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被向阳村郭家的事搞得心情很糟糕,但郭阳还是在临睡前跟远在省城的沈晓曼通了电话,碰了碰情况。

    北方晚报的专访很顺利,估计明天一早就会见报。

    沈晓曼和艾丙集团的所有行动,要视见报后各方的反应而定。该进就进,该退就退,该采取特殊手段就要当机立断,不能犹豫。因为机会一旦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呀。

    沈晓曼这个时候也意识到郭阳对这件事的看重程度了: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这件事做成。

    其实沈晓曼有件闹心的事没跟郭阳提。

    晚上的时候,人民商场的经理毛天翔突然给她打电话,非要约她出来吃夜宵唱唱歌,跟她谈合作的事儿。这厮甚至都流露出赤果果的***换引诱暗示了,这让心高气傲的沈晓曼如何能接受得了?

    但此人现在还真不能得罪。

    沈晓曼以头疼身体不适为由,婉言谢绝了毛天翔的邀请,但对方显然不死心,还约定明天中午再次一起共进午餐。

    沈晓曼觉得羞怒万分。

    没想到遇上这么一个好色贪婪的玩意儿,堂堂省属大国企的老板,就这么一个德性,真的让人无语。

    第二天一大早,郭阳临时决定赶去省城一趟,他总觉得这种并购人民商场的大事,让沈晓曼一个人来做,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郭阳给分管副总编张玉强打了电话请假,他是新闻中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他不需要采写稿件,只要在下午四五点钟返回来审稿就成了。

    从本市到省城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郭阳开车七点多出发,上午九点前就抵达省城,他在路上下车买了一份北方晚报,随便翻了翻,见该报用了一个整版的篇幅报道了艾丙集团拟斥巨资参与省属国企人民商场改制的消息。

    当然,光是这样一条信息,占不了一个整版。后续大多数的篇幅都是对于艾丙集团的形象软广告,还有一部分版面介绍人民商场这两年逐渐走向经营困境频临倒闭的新闻纪实。

    这种足量和重磅的报道,达到了郭阳的预期。

    他相信,见报后肯定会引起有关部门和省领导的高度重视。郭阳开着车直奔沈晓曼下榻的酒店,两人约定,一起去见见毛天翔。

    不出郭阳的预料。郭阳赶去跟沈晓曼汇合的路上,省经贸委主任老顾顾长生接到了分管副省长姚念波的电话。

    “姚省长!”

    “老顾,看今天的北方晚报没?”

    “姚省长,看了,我正要找您汇报下这事……”顾长生案头上就摆着一份今天的北方晚报。

    “你怎么看这事?”姚副省长的声音沉稳有力。

    顾长生笑:“实话说,姚省长,有点突然。不知道从哪来又冒出一家企业来,竟然放出这种坚决的态度,要跟莲花公司争。如果报道属实的话,他们的开价不低啊,比莲花公司高出不少!而且,从报道的情况来看,他们的实力也不弱!”

    姚念波嗯了一声,“不管怎么说,有企业愿意参与人民商场的改制,这是好事。如果人民商场的资产能评估出售一个更加合理的价格,无论是对省政府还是对企业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这样,你马上安排一下,召集人民商场、莲花公司和这家艾丙公司的负责人,来省府的会议室,你先跟他们见面谈一谈,看看情况再说!”

    顾长生立即答应下来。

    这样一来,接到通知后,郭阳和沈晓曼就直接改道赶去了省政府大院,等两人赶到的时候,人民商场的毛天翔和莲花公司的董事长陆大文已经一脸严肃地坐在了省政府机关小会议室里。

    一个年约五十出头、秃顶、面宽耳方的男子气度端宁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正在跟毛天翔和陆大文说话。郭阳一猜就是省经贸委主任顾长生了。

    郭阳和沈晓曼神色平静走进去,给在场几人打了招呼,然后寒暄坐下。

    顾长生望向郭阳的目光微微有些狐疑,眼前这人实在是过于年轻,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家艾丙集团的实力。

    “郭董事长?你们这家企业,是在C市注册的企业?”顾长生似笑非笑地望着郭阳和沈晓曼。

    郭阳笑了笑:“顾主任,是的,我们集团虽然注册成立的时间不长,但各方面发展势头迅猛,已经具备了与人民商场合作的基本条件。”

    顾长生还没说话,陆大文就冷笑起来:“我查过,你们这家企业,注册资本不过五百万,你们这样的小公司,想要参与省属大国企的改制合作,是不是有点自不量力啊?”

