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天翔沉默了一阵:“郭董说的有道理,既然改制成了民营企业,国企职工的身份看来是很难保得住了,不过,我们也需要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这个问题,因为”

    郭阳笑:“那是自然,该报告就要报告,有问题就要汇报问题!”

    毛天翔眨了眨眼:“同时我们还要广泛征求职工的意见,必要的时候,还要召开职代会来讨论表决!看看大家是什么反应,否则一旦失去了国企身份,我担心职工会跳出来闹事,给省里带来不安定因素。”

    沈晓曼柳眉一挑。

    傻子都能听得出来,毛天翔这是准备拖下去了。

    做职工的思想工作?开职代会?简直就是开玩笑!人民商场改制,是省里的政策要求,还需要你们内部讨论什么?

    郭阳继续笑:“按说我们不该干预你们的内部讨论。但是我需要提醒毛经理的是,省里给你们的改制期限是2月底,如果2月底前完不成改制,省里很难交代吧?”

    毛天翔撇了撇嘴:“省里只是一个宽泛的政策要求,但实际操作哪有那么容易?郭董,你是不知道啊,国企职工跟民企不一样,大家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国企身份,如果失去了这个身份,职工肯定是要强烈反弹的,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不能不考虑职工利益和确保内部稳定啊!”

    “如果因为改制,引起职工上访,我们无法向省里交代!”

    毛天翔摆出了一副油盐不进的流氓姿态。

    郭阳不怒反笑:“毛经理,考虑职工利益是必须的。但你似乎忘记了关键的一点,以人民商场现在的经营现状,已经撑不过三个月了,根据我们对你们企业的尽职调查,顶多再有两个月,因为你们拖欠的货款过多,供货商就会停止供货,同时提起上诉,与你们对簿公堂,一旦出现那种情况,恐怕人民商场就必须要走破产倒闭程序了。”

    毛天翔心里冷笑:“破产倒闭?国企,有省里托底,哪有那么容易倒闭的?”

    毛天翔笑了起来:“省里是不会坐视国有企业倒闭的,再说我们现在虽然有些经营上的困难,但也还不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根据我们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只要启动改制,你们的第一批资金就必须要到位……郭董说是不是?”

    毛天翔这句不要脸的话说出口来,沈晓曼俏脸骤变,差点骂出声来。

    尼玛太无耻了。这是想要一边拿艾丙的钱去堵窟窿,然后一边还要拖着不改制。

    郭阳神色平静:“我们的协议上写得明明白白,不启动改制,我们一毛钱也不会投。”

    “郭董,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按照省里的文件精神启动改制合作了?只是思路是思路,但具体的细节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改革是好事,但改革却不能做成夹生饭啊。”

    郭阳真想上去抽这厮一个耳光。

    见过不要脸的人,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估计毛经理没有仔细看过我们的协议,我们约定的是,是人民商场机构和公司架构改组完毕,我方的管理人员到位之后,才注入第一批资金。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还停留在坐而论道的程度,我们怎么可能投钱呢?毛经理,我们艾丙集团虽然不缺资金,但还不至于要拿打水漂玩,您说是不是?”

    毛天翔一咬牙:“那我们就继续谈嘛。好吧,既然这个问题存在争议,那么我们就谈下一个,这个问题先搁置起来。”

    郭阳笑了:“也好,有争议先搁置,也是一个办法。那么,毛经理继续提要求吧。”

    “按照公司法和一般惯例,改制后,新公司尽管由你们控股,但国有股权在里面,我们应该在公司章程上约定,你方出任董事长,我方出任副董事长和总经理,其他副总经理人选由总经理提名。”

    “什么叫一般惯例?”郭阳冷笑起来:“我们花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给你们抬轿子?经营权还在你们手上,管理层还是你们过去的团队,职工也还是你们的职工,要我们艾丙来干什么?让我们花钱给你们堵窟窿吗?!”

    郭阳愤而起身,怒形于色:“这样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干!如果你们还要坚持,那么,合作就到此为止了!沈总,我们走!”

    郭阳的爆发很突然,没有半点预兆。而他之前还是一直在和风细雨微笑从容,突然之间就变了脸,毛天翔等人根本措不及防。

    就连沈晓曼都没有料到郭阳会突然翻脸。

    但郭阳拂袖而去,她也不得不跟了上去。

    人民商场外,沈晓曼追了上来,郭阳笑吟吟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对人民商场这栋四层楼上的墙漆锈迹斑驳,云淡风轻地道:“晓曼,以后这栋楼可以重新装潢改造一下,墙体上要做满大型广告牌,这样才有商业大卖场的气势!”

