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不少记者蠢蠢欲动,都瞄上了即将腾出来的两个中层位置。见这些人上蹿下跳的样子,郭阳暗暗摇头。

    这一夜之间,他这个上任没几天的副主任就摇身一变开始主持工作。这种速度,真的是比坐火箭还快。

    中午时分,郭阳走到走廊上,给沈晓曼打了电话过去。

    “晓曼,人民商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沈晓曼的声音有点凝重:“情况比较复杂。他们的确是在省经贸委的主导下推进企业改制,目前参与进来的有一家省城的大型民企,莲花公司。我们与莲花公司相比,无论是从知名度、人脉,还是从企业规模实力上来来说,都不是一个量级的。”

    “这事我感觉很难很难。”沈晓曼专门强调这一点。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难度肯定不小,但再艰难,也必须要做!”

    郭阳表明了自己的坚决态度:“这家莲花公司,我还是比较熟悉的。他们是做建材生产的,他们想要参与人民商场的改制,无非是想要达到借壳上市圈钱的目的。”

    沈晓曼心道你这不是废话嘛?如果不是为了上市圈钱,以人民商场这种频临资不抵债的现状,哪有企业愿意花钱去填这种大窟窿?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艾丙购物的主营业务与未来的发展方向与人民商场高度重叠,由我们参与进去,对他们的上市公司来说,是重大利好!”

    沈晓曼苦笑起来:“郭阳,我们不能自说自话,这事很复杂,至少必须要省政府有人帮着协调才行。你想想看,我们能争得过莲花公司吗?”

    “这样,晓曼,既然人脉资源我们比不过莲花公司,那就拼资金!你让你的老同学季大斌打探一下,看看对方的出价底线,完了我们再商量!”

    沈晓曼轻轻道:“这还用你嘱咐?我已经问过季大斌了,他答应帮我们牵线搭桥,但希望这事办成之后,能在重组的公司任职。”

    郭阳皱了皱眉:“你这位老同学野心不小嘛,也很贪心。他既想占了我们艾丙集团的位置,还要再从这方面伸手分一杯羹?”

    沈晓曼耸耸肩:“反正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很现实,非常看重利益。你要是觉得可以,那我就答应他,如果不可以,那就撇开他,我直接跟人民商场方面接触,不过,那样应该比较难。”

    郭阳沉吟了片刻:“晓曼,答应他!无论他多么贪心,对我们来说都有价值!只要办成这件事,给他一个高管的位置又如何?!”

    “季大斌说,莲花公司开价两千万,准备占重组后人民商场51%的股权,实现他们借壳上市的目的。”沈晓曼轻叹一声:“这个价格不低了,以人民商场现在的价值,以其名下上市公司即将退市的重大风险,连一千万都不值,两千万的价格相当高了。”

    “而且,我听说莲花公司跟现任人民商场的高层达成了某种利益妥协。”

    郭阳果断挥手:“晓曼,你让季大斌牵线,你去跟人民商场的高层谈,莲花公司给予的我们照给,同时,我们出价四千万!”

    沈晓曼吓了一大跳:“你疯了?!郭阳,你可知道,四千万是什么概念?我们抵押你在鼎文传媒的股权从银行融资一共才拿了五千万,而这本来是要用来拿地的!你倾其所有赌这一把,万一投资失败,你可就倾家荡产了!”

    “破釜沉舟!晓曼,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机会没了,就永远没了!我们就相当于花四千万买一个空壳,只要能借壳上市,一切都值了。”

    沈晓曼沉默了下去。

    她本来就不怎么赞成郭阳这样孤注一掷。借壳上市当然是好事,但成本过高,就有尾大不掉和拖垮企业本身的重大危险。一旦借壳上市没有达到预期目的,艾丙集团本身就完了。

    而至于艾丙购物此刻面临的断货危机,沈晓曼觉得并不太可怕。最坏的结果,顶多就是放弃艾丙购物,垮就垮了,对艾丙集团的根基不构成本质影响。这五千万资金投到房地产上,一两年就能迅速回本,赚个盆满钵满。

    “郭阳,你可要想清楚,这一把赌输了,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郭阳笑了起来:“晓曼,这不是赌博,也不是孤注一掷,而是审时度势,当机立断,抓住机遇!你光在考虑风险了,你就不想想成功的巨大价值?”

    “只要我们能借壳上市成功,艾丙集团就会真正脱胎换骨!那个时候,我们就不再是窝在北方省的一个小企业,而是有资格与全国性资本角力的大集团了!”

