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扶起薛春兰。

    这一扶,就把父女俩二十年的隔阂和疏离一扫而空。

    待薛春兰的情绪平静下来,老人这才扭头望着长子薛光祖,淡淡道:“光祖,你的心思我很清楚!”

    老人的话简短有力,没有拖泥带水。

    薛光祖脸色一红,有些恭谨有些畏惧地起身侍立在侧,不敢再说什么。薛鹏更是诚惶诚恐地站在父亲身后,不敢再叽歪了。

    在薛家,薛老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说一不二,没有人敢反抗他的话。

    “光祖,你想怎么做,我同样也很清楚!”老人威严的声音再次传进耳朵,薛光祖脸色更红。

    他的确是刚才一怒之下想要给有关部门打电话疏通关系,要把郭阳的艾丙集团参与人民商场并购重组的计划给搅黄了。

    老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对于薛家的长子,老人其实心里颇为无奈。

    薛光祖没有大毛病,就是私心过重,而且护短。为了薛鹏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他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老人本来可以对这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毕竟涉及到女儿薛春兰,还涉及到老人非常看重的外甥孙女婿郭阳。所以老人忍不住下楼来,亲自介入此事。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出面,以薛光祖的蛮干心思,这事会做得很绝。

    而这样一来,就让老人的长远考量落了空。

    老人轻叹一声,转头来望着女儿薛春兰:“春兰,你这个女婿怎么跟你一样倔啊,你说说看,他难道就不知道灵活变通吗?光祖的要求虽然过分,但终归是一家人,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老头子的面上,让一让应该是不过分吧?”

    说实话,老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事,但老人没想到的是,郭阳竟然拒绝了薛光祖。

    薛春兰见老人似乎有维护薛光祖的意思,就不由抱怨道:“爸,您老可知道郭阳创业不易?他没有从我们家借到半点力量,全是靠自己的打拼才有了今天,大哥一杠子插进去,就要跟人家要干股,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老人笑了笑:“当然过分了一些。但我薛家的面子和影响力,难道还不值一些干股吗?”

    薛光祖忍不住在一旁插话道:“是啊,春兰,他也太目中无人了,要是没有我们薛家,他以后想要在省城立足,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薛春兰马上怒视着薛光祖:“大哥,人要脸树要皮!要是换成你,你肯把自己的产业拱手送人吗?”

    薛鹏在背后嘟囔了一句:“小姑,我只是要一点干股而已,又不要太多,一点点而已!”

    薛春兰冷笑起来:“一点点是多少?”

    薛鹏嘿嘿笑:“10%?我觉得可以了!”

    薛春兰呸了一声:“你这个臭小子简直是厚颜无耻!你知道现在郭阳的艾丙集团10%股权价值多少?亏你说得出口来!”

    “好了,都给我闭嘴!”老人怒斥道,扭头望着薛鹏目光冰冷:“薛鹏,不劳而获不是我们薛家人的作风!况且,你这么不成器,就是给你一个亿,也会有败光的时候!股权的事,再也不提了!”

    老人一锤定音。

    薛光祖和薛鹏父子大为失望,但不敢反驳老人的话。

    “春兰,你回去告诉郭阳那小子,他不必担心薛家会插手他的公司,只要我老头子还健在一天,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老人淡淡道:“但是,我们终归是一家人,有些事,也让他明白。我可以承诺他,只要他需要,薛家永远会为他挡风遮雨,但相应地,他也应该付出一点什么。”

    “我们薛家不是贪财的人,这么多年,也没有占过你们蓝星集团一毛钱的便宜。我考虑的是他们这些后辈”薛老无奈的目光从薛鹏的身上掠过:“将来郭阳的企业发展壮大,不要忘了他们!我希望他能保证他们几个后辈子衣食无忧!”

    老人叹息着。

    他心里很清楚,薛家的威势主要是因为他还健在。一旦他不在人世,薛家就不复往日盛况。而从这几个第三代不堪的表现来看,薛家的没落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他之所以看重郭阳,是想为自己的孙辈找一条后路。

    他看好郭阳的潜力。郭阳将来一飞冲天后,至少能护得薛鹏他们周全,从而撑起薛家的一片天来。

    “他最近参与人民商场改制的事情,我略有耳闻。我个人认为,这是好事,至少可以为省里解决不少历史遗留问题,同时还能树立标杆,推动省属国企改革。”薛老笑了笑:“这事做成,功在千秋,利在后世。”

    “姚念波是我的老部下,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春兰,你转告郭阳,接下来,我要看他如何做!”老人的声音变得无比严肃起来:“不能让一个国企职工下岗,不能借着改制的时机,侵吞国有资产,否则,一旦让我发现,我会第一个饶不了他!”

