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丙物流车队披红挂彩招摇过市,惊动了不少人。

    所谓艾丙购物遭遇断货危机的传言不攻自破。这直接导致元旦当天和翌日,艾丙购物七家门店生意爆棚,出货量比平常翻了一倍还多。

    皇甫明不得不再次组织车队提前赶赴省城,提前进货。实际上,只要车队运转起来,艾丙购物的货源充足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放眼省城的市场,郭阳反倒觉得是不是本市的供货商无关紧要了。三利公司这些供货商的进货渠道也是省城,艾丙公司拥有了自己的车队之后,长期运转下来进入良性循环之后,综合成本比上三利这些供货商的货还要低一些。

    这算是歪打正着,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紫罗兰郑美娇非常失望。

    元旦当天,孟天祥被送往医院,虽然他并无大碍,但经此一役,整个人变得一蹶不振。跟了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官二代,郑美娇懊悔不跌。

    不过,她是受宋大昌操控的棋子,宋大昌既然将她送到了孟天祥身边,给她两个胆子她也不敢擅自离开孟天祥。

    郑美娇跟宋大昌通过电话。

    郑美娇的意思是不是再支持孟天祥跟郭阳斗上一斗、争上一争,但宋大昌的态度很坚决。这让郑美娇非常诧异,因为宋大昌既然将宝压在了孟天祥和孟家身上,就不得不与孟家共同进退,如此半途而废,不是宋大昌的性格和风格。

    宋大昌没有跟郑美娇解释什么,但郑美娇猜测这中间定然是出了什么变故,让宋大昌心生忌惮。而能让宋大昌心生忌惮,这意味着郭阳似乎也不简单。

    郑美娇由此就更加失望,但也无可奈何。

    北方晨报,高嵩终于从江南赶回来。郭阳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还是他主持新闻中心的工作,但毕竟多了一个副主任参与管理,可以解放他不少时间和精力,至少有高嵩和他轮班,他不用每天都在报社坐班审稿了。

    郭阳和沈晓曼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省城人民商场的改制上。

    但尽管有省里领导的意思,省外经贸委甚至还专门就此下了一个红头文件,要求人民商场尽快推进改制,可这种事毕竟牵扯着方方面面的利益,实质性的合作谈判很艰难。

    莲花公司不得不放弃了继续参与的机会,因为艾丙方面的抬价,引起了省里领导的高度重视,本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宏大宗旨,谁也不敢拍板让出价低的莲花公司进来。所以,艾丙就没有对手了。

    但以毛天翔为首的原人民商场高层利益集团却捆绑成团,向艾丙集团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和条件。

    总体的要求是原人民商场班子成员包括这些人各自的心腹中层骨干,都必须要在改制后的新公司留任,而且无论是职位还是收入,都不能低于之前。

    这个条件虽然有些苛刻,但沈晓曼还是做主答应下来。毕竟,她和郭阳商量的原则就是要安置好原人民商场这些高层,尽管这些人对企业的亏损“功不可没”,但毕竟艾丙要接受这么一家国有企业,如果没有这批人的配合,也办不成这事。

    而且,省里给的姿态是,原国有企业职工不允许出现下岗分流。艾丙集团参与改制控股新公司,但原有两百多国企职工都必须要保留,而且要确保薪酬待遇的基本不变。

    可毛天翔提出来的下一个要求,却是沈晓曼不能接受的。

    毛天翔表示自己作为原人民商场一把手,必须要担任新公司的副董事长和总经理,原人民商场其他副职出任副总经理,原党务干部继续任职。

    毕竟有国有股权的成分在里头,党组织是必须要保留的。

    沈晓曼几乎当场暴走。

    敢情艾丙集团花费高昂代价不过是给毛天翔这批人抬轿子擦屁股的,好吧,把他们亏损的窟窿堵起来,然而经营权还在他们手上,艾丙集团方面只派驻一个挂名的董事长,管理企业的人还是那些人,职工也还是那些职工,这样的改制有什么意义?

    艾丙集团的权利体现在哪?

