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绝对不可能放弃经营权,艾丙集团必须主导新公司的经营管理,否则,就像是他刚才说的,艾丙集团的巨资就会打水漂,他们不可能拿这么大的资金量去给某些人填窟窿。

    然后窟窿填完了,经营又完蛋了。

    毛天翔拍案而起怒形于色:“郭董,你们要讲道理!你们是占控股地位,但总不能控制董事会,又控制经营权!啥都是你们说了算,我们这方怎么办?算什么?”

    “朱厅长,有这样的事情吗?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合作!”

    毛天翔愤愤不平,其他高管也怒形于色。

    朱大明其实也觉得郭阳的要求有点过了,你总得留点权力给原人民商场这帮人啊,否则他们怎么能愿意呢?

    朱大明望着郭阳笑笑:“郭董,按照一般的惯例,你们如果掌握战略决策权的话,经营权一般是给对方的。”

    沈晓曼立即接话:“朱厅长,请您想想,人民商场现在是什么经营现状?资不抵债!如果我们的资金注入进来,可能短时间内会缓解债务危机,但长期来看,经营上的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迟早,我们的投入会打水飘,我们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毛天翔暴怒:“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晓曼反唇相讥:“我什么意思您不知道?你们把人民商场经营到这个份上,还要求继续掌控经营权,谁能放心?我们把这么大的一笔资金交给你们,请您想想,我们能不能放心!”

    毛天翔被讥讽地面红耳赤,他呼呼喘着粗气:“你这是污蔑和人身攻击!你们要是这样的态度,我看合作不谈也罢!反正我们坚决不会同意!”

    沈晓曼也拍案而起:“不谈也好,反正我们也不可能拿着钱扔着玩!我最近对你们人民商场的资产经营状况越加了解,对跟你们合作的兴趣就越小。你们现在的状况,不要说四千万,就是一千万都很亏!”

    “你们还有什么有价值的资产?除了这栋建于建国初的楼房之外和相应的房产之外,你们还有什么?但你们负债多少?超过三千万!”

    “这意味着我们的资金进来,马上就要背负巨量的债务,大部分替你们还债了!剩下的一千万,还能折腾多久?我想,大概也能让你们逍遥挥霍一段时间了。”

    郭阳不动声色,任由沈晓曼跟毛天翔当场翻脸。

    毛天翔等人的脸色铁青,但无法反驳。因为沈晓曼说得都是实情。

    朱大明的人在一旁听着,都面色有些复杂。

    艾丙方有艾丙方的道理,毛天翔有毛天翔的理由,双方争执不下,极有可能毁了这次合作。

    “所以,朱厅长,我们的态度摆在这里,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经营权必须要掌握在我们手上,因为我们不放心。而按照现在的经营现状,用不了三个月,人民商场就要关门大吉,走破产倒闭程序。这样的经营团队,无法得到我们的信任。”

    “如果对方觉得我们无法谈拢,那么,对不起,这次合作,我们放弃!说实话,我们花四千万,都可以在省城新开一家大型商场了,何必要拿钱来买一家频临破产商场的51%股权?太亏了!”

    “我们本来是支持省政府的工作,为了保证省里推动国企改革的大局,但有些事情是不能退让的,如果经营权不掌握在手上,我们决不能进。”

    郭阳也缓缓起身,表明了自己更加坚决的态度。

    见郭阳这边要离场,朱大明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郭董,不要激动嘛,先坐下来继续谈。坐下来!”

    郭阳和沈晓曼对视一眼,再次坐了下来。

    毛天翔面色阴沉:“国有资产如果不能得到保护,我想,这样的合作不进行也罢。至于我们人民商场是不是破产关门,那也与你们无关了!”

    郭阳冷笑一声:“那是自然,随便你们。朱厅长,既然话不投机半句多,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什么时候对方同意我们的底线和原则,这事才能继续谈。如果不能谈拢,那就请省里另请高明吧,我们不能跟这样的团队进行合作!”

    郭阳和沈晓曼当机立断,当场拂袖而去。

    出了人民商场,沈晓曼忍不住笑了:“郭阳,你说他们会不会让步?”

    “晓曼,这事的关键其实不在于毛天翔等人的私心,而在于,国有成分在里面,肯定要有代表国有股权的人在其中,就是报到省里去,他们也一定会争取经营权。”

    沈晓曼愕然:“既然如此,我们这样……会不会真的破坏了这次合作?”