    “记住我的话,我们没有资源和人脉,并不可怕。我们拥有诚意和资金实力。我想,只要我们的开价远远高于莲花公司,我们给予的利益远远大于莲花公司,人民商场和省里头也不是傻子,他们会做出明智选择的!”

    沈晓曼叹息着:“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你这是准备拿钱去砸门啊!这家企业号称省属大国企,实际上只有一家商场和两家分店,最大的资产就是几年前抓住机遇上市的这个空壳,他们负债累累,经营举步维艰,我们花这么大的代价接过来,完全是自取灭亡!”

    沈晓曼还是没有扭过这个弯来。

    郭阳知道不是沈晓曼的思维落后,而是受时代和现实影响,她的价值判断还处在相对封闭的状态。

    “晓曼,这还用说?我们买的就是他们这个上市公司的空壳啊?至于人民商场本身能不能继续经营下去,真的无所谓啊哪怕是关门停业都可以,我们日后可以把艾丙购物整体打包填进去,取而代之!”

    郭阳只能耐着性子一点点给沈晓曼解释,引导沈晓曼的思维向开放性拓展。

    “比如说,将人民商场的现有固定资产出售,用来偿还他们的债务。同时,将艾丙购物的资产重组进去,人民商场就变成了艾丙购物,我们的资产总量保持不变,却变成了上市公司至于人民商场本身,日后存在还是不存在,无关紧要啊!”

    沈晓曼呆了呆:“还能这样操作?”

    郭阳笑了起来:“晓曼,你换个角度考虑,这样操作有什么不可?”

    沈晓曼再三斟酌,突然觉得郭阳说得很有道理。郭阳的思路好像是给她的眼前打开了一扇窗,一切豁然开朗了。

    ……

    季大斌帮着沈晓曼下午三点约见人民商场的党委书记、经理毛天翔。

    沈晓曼准时来到人民商场门口,与季大斌会合。见季大斌的脸色有些阴沉,沈晓曼忍不住低低问道:“老同学,情况咋样?”

    “晓曼,我觉得你们这事有点悬。我刚得到消息,莲花公司已经跟高层达成了口头协议,对方答应毛天翔这些人继续留任改制后的新企业,原待遇保持不变。尤其是毛天翔,莲花公司给出的条件是副董事长和监事会主席……”

    沈晓曼哦了一声:“这些条件,我们也可以给啊……”

    季大斌冷笑一声:“这是明面上的,关键是背后的利益,你们能给吗?况且,这家企业是毛天翔找来的,肯定有私下利益交换,你们想要插一杠子太难了。”

    “让我跟他谈谈,试一试吧!”沈晓曼轻笑一声。

    季大斌皱眉:“晓曼,说实话,我真是不太理解你们的行为。我说实话,人民商场本身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就是一个上市公司的空壳!这个空壳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即便你们注资进来,进行资产重组,如果一年之内不能实现扭亏为盈,这个空壳也是要被勒令退市的。到时候,你们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沈晓曼笑笑:“这是我们董事长的决策,我只能贯彻执行。”

    季大斌领着沈晓曼进了人民商场顶层的办公区,在临进毛天翔办公室的时候,季大斌压低声音道:“晓曼,这人很贪也很黑,你心里有个思想准备吧!”

    沈晓曼早就心里有数。

    她从来不把无把握之仗。她在来之前,已经通过不同的渠道了解过人民商场和毛天翔本人的基本情况,知道人民商场之所以经营不善走到今天频临破产的地步,与此人是有关系的。

    此人不仅庸碌无为,还私心很重。

    干国有企业的,只要管理者尤其是主要管理者私心过重,企业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

    这样的现实案例,不知道有多少了。

    沈晓曼跟在季大斌身后,盈盈进了毛天翔的办公室。

    此人四十五六的年纪,矮胖,圆脸,略有谢顶,一双永远眯缝着的小眼睛在抬头的瞬间放射出某种狡诈的光彩。

    他坐在老板桌后面,打量着沈晓曼的目光略有猥琐,看得沈晓曼心头不喜,却还是满脸笑容主动上前见礼道:“毛经理,您好!”

    毛天翔哈哈大笑着起身来:“沈总是吧?没想到沈总不但年轻,还貌美如花,实在是让人意外啊!!”

    毛天翔对一家不知名的来自下面地市的主动找上门来的公司并不感兴趣,只是碍于季大斌的面子,勉强答应见一见。但见了沈晓曼本身,他突然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