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水,夜风如割。气温降到零度以下,站在原地受着风吹,不多时就觉得冻得双腿麻木僵硬起来。

    郭阳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我可以郑重告诉大家,你们的被原单位拖欠的工资和奖金,我们艾丙公司是不可能给你们补齐的,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这群驾驶员有些骚动起来。

    郭阳挥了挥手:“我们不是一家不讲人性化的公司,但我们有我们的底线。你们想想看,原单位拖欠公司,凭什么要让我们来偿还?这没有道理啊,是不是?!”

    还是那个领头的驾驶员闷声道:“郭董,不是我们不讲道理,而是请你们体谅我们的难处,我们哥几个真的是坚持不下去了,一家老小等着吃饭,我们能怎么办?”

    “我很理解和同样大家的难处。但是一码归一码,感情归感情,事归事,我们不能把感情和原则混为一谈。”

    郭阳神色略缓和:“这样,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我们艾丙公司可以提前支付你们未来三个月的工资,至于奖金,另说。这是为了解决大家的燃眉之急。至于你们过去被拖欠的工资奖金,我们可以帮忙出面协调外贸公司,但能不能要回来,不是我们能做得了主的。”

    “我希望大家能想清楚。如果你们同意,那么,你们就安心回去准备重新上岗,如果你们不同意,那么,我们就各走各路,不要再起什么要挟之心,我们宁肯放弃这次并购,也绝不接受要挟!”

    郭阳说完转身就走。

    接下来,就是皇甫明这些人的事情了,他这个当大老板的,站出来就是表表态,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至于这些试图趁火打劫的驾驶员,他肯定不能迁就和纵容。

    他太了解和洞察这些小人物的现实心理了。

    他们面临着重新上岗的择业机会,失去这个机会,他们还是要继续待岗。所以,无论如何,这些人不可能放弃艾丙公司这根救命稻草。

    如果郭阳今天开了这个口子,未来,他们更加会得寸进尺,给管理带来很大难度。

    郭阳能主动提出,提前支付他们未来三个月的工资,已经算是一种高度的人性化举措了。有了这部分收入垫底,至少能保证这帮人老老实实给公司干活没有问题。

    郭阳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又打电话给已经返回市里掌控艾丙购物七家门店形势的妹妹郭琳琳,问了问超市的情况。省城人民商场的事,沈晓曼一个人足矣,郭琳琳和姚泽楷留下作用不大。

    郭琳琳的声音有些焦虑不安:“哥,几家门店的销售情况还算正常,尤其是总店,其实这两天的业务量还是在增长的,只是我们的仓储库存马上要见底了,顶多还能支撑两三天,必须要马上解决供货的问题了!”

    “车辆运输的环节解决了,估计这两天就可以跑起来,我们有了自己的车队,省城的供货商那边可以实现持续供货,所以货源可以保证,放心好了,琳琳。”郭阳顿了顿:“天桥区门店的情况呢?”

    郭阳关心的正是这家店,因为对面就是孟天祥新开业的天祥超市。这厮明摆着就是恶性竞争来捣乱的,郭阳估摸着以孟天祥的个性和他对自己的怨愤,他会不计成本来与艾丙购物争夺客源,目的就是为了打垮艾丙购物。

    郭琳琳苦笑:“那边情况不太好,孟家那边的店这两天借着刚开业的噱头,拼命搞活动,他们暗中派人来记录我们的商品价格,他们所有的上架商品都比我们这边低不少,我感觉他就是不计成本,哪怕是亏损经营,都要把我们的店挤垮啊!”

    “而且,我听说孟天祥正在筹备第二家分店,地点也选择在我们在文华区门店的附近,这人真的是很卑鄙无耻啊,哥,你可要小心一点,他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郭阳冷笑一声:“他愿意亏损拉客,那就让他拉,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坚持多久。至于继续开设分店,只要他有运转资金,那也随他!琳琳,你记住,不要跟他争一时之短长,没有必要,我们的商品价格和运营策略稳定下来,不要随便变动,哪怕是业务量降低一点,也不要着急,等时间长了,撑不住的早晚是他!”

