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

    黑压压的人群伴随着洪亮的音乐和电视直播屏幕上主持人极具有煽情味道的呼唤声,异口同声地喊着“倒计时开始,123……”

    当凌晨的钟声敲响,人群欢腾起来,各色气球升腾着飘入高空,各种彩带在半空中飞舞,无数双手臂舞动着,音乐的节奏更加激昂澎湃。

    千禧年元旦终于来了。

    无论是艾丙购物还是天祥超市,两家店都灯火通明,彻底不停。尽管已经是午夜,但前来购物的顾客还是络绎不绝。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也是一个通宵狂欢夜。

    郭阳站在艾丙购物门口,点燃了一根烟。他眼角的余光已经发现孟天祥得意洋洋从对面穿过马路走了过来。

    孟天祥大老远就爆发出叵测的大声笑:“郭董啊!真是稀客啊,这两天生意怎么样?”

    郭阳深吸了一口烟:“挺好。我看孟兄的超市生意兴隆啊!”

    “哪里哪里,我们是新军,你们有经验。不过呢,我们那边的促销活动搞得算是比较成功,这两天下来,营业额逐日暴增啊!”孟天祥嚣张得意的声音在夜空中久久回荡着。

    郭阳不动声色,他没有被孟天祥如此表象所迷惑,因为他知道孟天祥固然浅薄,但还不至于浅薄愚蠢到今天这种程度,他之所以故作嚣张,无非是为了激怒他,然后看艾丙购物断货的热闹。

    孟天祥判断郭阳的艾丙购物,仓储量已经坚持不下元旦一天了。

    所以他特意过来看热闹。

    他憋了好几天了,今儿个发现郭阳出现在天桥区门店,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呢?

    在他看来,郭阳亲自坐镇天桥区门店,本身就一种示弱和畏惧的表现。这场真刀真枪没有硝烟的战争,他已经笑在了最后。

    他对于郭阳的误判在于,他以为郭阳的实业是以艾丙购物为主,只要艾丙购物一垮,所谓蒸蒸日上的艾丙集团就土崩瓦解。但实际上他懂个屁啊,艾丙购物不过是郭阳诸多产业布局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以后会更轻微。

    哪怕是艾丙购物最后撑不住关门大吉,艾丙集团照样运转。

    所以从一开始孟天祥就打错了算盘,找错了靶子。

    “恭喜孟兄发财了!”郭阳拱了拱手,有递过一根烟去:“抽烟?”

    孟天祥摆摆手:“我不抽烟。”

    郭阳笑笑,径自自己点上。

    郭琳琳和姚泽楷从超市内部看到郭阳和孟天祥并肩站在那里,竟然还能做到气氛融洽谈笑生风,不由呆了呆。

    看得呆了,还有不少超市员工。

    整个艾丙公司上下都知道对面这家超市的老板姓孟的人,跟自家大老板是势不两立的对手和仇敌。可这样的两个人,在这种敏感的时刻,却还能相安无事,不能不让人诧异。

    ……

    后半夜很快过去,黎明的曙光跳出东边的天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欢乐的爆竹气息,从艾丙购物门前空场一直延续到火车站广场上,地面上布满了一层鞭炮礼花碎屑。一边咒骂着一边干活的环卫工人嘟嘟囔囔,清理着人们因为彻夜狂欢而遗留下的垃圾残骸。

    郭阳没有回家,就在超市门店二楼的休息区迷糊了一会。超市一夜没有停业,轮班的新一批员工到岗之后,开始清理门前的垃圾。

    而这个时候,红日升腾起来,尽管北风呼啸,天地间却还是充斥着淡淡的暖意,有点小阳春的味道了。

    郭琳琳端着一盆热水走过来,柔声道:“哥,你洗把脸吧,要不然你回家去歇会,今天应该没啥事,我刚才打电话问过了,昨晚皇甫明他们装货装到后半夜,为了避免疲劳驾车,他让司机睡几个钟头,现在已经准备开始从省城往回返了。”

    郭阳笑笑:“没事,我就在这呆着就是。”

    郭琳琳幽幽一叹,知道哥哥还是不放心。虽然艾丙购物在郭阳的整个商业体系中不是关键产业,但毕竟是他一手创办起来的,不到万不得已,他肯定不会放弃。

    更何况这事关他跟孟天祥这场战争的输赢,关乎着他的尊严,他不能输给孟天祥!

