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西北风呼啸而过,漫卷全城。

    气温越发得低了。

    刚过七点半,薛春兰正准备出门去上班,突然电话铃声想起,她想也没想,就走到客厅去,顺手接了起来:“哪位?”

    “春兰吗?我是薛光祖。”薛光祖操着一口半土不洋的普通话,已经多年未曾谋面了,如果是单纯凭借口音,薛春兰还真是听不出是薛光祖来。

    而且,这么多年了,薛家从来没有主动给薛春兰打过电话。仅有的联系,都是薛春兰主动联系薛家两兄弟。

    薛春兰一怔:“大哥?”

    薛光祖笑了笑:“是我。老爷子让我找你说一个事。”

    薛春兰哦了一声:“说吧,我听着呢。”

    薛光祖压低声音道:“听说你未来女婿正在参与省城人民商场的改制?”

    薛春兰点点头:“我听小冰说过这事,郭阳名下的艾丙集团似乎正在运作参与人民商场的资产重组。不过,这是他的事,我们周家没有掺和半点进去。”

    薛光祖轻轻道:“老爷子对小郭还是蛮认可的,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不错,很有潜力。他现在做的这件事,很有眼光,老爷子看好他!”

    薛春兰心头疑惑,心道你突然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表达一下薛家对郭阳的赞赏?

    薛光祖旋即又道:“老爷子说了,他可以出面帮小郭彻底搞定这件事,人民商场这个老国有企业的水很深,老人家的意思也是担心小郭不知道水深水浅,把自己搁进去。”

    薛春兰心头一喜:“那敢情好,有老爷子出面打个招呼,省里头那些牛鬼蛇神哪一个不给个面子?替我谢谢老爷子!”

    薛光祖嘿嘿干笑两声:“春兰啊,我有个想法这不是老爷子的想法啊,完全是我个人的想法。”

    薛春兰心里暗暗冷笑,她就知道薛光祖还有下文,这未必是老爷子的意思,就算是薛光祖说是老爷子的意思,也基本上是薛光祖假传圣旨。

    对于自己这个非常现实和看重利益的大哥,薛春兰很了解。

    “大哥你说吧。”

    薛光祖笑:“你看啊,你侄子薛鹏呢,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合适的工作,让他进机关吧,干了一年多也不适应,就辞职下海了。他现在也创办了一家公司,开始自主创业,毕竟是自家的孩子,我们当长辈的应该帮衬一下他吧?”

    薛春兰基本猜出了薛光祖的真实用意,但还是不动声色故作不懂道:“大哥,你的意思是?”

    “我是想啊,小郭现在的企业做得挺大,老爷子说省里这两天舆论都在关注艾丙集团,造的声势挺大的,他们这一次对人民商场的资产重组,能不能让薛鹏的公司也掺和掺和?”

    薛春兰心道果然如此!

    但她还是故作诧异道:“大哥,我可是听说省里的政策要求,只允许进一家民营企业对人民商场进行资产重组,省里已经定下了框框,薛鹏的公司怎么参与呢?”

    薛光祖干笑着:“这还不好操作?可以先把薛鹏的公司变更为艾丙集团的股东嘛,这样一来,薛鹏的公司就可以变相参与这次资产重组,然后日后如果艾丙集团借壳上市,薛鹏也可以沾点光……”

    薛春兰几乎要当场翻脸,因为她觉得自己这位大哥有点不要脸。

    你儿子薛鹏弄了一个什么皮包公司,她不知情,但薛光祖提这种要求,明摆着就是跟郭阳赤果果索要一大块利益。以现在艾丙集团的资产状况,薛鹏的公司成为艾丙集团的股东,这几乎是凭空就从郭阳手里捞了一块肥肉吃。

    想得倒美!

    但薛春兰却不能直接翻脸。

    她笑了笑道:“大哥,我也不太懂这些事,什么资产重组啊,企业运营啊,变更股东啊,我统统不懂。要不然这样,等我见了小郭,跟他说说这事?”

    薛光祖一听就是推脱之词,不由发急道:“春兰啊,这事可不能耽搁哟。我从省里得到了确凿的消息,姚副省长主导推进部分省属国有企业的重组改制,省里是准备把人民商场的资产重组做成一个标杆,抓得很紧,我看你还是抓紧联系一下小郭,千万要让他抓住机会!”

    “错过这次,以后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你告诉他,只要他点头,其实不用老爷子出面,我跟省厅的顾长生关系也不错,他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

    “要不然,你把电话给我,我直接跟小郭联系?”