    陆大文当然恼火。

    他都跟毛天翔达成共识了,基本敲定了合作原则,却突然冒出一家艾丙公司来,搞出了不小的动静,竟然还惊动了省里的领导。本来他根本没把艾丙集团当成什么竞争对手,但省里插手下来,他就不得不重视了。

    被省经贸委主要领导召集到省府来开会,郭阳就知道自己的策略有效了。

    因为对于省里来说,人民商场虽然目前资不抵债,愿意参与改制的企业不多,莲花公司的开价省里也基本满意。但既然有别的企业开出更高的价格,省里当然是希望国有资产能出售得更高,这能让主管部门和分管这项工作的省领导避免领导责任。

    面对陆大文的诘问,郭阳波澜不惊,他笑了笑道:“陆董事长我们都是做企业的,这注册资本金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由此,不能证明我们公司没有资本实力。我们已经给人民商场提供了资金流水和相关材料,我们拿出四千多万的现金进入人民商场不成问题!随时可以!”

    陆大文冷笑相对:“抽调几千万的资金算什么,我们也能随便办到。关键是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老弟,如果没有实力,我劝你不要掺和进来了,这不是你们这种小公司能做的大项目!”

    郭阳笑了:“陆董事长口口声声指责我们是小公司,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莲花公司难道规模就很大吗?根据我的了解,你们虽然号称莲花实业集团,但实际上名下只有一家建材厂和一家小规模的洗煤厂。你们公司的资产状况,我多少了解一些,不比我们强吧?”

    陆大文吃了一惊,没想到郭阳竟然将他们莲花公司的老底探查得这么清楚,同时也有点恼羞成怒:“我们公司经营超过十年,根基和底蕴不是你们一家注册组建成立时间不到一年的小公司强多了!”

    郭阳神色更加平静:“真的吗?顾主任,我像领导简单汇报一下我们艾丙集团的基本情况吧”

    顾长生一直在冷眼旁观郭阳和陆大文的斗法。从他为官几十年的阅历和经验来判断,他觉得郭阳这个年轻人气度沉稳老练,绝不是等闲之辈。倒是莲花公司的这个陆大文,肤浅粗鄙,一看就是暴发户的嘴脸,不为顾长生所喜。

    但人民商场的改制,不是顾长生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尽快做的问题。

    一旦让人民商场破产倒闭,他这个主管部门一把手肯定要承担领导责任。而且影响很快,还会导致省里这家上市公司的退市,后续负面效果很大。

    上个月省政府常务会议已经敲定,必须要抓紧时间推进人民商场的改制工作,吸引外部资本或者民营企业进来,对人民商场进行改制改组,一方面拯救这家省属企业的母公司,一方面拯救人民商场的下属上市公司已经被退市警告的ST北方。

    顾长生对莲花公司也不是太满意。但奈何,人民商场的现状如此,愿意参与进来的企业几乎没有,如果不是毛天翔推荐了莲花公司,这件事差点就要流产。

    顾长生笑笑:“小郭董事长请讲,我洗耳恭听!”

    郭阳笑着将艾丙集团本身和下属几家企业的资产状况说了说,这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因为现在的资产状况并不大,真正的重头戏在后头

    郭阳旋即笑道,话锋一转:“顾主任,我个人和艾丙投资公司名下一共持有我省著名上市公司鼎文传媒30%的股权……我想,这也是艾丙集团融资实力的一个证明吧?”

    顾长生吃了一惊,旋即一喜。

    这种事郭阳不可能撒谎,因为上市公司的股东是公开的信息。顾长生马上就可以安排人进行验证。

    鼎文传媒是北方省著名的文化娱乐公司,在本省的上市公司中地位显赫。鼎文传媒的市值如今就摆在桌面上,郭阳和艾丙公司持有鼎文传媒如此分量的股权,足以说明一切了。

    顾长生眼眸中掠过一丝奇光。

    鼎文传媒背景不俗。根据顾长生掌握的情况,鼎文传媒与京城的一些世家关系紧密,郭阳能在其中分得一杯羹,说明他的来头也不小啊。

    陆大文和毛天翔也大吃一惊,大为震动。

    鼎文传媒是什么量级的企业,他们比谁都清楚,郭阳作为鼎文传媒的董事和股东……这……这有点太尼玛的让人不可思议了!21071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