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薛家的问题,郭阳和沈晓曼马不停蹄继续谋划跟人民商场方面的重组谈判。

    因为分管副省长老姚的介入和重点督办,省直有关部门非常重视,第二天上午举行的新一轮谈判中,不但省厅的工作组朱大明这些人到了,连省政府办公厅也来了一个副秘书长周念卿,省国资委也派了一个处长出席三方会谈。

    毛天翔这些人民商场的原高层脸色很难看。

    省里已经摆出了一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架势,态度非常坚决。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无法阻拦艾丙集团的资产重组。但利益却不能放弃,毛天翔他们私下里也开会达成了共识,必须共同进退,维护自己一干人等的整体利益和既得权力。

    周念卿环顾四周,向郭阳和沈晓曼投过惊讶的一瞥。

    他是受姚副省长之命出席会谈来坐镇的。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家民营企业的董事长和总裁竟然都是如此年轻。

    不过,周念卿没有怀疑艾丙集团的实力。

    因为姚副省长曾经暗示过他,艾丙集团的背后站着省城的薛家。省城薛家介绍来的企业,怎么可能没有实力。

    薛老爷子在省里任职多年,有口皆碑。他能推荐一家企业,至少这家企业的各方面条件都是过得去的,否则以薛老的性格,绝对不会开这个口。

    周念卿向朱大明投过问询的一瞥,朱大明点点头。

    周念卿笑了笑:“各位,受省政府领导的委托,我代表省政府出席本次关于人民商场资产重组的三方会谈。下面,我们开会。请双方各自开始发言吧。”

    周念卿的话音一落,毛天翔抢先开口了:“周秘书长,朱厅长,各位领导,同志们,我们还是之前提过的,无论以后我们进行怎么样的资产重组,只要有国有资产在里面,我们就必须要不折不扣地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周念卿笑了:“当然,这也是省里的态度。无论怎么改制,都不能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一个基本前提,也是一条红线,万万不能触碰!”

    郭阳笑了:“周秘书长,各位领导,这也是我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们参与人民商场的改制重组,也是为了承担社会责任,为省里分忧解难,我在这里可以郑重承诺两点:第一,我们在改制的过程中,绝对不会侵占一分钱的国有资产,百分百会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第二,我们承诺不让一个职工下岗,所有原人民商场的在职在岗员工,都能得到妥善安置。”

    郭阳这话说得非常漂亮,干净利落,切中了省里的脉搏。

    周念卿哈哈大笑:“郭董事长真是爽快人!你们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能有敢于承担社会责任、为省政府分忧解难的勇气,我们非常敬佩。”

    毛天翔心里冷笑,嘴上却继续道:“职工的安置本来就不存在问题,因为商场还是要继续运营,既然运营,我们这批有经验的在岗员工实际上是企业宝贵的财富。”

    郭阳沉默不语。

    沈晓曼却有点按捺不住了,对于毛天翔这人,她是一万分的看不起,明明把一家好好的国有企业都搞垮了,还有脸在这里大放厥词!

    “毛经理,据我所知,因为负债累累,因为经营不善,人民商场在职186名员工中,至少已经有半数暂时待岗了,这意味着我们接手之后,不但要承担你们大量的债务,还要创造大量的岗位,让待岗职工重新上岗,这一点你能否认得了吗?”

    沈晓曼柳眉一挑,话语中难免有点火药味。

    毛天翔脸色涨红:“经营上的问题,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谈的是国有资产的利益和国有职工的权益,沈总,你不要偷换概念好不好?”

    沈晓曼嗤笑一声:“我偷换概念?说实话,当着省政府领导的面,我们不妨把话摊开来说,所有问题都放在桌面上,才能谈的清清楚楚!”

    对于沈晓曼的突然发难,郭阳保持沉默。

    他了解沈晓曼的性格,她之所以这样做,不是为了针对毛天翔个人,而是为了为艾丙集团争取最大的利益。

    朱大明和周念卿交换了一个眼神,也都保持了沉默。

    省里领导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促成这次改制重组。因为人民商场已经到了马上就要破产倒闭的程度了,一旦出现那种结局,国资流失、职工下岗,会给省里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而更重要的是,北方商城这个上市公司也因此要摘牌退市。

    毛天翔有点恼羞成怒了:“沈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晓曼冷笑着:“毛经理,你们之前给我们提供的报表数据显示,你们的净资产面值5000多万,但实际上呢?扣除负债之后,你们的净资产是一个负数!你说说看,我们艾丙集团掏四千万的真金白银收购你们51%的股权,这笔账亏不亏?”

