价了,这个需要进一步的详谈,我想跟郭董谈的是原则。”

    郭阳似笑非笑:“我们企业的发展潜力和成长性高总想必比谁都清楚,我想,这也正是高总看中我们企业的关键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按照市场价和所谓的资产评估进行定价,让我们出售股权,我本人兴趣不大。”

    高兰皱了皱眉:“郭董的意思是要我们溢价吗?”

    “当然。不但要溢价,而且价格还要兼顾到我们未来五年的快速高成长性。举个例子说,我们集团本身现在总资产一个多亿,但未来几个月内因为子公司借壳上市,资产进一步膨胀扩大,资产规模可能就会达到接近五六个亿,这不是郭某人信口雌黄,而是就摆在桌面上的事情,如果高总以现在的资产价值来进行收购,我们是不是吃了大亏?”

    郭阳笑着望向高兰。

    高兰呆了呆,她突然感觉谈判的节奏完全被郭阳掌控,自己一点点被动跟着郭阳的节奏走,这是她从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的事情。

    “我明白郭董的意思了,你不但要我们溢价,而且还是高溢价,这样的话,我需要考虑并通报我们的其他合伙人。”高兰柳眉一挑,“没想到郭董是商业谈判的高手,这轻描淡写之间,就把我框了进去。”

    “高总,这不是我诳你啊,完全是实事求是,你想想看,我们的资产规模凭借自己的力量也会迅速扩张,说句实在话,我们自己运作上市,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顶多就是晚那么一两年,我们也没有必要急于求成,您说是不是呢?”郭阳口风很紧,寸土不让。

    但他说的都是实情。

    以艾丙集团如今的发展势头,根本不需要风投参与,运作上市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但郭阳之所以还愿意跟高兰来谈,说白了还是想要借助高兰基金在海外资本市场的影响力,撬开国际市场的大门,从而提前与世界大企业接轨,缩短艾丙集团走出国门的时间。

    高兰苦笑起来,丰满的胸脯微微有些起伏。

    高兰明知道郭阳是在“漫天要价”,但奈何她就是无法反驳郭阳的话,更无法就地还钱。

    高兰轻轻道:“按照郭董的意思,我们应该溢价多少倍呢?这样吧,郭董给个价码,比如说你们可以出让多少的股权,希望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价位,我也好跟其他合伙人商议。”

    “20%的股权,以总资产十个亿来测算。”郭阳斩钉截铁。

    高兰呆了呆:“郭董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呀?你这样相当于是溢价了接近十倍,透支了你们后续多年的发展潜力而且,仅仅是发展潜力,可能的成长性,如果你们后续经营不善,我们岂不是要为你们的失败埋单?”

    郭阳嘴角一抽:“我们也没有强求高总非要投资,这只是我的意见,你们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这不影响我们和高总以及高兰基金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高兰无语。

    她能听得出郭阳的坚决态度。

    高兰沉默了一下:“看来,郭董的态度很坚决了,这样,我需要跟其他合伙人通个电话,郭董稍等!”

    高兰起身掏出手机去咖啡厅外打电话。

    郭阳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他根本就不担心跟高兰会谈崩,因为对方找上门来,肯定想好了各种策略,如果他稍稍松口子,对方就会得寸进尺。

    资本逐利,无利可图,高兰这批人怎么可能干呢?

    况且,这样的风投进来可有可无,并不是非要做的事情。郭阳的心态很平和,自然就不怕对方放弃。

    高兰很快就又返回来。

    她笑吟吟地继续坐在郭阳对面:“郭董,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溢价十倍也不是不可以,但希望可以提高持股比例,比如说提高到49%,这并不影响你们的控股地位。”

    郭阳笑了:“高总,我可以直接说,这绝对不可能。我最多可以让到30%,不可能再多了。这已经是我的底线,触碰到这个底线,我们任何合作都不需要谈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