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沉吟着,一时间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暂时先中断了与沈晓曼的对话。

    他刚掐灭烟头,准备回办公室等待整个审稿流程结束,刚走到走廊的半截,就见李曙光得意洋洋地从蒋琬办公室走出来。

    看到郭阳,李曙光干咳两声,高声道:“小郭,蒋总喊你过去!”

    郭阳嘴角一抽,却是目不斜视直接走了过去,无视了李曙光。

    本来郭阳就已经是新闻中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李曙光不过是普通编办职员,无论资历深浅,都需要喊一声郭主任。李曙光如此不要脸,郭阳直接冷漠相对。

    李曙光恼羞成怒:“郭阳,你耳朵聋了吗?蒋总喊你!”

    郭阳脚步不停,继续无视李曙光。

    李曙光面色涨红,难堪地挥着手站在那里。几个编辑记者从楼下上来,见到这番情景,都站在一旁窃窃私语起来。

    郭阳走到蒋琬办公室的门口,轻轻敲了敲虚掩着的门。

    “进来!”办公室内传出蒋琬温和中带有几分强悍的声音。

    她的声音简短干脆,与她的强势性格很相符。

    郭阳推门而入。

    见郭阳进门,蒋琬竟然微笑着站起身来,主动走到沙发这边,道:“郭主任,来,请坐!”

    郭阳现在可是新闻中心唯一的业务骨干。尤其是眼镜张和周政这两个业务能手停职之后,整个北方晨报的采写系统就全压在了郭阳一个人的肩上。

    不管什么样的领导,不管是强势还是弱势或者中庸,都需要能干活能承担责任的下属。无论蒋琬怀有怎样的心态,现在她都只能也必须指望郭阳为她出力扛大梁。

    郭阳表现出适度和必然要有的恭谨之色:“蒋总,您找我?”

    蒋琬没有直接提李曙光的事,而是先问了问今天新闻中心的工作情况,尔后才笑了笑道:“郭主任,你看是这样,编办的李曙光休完病假回来上班,我考虑了一下,也是根据他的个人意愿,准备想让他借调到新闻中心工作一段时间,毕竟你们现在的力量薄弱,需要加强人手嘛。”

    郭阳心道果然如此,他不知道李曙光是怎么又讨了蒋琬的欢心,他决定试探一下蒋琬。

    “蒋总,我是老实人,跟领导就要说老实话李曙光的业务能力很弱,让他去新闻中心来,估计也很难胜任。”郭阳轻描淡写地道。

    蒋琬柳眉一跳。

    李曙光再次来找上她,以极低的姿态再次投向她的“怀抱”,蒋琬尽管对他非常鄙夷,但出于培植自己班底的长远考虑,还是同意至少在面子上接纳李曙光。

    毕竟,这是她的一种姿态。

    连李曙光这样的人她都能接受,报社中那些不受赵国庆待见的人,肯定会趋之若鹜纷纷投至她的麾下。在她眼里,李曙光不过是堪可利用的一枚棋子罢了。

    所以说李曙光就是一个蠢货,极其弱智的蠢货。蒋琬的心思他半点都不懂,反而认为自己八面玲珑,蠢到家了。

    “呵呵,小郭主任啊,李曙光的业务能力跟你比,当然是差一些了,但毕竟也在报社工作这么多年,基本的业务水平还是有的吧?重大的采访任务可以不交给他,但普通的社会新闻小稿件还是可以完成的嘛!”

    郭阳眼珠子一转,基本上明白了蒋琬对李曙光的态度,故作为难道:“蒋总,您是不是要把李曙光当成副主任人选来进行培养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怕不能服众!”

    “我跟李曙光是这样表态的:以他的资历按说干个中层岗位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新闻中心毕竟是业务核心部门,谁上谁不上,必须要由报社党委来决定。再者说了,张坤和周政目前只是暂时停职检查,将来怎么处理,党委会还没有进行研究。”蒋琬慢条斯理地道,投向郭阳的眸光中隐藏着一丝丝隐晦的暗示。

    郭阳马上醒悟过来。

    蒋琬一定是明着答应了李曙光对新闻中心副主任岗位的觊觎要求,但真实意愿却并非如此,想要把皮球推给郭阳来处理。

    这是领导艺术,也是权力手腕。

    郭阳心里暗暗撇嘴,面上却毕恭毕敬道:“我明白了,蒋总,我一定把蒋总的指示贯彻落实到位,请领导放心!”

    蒋琬对郭阳的恭谨姿态和诚恳态度非常满意。她挥挥手:“好,你下去忙吧,我还有点事。另外嘱咐你两句,小郭同志,你现在也走上中层领导岗位了,在领导的位置上就要通盘考虑全局,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办事,不管是不是你喜欢的人,都要先调动起他的工作积极性来!”

