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天翔挥挥手,季大斌不得不退出了办公室。

    毛天翔坐在沈晓曼的对面,隐藏得极隐晦的色眯眯的眼神一直在身段曼妙的沈晓曼身上来回逡巡。

    沈晓曼一进他的办公室,毛天翔当即为之惊艳。他活了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沈晓曼这种相貌与气质均属上乘一流的美女。

    沈晓曼强忍住内心的强烈厌恶和不适,勉强笑着跟毛天翔虚与委蛇。

    “毛经理,我们艾丙公司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我们的优势在于,第一,我们旗下有与贵公司主营业务高度重合的商贸企业,我们双方合作,拥有广阔的前景,可以实现强强联合、优势互补……”

    沈晓曼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她突然发现,任她说得天花烂坠,对方根本没有听进去,一双贼眼光在她身上来回转悠了,她心头怒起,心道省属国企的一把手就是这种德行?太龌龊太无耻了一点!

    有这样的一把手,这家企业不倒闭就邪门了。

    沈晓曼轻轻干咳两声。

    毛天翔这才嘿嘿干笑两声:“沈总继续讲,继续讲嘛,我洗耳恭听!”

    沈晓曼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毛经理,个人认为,我们双方进行战略合作,资产重组,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毛天翔摊摊手:“不知道沈总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已经跟莲花公司谈妥了合作协议,实质性的合作马上进入实施阶段,你们半路插进来,是不是不太好啊?”

    “况且,对于你们的企业规模和企业实力,我们还不了解。说实话请恕我直言了,你们公司能不能拿出大体量的资金来跟我们实现资产重组,我实在是持怀疑态度!”

    沈晓曼将手里捏着的艾丙集团的材料递了过去:“毛经理,这是我们公司的基本情况,您可以看看……”

    毛天翔看也不看:“难啊,沈总!我们跟莲花公司的合作,还有上头的意思。你要让我们临场改变主意,不仅是不讲诚信,还要冒着得罪上级主管部门的政治风险,这笔买卖,很不划算呢!”

    见毛天翔始终不撒口,沈晓曼知道自己不能再有所保留了,要想真的打动毛天翔,必须要有真正的橄榄枝:“毛经理,不知道莲花公司报价多少,但我们公司可以出到三千万!甚至还可以更高!”

    尽管郭阳的底线是五千万。但沈晓曼在这种商业谈判中,尤其是面对毛天翔这种好色贪婪的人,她不可能一下子就将全部的底牌抖搂出来。

    毛天翔眼眸中亮了一下。

    沈晓曼开出的价码比莲花公司高出不少。

    但莲花公司跟他之间利益纠葛重重,单凭这个明面上的公开价格,还无法真正打动毛天翔。

    他哈哈大笑:“沈总倒是很有诚意,不过呢,这不是我们一家企业能说了算的,还要报上级主管部门审批。”

    沈晓曼没有理会毛天翔的打花枪,继续道:“毛经理,莲花公司给出的任何条件,我们公司都可以照单全开!这一点,还请毛经理放心!”

    这几乎是暗示毛天翔,凡是莲花公司给予的各种明着暗着的好处,艾丙集团同样可以做。

    说实话,毛天翔听到这话的时候,微微心动了。

    如果能拥有同等的利益,还能将人民商场51%的资产卖出一个更高的价格,他个人的政治利益也能得到更大的保障。

    但毛天翔一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一则与莲花公司交涉太深,不可能一下子就变卦。

    他垂涎三尺的目光从沈晓曼的明眸皓齿面孔上掠过,嘿嘿干笑起来:“看看,都这个点了,要不然,我请沈总吃个饭吧,我们边吃边谈如何?”

    沈晓曼差点没骂出口来,现在才四点不到,哪里到吃饭的点了?这尼玛显然就是一个臭流氓,试图图谋不轨啊!

