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曙光羞愤难堪,进退两难了。

    他知道自己上了郭阳的套,却找不到郭阳半点的把柄。因为郭阳借了所有新闻记者的力,巧妙地将他塑造成了一个新闻中心群起而讨之的过街老鼠角色。

    但这怎么能怪郭阳呢?

    是他自己不知进退。

    是他自己太过愚蠢。

    他占了周政的位置,本来就引起了所有新闻记者的猜忌和敌视,郭阳略用手腕,所有人的矛头就都对准了他。

    李曙光知道自己如果就这样走了,且不说编办主任田慧泽会不会再要他,以后他在北方晨报都没有了立足之地。

    蒋琬那边,也无法交代过去。

    但想起接线员枯燥低级的状态,想起这群新闻记者对他的群起敌对排斥,他就知道自己日后在新闻中心的工作生活必将是痛不欲生的。

    郭阳敲了敲桌子:“好了,大家各就各位,别嚷嚷了,让领导听到,成什么样子?我们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了?”

    郭阳再也没有理会李曙光,爱干不干,不干拉倒。不干新闻热线,那就滚回编办去。

    郭阳起身又离开了办公室,他沿着走廊一路走过去,慢慢思考着省城人民商场的事,渐渐就浮起一个念头。

    他走下楼去,在办公楼前的停车场上,站在自己的那辆白色桑塔纳2000跟前,拨通了沈晓曼的电话:“晓曼,我有个想法,你斟酌一下,看看是不是可行。”

    沈晓曼正在跟季大斌一起吃饭,她起身道:“你稍等,我出去接个电话!”

    “什么想法啊,你直接说,我正在套季大斌的话呢。”

    “我想,我们也不必煞费苦心去找省里的领导出头,找也很难找对人,而且时间紧急,我怕也来不及。至于你说的毛天翔这个人,我们该公关公关,不要怕他贪心,他想要的东西,给他!”

    “这种人的小算盘,我很清楚。”郭阳笑了笑:“我认识省城晚报的人,我估摸着找找他们,你出面代表我们艾丙集团接受一下晚报记者的专访,把我们准备斥重资参与人民商场改制重组的消息正大光明地放出去!”

    “媒体一报道,就会引起省里领导和省经贸委领导的关注,我就不相信,谁还能公开顶着贱卖国有资产的罪名,不跟我们出资四五千万的企业合作,却去跟出资两千万的企业合作!”

    沈晓曼听了郭阳的话,呆了呆,旋即大喜:“还是你鬼点子多啊,这是赤果果的阳谋!逼宫啊!”

    郭阳笑,心道这哪里是什么鬼点子,不过是摸准了一些人的脉搏罢了。

    “而且,你要跟媒体公开说,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要拿下这次合作。五千万不成,那就逐渐加码!哪怕是一个亿,我们也在所不惜!”

    沈晓曼咯咯笑:“你真狡猾,这样的空头支票想开多少就开多少,反正也不用兑现!但我们这样放出风去,上头肯定重视,得,我明白了,你马上联系省城晚报的人吧,我等你的消息!”

    郭阳笑着挂了电话。又拨通了北方晚报曾经采访过自己的副刊主编孙雅婷的手机号,他在电话里跟孙雅婷谈了谈,对方很爽快地答应帮主协调新闻记者,立即对艾丙集团总裁沈晓曼进行专访。

    当然,作为回报,艾丙集团也要向北方晚报支付一定的广告费用。

    这种事很正常,国内媒体基本上都在拼命拉广告,因为广告的多寡,意味着报社收入的高低,关乎着所有新闻记者和编辑的工资奖金福利。

    安排完省城的采访,郭阳又接到了皇甫明的求救电话,说是外贸车队的几十个驾驶员闹腾起来了,要求收购方艾丙公司支付外贸公司拖欠他们的三个月工资奖金。

    皇甫明非常恼火,就训斥了这群驾驶员几句,认为他们是趁火打劫,但这些驾驶员就闹将起来,各自霸占住一辆车,不肯再进行检修运行。

    郭阳脸色阴沉地跺了跺脚,将手机装回了口袋里。真是摁下葫芦瓢起来,不出这事出那事,尼玛这几天真是流年不利。

    沈晓曼不在本市,出了这种突发状况,皇甫明解决不了,也无法做主,只能向郭阳求援。

    郭阳回到新闻中心,问了问审稿的流程基本结束,就匆匆下班离开。他开车赶到外贸公司车队门口时,只见三十几名群情激愤的司机正在跟皇甫明几个人对峙着。

    西北风呼啸而过,刮得院中的电灯来回摇晃,昏暗的灯光下,穿着清一色军大衣的驾驶员梗着脖子,正在跟皇甫明争吵。

    郭阳将车停在路边,跳下车来,大步走上前去。

    皇甫明见郭阳来了,这才扭头走过来,恭谨道:“董事长!”