    郭阳心领神会:“谢谢领导指教!”

    蒋琬笑:“去吧去吧。”

    郭阳离开蒋琬的办公室,回到新闻中心,发现李曙光竟然已经将自己的办公用品挪到了周政的办公桌上,摆出了一副取而代之的样子。

    周遭隔断中正在等待审稿的新闻记者们,都神色古怪,有的则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郭阳面上浮起一抹冷漠来。

    他是不怒反笑,因为李曙光实在是太不知道深浅了。按说他在北方晨报也呆了好多年了,又逼近三十的年纪,怎么就这般不成熟呢?显然,这与他做梦都想当中层干部的迫切心情有关。

    痴迷被提拔,以至于干扰了他基本的智商思维。

    因此做出一些事来,让人看得很搞笑很荒诞。

    人家周政只是暂时停职,将来就算是被党委免职,那也还是业务型的新闻记者,你此刻鸩占鹊巢,不仅无耻之尤也过于暴露了内心的想法。

    郭阳反倒觉得这样挺好的,更加不需要他再说什么了,李曙光个人的表现就证明了一切。

    郭阳冷笑着朗声道:“大家先停停手里的活啊,我先宣布个事。刚才蒋总找我,说是为了补充我们的人手不足,让李曙光同志从编办借调到新闻中心来……纪然李曙光你占了周政副主任的位置,那么,就请你暂时承担起周政负责的那一块工作吧。”

    新闻中心里,眼镜张过去执掌全局,统一调度。郭阳、高嵩和周政这三个副主任,分别负责一个或者几个口,周政负责的是工业口和城建口。郭阳过去则是政法、社会综治口和、农业和金融及第三产业口,高嵩则负责文教卫生和体育娱乐口。

    周政负责的这个口,实际上是一个业务大口,几乎所有的新闻都从这个口上来。

    郭阳这么一说,李曙光倒是兴奋地差点蹦起来,机会终于来了。但大多数新闻记者都沉默了下,有些甚至愤愤然直接在会上发泄道:“郭主任,要慎重啊,周政负责的工业城建,工作量大任务繁重,非常考验业务能力,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

    这站出来反对的几个记者都是周政分管的人,跑工业和城建的。

    旋即就有其他人也随声附和起来:“是啊,郭主任,我们可是业务部门,不是服务机构啊,我们这边需要真刀真枪的上,靠稿子靠质量说话,不是给领导端茶送水啊!”

    几十名新闻记者群起而讨之,情绪之激烈,超乎了李曙光的想象,他脸色青红不定,坐在那里几乎要暴走。

    郭阳暗笑。

    李曙光看不明白,这些人实际上不是单纯反对李曙光,看不起李曙光的业务能力,而是要排斥李曙光,因为李曙光摆出了一副接任副主任的架势,这直接堵了在场很多记者的路,他们肯定要反弹。

    郭阳故意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大家安静下吧,借调李曙光来新闻中心工作,这是蒋总的意思,蒋总跟我说,这也是根据李曙光同志的个人意愿……大家还是要配合下李曙光同志的工作!不能因为个人情绪影响工作!”

    资历最深自认为接任副主任有望的记者老刘蹦了起来:“我说都在一个报社工作,谁还不了解谁啊,有些人明明就不是干业务的材料,非要跑到业务部门来滥竽充数,真是很可笑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跑城建口和工业口的几个记者甚至公开撂下狠话:“这样瞎搞,我们以后都不干了,让他一个人干!”

    众人七嘴八舌地开始议论起来,声音很大,根本都不避讳让李曙光听见。这就是明着公开都要踩李曙光的脸啊!

    其中,林美美嚷嚷得最凶。其实副主任什么的,与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轮到谁也轮不到她,但她就是看不惯李曙光的嘴脸。

    李曙光脸色变得无比铁青。

    郭阳故作为难,犹豫了一阵,才道:“要不然,先让李曙光同志负责一下新闻热线这一块?”

    新闻热线是整个新闻中心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岗位了。只要能接打电话,做做电话记录,对读者爆料进行分拣传递就可以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干。

    众人这才慢慢消停下来,但还是有不少人目光不善,冷视着李曙光。

    李曙光气不打一处来,他是要来当副主任的,不是干接线员的。如果是接打电话,他还不如留在编办呢。

    李曙光愤愤然起身:“我反对!”

    郭阳淡淡地望着李曙光:“你为什么反对?这是大家的意思嘛。”

    “你……”李曙光气得面红脖子粗,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