    C市。北方晨报。

    郭阳案头上堆着几十篇新闻稿需要初审,他伏案看着稿子,头痛欲裂。他这才发现,改稿其实比写稿还要累。每个人的思路不同,行文方式也不同,改动起来比较纠结。

    但放任不管又不行。他作为主持工作的新闻中心副主任,必须要对新闻中心所有的新闻稿负责任。如果他初审不把关,报到上头出了问题,责任首先是他的。

    而且,他心里很清楚,他现在被报社信任和破格重用,很多人肯定嫉妒在心,不少人眼睛盯着他,就等着他犯错然后趁机落井下石呢。

    所以,郭阳在审稿上打起了十万分的小心。

    审完稿子,已经接近五点钟。

    郭阳头昏脑涨地起身伸了伸腰,踱步出了办公室,准备去走廊的尽头抽根烟放松一下。他刚到楼梯口处,迎面就撞上了面带笑容的李曙光。

    郭阳一怔,心道这厮不是在家休病假嘛,怎么突然来了?他旋即有些洞若观火:肯定是李曙光听闻又空出两个中层岗位来,就跑回来上班,准备再掺和一把。

    从这一点上看,李曙光想要被提拔起来,已经近乎魔怔了,他在这方面的心思太重。郭阳有些鄙夷,也有些可怜这个人。

    想要提拔没有错,但问题的关键,在报社这种新闻单位,尤其是在业务部门,你如果业务能力不强,当上中层也无法服众。

    因此李曙光这人其实是很不明智的。如果他把目光投向行政和后勤服务岗位,或许早就有机会当上中层领导了。但他一直想要在新闻和采编口上就地解决,以为他叔叔在宣传部就能帮上忙,结果却遇上了不买账的赵国庆和后台更大的蒋琬。

    前者与他叔叔平级,且性格强势,说一不二。后者背后站着市委常委级的领导,一个宣传部的副部长,蒋琬还不是太放在眼里。

    本来李曙光前期投向蒋琬,如果他能沉得住气,铁了心追随蒋琬,日后也未必就没有机会。但他太浮躁了,一朝没有达到目的,就开始闹情绪,直接引起了蒋琬的厌恶。

    蒋琬不喜、赵国庆憎,一二把手态度如此,他在报社还有半点的机会?如果是郭阳,早就明智地放弃了。可李曙光却偏偏还是不识相,贼心不死。

    郭阳知道这是格局和层次的问题。

    李曙光注定是这样的人,谁都无法改变。

    李曙光抬头望见郭阳,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换上了一副冷漠冰霜的样子。

    郭阳忍不住想笑,心道:你这厮装什么装啊,尼玛分明都穷途末路了,还非要装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无语。

    郭阳懒得理会这厮,扭头就走。

    郭阳站在走廊的尽头点燃了一根烟,眼角的余光发现李曙光竟然厚颜无耻地进了蒋琬的办公室,暗暗摇头。

    蒋琬是什么人,郭阳心知肚明,但郭阳心里也很清楚,蒋琬在报社人单力薄,她为了拉拢人,或许也会重新接受李曙光的重新投靠,但却绝对不可能真正信任。

    郭阳正抽着烟,沈晓曼的电话打了进来。

    沈晓曼的声音非常羞愤,她不得不勉强硬着头皮去跟毛天翔去人民商场隔壁的咖啡馆吃了点东西,继续谈判。但她对于毛天翔的色心和贪心预判不足,在咖啡馆这种相对私密的环境下,没有外人,毛天翔的本性暴露无遗。

    毛天翔话里话外暗示着沈晓曼,如果她能付出一点什么,他就会正式考虑放弃跟莲花公司的合作,转而投向艾丙集团。

    沈晓曼听到这种无耻之尤赤果果毫无半点遮掩的话,差点没当场暴走。好在沈晓曼是那种视事业和公司利益超过一切的女强人,心理的承受力远远超过普通女性,她以十万分的耐心,控制住全心的羞愤,跟毛天翔虚与委蛇了一个小时,终于试探出了毛氏的底线。

    第一:毛天翔完全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毫无诚信和信誉所言,谁给的利益大,他就会选择谁。从这一点上看,只要艾丙集团付出够大,拿下毛天翔不是问题。

    只要毛天翔以人民商场的名义正式给主管部门省外经贸委打报告,在其中稍加斡旋,艾丙集团参与人民商场的资产重组就变成现实的可能。

    第二:此人与莲花公司的来往密切,关系绝不一般。而且,沈晓曼怀疑这家企业根本就是此人的亲属或者近亲属创办,这次资产重组存在利益输送的重大嫌疑。

    第三:除了毛天翔的态度之外,省外经贸委的态度也很关键。如果能找上关系找到省外经贸委的领导,最好是主要领导,这事也就成了。只要外经贸委压下来,毛天翔不敢抗拒。

    沈晓曼倾向于第三条路径。她觉得,郭阳可以合理利用一下省城薛家的关系人脉,只要薛家人出面,省外经贸委那边铁定没问题。

    “郭阳,这事如果我们要做的是,必须要尽快,否则,这两天人民商场就要跟莲花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了。我看你不如赶紧找找薛家的人,只要薛家给垫句话,这事就成了。”沈晓曼急急道。

    郭阳苦笑,沉默了下去。

    让薛家出面帮忙,谈何容易。虽然说上次他和周冰去了一趟薛家,得到了薛老一定程度上的欣赏和认可,但这样的信任和欣赏根基不牢固,或许就因为郭阳一次求上门去就消解殆尽化为泡影。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