    郭阳抬腕看了看表,见已经是上午九点。

    正在此时,几个员工冲上二楼来,脸色有点难看。

    郭琳琳皱眉道:“怎么了?”

    “郭总,您快下去看看吧,门口来了太多客人了,都排起了长队,可是我们货架上的货有些已经开始断了……”

    郭阳脸色一变。

    他霍然起身,立即冲到了楼下。

    果然,超市里人满为患,门口还排起了长队。

    很多人在超市里到处选货,见有些货架上开始缺货,都皱着眉头呼唤超市工作人员,听闻现在有些东西暂时缺货,这批人就开始闹腾起来。

    但闹腾了一会,终归缺货就是缺货,超市也没有做对不住顾客的事儿,这些人嚷嚷了半天,就开始互相咋呼着离开艾丙购物,一窝蜂地走向了对面的天祥超市。

    见状,那边的天祥超市招徕顾客的高音喇叭更加响亮,更加歇斯底里。

    郭阳知道缺货的肯定不止天桥门店这一家,其他门店也够呛。他黑着脸站在门口,扭头望着郭琳琳:“马上给皇甫明打电话,问问他们到什么地方了?”

    从省城到本市走高速要一个多小时,然后还要卸货到仓储中心,然后再根据需求统一配货,这样折腾下来,起码四五个小时的时间。

    郭琳琳的脸色也不好看,她给皇甫明打了电话,得知对方带着车队才刚刚启程,就有些无奈。

    郭阳挥挥手:“琳琳,马上联系其他门店,看看缺货的情况。同时通知仓储中心的人,立即赶赴七家门店进行货物清点,运输车队直接送货到门店来,不要再经仓储这道环节了!”

    郭阳安排完这些事,就踱步出了购物中心。

    他的心情其实有些凝重。

    但当他眼见孟天祥再次裹着一件黑色风衣慢吞吞从马路对面走过来时,脸上的凝重之色瞬间褪去,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心底的无尽愤怒,他心中浮起某种冲动,真想冲过去一脚将这厮踹翻在地,然后狠狠踩上两脚才算完。

    孟天祥老远就开始招手:“郭董,早啊!怎么,一夜都没回家?”

    郭阳笑吟吟地:“孟兄不是也没走嘛。”

    “这千禧年的元旦来了,购物的人流呈几何倍数暴增啊,实在是想不到。咋,听说你们这边断货了,你们的顾客都跑到我们店里到处抱怨,咋回事?”孟天祥眉开眼笑。

    郭阳知道对方的目的就是想激怒他。所以他也不生气,不怒反笑:“断货?没有的事,怎么可能!”

    孟天祥心里冷笑:老子就看你装,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前期不是市里几家供货商都给你们断货了?你们的存货支撑了五六天,也算是不错了。你看我们也是朋友,还是同行,要不要让我支援你一点啊?”孟天祥脸上的笑容更浓烈。

    “谢谢孟兄好心,但真的不需要。”郭阳拍了拍手:“怎么,我要进去喝杯茶,孟兄要不要一起来聊聊天?”

    孟天祥也拍拍手:“好啊,好啊,我们朋友一场,早就该坐下来好好聊聊了!”

    孟天祥竟然大摇大摆地跟在郭阳的屁股后面进了艾丙购物。见不少货架上寥若晨星的样子,他心里冷笑更盛。

    郭阳带着孟天祥上了二楼的休息区,让员工泡上了一壶红茶。然后与孟天祥分宾主坐下,分别端起茶盏来小啜了一口。

    “实话说,郭老弟真是很能沉得住气,这一点,孟某非常佩服。”孟天祥呵呵笑。

    郭阳也笑:“孟兄这话就有点虚伪了啊……明明我这边的供货商断货,就是你在背后搞的鬼,你还在我面前猫哭耗子,是不是有点过啊?”

    孟天祥故作惊愕:“郭老弟,你这话可就冤枉我了啊。我一个新来乍到的新人,做超市生意更是头一遭,我哪有那个本事给你在背后捣鬼?你那几家供货商,哪一家我也惹不起啊!”