    郭阳摇摇头:“不会。他们已经没有时间重新选择合作方了,再者说,省里推进国企改革的决心很大,已经列上了时间表,我们的态度只要保持坚决不变,他们一定会让步的。至少,我们要把毛天翔这帮人从管理队伍中清除出去,否则,我们日后很难掌控这家企业。”

    “你的意思是可以让省里另行委派代表国有股权的代表?”

    郭阳笑而不语。

    会议室,朱大明沉着脸望向毛天翔:“老毛,你可要想清楚,你们这家企业已经撑不了几天了!最近两天,已经有十几家供货商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你们拖欠货款!还有银行的贷款……再这样拖下去,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朱厅长,您也看到他们有多霸道了吧?决策权要,经营权也要,那么,谁来管理和保护国有资产呢?我们这些人干什么?”毛天翔愤愤不平道:“至于资金上的问题,我想,省里可以帮我们协调融资嘛,只要过了这一关,我们扭亏为盈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朱大明撇了撇嘴,心道指望你们这些人扭亏为盈,不要说郭阳他们不相信,就是省厅和省领导都不信了。省里出面协调融资不是问题,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现在面临困境的国有企业遍地都是,如果都由政府兜底,开了这个口子,都找上门来,政府能撑得住?

    毛天翔也是有恃无恐。

    他就不相信省里会同意放弃国有这边的经营权。

    至于经营不善的问题,早就出现了,也不是今天才有,虱子多了不怕咬,爱咋咋的。

    朱大明叹了口气,“老毛啊,你们也冷静一下,若是企业真的破产倒闭,省里一定会追究责任的。反正我们下来之前,省领导专门交代,务必要确保合作成功,一旦出现问题,马上省里就会派人来查!你想想看,人民商场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省里会坐视不管?”

    毛天翔吃了一惊:“朱厅长,这是省里哪位领导的意思?”

    朱大明淡淡一笑:“不是哪位省领导的意思,而是省政府常务会议的集体决策!我有省政府常务会议的会议纪要,你要不要看一看?”

    毛天翔沉默了下去。

    朱大明扫了毛天翔一眼:“那么,老毛,你觉得是我们协调你们再谈一次,还是我们直接打报告给省里,就说你们双方谈不拢,已经彻底放弃合作了?”

    毛天翔脸色阴沉,冷哼一声:“如果他们要谈,我们也没意见!”

    朱大明心里鄙夷了一声,心道你就别打肿脸充胖子了,如果这次合作破裂,你们这几个人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而且我已经听说,这艾丙集团背后站着薛家,薛老甚至已经给省领导打了招呼。

    你们跟薛家斗,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

    沈晓曼和郭阳住进了距离人民商场不远的省直机关招待所。临进招待所的时候,郭阳扭头冲沈晓曼笑:“晓曼,你信不信,他们的电话最迟今晚就要打过来,约我们明天继续谈!”

    沈晓曼咯咯娇笑:“你就这么有把握?”

    “毛天翔这帮人肯定不想跟我们谈,但省里嘛,就不一样了。我估摸着,他们明天约我们谈,会涉及最关键的问题”

    沈晓曼狐疑:“什么关键问题?”

    郭阳笑了:“还是经营权呗,我想,我们明天可以给他们一个面子,互相退一步,我们也不吃亏。”

    郭阳兴致勃勃地带着沈晓曼走到招待所大堂一侧的休息区里,两人坐下,郭阳笑:“我有这样一个想法,你看合适不合适”

    “我们可以提议,设立联席CEO,相当于总裁。我方派人出任执行联席CEO,负责日常经营管理,由省政府国资委派人出任联席CEO,负责对经营管理进行日常监督。此人还可以同时兼任公司副董事长。”

    “这样,经营权既抓到了我们自己手里,又解决了国资的控制监管问题,给了省里一个面子,我想他们会同意的。”

    沈晓曼眼前一亮:“这倒是不错的办法。不过,你准备把毛天翔这帮人怎么安置呢?这帮人不安置好,他们日后会闹腾起来的。”

    “坚决不能让这帮人参与到经营决策上,否则我们将无法掌控公司。我的想法是,让毛天翔出任党委书记兼监事会主席,他的其他班子成员,可以担任相应的高管职位,副总职位给几个,党务体系中给几个,监事会给几个,不就好了嘛。”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