    沈晓曼苦笑:“你都跟他们翻脸了,我们的合作近乎破裂,还说这些干什么?”

    “你难道不明白,这是毛天翔这帮人使的计策吗?他们就是想要让我们知难而退,然后再把能受他们控制的莲花公司引进来,这才是他们的目的!”

    郭阳撇了撇嘴:“他们这点小心眼,我一眼就看穿了。先让他们蹦跶两天吧,我们慢慢来,这事反正也急不得。”

    “你又不急了?”沈晓曼讶然:“你前两天着急推进,现在却又是这种态度,让我想不明白啊。”

    “我着急的是推进敲定参与人民商场改制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我们拿到了,也得到了省里的认可。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再着急呢?他们愿意拖就拖呗,反正他们的企业也撑不了几天,拖得越久,他们就越资不抵债,我们就投入得越少。”

    “看谁拖得过谁吧。”郭阳冷笑起来:“这样,晓曼,我先回去了,我帮你安排了今天北方晚报的专访,你出面代表集团谈一谈我们对这次人民商场改制的具体思路和做法,一定要让媒体在报道中体现我们的意图……”

    沈晓曼恍然大悟,咯咯娇笑起来:“我说你怎么突然跟他们翻脸了,原来是这种打算!也对,我们懒得跟他们计较,利用媒体和舆论向省里施加压力,有上头压下来,不怕他们不就范……”

    郭阳笑了:“他们真是想得太美了,竟然还想要经营权控制在他们手上,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经营权必须要控制在我们手上,这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

    郭阳斩钉截铁。

    翌日一早。

    北方晚报用大篇幅刊登了本报专访的深度访谈文章,专门针对人民商场改制问题。因为人民商场是省属企业,也是省城老牌的商业企业,人民商场的改制问题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北方晚报在报道中将人民商场经营困境的现状和不得不进行重组改制的背景,同时披露人民商场的改制进程受阻,因为涉及国企干部和国企职工身份以及经营权之争。

    艾丙集团花了相应版面费的宣传报道,自然是倾向于艾丙这边。

    沈晓曼早上起床什么都没干,就冲到入住酒店的外头的书报亭里,买了一份北方晚报,边走边看,望着新闻醒目的拖黑的巨大标题:人民商场改制受阻:身份瓶颈和经营权之争沈晓曼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道郭阳不愧是干媒体的,知道怎么利用舆论并发挥舆论倒逼的辐射效应。

    沈晓曼心里明白,这篇报道曝光之后,必定引起省里的介入。

    沈晓曼还注意到最近省里的风向,省政府正在主导和推动一部分非国民经济命脉领域的国有企业改革,国营改民营是基本套路。在这种大背景下,人民商场的改制其实就是省里想尽快树立一个标杆,越快越好。

    但省里的反应,其实远远超乎了沈晓曼的预期。

    外经贸厅厅长顾长生蹑手蹑脚地走近分管副省长姚念波的办公室,劈头盖脸就被姚副省长教训起来:“顾长生,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省政府常务会议明确要求,尽快推进人民商场的改革改制,不能让这家企业倒在我们的手上,不能让国有资产毁于一旦,你难道不明白?”

    顾长生苦笑:“姚省长,我们这不是正在抓人民商场的改制嘛!”

    “你怎么抓的?看看,这篇报道是什么意思?”姚念波恼火地抓起桌上的北方晚报:“什么叫身份之争?企业都要破产倒闭了,还在斤斤计较什么国企身份?等企业破产关门了,还有什么身份?”

    “我告诉你,顾长生,毛天翔这帮人心态是有问题的!说句难听的话,对于人民商场的经营不善,他们是负有重大责任的!把企业搞成这个样子,还有脸要什么身份?”

    顾长生无语。

    “你不要说了,你马上组织一个工作组进驻人民商场,协调和配合改制工作,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必须要让省里看到成果!人民商场必须要盘活!必须要给全省国有企业树立一个改革改制的成功标杆!!你明白吗?!”姚念波脸色严肃。

    顾长生叹息一声:“请省领导放心,我马上安排!”

    因为姚念波的亲自干预和指示,外经贸厅的改制指导工作组一个小时后就进了人民商场,带队的是副厅长朱大明。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