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笑:“高总有话就请指教,我洗耳恭听!”

    高兰明媚的眼珠子转了转,她在来之前,对艾丙集团的情况有了基本的了解,她认为这家企业虽然发展势头很猛,但企业实力还是欠缺一些的,他们要对外扩张、要发展壮大,就必须要上规模上项目,而这些都需要资金。

    而自己的高兰基金,就是送钱来的。

    高兰也笑:“沈总,我们是一家投资公司,我们手头上掌握着近百亿美金的投资额度,我们的意思是呢,想要跟艾丙集团展开长期战略合作,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我们可以给你们投资,至于投资的体量还要看你们具体项目的情况!”

    沈晓兰微微笑:“那敢情好,感谢高总对我们艾丙集团的信任和青睐。不过呢,我们目前还不是太需要大体量的资金,恐怕要让高总失望了!”

    高兰没想到沈晓兰竟然会直截了当地婉言谢绝自己的投资。

    她柳眉一挑:“沈总,根据我的了解,无论是你们正在筹建和运营的跟人民商场合作的合资公司,还是其他项目比如你们正在谋划中的互联网电商平台,以及你们半途而废的艾丙地产项目,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否则你们很难启动。至少,短时间内无法启动。”

    沈晓兰心头一凛,心道这女人不简单,她竟然是有备而来,把艾丙集团的情况摸了一个通透。

    但沈晓曼也不是会被轻易攻陷的城堡,她继续保持着不动声色的微笑:“高总,恐怕你的消息有误。电商平台方面,我们已经敲定三日后正式上线,至于商业地产领域,我们才刚刚介入,也不着急非要一定上项目。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要一件一件地做,急于求成,对企业发展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高兰皱了皱眉:“沈总,我们可是很有诚意的哟!你可以打听一下,我们高兰基金的信誉和实力。凡是跟我们合作的公司,将来都发展成为世界顶尖的一流大企业。”

    沈晓兰耸耸肩:“这一点,我毫不怀疑,事实上,我也希望能跟高兰基金合作,你们是金融资本领域很有实力的大基金,我们早就闻名多时了。”

    高兰的柳眉皱得更紧,说了半天,沈晓曼竟然一直是不缺钱的傲慢姿态,不肯撒口,对她的主动投资意图推出门去。

    但沈晓兰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高兰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她无奈地起身,跟沈晓兰握了握手,然后悄然离开了公司。

    高兰返回自己下榻的酒店,凝立在这家省城五星级酒店二十五层靠繁华商业街的套房窗前,凝望着对面不远处的人民商场的米黄色旧楼,沉吟不语。

    那栋楼上,不少装修工人正在拆下“人民商场”的大型招牌,换上“艾丙购物中心”的招牌。

    高兰心头狐疑。

    她有些想不明白,艾丙集团为什么会拒绝自己的投资。沈晓曼甚至没有跟她往深里谈合作的意向,就直接加以拒绝。这在高兰十几年的投资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高兰走后,沈晓曼立即拨通了郭阳的电话。

    听了沈晓曼的话,郭阳笑了起来:“晓曼,你做得很对,你越是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她,她就越会对我们感兴趣。接下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们会进一步对我们企业的运行情况进行全面分析判断。”

    “我是这么考虑的,风投来投资,对我们是好事。我们可以利用她们的资金,尽快上项目,扩张规模,然后继续上市融资,形成良性循环。而她们之所以看中我们,无非还是想要借我们的实体经济,达到她们上市兑现的目的,她们是资本运作,我们借势用力罢了。”沈晓曼笑了笑:“但是,郭阳,我需要跟你讨论一下原则。”

    “你说吧。”郭阳的声音非常平静。

    “高兰肯定是想要入主我们的集团本身,可是你当初确定的原则是,集团本身要控制为百分百的全资公司……你就给我一句实话,你能不能接受我们集团本身改变为合资股份公司?”这才是沈晓曼真正想要问的问题。

    如果郭阳不同意改组艾丙集团,从独资公司变成合资股份公司,跟风投的合作一切都无从谈起。

    郭阳笑了笑:“晓曼,如果我们把下属的子公司拿出来跟她们合作,估计风投方面不会同意吧?”