    沈晓曼当场拒绝。

    但毛天翔的态度也很强硬。

    两下几乎闹崩。

    沈晓曼无奈,还是把郭阳喊到了省城。

    郭阳走进人民商场办公区会议室的时候,沈晓曼正独自一人面对以毛天翔为首的八名人民商场的高管。

    毛天翔见郭阳进门,假惺惺地站起身来,态度极为热情跟郭阳握手寒暄,并挨个为郭阳介绍其他高管,又是一番没有营养的寒暄不提。

    郭阳笑吟吟地坐在了毛天翔的对面。

    毛天翔一脸的笑容:“郭董,我们的条件想必沈总已经跟郭董通过气了。请郭董和贵公司也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啊……”

    郭阳笑了笑:“毛经理请讲!”

    “郭董你看,我们是老国企,建国初成立的省属大型国企,先说我们这些管理层,我们都是省委组织部任命的厅级副厅级干部,尽管是在企业,但也有行政级别的。所以……无论企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想,我们班子这批同志是必须要留任的,否则怎么办?组织部门也没有办法安置嘛!”

    毛天翔笑容更浓:“支持企业改制,我们作为高层领导责无旁贷。关键是如果我们个人最基本的权利都无法保证,以后谁来为老国企的这批职工说话呢?”

    郭阳心里暗暗冷笑,心道少在老子面前打官腔!如果人民商场破产倒闭,你们这帮人上哪里去要官位去?该下岗一样下岗,企业的干部,组织部门不可能给你安排到机关事业单位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况且,人民商场走到频临倒闭的今天,与你们这帮人没有关系?你们还摆出了一副劳苦功高的样子,实际上就是一群罪人!

    但郭阳显然不能表现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情绪来。

    他笑了笑,耸耸肩:“毛经理,这一点我们之前就提过,所有高层和部分骨干中层干部都可以留任,沈总也代表我们集团跟省里的领导表过态,考虑到国有企业的特殊情况,我们坚决不给组织部门添麻烦!该承担的责任一定会承担起来。”

    “请毛经理和各位放心,各位的岗位和待遇保持不变,没有问题!”

    毛天翔哈哈大笑:“感谢郭董体谅啊,郭董果然是爽快人!”

    其他人民商场的高层也笑着道谢。

    沈晓曼在一旁暗暗皱眉,心道郭阳啊郭阳,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得寸进尺得陇望蜀的吗?你只要答应他们一个条件,他们就会提出十个条件来。

    毛天翔与其他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又道:“根据省里的要求,改制后,所有国企职工的身份保持不变,岗位保持不变,郭董应该能理解吧?”

    郭阳大手一挥:“省里的要求,必须不折不扣地贯彻落实!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老国企的职工不会出现一个人下岗的情况”

    但郭阳旋即话锋一转:“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还请毛经理给我解惑。”

    毛天翔一怔:“郭董请讲。”

    郭阳笑:“人民商场的确是国有企业,但按照省里的文件精神和我们双方的战略合作协议,我们以现金出资,收购人民商场51%的股权,由此,人民商场就变成了我们艾丙集团控股的子公司,我们是民营企业,我们的控股企业同样会是民营企业,既然是民营企业,那还怎么确保原人民商场的职工身份不变呢?”

    “这个道理说不通,也没有道理。毛经理,你倒是说说看,你让我怎么保证你们的职工身份不变呢?我们可以接受所有的职工,但却无法给予他们国有企业职工的身份,你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或者,我们向省里汇报一下这个情况,看看省里能不能给点政策上的突破和优惠?”

    毛天翔呆了呆,郭阳的话说到了点子上。

    既然改制成了民营企业,那就谈不上什么国企职工身份了。如果想要国企职工身份,那还改制什么?

    毛天翔狮子大张口,郭阳不动声色地就反击回去,找准了一个点,让毛天翔无言以对熄了火力,沈晓曼坐在那里面带笑容,暗暗称快。

    既然职工的国有企业职工身份都没了,毛天翔这些人的所谓国企干部身份也就随之不复存在了。

    毛天翔这些人打着为职工争取利益的旗号,所图的还是自己的小算盘。而郭阳的反戈一击又让他的小心眼全部落了空。

    当然,他们这些人的小九九也在情理之中。他们之前是体制中的干部,企业改制后他们最担心的就是组织部门的放弃不管,从而将他们在事实上变成了民营企业的管理人员。

    他们一直在消极阻挠人民商场改制就是这个愿意。

    后来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人民商场再不引入民营资本进行改制重组,就直接垮了,一旦垮了他们不但什么也不是,还会承担企业破产的相应管理责任。毛天翔这才主动引进了莲花公司,这家受他操控的企业。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