    薛春兰大喜,她万万没想到老人家竟然已经提前找了他的老部下分管副省长姚念波,给郭阳垫过话了。姚念波跟薛家往来密切,老人家的话一定会高度重视,有姚副省长的介入,这事想不成都很难。

    薛光祖更是震惊莫名。

    薛老的做法简直就是不按常理出牌,主动给郭阳办事却又不让郭阳付出半点利益,这……大概只能说明郭阳很投老头子的脾气。

    “爸,我一定转告郭阳,让他按照您老的嘱咐去做事,您放心好了!”

    老人挥了挥手:“好了,我累了,先回房歇着了,春兰,你留下吃晚饭,住一晚再回去吧。”

    ……

    沈晓曼下午两点的时候,接到了省外经贸厅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希望艾丙集团的人能立即赶来省城,与省厅和人民商场的人举行三方会谈,重启对人民商场的资产重组和企业改制。

    从对方的态度中,沈晓曼感觉省里还是蛮着急的。

    郭阳和沈晓曼立即赶往省城。

    两人抵达省城,直奔人民商场。

    省厅工作组的组长副厅长朱大明已经带着他的人等候多时了,毛天翔等人则面色复杂阴沉。

    现在艾丙集团对人民商场的资产重组已经势不可挡了。姚副省长代表市里下了死命令,月底之前,必须实现实质性的进展,两个月之内完成改制和重组。

    省领导的亲自督导,给省厅的人好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就转嫁给了毛天翔等人。

    这个时候,谁若是阻拦改制,恐怕就要变成被打的出头鸟。毛天翔知道大势已去,现在他们能做的也就是尽量争取个人利益了。

    郭阳和沈晓曼进了人民商场的大会议室,居中的朱大明副厅长笑了笑:“来了,郭董和沈总,大家都坐下来,我们一起敲定一下合作的基本原则。”

    郭阳和沈晓曼也没有客气,就径自坐下,坐在了毛天翔等人的对面。

    毛天翔的脸色阴沉。

    朱大明沉声道:“在三方会谈开始之前,我首先传达省领导对本次人民商场改制工作的最新指示。省领导要求,人民商场改制迫在眉睫,必须稳妥、慎重和尽快抓紧推进,不得推延。若有阻挠和破坏改制重组者,依法论处。”

    毛天翔的脸色更加难看。

    省里的最新命令摆在了桌面上。这几乎是暗示所有原人民商场的高管团队成员,若是不支持配合省里对这次改制工作的总体部署,省里就会从其他层面派驻工作组下来,对人民商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调查,如果是这样的话,问题就严重了。

    毛天翔没有退路。

    朱大明眼角的余光从毛天翔的脸上掠过,淡然道:“根据省里的总体部署,我们省厅工作组下来,具体追踪和监督本次资产重组和改革改制,也有利于总结经验,下一步推广到全省去,指导全省的省属国企改革工作。”

    朱大明侃侃而谈:“根据你们双方的前期谈判和达成的共识,我们首先确定两条原则:第一,艾丙集团出资4000万现金,以现金方式取得人民商场51%的权益,双方组建新公司,公司名称由控股方提出,报经省政府和省国资委批准通过。”

    “第二,本次改革改制,不能导致一名国企职工下岗,不能造成任何国资流失,不能出现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你们双方有什么异议没有?”

    “我方没有问题。”郭阳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举手。

    毛天翔也举举手:“没有异议,这些是已经谈过并达成共识的原则了。”

    朱大明笑:“既然如此,你们双方的合作应该尽快推进,接下来你们自己谈。”

    毛天翔立即道:“朱厅长,艾丙集团控股新公司,我方没有意见,但我方应该拥有经营权和管理权,在新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设定上,艾丙集团派驻董事长,我方应该出任副董事长和总经理,其他高层领导延续出任经营班子的副职。毕竟事关国有资产,如果没有我方团队在内,我们担心国资的安全不能得到保障。”

    朱大明微微一笑,扭头望向了郭阳和沈晓曼。

    郭阳不动声色:“我方出任董事长,在董事会中占据多数席位,这是必然的,也是法律保护的结果。至于说到经营管理的问题,我在这里不妨给省厅的领导也表表态度”

    “我方出资四千万现金,不仅收购了人民商场的超过半数的产权,还同时背负了相应比例的债权。以现在人民商场的经营管理现状,如果我们放手经营权,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四千万现金基本上要打水漂。我们不抓住管理权,我们就一定会放弃这次合作。”

    郭阳的态度斩钉截铁。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