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冰燕脸色难堪,眼睁睁地看着赵三撂下一番威胁的狠话,变脸拂袖而去。

    这是她第四次替周冰拦住赵三的纠缠了。但很显然,赵三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发出了赤果果的胁迫信号。

    赵三带着自己的人刚下楼,周冰神色愤怒出现在走廊上,她刚才其实躲在办公室里听到了黄冰燕与赵三的完整对话。

    赵三无耻的要挟直接让她怒到了极致。

    她从来没有见过像赵三这么嚣张和无耻的人。拿着跟蓝星集团合作的两个项目来进行威胁,想要染指自己,这种卑劣的人品比孟天祥还要不堪。

    如果不是父亲周定南再三交代,赵三大有来头,赵家在省城乃至燕京都权势通天,周冰连跟赵三虚与委蛇都懒得。但凡事都有一个底线,赵三如此不顾廉耻纠缠,连合作项目都可以用来作为要挟,就直接触及到了周冰的底线。

    她的脸色如此阴沉,看得黄冰燕心头发颤。

    周冰是一个性格温和雍容大度的人,几乎从来没有当着下属暴怒的情况。

    黄冰燕缓步走了过去,诚惶诚恐地压低声音道:“周总,赵董走了,他……”

    周冰沉声道:“冰燕,你不用说了,我都听到了冰燕,你来我办公室!”

    周冰转身就沉着脸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黄冰燕紧随其后。

    “冰燕,我们和天成信托的两个项目,都进行到什么程度了?”周冰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一字一顿地问。

    黄冰燕想了想:“周总,省城的地产项目正在进行土建,预计是今年年底交房。至于市里的精细化工项目,厂区的基本建设正在进行,一号厂房的主体框架已经起来了,二号厂房正在进行地基建设。”

    周冰点了点头,“你继续说说情况!”

    “省城的房地产项目,由我们跟天成信托的合资公司来承建,我方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对方占百分之四十九。市里这个精细化工项目,同样的股权比例。他们只出钱,不参与管理,技术人员和管理团队都是我方派出的。”

    黄冰燕急匆匆返回自己办公室取来了相关数据和资料,又道:“这两个项目,天成信托一共投入了1.8个亿,其中地产项目5000万,化工项目1.3个亿。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出资,而是利用与我们的合作抵押同等股权比例的土地,从银行融资来的。”

    周冰沉吟了起来,良久才抬头来望着黄冰燕,声音坚决冰冷:“冰燕,你去把财务经理和投资部经理给我喊过来,我询问一下我们的资金状况……”

    黄冰燕心头咯噔一声,她察言观色,猜测周冰做出了也是做好了跟赵三决裂翻脸的最坏决定。

    “周总……”黄冰燕试图劝解两句,毕竟跟赵家合作的这两个项目是这两年蓝星集团上马的重点项目,已经关乎着蓝星和周家的根本利益了,若是因为一时之气跟赵家闹翻,会给蓝星集团造成不可挽回的惨重损失。

    周冰抬头来望着黄冰燕,目光清澈而坚定:“冰燕,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怕他们干什么?最坏的结果就是他们撤资,我们蓝星自己完成这两个项目也没有问题!顶多就是我们在资金上紧张一点,还不至于影响到集团的根本!”

    “周总,其实也不完全是资金的问题。赵家……我听说赵家在省城势力很大,如果我们得罪了赵家,我们在省里市里的项目估计就要……我们集团在这两个项目上投入巨大,前期更是运作了接近两年的时间,如果项目毁了,对公司的损失真的是不能承受的……”黄冰燕恭谨地笑着,轻轻道。

    周冰沉默了下去,旋即淡淡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答应他的纠缠?像这种无耻的人,我连见他一次都觉得恶心,你要让我跟他混在一起吗?不要说我已经快要结婚了,就是我现在独身一人,我也绝对不会迁就这种人!”

    “冰燕,你不明白,有些时候,有些事,是没有退路的。如果我继续退一步,他就会得寸进尺更进一步!”周冰缓缓站起身来,挥了挥手,面色决绝:“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黄冰燕脸色一变:“周总,要不要跟董事长商量一下?”

    “我会把我的态度跟我爸爸说,我相信,我爸爸与我的态度一般无二。”周冰突然冷笑一声:“你去办事吧,我心里有数!”