    郭阳轻轻道:“怎么回事?”

    皇甫明非常气不过:“董事长,这些人完全就是没事找事,趁火打劫!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们急着收购这家车队,就是为了解决艾丙购物断货的燃眉之急,这就开始心怀鬼胎,想要要挟我们就范!”

    “他们索要三个月的工资?一共多少钱?”郭阳神色不变。

    皇甫明:“我大概估算了下,每人大概三千多块,然后38个人,统共十二万!”

    郭阳沉默了下去。

    沈晓曼代表艾丙集团与外贸公司谈判的合作意向中,没有涉及这些驾驶员被拖欠的三个月工资奖金,按说也不该艾丙公司出这块钱。但直接拒绝,恐怕也很难办。

    这些人估计是生活所迫,见了有金主当接盘侠,自然就想浑水摸鱼。这是底层小人物的生存逻辑,倒也不是多离谱。

    郭阳想了想,撇开皇甫明直接走上前去,面对三十八名驾驶员。

    他神色平静,声音淡漠,声调不高,却在呼啸的北风中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我今天跟大家讲道理,你们不要嚷嚷先听我说!如果我说得不在理,你们再提出异议!”

    “拖欠你们工资奖金的,不是我们艾丙公司,而是外贸公司。你们跟我们艾丙公司要钱,有点不讲道理,大家说是不是?”

    一个领头的四十多岁驾驶员跳了出来:“可是你们不是收购了我们车队吗?既然你们收购了,那就要承担这份责任,否则我们就不干!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人的态度很强横很野蛮。

    他的话旋即引起了一干驾驶员的热烈回应附和。

    皇甫明等艾丙公司的员工气不打一处来,心说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太粗野太蛮横不讲理了,艾丙公司接收这些人进来,岂不是添乱吗?

    郭阳神色不变。

    他昂然站在那里,裹紧了自己的黑色风衣,任凭寒风凛冽,犹自岿然不动。

    待这些驾驶员吵嚷了一阵,也吵得叫嚣得累了,郭阳才慢条斯理地道:“不吵了?吵累了?既然你们不讲理,那么,我们也有不讲理的办法!”

    “我认认真真地跟你们讲:第一,暂时来说,我们跟外贸公司只是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收购还没有真正到位,也就是说,你们现在还是外贸公司的员工,与我们艾丙公司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第二,你们这些驾驶员,我们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我们可以继续跟外贸公司谈,我们可以只收购外贸车队的车辆资产,不要你们这些驾驶员!驾驶员很稀缺吗?社会上有的是,我们开出高薪,随便都可以请到经验丰富的驾驶员!”

    “第三,这次的并购,我们可以放弃。不要试图要挟我们,艾丙购物的确需要一批运输车辆解决燃眉之急,但也不是唯一的选择。我们可以雇佣运输公司的车队干活,我想,成本绝对比收购和承担你们这些人继续上岗的成本要低得多!”

    “你们三十八个人,单单拖欠三个月的工资奖金都要十几万,有这十几万,我可以雇一个车队运行一个月了!”

    “我这个人呢,最讨厌趁火打劫的人。你们可以试试看,你们可以继续闹,我今天就在这里跟你们撂下一个态度:只要你们继续闹,并购马上放弃,随便你们怎么折腾,也与我们艾丙公司无关!”

    郭阳说完,转身就走。

    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驾驶员不知所措了。

    郭阳缓步走向自己的轿车,这个时候,这群驾驶员呼啦一下就包围了上来,皇甫明等人面色大变,如临大敌,将郭阳团团保护在其中。

    郭阳笑了笑,推开皇甫明,走出来,直面这些人。

    还是那个态度蛮横的驾驶员站出来:“我们也不是蛮不讲理,但你们也要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怎么给你们干活跑运输?”

    “是啊,是啊,都吃不上饭了,还怎么干活呢?”

    “你们不能不管我们的死活啊!!!”

    郭阳嘴角一挑,笑了起来:“看来,你们还是能好好说话讲道理的!既然你们能好好说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开诚布公地再谈一谈,这没有问题!”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