    薛光祖这话一出口,薛春兰眉头紧皱了一下,心说你的吃相也忒难看了一些,为了给自己儿子攫取利益,都有些不择手段了。

    实际上,薛春兰心里明镜儿一般,薛光祖这是试图利用薛家的人脉资源和个人的影响力,在这件事上,与郭阳进行利益交换你给我利益,我给你出力,各取所需。

    薛春兰心里很烦,但却知道还不能跟薛光祖闹翻,因为一旦闹翻,周家和薛家才刚刚缓和的关系又将陷入冰点。而且,以薛家在北方省的树大根深,薛光祖背后说句话,就能把郭阳这次的事搅黄了。

    “大哥,还是我联系下小郭吧,不过,这毕竟是他自己的公司,他能不能答应,有他自己做主,我不能替他拿主意。”薛春兰道。

    薛光祖在电话那头再三叮嘱,要求薛春兰尽快给他一个答复,这才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听筒,薛春兰不由冷笑起来。

    到了这个份上,事情一目了然。根本不是薛家老爷子要出面帮郭阳斡旋人民商场的事,而是薛光祖得到消息,打着老爷子的旗号,想要通过利益交换给儿子薛鹏带来发家致富的机会。

    但薛光祖毕竟是薛家长子,不给薛光祖面子就是不给薛家面子。

    薛春兰想了想,还是直接亲自给郭阳打了电话过去。薛春兰在电话里跟郭阳简单说了说薛光祖的提议和要求,她虽然没有明说,却还是暗示郭阳,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考虑给薛鹏一点肉吃,实际上把薛家扯进艾丙集团来,从长远来看,对郭阳也没有任何坏处,还是利大于弊收入大于付出。

    当然这只是薛春兰的想法,郭阳肯不肯,她并没有把握。

    听了薛春兰的话,郭阳沉默了下去。

    “妈,能不能让我先考虑一下?”因为已经正式订婚,所以对薛春兰和周定南,郭阳已经改口了。

    薛春兰叹了口气:“郭阳啊,你也别太为难了,你好好想想,我这个大哥呢就是有点太市侩,他这个儿子又不太争气,所以想靠这件事扶他一把,反正你考虑清楚吧,我的意思呢,是不反对但也不干预你的决定。”

    “我明白了。”郭阳轻轻道。

    薛春兰就挂了电话。

    郭阳将手机塞回口袋,脸色有点阴沉下来。

    薛家的能量他当然很清楚,如果薛家肯打个招呼,艾丙集团对人民商场进行资产重组的事肯定会顺畅无比,一路绿灯。

    但薛光祖的胃口实在是太大了。

    轻描淡写的一个招呼,就价值艾丙集团的部分股权?以艾丙集团现在的情况再涵盖日后的长远发展潜力,综合判断起来,哪怕是百分之一的股权,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更重要的是,艾丙集团参与人民商场资产重组的事,郭阳已经基本拿下来了。虽然中间还存在波折,但结果并不意外。这种背景下,薛光祖的一个招呼,顶多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可郭阳也知道薛家不能轻易得罪。

    一方面,薛家毕竟是薛春兰的娘家,还有一层亲戚关系在;另一方面,薛家在北方省跺跺脚都能影响一大片,势力和影响力毋庸置疑,如果因为这种事得罪了薛家,必然会给郭阳带来大麻烦。

    郭阳一时间左右两难。

    他并不吝啬,但给予薛鹏股权,就意味着薛家渗透进了自己的艾丙集团,万一日后薛家贪心不足,就更加难缠。

    怎么办?

    郭阳慢吞吞走出新闻中心的办公室,走到走廊尽头点燃了一根烟。林美美从楼下上来,见郭阳躲在角落里抽烟,咯咯娇笑一声:“郭阳,你抽个烟还非要跑到厕所门口?”

    郭阳心烦意乱地向林美美挥了挥手,没有理会她。他现在哪有时间跟林美美闲扯淡啊。

    林美美撅了噘嘴:“拽什么拽?自打当了一个破主任,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好了,跟老娘还摆起臭架子来了,真是的!”

    林美美嘟嘟囔囔地走去。

    郭阳抽完这根烟,慢慢就下了决断。

    他决定拒绝薛光祖的要求。

    他不是吝啬艾丙集团的一点股权,更不是吝啬给予薛家利益,但艾丙集团是他一手打造起来的属于他个人的商业王国,他不想也不能让外部势力渗透进来,从而影响他对于命运和未来的绝对掌控。

    即便是薛家,也不行。

    他不知道薛光祖会做什么反应,但这即便是因此得罪薛家,他也在所不惜,这是他的原则和底线。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