    沈晓曼摇摇头:“不会同意。这些投资商一个比一个猴精,他们的算盘就是很急功近利,投入一个项目,然后运作一个项目,上市后立即退出套现。这是所有风投公司的运作模式。”

    “晓曼,可是我们集团本身利用这次跟人民商场的资产重组,已经实现了借壳上市,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再引进风投呢?没有必要嘛。”

    沈晓曼沉默了一下:“我是这么理解的,郭阳。虽然我们已经实现了借壳上市,但毕竟真正上市的资产还是艾丙联合,购物中心这一块。我们集团本身,还需要整体包装运作上市,而目前我们其实还是蛮需要资金的,比如说电商这一块,房地产这一块,毕竟我们现在从银行融资的资金全部投入到这一次的资产重组中来了。”

    “而现在银行融资成本较高,不如风投的资金使用起来方便。如果你能接受,我就可以跟她继续谈一谈,就看你能接受一个多大的吸引她们入股的比例……”

    有些话沈晓曼没有说。在她的价值观和对于未来的市场判断中,真正能发展起来的大公司都不可能是家族式企业或者独资公司,因为这种体制太落后没有活力。

    但艾丙集团毕竟是郭阳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他想要百分百的控制权,也是可以理解的。

    郭阳沉吟了一下:“晓曼,我们当前到底需要多大的资金量?”

    沈晓曼:“就电商平台和房地产这两个项目加起来框算一下,我们前期完全运作到位,一千万美金绰绰有余了,其实不需要这么多,但反过来资金这个事呢,也是越多越好。”

    郭阳沉默了下去。

    他知道沈晓曼说的很有道理,完全的独资公司肯定是暂时行为,艾丙集团要想真正走向全国和全世界,在资本运作的领域叱咤风云,独立潮头,必须要引入外部资本和借助资本市场,单打独斗是不现实的。

    “晓曼,我有两个方案,你可以继续跟她们谈。第一,不高于20%的股权,看她们能投入多大的资金量。第二,不高于34%,我们至少要争取到未来五年内发展所需的全部启动资金量。”郭阳一言既出,沈晓曼立即如释重负。

    既然郭阳同意引入风投,具体到持股比例多少,那实际上就不是什么问题了。风投进来,也不可能持有太高的股权,他们的投资是短期行为,上市套现,你让她们控股一个企业,她们也是不会同意的。

    因为这不符合风投的资本运作原则。

    C市。蓝星集团。

    省城天成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板赵三风度翩翩带着两个女随员脚步轻快地走进蓝星大厦,直奔总经理周冰的办公室,他是蓝星集团的常客,早就轻车熟路了。

    而保安人等认得这位省里来的贵公子,自然也不敢阻拦,不过,电话已经达到了周冰助理黄冰燕那里。

    所以黄冰燕提前在走廊上拦住了赵三。

    黄冰燕脸上挂着恭谨的笑:“赵董!”

    赵三哈哈笑着挥了挥手:“黄小姐,我来找周总谈点事,关于我们两家项目合作业务上的!”

    按照周冰的安排,黄冰燕就是为她挡驾的:“赵董,不好意思,我们周总不在公司,请您改天再来或者直接去找我们周董事长谈吧!”

    赵三嘴角一抽,眼眸中透射出来的一丝傲慢溢于言表:“黄小姐,周总的车就在楼下,你跟我说她不在?”

    黄冰燕继续恭谨地笑:“我们周总坐司机的车出去了,最近她要筹备婚礼,所以平时忙一点,都不太在公司呆了。”

    赵三眉头紧皱:“结婚?她这么快就要结婚了?不是才订了婚吗?”

    黄冰燕的这种说辞也是周冰教的。

    黄冰燕见赵三竟然问起了这种不礼貌的话,心里不满,嘴上却依旧恭谨:“是啊,她和郭先生马上就要结婚了,婚期就定在五一前后!她现在要亲自收拾婚房什么的,所以来公司的时间就少了。”

    赵三的脸色完全阴沉了下去。

    他觊觎周冰的美色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展开更疯狂的攻势,周冰竟然要跟郭阳结婚了,这让赵三心头大不爽。

    赵三跺了跺脚,脸色阴沉:“告诉你们周总,让她马上跟我约时间见面,否则,我们在省城和本市的两个合作项目都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赵三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赵三大有来头,他名下的天成信托是省城赵家诸多产业之一,天成信托跟蓝星集团在省城有一个合作开发的大型楼盘项目,在本市还有一个合作上马的精细化工项目,都是蓝星集团目前正在建设的重大项目,关乎着蓝星集团的根基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