    黄冰燕走后,周冰心烦意乱地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想着自己的心事。她有心想要给郭阳打个电话说下这件事,又不愿意将苦恼和烦恼带给郭阳,迟疑良久,还是绝对自己抗下来,不给郭阳带去困扰。

    黄冰燕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心头弥荡着某种震惊的感觉。她跟在周冰身边时间也不短了,但她还是头一次见周冰表现出如此强势和刚烈的一面,宁可玉碎不与瓦全的决绝啊!

    连沈晓曼都没有料到,高兰竟然直接来到C市,找上了郭阳。下午四点多,郭阳正在报社审稿,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手机电话。

    “哪位?”郭阳到走廊上接起来电话。

    “郭董是吗?我叫高兰,是港九高兰基金公司的董事长,我现在就在C市,想要跟郭董见个面谈一下合作的事情,不知道郭董有没有时间?”电话中的高兰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郭阳吃了一惊:“高总?高兰基金?”

    “对啊,是高兰基金。我今天上午刚刚与你们集团的沈总裁见过面,想要见见郭董,不知道郭董能不能赏脸,我们一起吃个便饭?”高兰的声音柔和中带有一丝媚意。

    郭阳迟疑了一下:“高总,这样,我现在还有点事,我们一个小时后在蓝海西餐厅见面如何?”

    高兰微笑起来:“没问题,到时候我会手持一本杂志,我穿一件鹅黄色翻领风衣,就在餐厅门口迎候郭董!”

    说完,高兰就挂了电话。

    跟高兰约定了见面时间,郭阳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一直隐藏在幕后不参与集团的管理,高兰却找上了他。这倒也罢了,她越过沈晓曼直接跟自己来谈,说白了还是不信任沈晓曼。

    郭阳想了想,还是给沈晓曼把电话打了过去。他不想在沈晓曼和自己之间因为这点事制造误会。很多时候,误会一旦产生,就很难清除了。

    沈晓曼其实更吃惊:“郭阳,她找上你了?我说呢,悄悄走了,一直没有回音,原来是跑到市里找上了你!奇怪了,她一个外来的投资客,怎么能了解到你的?”

    “她怎么找上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你的态度会一致,这才是最重要的。但你已经拒绝了她一次,如果我再拒绝她第二次,估计她就会彻底死心了。”

    郭阳沉吟了一下,又道:“所以,我考虑,是不是需要我跟她往深里谈一次?”

    沈晓曼有点感动。她很明白,郭阳这是尊重她并征求她的意见。作为艾丙集团的董事长和唯一的老板,郭阳完全可以自主。郭阳之所以这么尊重她,主要因素还是在于两人友好的合作关系以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层次关系!

    ……

    蓝海西餐厅,傍晚,夜幕降临,笼罩着城区。

    西餐厅门口的马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郭阳将车停在餐厅门口下车来,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餐厅门口台阶上身段曼妙留着一头乌黑披肩长发,年约三旬上下,风姿绰约,穿着一件鹅黄色毛呢长身大衣的高兰来。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似乎是心有所感,高兰也扭头向站在一辆白色桑塔纳两千轿车边上的穿着黑色风衣裹着一条红色围巾的郭阳。

    两人目光遥遥相接,郭阳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怀疑。

    郭阳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这辆太不起眼太过普通的车上。

    郭阳快步走了过去,笑了笑,主动伸出手去:“高总?我是郭阳!”

    高兰脸上的狐疑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浓烈笑容:“竟然真的是郭董,真是让我想不到!”

    高兰伸出自己保养得极好的白皙小手去跟郭阳握了握。

    这女子的手冰凉,极瘦,骨感太强,入手硬邦邦地。

    “郭董,请进,我已经定了位置。”高兰笑吟吟地与郭阳并肩走进了西餐厅。

    高兰果然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定了位置,而且已经点好了餐。从这种细节上,郭阳判断高兰是一个很有掌控欲望的女人。

    换言之,就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当然了,如果不强势的女人,似乎也做不了风投这一行。

    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各地跑谈项目,眼光不准、视野不开阔、决断能力不强,是做不了这一行的。而一个女人一旦具备这些素质,基本上就是作风强悍的女强人。

    高兰指了指桌上的牛排和咖啡:“不好意思啊,郭董,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意点了东西,你看看合不合胃口。”

    郭阳不以为意地笑笑:“我什么都可以,无所谓。多谢,高总有心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