    郭琳琳答应下来。

    郭阳就挂了电话。

    妹妹郭琳琳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尤其是在沈晓曼到位之后,跟着沈晓曼学了不少东西,现在已经基本上具备管控一个企业的能力素质了。

    艾丙购物交给郭琳琳,艾丙文化交给姚泽楷,郭阳还是放心的。

    郭阳继续开车回家,开着车难免有点心烦意乱。这两天他的事情是千头万绪,无论是单位上的还是自己的公司,摁下葫芦瓢起来,到处疲于奔命,就好像是救火队员一样的辛苦。

    他再次意识到沈晓曼这样的高素质的职业经理人对艾丙集团来说是多么重要。沈晓曼有事去了省城,这些大事小事就都落到他的头上。有沈晓曼在,至少他不会操这么多心。

    回到家,母亲谢玉芝依旧在卧室的台灯下给学生批改作业,态度专注认真。

    郭阳没有打扰母亲,径自去洗了个澡,然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其实儿子回来的动静,谢玉芝听到了,她心里也其实还有点事想要跟儿子谈一谈,但犹豫再三,觉得还是先缓一缓吧。

    郭阳母子的境遇和命运彻底改变之后,向阳村郭家的人最近是频频登门找上谢玉芝,有给自己晚辈请求在艾丙公司工作的,也有托郭阳办事的,络绎不绝。

    真是应了那句古话:穷在当街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但谢玉芝知道儿子郭阳对郭家的深恶痛疾。实际上她对郭家人也没什么好印象,过去更是心怀怨愤。但这两年,儿子渐渐大了,也有出息了,她心底的这点负面情绪渐渐消散。

    她本来就是一个温和宽容的女人,心肠极软。

    今日上午,郭家老大郭正国主动找上她,代表向阳村的郭家向她表示正式的歉意,态度谦卑。郭正国表示,郭家目前正在牵头修订整个郭氏家族的族谱,他希望郭阳母子能重入郭氏族谱,说这也是整个郭氏家族的呼声,毕竟郭阳现在是郭家最有出息的子嗣了。

    郭正国甚至要求郭阳给这本修订的新族谱写序言。

    让一个后辈给族谱写序言,这本身就是一种谄媚的姿态了。

    谢玉芝很犹豫。她是无所谓的,但她觉得儿子毕竟是姓郭的,与向阳村的郭家打断骨头连着筋,骨血不断,应该写进郭氏族谱去。可儿子对郭家的态度……却让她一时间不敢轻易提及这个话题。

    谢玉芝批改完最后一本作业,站起身来,在屋里转了转,决定还是跟儿子好好谈一谈这事。

    谢玉芝走进了郭阳的卧室,郭阳正躺在床上想如何跟进人民商场改制的事儿,见母亲进来,赶紧起身笑:“妈,您忙完了?都跟您说过多少次了,您吃了一辈子的苦,都这个年纪了,该享享清福了,学校的工作,我劝您还是辞了吧,成不?我们家现在又不缺你这点工资,你辞了职到处去走走看看!”

    见儿子又老话重提,谢玉芝皱眉道:“我还没到退休的年纪,辞职干什么?再说了,我还能整天呆在家里坐吃山空啊?我在学校,还能跟学生老师说说话,回到家就孤零零一个人,闷都要闷死了!”

    郭阳叹了口气。

    谢玉芝非常固执,他是无能为力。

    他希望母亲能抛开俗事,换一个活法,安享晚年,但母亲死活不肯改变,他也没有办法。

    谢玉芝迟疑了一下:“阳阳,妈妈跟你商量个事……”

    郭阳一怔,旋即望向母亲:“妈,您有话就说呗,跟我还这么客气?”

    “最近,老家的人光来找我……”谢玉芝的话刚起了个头,郭阳就暴走了:“妈,他们这些人你不用理!他们什么品质?以前我们母子落魄的时候,他们非但不认,还要狠狠踩上两脚,现在又倒过来想要干什么?妈,这个事没得商量!他们的任何事,无论涉及谁,我都不管!!”

    郭阳的态度非常刚烈和坚决。

    儿子的反应其实在谢玉芝的意料之中了,她不奇怪,她只能苦笑着叹了口气:“儿子啊,过去的事情该放手还是放手吧,否则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管他们的事也不要紧,我想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郭家老大今天找我,说是要重修郭家的族谱,要把我们列进去……”

    郭阳拍案而起,冷笑道:“妈,您别说了,什么族谱,我不认!我从来不承认是向阳村郭家的人,也不进他们的族谱!过去的时候干什么去了?现在找上门来”

    郭阳话音一转:“妈,他是不是想要让我出重修族谱的赞助费?”

    修订族谱是需要经济成本的,像郭家这种大家族,重新一本族谱,涉及方方面面,各家各枝信息采集、核对、走访验证、考据……完了还要印刷,没有个几万块弄不下来。

    谢玉芝尴尬地笑了笑:“是啊,他倒是提过这件事,说郭家的族人中,就你的经济条件最好,要不,你就出点吧,也没有几个钱……”

    郭阳愤然:“他是做梦,一分钱我都不会出!这种族谱,我不入!妈,我的态度很坚决,他要是再来找,您直接回绝他!”

    谢玉芝无奈,摇摇头。

    儿子郭阳这种外圆内方外柔内刚的个性她比谁都清楚,知道态度不可回旋,就不再坚持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