    郭阳不动声色地继续跟孟天祥扯着皮:“你是惹不起,但你背后的宋大昌惹得起。孟兄,有句话,我倒是要提醒你。”

    孟天祥耸耸肩:“老弟请讲,孟某洗耳恭听。”

    “宋大昌这样的人,一旦沾上,就很难甩脱了。孟副市长刚刚到任,你就给他惹上这种麻烦,你就不怕日后毁了你爸爸的政治前途吗?”

    “宋大昌是什么人?我不清楚?”既然有些话都捅破了窗户纸,孟天祥自然也就懒得再装斯文,流氓就是流氓再装也不像:“你懂什么?”

    郭阳撇嘴笑了笑。

    没再提这茬。

    他继续跟孟天祥闲扯,一壶红茶喝了两个多小时。两人倒是聊得热乎,天南海北各行各业,从生意场一直聊到文化经,甚至还谈起了古玩鉴赏。

    待郭阳都有些厌烦的时候,门口传来汽车喇叭的鸣叫声,同时还有敲锣打鼓的热闹声响。郭阳扭头望过去,见五辆卡车披红挂彩,车头上架着“艾丙物流车队”的红色条幅,他忍不住轻笑一声,指了指外边:“孟兄,我自己的物流车队送货上门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热闹?”

    孟天祥脸色骤变,他心中一沉,嘴角抽搐起来。

    他不是傻子,看了这一切什么都明白了。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又输了,输得毫无底线、毫无风度,而且几乎输得倾家荡产。

    门口艾丙购物员工的欢声笑语和更加紧密的锣鼓喧天传进来,孟天祥脸色铁青,站都站不稳,一股绝望情绪从心底蔓延直至全身。

    在这个千禧年的充满欢乐的元旦。

    他不知道郭阳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更不知道郭阳是如何化解断货危机的,但他知道,经此一役,他再也没有继续跟郭阳抗衡和敌对的本钱了。

    同时,他的信心、他的傲气和勇气,由此全部丧失殆尽。

    从今往后,他在郭阳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

    他永远是一个失败者!

    孟天祥双拳紧握,面如土色,锋利的指甲都掐入了肌肤,渗出了丝丝血迹来。

    郭阳笑了笑,耸耸肩:“其实应该感谢孟兄啊,如果不是你在背后算计我这一遭,我还真不知道这天地竟然是如此宽阔。我收购了外贸车队,组建了艾丙物流,本来,我是打算在今年下半年才做这件事的……提前到现在,都是你孟兄的功劳啊!”

    孟天祥肩膀头一晃,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郭阳清冷的声音还是清晰无比地传进他的耳朵:“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希望孟兄能够吸取教训,再也不要再在背后捅我的刀子,否则,我将一刀刀还回去,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以前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你没有资格当我的对手。至于个人感情上,即便没有我,小冰也绝对不会喜欢上你,如果你到现在还认不清看不透这一点,那么,你姓孟的就不是愚蠢而是傻逼了。”

    郭阳冷笑一声,转身走下楼去。

    孟天祥站在原地呆了呆,身子晃荡了一下,终于还是感觉天旋地转当场倒在地上晕厥了过去。

    几名艾丙购物的员工赶紧过来扶起了孟天祥,四个人兴高采烈地用担架抬着昏迷不醒的孟天祥,穿过马路,走向天祥超市。

    孟天祥的人大吃一惊,赶紧冲出门来,也同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对面,艾丙购物天桥门店的招徕顾客的高音喇叭也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西北风呼啸着席卷过整个火车站周遭的地区,所有来来往往的旅客还是依旧忙着买票乘车或者候车,落叶纷飞飘飘洒洒,在绚烂的阳光下竟然闪烁着宝石般璀璨的光泽。

    数十名艾丙购物员工在仓储中心保管员的协助下,开始清点货车上的各色货物。几个大车司机则裹着黄色的军大衣蹲在地上凑在一起,对着抽烟。

    郭琳琳欢喜地冲一个女员工吩咐:“小舟,去给几个司机师傅泡上壶热茶,然后拿几包好烟来!”

    郭阳心情极佳,他最后向天祥超市扫了一眼,然后跳上自己的车,疾驰而去。21071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