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天翔措手不及,非常难堪。

    主管部门工作组的到来,直接让他所有的打算都化为泡影。他本来想借机拖延然后破坏与艾丙集团的改制合作,结果却不料艾丙集团动用了让他想不到的舆论力量,导致省里震怒,下派了工作组。

    但毛天翔也不知坐以待毙的人。

    他必须要将受自己控制的莲花公司引进来,否则日后他在新公司就失去了话语权和掌控权。他明知道艾丙集团不可能将总经理和经营权交给他和他的团队,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目的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毛天翔暗中煽动职工,有几个心腹挑头,很快就组织起百十号人来。这百十号人围堵在工作组所在的会议室门外,静坐,打着两条抗议横幅,一条是“请还我国企身份待遇”,一条是“坚决反对人民商场民营化”。

    朱大明浓眉紧蹙,他扫了一脸无辜的毛天翔一眼,沉声道:“老毛,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毛天翔故作苦笑叫屈:“朱厅长,您看这事闹的,我也很突然啊,可能是职工听说改制后是民营企业控股,他们就不乐意了……朱厅长,您是不知道,我们背后可是没少做职工的思想工作啊!”

    朱大明吐出一口浊气来:“老毛,赶紧去疏散安抚职工,不要再闹腾了,影响恶劣!要是传到省里,你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朱厅长,职工安抚好说,但职工的诉求,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交代,估计这次安抚下去了,还会有下一次!”

    朱大明恼火地挥挥手:“老毛,你要是这样说,我只能告诉:如果再出现任何职工问题,就是你这个班子不称职!”

    沈晓曼在一旁冷眼旁观,一声不吭。

    她刚才给郭阳打了一个电话,郭阳的态度很坚决:不让步、不妥协、不迁就。如果实在不行,哪怕是放弃合作就在所不惜!

    毛天翔出面去安抚外头静坐抗议的职工,但不多时,职工的情绪更加激烈,听着会议室外面吵吵嚷嚷,朱大明和工作组的人一个个面沉似水这些机关干部哪一个不是人精,怎么能看不穿毛天翔这点小把戏?

    只是有些事看得懂也只能装不懂。

    沈晓曼不动声色,她想起郭阳的嘱咐,立即起身面向朱大明笑了笑道:“朱厅长,看起来,人民商场上下其实是不欢迎我们参与进来的,既然如此,那不如先搁置一段时间吧。朱厅长,我这就回去了,等什么时候人民商场处理好内部职工的问题,我们再谈合作也不迟!”

    沈晓曼转身就走。

    ……

    沈晓曼和艾丙的人竟然真的撤离了省城,朱大明的工作组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朱大明无奈,只得返回省厅向顾长生汇报。

    顾长生几乎当场暴走。

    但国企改制,的确关乎国企职工的切身利益。人民商场的职工已经被煽动起来,作为上级主管部门,顾长生真还不能硬来。哪怕顾长生明知是毛天翔在背后搞鬼,也无可奈何。

    毛天翔这一次其实也是豁出去了,不成功则成仁。反正人民商场到了这种境地,如果不借着改制的机会最大限度地争取个人利益,那么,日后他们的处境会更艰难。

    他也料定上头不会轻易动他们。因为人民商场处在频临破产倒闭必须马上改制的关键时刻,几百名国企职工需要安抚,大量的善后工作需要做,省里还需要他们这个班子站出来承担责任。

    沈晓曼当天下午就回到C市。

    她的住处,她打开一瓶红酒捏着两个杯子走了过来:“喝杯酒?”

    郭阳点点头。

    沈晓曼先给郭阳斟上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跟郭阳碰了碰杯:“你难道不担心闹僵了他们会真的放弃跟我们合作?”

    郭阳笑了:“我们的开价摆在那里,莲花公司绝对不可能也拿不出比我更高的价格来,以人民商场这种烂摊子,谁愿意接手?他们不跟我们合作还能跟谁合作?”

    沈晓曼笑:“你要知道,我们能想到借壳上市,别人也一样能想到,你就能保证没有其他企业想要上市融资吗?”

    “肯定有人会想,但他们这个壳值多少钱?这才是问题。我估计不少人会瞄上这个壳,但真正肯为这个壳出大价钱的就不多了。更关键的是,在很多人看来,他们这个壳其实是保不住了。”

    “重组容易,想要当年实现盈利,几乎不可能。只要不盈利,必然要退市。谁能冒这种巨大的风险去接这种壳?”

    沈晓曼小啜了一口红酒:“其实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地方,你怎么就有把握能让北方商城这个壳当年扭亏为盈呢?”