    毛天翔撇了撇嘴:“要不是我们的企业遇到了困境和困难,怎么可能让你们一家民营企业进来控股呢?你们不要光看我们现在的经济数据,还要看看我们的无形资产和品牌影响力!我说句不夸张的话,光光是我们人民商场这块牌子,就值几千万了!”

    沈晓曼霍然起身:“你们现在有什么品牌影响力?58家供货商集体索债,其中15家已经提起诉讼。你们的员工半数下岗,商场内业务萧条,连续亏损超过两年,你们名下的上市公司北方商城也面临摘牌退市,你们现在的状况,还谈无形资产,是不是有点可笑了?”

    毛天翔勃然大怒,就有点口不择言了:“既然如此,你们可以放弃并购嘛!也没有人非要强求你们出资注入,你们大可以放手!”

    郭阳在一旁暗暗发笑。

    沈晓曼的目的就是激怒毛天翔,让他自己露出破绽来,然后再一刀直入,直接捏住他的脉门。

    沈晓曼故作翻脸状:“好,既然毛经理毫无诚意,那么,这次谈判我看也就这样吧,郭董,投资必须要慎重,我建议撤回我们对这家企业的资产重组计划!”

    郭阳配合着沈晓曼的演戏,也面不改色起身道:“也好,我们呢也不是非要做这个项目,既然对方不配合,撤了也罢!”

    郭阳和沈晓曼一唱一和,毛天翔还好说,直接将了朱大明和周念卿的军了。

    周念卿苦笑着敲了敲桌子:“我说你们双方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谈嘛,有分歧是正常的,但合作的框架已经敲定下来,也报经了省里同意,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朱大明也笑着附和:“是啊,郭董,沈总,冷静一下,先坐下来,慢慢磋商。你们的诚意省里是非常重视的,至于老毛这边的意见,其实也没有恶意,无非还是为了保证国有资产不受损失。”

    郭阳向沈晓曼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这才缓缓坐了回去。

    沈晓曼立即又斩钉截铁道:“各位省领导,我们可以以现金出资,但前提是对方要不折不扣地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我们拿四千万现金收购了一个空壳,实在是没有半点价值!”

    毛天翔冷笑不语。

    朱大明扫了毛天翔一眼,皱了皱眉:“老毛,把你们这边的想法继续说一说吧,我看今天我们的主要议题应该是新公司股权设置和机构设置及人员安排,你们说是不是?”

    毛天翔知道置气没有用,真正要争取的还是自己这些人的根本利益。他已经下了决心,无论怎么样,都必须要争取到总经理的位置,获得企业的经营权,否则,他这个原人民商场的一把手就沦为可有可无的人了。

    而且,他们这帮人都担心,艾丙集团入主以后,会想尽办法清理他们这些老高管。

    所以,他们才不遗余力地要争取话语权啊。

    毛天翔立即道:“各位领导,按照一般合资公司的模式,艾丙集团出资对我们企业进行资产重组,那么,其在新公司占据控股地位,派人出任董事长是没有问题的,那么,我方就出任副董事长和总经理……”

    毛天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晓曼给打断了:“这没得商量!之前几次谈判中,我们的态度很坚决,我们必须要占据新公司的完全主导权,经营权至关重要,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的投资没有风险!”

    “说实话,将经营管理交给你们,没有人会放心,因为你们已经把人民商场经营到这个程度了,再继续经营下去,我怕我们的投资真的会打水漂。”

    毛天翔反正也豁出去了:“国有资产在其中,如果决策权和经营权都归了你们,谁来保证国有资产不会损失?天底下哪有这种何方模式?你们是不是太霸道了一些?”

    周念卿也皱了皱眉头,确实,经营权和决策权悉数抓在手里,不肯让步,艾丙集团的确有点不让人啊。

    沈晓曼柳眉一挑:“我们不是霸道,而是确保自己的投资利益!总而言之一句话,经营权交给你们,我们不放心!这是我们的原则和底线,没有商量的余地!”

    沈晓曼转头望着周念卿和朱大明:“周秘书长,朱厅长,我们的态度非常明确,离开了这个前提,我们双方的合作无从谈起!”

    沈晓曼的态度严肃,口气坚决。

    周念卿眉头更紧,艾丙集团这么强硬和坚决的态度,这场谈判基本上又要面临破裂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