    郭阳似笑非笑:“你真的不明白?”

    沈晓曼咯咯娇笑:“我猜到一点,不知道是不是跟你不谋而合。”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脱口而出,两人忍不住扫了对方一眼,大笑起来。

    “好吧,我先说。重组成功之后,只要我们一控制住人民商场的局面,我马上将艾丙购物的资产整体打包装入上市公司,进一步提升我们的持股比例,两家企业合并报表,我估摸着实现账面略有盈利还是可以预期的。”

    郭阳的话音一落,沈晓曼马上接口道:“这实际上是将艾丙商贸公司并入了人民商场,融合为一家企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肯定还想利用人民商场的平台优势和供货渠道,马上在省城开设几家门店吧?”

    郭阳笑吟吟地点了点头:“打一个短平快!尽快实现我们艾丙购物在省城的市场布局!开设三五家规模不等的门店,资产状况再次被改善,出现账面盈利有什么难的?”

    两人面对面坐着,谈着对于艾丙集团未来的发展,以及艾丙集团总部搬迁到省城去以后的经营策略,谈得热火朝天,不知不觉间,一瓶红酒就见了底。

    谈兴正酣,酒兴也起。喝了半瓶红酒的沈晓曼微有酒意,她俏脸上浮荡着两朵红晕,眼波流转,醉眼迷离道:“再喝点,我们继续谈!”

    说完,不管郭阳同意还是不同意,她就起身去又取了一瓶红酒。

    ……

    两瓶法国红酒杯干掉,就连郭阳都有了五成的酒意。而沈晓曼早就不胜酒力,身子软绵绵地倒在沙发上,口中还是不服输:“我还能喝,郭阳,不醉不休!”

    “你瞧不起人!你不喝,以后不理你了!”

    沈晓曼口中嘟囔着,突然脖子一扬,难闻的呕吐物喷泉般吐了一地。

    郭阳苦笑一声,起身来稍稍犹豫了一下,弯腰抱起沈晓曼,转身向她的卧房走去。沈晓曼下意识地探手圈住郭阳的脖颈,整个人整张脸都贴了上来:“郭阳,我们真的曾经……那个啥吗?”

    郭阳刚准备将沈晓曼放在床上,沈晓曼突然就精神起来,她反客为主猛一用力,竟然将郭阳压在了身下的床上,然后不管不顾地就吻了上去。

    两唇相接,郭阳不由自主地就在脑海中浮现出两人前世走到一起的一幕幕。沈晓曼的唇柔软而冰凉,她疯狂地雨点般地吻着郭阳的嘴唇、额头和面颊,这一切来得是这么的迅猛和突然,郭阳一时间百感交集,不过此时此刻他心头涌起的却是某种柔情而非欲念。

    说起来,沈晓曼是郭阳前世今生唯一发生过亲密关系的女人。周冰遇难之后,郭阳多年沉浸在悲痛和懊悔中不能自拔,直到后来遇上沈晓曼。

    沈晓曼用热情和激情融化了郭阳紧闭的心门,两人走在一起,一度谈婚论嫁。但因为郭阳一直忘不了周冰,骄傲的沈晓曼受不了郭阳心里藏着一个挚爱的恋人身影,这才主动提出分手。

    沈晓曼冰凉柔软的小手探向了郭阳的裤带。

    郭阳耸然一惊,他一把抓住沈晓曼的手来,挪向了一边。

    郭阳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道德君子柳下惠,但他与周冰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要让他此刻背着周冰与酒醉的沈晓曼发生关系,他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

    更重要的是,沈晓曼现在处在酒后混乱的状态中,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占了她的便宜,不仅日后两人将无法相处,还会产生无穷无尽的感情烦恼。

    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沈晓曼的骄傲个性。他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强行拒绝沈晓曼离开,最大的可能是让沈晓曼恼羞成怒尽管她是在酒醉之中,却脑海中保持着基本的清醒。

    郭阳叹息一声,他推开蠢蠢欲动的沈晓曼,然后起身反身抱住沈晓曼,将她摆正,给她盖上被子,然后隔着被子抱住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沈晓曼眼眸中掠过一丝失望,极淡极淡。

    她固然酒醉,却没有真正失去理智。

    但酒醉却的的确确放大了她心底的欲望以及她对郭阳那种越来越强的感觉尤其是郭阳那次提过两人曾经拥有亲密关系之后,不管沈晓曼信还是不信,她心里对郭阳的感觉就无形中悄然发生了变化。

    酒意翻卷,沈晓曼终归还是沉沉睡去。见她渐渐睡熟,郭阳起身悄然离去。1.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